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破格鲁夏坝关于四皈依的十种邪说

评破格鲁夏坝关于四皈依的十种邪说(可鑫2019-08-02)

㈠“上师所说皆佛说”之邪

夏坝说,因为上师讲的都是佛讲的,所以要视师如佛。夏坝闭着眼睛就来,佛什么时候说过比丘与未成年女童性交法?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说的,夏坝讲授过该论,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夏坝认为比丘与未成年女童性交法是佛说,佛在哪本经说过?

㈡混滥恭敬师父与皈依上师之邪

夏坝说,不视师如佛就对上师没有恭敬心,就不会依教奉行。夏坝这就是移花接木了,视师如佛,恭敬师父没错,但不应该放在佛前做皈依境,这是两码事。

㈢把佛陀判为历史过去世存在之邪

夏坝说:“佛分为历史上的佛和当下的佛,当下的佛就是上师,历史上的佛就是曾经来过的佛。为什么视上师为现在佛?上师当下代表佛为你讲经说法,起码在弟子的眼里,必须把上师看成是佛。”

夏坝这话就有一层这个意思:佛已经不在了,众生不可能和佛联系上,现在只有活的上师还可以依靠,所以必须视师如佛,皈依上师。

在夏坝的话中,就是明确否定了佛陀的现在式,认为佛陀本身已经是过去式了。这种说法显然不对,既忽略了佛经说的佛陀常住之说,也忽略了众生信愿具足能感应道交,能感佛现前之理与事。

如净土宗就是一个例子,只要对阿弥陀佛信愿具足,便可以感应道交。感应的例子也不少,乃至与地藏菩萨、观音菩萨感应的也多。夏坝一出手,直接将佛说成过去式,强推佛陀出现场,这是强盗逻辑了。

㈣能所混滥,上师为现在佛之邪

夏坝说上师就是现在佛,成立理由是,上师是现在跟弟子说法的人,佛陀作为现实人物已经不复存在。

按照夏坝的说法,上师只是传达佛经的意思,而视师如佛显然并不仅仅是视师所说法如佛说,乃是视能说师之身口意均如佛,六根六识皆同佛。这显然是发挥过度了。

即便师所说与佛同,也是视所说而已,而非是能说与佛等同。如懂佛法文字理论的人,本身是外道,或非佛弟子,只是理论而已。纵然所说是佛法,又怎么以所说文字表面同而量之等于佛?

如《大智度论》卷第二说:“如佛毗尼中说:何者是佛法?佛法有五种人说:一者,佛自口说;二者,佛弟子说,三者,仙人说;四者,诸天说;五者,化人说。”

又如有的人虽然理论明白些,而实际自己贪瞋痴重,杀盗淫不轻,也绝非可以等同佛。

㈤本体与喻体等同之邪

即便有些经文说视善知识如视如来,那也是“似”,并非就是把善知识等于佛。善知识某些角度看有类似于佛的作用,比如说具有说法的功能、教化功能,但并非等于佛。

如汉地有句话,“假如父亲不在,那么长兄为父”,并不能把兄长真的当成父亲,不能叫父亲。同理,将善知识作如来想,是就其中某些方面,从某个角度(教授佛法)去看的,并非真的等同。如长兄为父,只是说父亲不在时,兄长要起到照顾弟妹的作用,就这一点、这个角度看,兄长与父有类似处。又如说某人的话似刀一样,就这“话”对人的伤害来说,比喻刀,不能说“话”就等于刀,虽然某些方面有相似处,但刀能割草,话能吗?显然不能。佛陀能降服天魔,能够降服淫欲,破见思、尘沙、无明,不为一切境界所动,决定不变,藏密上师能吗?显然不能。而藏密则是真把上师当成佛一样,还把上师放佛前,于教于理都不成。另有五明佛学院丹增加措等,明确说上师内证功德与佛等,荒唐!

夏坝身为格鲁活佛,这些道理是不知道,还是知道但舍不得某些东西?

㈥将变数(无常)置于常住三宝上之邪

夏坝不可能不知道,佛与圣僧等,已证实相故不会变。而藏密上师,哪个站出来说自己证不退了?要把自己置于佛前,那必须至少站出来说自己证得不退了——永不退为外道邪教,永不退于佛法正见、根本戒,于涅槃路上唯进无退。如果没有正定聚,怎么能作为皈依处?自己明天会不会退都不知道,怎么让人视自己为佛?

