“四皈依只是修法”的吊诡与暗度陈仓

“四皈依只是修法”的吊诡与暗度陈仓(可鑫2019-08-09)

问:雪相喇嘛说格鲁夏坝活佛的意思,四皈依只是修法,藏密皈依时还是三皈依?

答:不对,雪相喇嘛说的有比较大的问题。

第一,制度就是四皈依。藏密虽然承认三皈依,但他们认为三皈依是显宗,藏密修行的不共法要四皈依,而不是说四皈依仅作为修法。

⒈藏密真正密宗灌顶仪式,基本上都是四皈依。灌顶仪式上,会有一个皈依句,大致是这样:“Namo Guru,Namo Buddha,NamoDharma,Namo Sangha”。第一个皈依上师。如达真喇嘛在莲花生喇嘛修法仪轨中说皈依,就是上师在前:

原文是一句藏文音译、一句汉语:“皈依(三遍)那葵内色那卡刚瓦耶(安住虚空遍满虚空者),喇嘛耶丹堪竹措南当(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桑吉秋当帕波给登拉(诸佛正法以及圣众前),达当桌折给贝嘉色切(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

⒉藏密仪轨中,要观上师为三宝中心。民国藏密学者孙景风:“在藏密的仪规上,每修一法,必先观想自己对面空中,有八狮子抬一高广莲花宝座,座上现出传法上师居坐于中,本尊、佛、菩萨、缘觉、声闻、护法等一切圣众于其座下周匝围绕。这是普通一定的轨则,其以上师居中者,即所以尊传承重法统之义也。”

索达吉喇嘛说过与孙景风汉喇嘛类似意思的话,皈依境里上师是中心:“从明天开始,修法之前先要修一段时间‘皈依’,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实修法》中有,如果你们没有这本书,或者实在记不住,也可以大概这样观想:在前方的虚空中,观想一个狮子座,座上铺设着莲花、日月,其上端坐着自己的根本上师。如果你能视师如佛,对上师的信心极大,则可观想上师形象是今生的模样;如果你的信心不够,则可将上师观为释迦牟尼佛、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等圣尊。之后,作意上师与十方三世诸佛无二无别,周围有浩瀚如海的空行、护法等圣尊围绕,在这样的皈依境面前一心一意皈依。”

⒊藏密四加行,一般也都是四皈依放前面,然后供曼达、大礼拜、百字明。四皈依是关键一环。

⒋达真喇嘛明确说,藏密是四皈依,这是藏密不共的皈依。藏密认为三皈依是显宗用,四皈依属藏密不共部分。以下为达真喇嘛答问:“提问:‘真正的四皈依,是否在对上师具有无伪的信心后才有?’上师答:‘一般来讲四皈依和三皈依没有太大区别,四皈依里增加了皈依上师,因为上师为三宝的总集,所以要一心皈依上师。如果是四皈依,那么要先了解,为什么说上师是三宝的总集。对上师生起信心之后再皈依也是可以的,这跟一心依止是一个意思。三皈依和四皈依,一个是显宗里讲的,一个是密宗里讲的,这两种皈依区别不是很大。刚才讲了上师为三宝的总集,一心皈依同一心依止是同一个意思,对上师生起了信心再皈依,更如法一些。”

⒌丹增加措喇嘛说,上师应该排在佛前:“然而,由于自己的智慧薄弱,而仍旧把上师执为实有相状的色身,那么以不清净的耽着导致就会将上师当成平凡者,由此不能成为自相续生起智慧的清净近取因。按照不共了义的讲法,上师是真正的佛陀法身,这一点以教证、理证来说明……。了知对自身而言上师比佛陀恩德更大:我们这些身处五浊横流恶世的众生,没有能够被过去的诸佛所调化。以大悲关照,为了摄受刚强难化的我们,金刚持佛特意披上人皮,显现人相降临于世,尽管上师的断证功德与诸佛平等,可是对于我自身来说,上师恩德远远超过佛陀。像上师给我的利益,父母不曾给过,亲朋好友没有做过,共称利济世人的大尊主谁也没有办到,那么上师究竟是怎样饶益我的呢?他教我弃舍不善的道理,而封闭了恶趣的门闩;他教我奉行善业的方法,而树立起善趣与解脱的梯子;上师让我发殊胜菩提心,从而播下了遍知佛性的种子;上师为我直指觉性法身,实是赐予了究竟法身的传家宝。所以,一定要清楚地认识到对我们来说,上师的深恩厚德胜过佛陀。”

⒍索达吉喇嘛说四皈依:索达吉在《密宗断惑论》一文中说:“有人认为,密法是四皈依,在皈依三宝前,先要皈依上师,故与显宗相违。依止上师是修学密宗的关键,但这不只是密宗的特色,在显宗中要取得成就,同样也须皈依上师。”

⒎第九世创古喇嘛说藏密灌顶必须把上师当佛,要皈依上师才能有加持,在《上师的重要性》一文中如是说:“要使自己足以接受这种灌顶加持,行者必须修持上师瑜伽,并视自己的上师和佛陀无二无别。更好的是认为自己的上师甚至比佛陀更好,如此,行者将能全然得到佛陀的法教及圆满的加持。上师与佛陀无二无别的事实或许不是很明显,然而,上师持有全部的法教及不间断的传承。从上师那儿得到法教精髓,将可使行者如同受学于佛陀般地开展修行的道路。所以,受学于自己的上师和受学于佛陀之间并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上师甚至比佛陀更好,因为我们无法亲见历史上的佛陀并和他建立师徒关系,但是我们可以如此亲近我们的上师,所以,对我们来说,上师甚至比佛陀更好。”

