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太虚法师、法尊法师、清定法师、能海法师、智敏法师等人如何看?

对太虚法师、法尊法师、清定法师、能海法师、智敏法师等人如何看?(可鑫2019-06-03

 

问:对太虚法师、法尊法师、清定法师、能海法师、智敏法师等如何看?

复:太虚法师引进藏密,大约想改造藏密,发心很好。但现在看,不可能,双修、四皈依不可能改变,结果是汉传、佛法灭得更快。藏密表面是有些跟汉传大乘一样,其实不一样。那个四皈依就和汉传优良传统“依法不依人”严重冲突。那个双修,就是破坏汉传一直坚持的染净因果不虚。

法尊法师主张应成中观,他的东西不建议看。宗喀巴等人明确说唯识不能证果。

能海、清定、智敏,应该说他们本人确实有可赞之处,就人本身还是不错的。我不会对这些人本身贬损,包括太虚与法尊二位法师,我对他们个人本身不会说什么。但是他们弘的法,是格鲁、应成,他们认为汉地别教、圆教唯识不能证果,认为只有他们接近藏教析空是正法,认为男女双修是高级佛法。他们在知见上,这个法上,是对佛法破坏很严重。任何一个人,要宣传智敏、能海、清定,就必须承认一个事实:等于宣传了破唯识了义教的应成,承认双修、四皈依是佛法。像智敏的四皈依,我专门看过,那就是必须上师放在佛前。

现在汉传,我得到的消息,是全面藏密化,被渗透百分之九十以上,藏密中的邪法肯定渗透进来了。对能海、清定、智敏等人肯定,就等于对邪法肯定,那就是否定佛法四种明诲,否定唯识可以证果,否定三皈依才是佛说,否定佛制。

昨天那个宗x法师说心量要大一点,要承认能海等。这在没有明确提出藏密有邪法的前提下的肯定,是消灭佛法的行为。心量如果真的大,就应该否定能海、智敏等人在佛法上的邪见。他们承认四皈依,承认双修,承认比丘与女童性交法,随顺宗喀巴以析空破唯识,这是明摆着的。

真正的心量大,是一切时依佛说,因为佛陀是法界心量最大的。佛陀说的法,我们依止他,这就是对自他、对现在未来的众生利益最大的。所以,我们依佛说的“以戒为师,以法为师”,这就是心量大。正见情况下才谈大小。邪见情况下,自认为大,实际是小,实际是人情断送佛法,那不叫大,那是凡夫情见。从世间情执角度看叫做大,其实不是佛法中的大。

佛法中的大,就是依佛说。佛眼看透十方、看透三世,佛说的法是眼光最远的法,佛为了一切众生安乐而说法,所以随顺佛陀的法,就是心量大,真正的大——就是依法不依人,以戒为师,依法而住(《大般涅槃经》)。依法而住,就是依四念处住,不依世间情见住,依不生灭性住。

比如一个人,邪见充满,认为杀生是对的、邪淫对的。他怀着好心去推广邪淫、杀生,想要以此利益每一个人——这不是大心,这是最小的心。为什么?因为他是邪见主导。邪见主导情况下,发心越大,越邪。还不如一个吝啬的、只为自己活的,但是没有明显邪见的凡夫。为什么?因为他不害人。害人名为心量小,不害人的相对就大。

太虚法师、法尊法师,他们本人作为人是可以归入好人一类,有志气的一类。但是法上面,太虚大师的问题我是发现了,法尊法师的问题主要在他的翻译上——他翻译的一些有很大问题的藏密论,有问题他也不说。

你不说清楚比丘女童性交是邪法,只谈藏密那些看上去没问题的,那大家慢慢就认为你认可藏密邪法部分了。邪的不说,一味说那些似乎没问题的,是什么意思?

