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藏密“百字明”是淫欲咒——兼说我未否认“六字大明咒”与婴儿超度

证实藏密“百字明”是淫欲咒——兼说我未否认“六字大明咒”与婴儿超度(赏花人2019-04-09

 

本文主要谈两个内容:

㈠藏密中著名的咒语“百字明”,内容涉及《密宗道次第广论》中的“比丘性交成佛法”,可以说是对藏密淫欲法的赞叹,赞叹喇嘛与他人姐妹妻女性交行为为“高级佛法”、“金刚乘”的一个咒语。这一点,有两处证明:⒈藏密的金刚上师陈建民自己翻译的“百字明”,明确标明了“百字明”就是赞叹比丘性交成佛法,而且百字明就是导向双修;⒉经国内某高校教师辨认,陈建民先生对百字明翻译的内容没有错误。今天把这个发出来给各位有缘看一下,希望各位大德内心警惕一下。另,据诸多朋友透露,念诵“金刚萨埵咒”也有淫欲心增强的情况,这不是个案。因为对此咒文的翻译以及来源还不清晰,我不能做定论,只是提醒下各位大德警惕一下,不要轻信藏密的咒语,里面的问题实在太多。

㈡我未否认“六字大明咒”,也未反对超度被堕胎的婴儿一事。我反对关于“婴灵”的种种邪见,以及夸张的说法,反对作为一个想求解脱的修行人不去观五蕴苦、空、无常、无我,不去思维世出世间染净因果不虚,令自己天天在欲界善恶苦乐因果层面纠缠。但不反对修诸福德超度被堕胎的婴儿。如法超度这个事情本身,我不反对。一如既往地只是在知见层面谈邪见、正见,希望有缘内心能够正见正念。事情本身,这个都是看个人缘分,我不介入具体的因果,只关注涉及此类因果者在内心观照力的调节能力。

有许多关系还好的朋友跟我说“六字大明咒”的事情,大概是认为我个人对这个法是持否定态度的。其实不是,应该说是有误会。“六字大明咒”,宣化法师(一般称宣化上人)也提倡,我对于宣化法师的判断有一定程度上的敬畏与信任,相信法师他不会随意讲,因此对“六字咒”也抱持一份敬畏。但我个人去看“大明咒”相关经典时,还是疑虑重重,因为有许多地方讲不通。我怀疑是被一些密教的人动过手脚,虽敬畏而暂时远离。内心没有信乐,也没有丝毫恶意。若有一天被证实确实是佛菩萨咒,我恭敬顶戴。若被证实不是,我不赞叹、不随喜。

另对部分朋友说:我不接受一切来自非人世界的暗示与明示。我自己的心行,不接受一切非来自或不符合佛教经律论的消息引导。一切人非人法无非五蕴,五蕴相无非苦、空、无常、无我,五蕴性无非随缘不变、不变随缘之如来藏性。人也好,神也好,离五蕴无体,五蕴苦、空、无常、无我,有什么值得特别在意的?我对谈人、谈非人都不太感兴趣,谈法是感兴趣的。对所谓非人暗示,也不感兴趣。非人,乃至所谓的金刚上师,一切神通现象,他示现的一切相能出五蕴么?离开色、受、想、行、识,他还有一丁点儿体么?色、受、想、行、识那个不是苦、空、无常、无我?十八界哪个法能逃出善恶染净因果不虚的规律?没有的。我希望我的朋友们也这样,不要接受一切非人暗示。我们接受符合经论的观点,符合佛说的知见,其余的不接受。要学会过滤,不然很容易就进入鬼神道。

至于藏密常用咒语,有非常多的外道鬼神咒,乃至催人淫欲心的咒,这个现在也慢慢被有识之士所发现。不过,在没有明确证实是邪咒之前,我对藏密咒会存疑,但不下定论,也不抱持恶意否定态度。希望各位大德对藏密的各种咒语保持警惕。

最近有大德大致翻译了藏密“百字明”,发现这个咒与藏密“比丘性交成佛法”有关,乃是对此双修法的赞叹。现附贤佳法师书信交流中的内容如下:

(程转发了他与某高校刘老师的微信对话记录给我:)

{〖程〗刘*,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请帮我看看陈建民对“百字明”的翻译是否大体正确?主要注意括号里的内容,他有意引向双修,原咒中是否隐含此意?找到一个梵藏对照加注释的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ff0f0a0102xnoz.html

他翻的在这:“敬礼大金刚密誓(敬礼双身修法之护持者--吓噜噶),顿然显自性清净(顿然显出淫乐空性之自性清净),于大金刚心佛位(于成就第四喜之大金刚心佛位),令我得坚固安住(令我可以不泄明点而得坚固不软,因此安住大乐而不中断),令我显真实自性(令我显出乐空不二之真实自性),令我具最极胜乐(令我具足第四喜之最极胜乐),令我显广大自性(令我显出乐空双运时之觉知心广大自性),令我随贪之自性(令我永远随顺贪欲之自性),令我得一切成就,令我成一切事业,令我心具足大勇,令我起五智大用。大善逝一切如来,金刚本体(谓男人性器官勇猛不泄之本体,于女性则谓为金刚莲花)莫舍我,令我住金刚自性,具大密誓大勇心,于法无生本体阿,起空乐大智慧吽,降伏一切魔仇呸。”(《曲肱斋全集》(四)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172)

〖刘〗这样的理解是没问题的,密宗就是这样的。}

〖程〗这是“百字明”的一个例子,我从刘*那里得到的证明,这个用来“修忏悔”的著名咒语实际上跟双修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