⒏华智喇嘛说上师是三宝总集的《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上师是三世诸佛之本体,上师的身为僧众、语为妙法、意为佛陀,总集三宝;又身为上师、语为本尊、意为空行,总集三根本;又身为化身、语为报身、意为法身,总集三身;上师是过去诸佛之化身,未来诸佛之源泉,现在诸佛之补处。上师摄受了贤劫千佛也未能调伏的我们——浊时众生,从慈悲与恩德方面来讲上师超过了诸佛。”

帕绷喀喇嘛说过类似的话,他在《遥唤上师颂》说:“一切诸佛合一总体现上师相,除此具恩上师之外别无诸佛,至诚恳切启请普摄诸佛上师,今后中有愿皆不离慈悲摄受!”

⒐达真喇嘛在2017年的观音法会上,给信众受五戒时,先受四皈依。这是明确的四皈依,而作为汉传秉承三皈依,五戒前受三皈而不是四皈依。这说明藏密四皈依就是作为制度存在,并非单纯是修法。

达真喇嘛原话:“今天我们传授居士五戒,首先给大家传授四皈依。因为每次法会期间都有很多人发心皈依,所以先给大家传授四皈依。四皈依就是皈依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我们传授四皈依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令未皈依者,通过四皈依的仪式正式进入佛门;还有一种情况是令已皈依者,通过四皈依的仪式发心依止上师(受四皈依进入佛门的同时依止了上师)。两种情况都是可以的,主要是根据自己的心愿、发心来决定。很多人不知道传授四皈依,也有人到我这里来这样问:‘我已经皈依了,还用再皈依吗?’或者问:‘想依止有别的仪式没啊?’你通过四皈依,通过这种仪式可以依止上师善知识,这就是仪式。这主要是取决于自己的发心与心愿。

“无论是皈依还是依止,关键在于自己的决心、誓言。立下誓言,下定决心,才是真正的皈依、依止。之前我都是放在一起讲的:皈依佛,以佛为究竟的导师;皈依法,以法为究竟的道路;皈依僧,以僧为究竟的道友;皈依上师,上师即是三宝的总集,唯一的怙主。具德上师的意是佛(佛翻译过来是觉悟之意),因为他是觉悟者,语是正法,身是僧宝,他是三宝的总集。一心一意依止上师,就是把上师作为唯一的怙主。解脱要靠上师,但不是把上师当作神,而是跟随上师,修持上师所传授的法,最终达到跟上师无二无别的境界,获得究竟的成就。”

第二,即便夏坝有那个意思,也是暗度陈仓。即表面以三皈依获得一般佛教徒认可,实修落实到位的是四皈依。即在弟子心中,必须首先皈依上师。四皈依已经是事实。

第三,无论在修法中存在,还是皈依仪式中存在,凡置上师于佛前作为皈依境,那就是存在四皈依。

好比毒药,放在公共场合是毒药,放在家里,不拿到其他正式场合,也还是毒药,不能说“我这个毒药我就是自己私下吃,我不害人,所以我不犯法”。内心中将上师置于佛前做皈依境,乃至颠倒如丹增加措喇嘛,说上师断证虽不超佛,而于信众功德大于佛——有这种知见,那就是毒药,是违法行。不能说我在正式场合三皈依,我回家搞四皈依,所以我没违法——如同吸毒,不能说,“只要我在正式场合反对吸毒,抵制毒品,回到家就可以吸了。”在哪儿吸毒都违法。

 第四,我评破夏坝的十条,不论夏坝用来成立作为制度的四皈依或者作为修法的四皈依,都适用。

如同破邪教的文字,不论是在公众场合搞邪教,还是在家里自己搞邪教,都可以破。并不是说作为修法就不能破了。这是退一步说,前面说了,实际四皈依是藏密基本制度,并非只是修法。

附初破夏坝原文:相关链接:评破格鲁夏坝关于四皈依的十种邪说

附雪相原文:我理解的藏传佛教人士对四皈依的解释:藏传确实没有皈依四宝的羯磨,皈依受戒都是以三宝为根本,这个只是一种修法的仪轨,我们是皈依三宝,视师如佛,视传承上师为成就的根本。批评者要正确理解我们四皈依的内涵。

反藏斗士的理解:爱咋咋地,藏传就是皈依四宝,上师比三宝还牛,藏传就是邪说。

有些反藏人士真是有意思,人家上师要大家正确认识四皈依的内涵,要深信三宝,要依法奉道,但他们就只管按自己的理解误导大众。

夏坝仁波切开示:佛经里的确没有归依四宝,藏传佛教也没有归依四宝,藏传佛教讲归依的经论当中,说的都是归依三宝。

上师当下代表佛为你讲经说法,起码在弟子的眼里,必须把上师看成是佛。但是,上师千万不能把自己看成是佛,要知道自己不是佛。但是弟子必须把上师念想为佛,只有这样,对弟子也好,师父也好,都会在修行佛法当中受益。

他不能信口开河,更不能把自已的想法掺杂在佛经当中来讲,只能是佛讲过的才可讲,佛没有讲的,也决不讲,那才是上师。想当上师,要学会一个道理,佛讲的要一字不落地讲,佛没讲的从不乱讲。尤其是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想象力加在佛经当中,混淆视听,当作佛法来讲,那不是上师,而是诈伪之师。他诈了什么?他诈用佛法,来说自己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