他翻译的那个所谓应成八大难题,很多都是嚼舌头,为了破唯识而弄的,为什么他没发现?确实问题大。

他把唯识否定后,自己弄一个“有为法不会自灭”来说明自己不断灭,其实“有为法不灭”不就是唯识的种子不灭吗?名不一,义不是同吗?否定佛说种子说,自己弄一套,这就不正常。所以我说他嚼舌头。

再进一步:这个种子在什么地方?如果没有众生心识,种子肯定不能存在,这不就是一切种子不离识的唯识说吗?如果第六识灭了还是存在,那么这灭了的第六识,与业种什么关系?如果业种不离六识,这就是六识持业。等于把八识功能以六识名相说,这与唯识本质还不是一样,不就是换了个名相?如果说离开识,种子还在,那么,众生起烦恼造业不应该轮回,因为烦恼是心识这边的,离心识有外境,心识怎么动都不会有外境变化。

所以我说宗喀巴嚼舌头,法尊法师当成宝贝了。唯识说了,八识体不二。也就是说六、七、八识体性不二,就功能安立差别。唯识也没说离六有七、八,宗喀巴不知道吗?

再说,如果说善恶业不会自灭,因果不虚,那么,宗喀巴怎么说比丘与女童性交体验性快感又没有果了,能成佛了?

还有藏密应成中观,那个因明夹杂邪见。他取消圣言量,认为要通过因明审定佛说的是否对的、是否了义,这也是邪见。汉地是承认佛陀说的是对的,然后再借助逻辑来弘法。因明附属于圣言量。藏密那个依靠逻辑定佛说,本质就是认为凡夫思维逻辑可以透佛法,这是不对的。逻辑最多析空,而且四圣谛本身不是逻辑推的,佛性也不是。通教以上那个空,是需要很大的善根福德因缘,不是逻辑一项就可以。《解深密》说得很清楚,《圆觉》也说过。

不要认为能海他们法上没有问题,他们肯定有问题,但我现在不愿多谈他们。能海、清定他们能够摄受那些有“依人不依法”倾向的人,但是摄受不了“依法不依人”的人。我这秉持一个原则:藏密不承认自己有邪法,不承认应该去除,我这就是不接受。如果他们承认有邪法,承认应该去除了,那我这就放开了,愿意共同进步。否则,不可能。

“因地不真,果遭迂曲”,因地的法要干净,不能受染。但对人来说,对赞成邪法的人也是不憎、不谤、不对立,只是远离。

现在,汉地伪出家人已经为男女双修辩护,公然为之辩护,大张旗鼓要承认双修,很大程度上就因为对清定、能海这些所谓藏密大德看不清,认为这些都是真正圣贤,他们都承认比丘与女童性交法为正法,他们都皈依这种邪法,那么肯定这邪法也是正法了。这是大多数人都肯定有的情况。承认推广清定、能海、智敏等法师,就是推广邪法——这个等号可以划。不是说能海他们不提双修就好了,包括清定、智敏。他们虽然不提、不说比丘与女童性交法,但是他们内心肯定承认、肯定顶戴供养这个法。如果不顶戴比丘与女童性交法,能海、清定等怎么做藏密上师?连那个金刚莲花(男女生殖器)的灌顶都没有,怎么算藏密上师?

明知这种结局,还要推广,那也没话说,反正大家各走各的。“依法不依人,以戒为师”,对谁都要是这个标准,对我也一样。不符合这个标准,不视为善,不视为善友、善知识,无论出家、在家。

记住,无条件认可藏密的寺院是邪教寺院,对双修、四皈依不否定而弘扬藏密的寺院是邪教场所。

现在汉地某些寺院,也已经有人想为比丘与女童性交法正名了,正面提出汉地人应该接受比丘与女童性交法为佛法。一个正常的社会,面对这种邪教寺院的僧人,应该是驱逐出寺院,迫令还俗。

哪个寺院承认邪法,并不悔改,继续推崇藏密,为信众介绍藏密而不指出藏密邪法部分的,那就应该取消其合法宗教资格。有一个取消一个,有一百个取消一百个,有一千个取消一千个,有一万个取消一万个。迫令还俗,不必留情,不能手软。

当佛教被邪教渗透、控制的时候,留情就是真残忍。老百姓也不必顾忌,直接驱逐就可以。不能让邪见堂而皇之地掌控佛法、渗透汉地。让国人知道,现在汉地那些推崇藏密的邪教寺院,让国人知道现在出家人很多都赞同比丘与女童性交成佛法,这很有必要。

如果社会不正常了,已经都接受邪教,接受比丘与女童性交法为无上佛法了,那没办法,那就是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