㈦邪解信众是否会依教奉行之关键原因

夏坝说,信众是否会依教奉行,关键在于对上师是否恭敬,而视师如佛是恭敬的体现,是依教奉行的决定因。此言差矣!何以故?今举一例破之。如一人知自己得重病,唯有某医生可救,则求此医生为治,无需强调对此医生有恭敬心才会遵医嘱,医生所开药,必能按时服用。反之,若此人不觉自己有病,虽对此医生恭敬,亦只是恭敬而已,不会去吃药接受治疗。依教奉行理亦如是。若有人觉十法界善恶染净因果不虚者,又觉自身尚是凡夫,多诸恶道因缘、轮回因缘,则自然于法生希求心,自然于说法人符合佛所说依教奉行,不必加一道视师皈依上师的程序才能令此人依教奉行。若不信因果,不信自己有问题,强调皈依上师亦无大用。又如阿难,于《楞严经》中被呵斥,佛陀告知,若阿难不能觉了自心,纵然跟随佛陀亦无大益。

夏坝对于一个人是否依教奉行的决定性条件也显然没有深思,不过随口胡诌一个看上去像的罢了。

㈧对于敬师方式错乱之偏邪

夏坝认为,敬师就是要视师如佛。此说不正。何以故?一切供养中法供养最。真正的敬师,关键在于依教奉行,而非整天把个凡夫上师观成相好光明的佛,或花痴般将自己上师本无之功德幻想其有。观想虚妄功德加上师身,这本身就是臆想症一类精神错乱的助缘,扭曲事实强令自己以为真实故,在五蕴相上玩得花样百出,自欺欺人。

真正的恭敬应该是对于师父所说之话细思维观察,随顺而行。如是,法上关联深了,弟子确实得益了,自然也能对自己师父敬爱有加,又何须再刻意假想上师是佛来调动弟子恭敬心?

刻意观想起来的恭敬,必然能够被刻意观想而破灭。而依教奉行得真实法益后产生的恭敬,相对坚固而真实。

若夏坝说能否依教奉行看是否敬师,则第七点答复。

㈨自相矛盾之邪

夏坝说,恭敬心具足就能依教奉行。那么,对佛恭敬心具足,对佛经教恭敬心具足,自然能够依教奉行了。藏密喇嘛何必在皈依境上插一脚?

又,按照夏坝逻辑,视师如佛为了更好依教奉行,而恭敬如佛就行。那么,假如师父是在家人,在家人也是皈依境了?藏密本身也有出家人给在家人顶礼,大违佛制!

一方面,夏坝说佛陀是历史人物,过去式,一方面说具足恭敬心就可以依教奉行。这就矛盾了!既然恭敬就能受用,纵然是过去式,又有何妨?经教还在,自能依教奉行,何须喇嘛来插一脚?更何况,据大乘经说,佛陀常住,具信者自然能获加被乃至得见。

㈩违经或以经破经之邪

夏坝话中含有一层意思,即佛已经是过去式,众生不可能再经由“过去”佛而入佛法,需要有现在佛(喇嘛)而入。而实不然,此说违经。经说持戒修福者能于佛教经典生信,以为真实,信心清净故得入实相。

《金刚经》:“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

此处说,是否持戒修福乃是遇佛法是否能入的关键,而不是是否视上师为佛。纵然视上师为普通人,只要自己持戒修福,对于所听的佛法也能相应。

夏坝意思,纵然持戒修福,得遇佛经还不够,甚至遇到有人讲经都不够,必须视讲经人为佛才有用。这明显违背了佛经所说。根基熟者,即便偶然得闻他人读经亦或得入。

如果夏坝根据一些经文中说的善知识的重要性安立四皈依,他人便可以以此《金刚经》说的一段破四皈依。持戒修福者,三皈依足够,不持戒修福者,视师如佛亦不过找个情感寄托处而已。至于对自己遇到的说法人,视为佛亦非不可,但绝不可放在佛前单独做皈依境。

夏坝引用那些似乎有利于四皈依的经文,对于无利的就选择性无视了。说到底,夏坝是要让佛陀让个位置给赞叹比丘与女童性交法的喇嘛们了。

后记: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

附夏坝相关部分言论:

来源:夏坝活佛《随念三宝经讲记》

前一段时间,一位大和尚问我:“藏传佛教有四归依:归依上师、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佛经里面没有四归依,是怎么回事?”我给他解释了其中道理。

首先,要视师如佛。藏传佛教有四句归依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要学佛就必须要拜师父,如果你把师父念想为佛的话,就会依教奉行,师父怎么说,你一定会怎么修。如果你把师父当成凡夫,跟自己彼此彼此的话,对师父就生不起信仰之心,就不会按照师父所说的去修行。《华严经》中说:“善知识者则是如来,善知识者一切法云。”即对佛陀如何看待,对阿阇黎亦如是看待;对佛陀如何侍奉供养,于阿阇黎亦如是供养;与在佛陀那里听受教法一样,也要正听其教授。所以,要归依上师,归依佛。……其次,佛经里的确没有归依四宝,藏传佛教也没有归依四宝。藏传佛教讲归依的经论当中,说的都是归依三宝。那么上师在哪里?是把上师放在佛的范畴内。佛分为历史上的佛和当下的佛,当下的佛就是上师,历史上的佛就是曾经来过的佛。为什么视上师为现在佛?上师当下代表佛为你讲经说法,起码在弟子的眼里,必须把上师看成是佛……藏人称师父为“上师”,就是无上导师的意思。为什么叫无上导师?因为上师说的是佛语,而不是他自己的见解,所以他是无上师。他只不过是替佛带口信给我们,他既是无上师,也是无上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