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不现行不等于得定,得定必不现行

淫欲不现行不等于得定,得定必不现行(可鑫2019-05-29

 

问:淫欲不现行时,是否观照就有可能证果?

答:这还不够的。一般来说,五停心观后修观是容易证果。淫欲心不现行,未必就代表嗔心不现行(慈悲观所治),不代表心不散乱(呼吸观治),不代表无愚痴心(因缘观所治),不代表业力伏住(念佛观治)。

好比一个人,他在淫欲不现行的时候,嗔、散乱、愚痴等心可以很重。又好比一些淫欲功能障碍的人,他的其他烦恼可以很重。所以,不能说淫欲不现行时就可以了。

问:淫欲不现行不就是得定了吗?

答:前面已经说了,淫欲心不现行,其他的可以现行。淫欲不现行不代表未到地定,但未到地定一定中淫欲不现行。好比说,在中国的未必在北京,在北京的一定在中国。

问:没有得未到地的凡夫淫欲不现行与得定的人淫欲不现行,有什么区别?

答:可以分两点看:因、果。

一、成因不同。佛法中修,未到地定的成就,是结合了断恶修善的,是要伏住粗重恶业的,是厌离欲界苦粗障的。这些都是善心,远离恶法的行为。这样心识具足善,不受恶业干扰,心识健康,力量强。

善业弱,恶业重,也可以有淫欲不现行的时候,有的淫欲功能有障碍的人也是这样,但是与未到地定是两码事。他虽然淫欲不现行,可是善法不足,恶法还多,表面看心平静,实际不具足禅定的堪能性。又如一个孩子,淫欲未发时,不代表是未到地定。如是种种,淫欲不现行不等同未到地定,未到地定一定离淫欲。两个表面相似的法,若因不同,果必不同,其果的力用也不同。

二、就果说。禅定具足的功德。

如果是真正的未到地定,能够破事障,又未到地有轻安等相。如智者大师说未到地禅相:“因此欲界定,后身心泯然虚豁,失于欲界之身,坐中不见头手床敷,犹若虚空,此是未到地定。所言未到地者,此地能生初禅故,即是初禅方便定,亦名未来禅,亦名忽然湛心。证此定时,不无浅深之相,今不具明。”

普通欲界散心凡夫淫欲未现行时,不具足这种功德。

问:可以说平静与平静不同吧?

答:对的。大恶人也可以有平静时,善人也可以有。所谓平静,就受来说,都有舍受,但这也仅是表面,相应法都不一样。善人的舍受中就有轻安,恶人没有。善人的舍受与善心相应,心识明了性强,恶人因为恶业缘故,他那个舍受相应的心王、心所是昏沉、暗昧的。

善恶业如影随行,异熟果要来世,等流(同类因、遍行因得)、士用果这些是今生造了就开始作用了。异熟实际上也是慢慢会有体现,比方要堕恶道的人,生前就会有这个迹象。让恶人在平静中观无我,与让善人观无我,结果不一样。恶人恶习重,观不清楚不说,也不容易相应。善人容易相应。

如一个教室中许多人都在平静的状态,看似区别不大,一说话就千差万别。这种差别并非说话时才存在,其实平静的时候就存在,只是说话时才表现出来。平静与平静有大不同。

问:通过医学破坏淫欲功能停淫欲可行不?

答:佛法修证中不可行。淫欲根在心,不在身,淫欲习气随心识转。比方人死了,舍身了,淫欲习气没有舍,还要投胎。淫欲作为果,在事相上,可以说是触受之果,由滑触乐受等引生。在认识上,也可以说是分别心之果,认为男女欲是净、乐、常而引生。所以四念处能破淫欲,观欲界苦粗障能破淫欲。要通过戒定慧以外的世间医学力量破坏淫欲,那就要破这些。所以,通过医学破的话,精神类药物破坏心识的感知功能,或者说破坏身体,把人对境的(乐)触、(乐)受都破坏。只要有这种受就会产生欲。或者,把人的心识了别功能破坏或者麻痹。如果有了别功能,能了别男女欲,对男女欲有这个乐、净的妄想,就会引生内心的欲望。好比贪嗔心,你要破坏他,你就只有把心识的感知力、了别力破坏。或者麻痹精神的药物,那么,就增加了愚痴——以愚痴增加为代价。这些肯定就要损伤心识,又六识体性不二,破坏其一,余五受影响。学习佛法,六根、六识完好正常最好。

另外,戒定力量强,淫欲力量慢慢就弱,就转过来,转过来后,增益戒定。破坏了那是没这种效果。比方一个人忍辱修观,把嗔心、贪心转化了,另一个人把神经破坏,对人不能起嗔贪,这两个人力量不一样的。那个依戒定慧降服了烦恼的人,力量充沛,而破坏神经系统的人就不行了。

一个人没有多大定力,只能通过挨饿受苦来压制欲望,另外一个人是戒定慧力量转化了欲望,不一样。在欲望不起这方面有共同点,但内心的功德相天差地别。通过戒定慧力量得定伏淫欲,相对于破坏功能,内心的明了性更强,具轻安、充沛、喜舍等特点。

得定的途径要正。内心具戒定慧而降服淫欲是佛教之道,破坏功能不起淫欲是外道之道。

问:有的人说起淫欲没关系,没有执着就好了?

答:不对。没有执着的人,无明破尽,就不会有淫欲。无明尽则染识尽,染乐受、染乐触尽,没有染受触,怎么可能起淫欲?这十二因缘基本规律在这里。起淫欲就说明欲界烦恼未断,实执怎么可能尽?应该起惭愧心好好继续调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