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快讯三则:小牛法王弟子邪见为双修辩护,索达吉弟子圆融失败,龙泉寺继续弘扬《广论》

佛教快讯三则:小牛法王弟子邪见为双修辩护,索达吉弟子圆融失败,龙泉寺继续弘扬《广论》(可鑫2019-03-01

 

(编按:今天推送快讯三则,想看的朋友可能需要快点保存。由于某些原因,用小牛这个词,这是被逼的,昨天的时评,根本就没有给任何理由就被删了。这不是小牛派的朋友干的,就是学诚派的朋友干的,我个人估计是小牛派朋友的可能性比较大。为了不被删除,实在想不出来其他办法。我这没有戏谑小牛的意思,纯是无奈之举,如果能直达,我不必绕这么远的路。)

第一,小牛弟子用四个邪见为淫欲辩护,并且从文风看,自己认为自己相当风趣

㈠以慈悲为淫欲辩护。比如说,假设有个人用这种方式破坏自己的形象是出于大悲心考虑(为了世界和平之类,说是这样就不会被美国利用了等等),大意就是说,因慈悲,故可以曲线淫欲。

这显然是缺乏思考的说法。小牛完全可以通过正面说出自己的意见等其他方式,达到既不破坏自己形象,又能发挥维护和平的效果。而且,如果小牛正面提出自己的维护和平之愿,大家肯定欢迎、支持。这不仅维护了和平,而且加深了大家对佛法的信心和好感,何乐不为?何必做得这么悲壮!而且,小牛与女人谈恋爱这个事情,破坏了多少人对佛法信仰?又,藏密大多数时候都是说,信仰比生命重要,怎么到了现在,又说小牛为了维护众生生命而破坏弟子佛教信仰?又,不是说小牛是佛吗?成就者吗?怎么成就者维护世界和平要通过性丑闻来达成?等等。

㈡另外,该人说,佛教的不淫戒指的是不强奸。这也是对佛教戒律缺乏了解的一个表现。在家人受了五戒,都不可以和自己妻子之外的人发生关系,何况小牛是出家人?

㈢该文又说,色即空,空即色,淫欲也空,故淫欲可以成佛。

这也是一个停留在文字表面的说法,是似是而非的。色等五蕴即空没错,但色也即因果,没有离开因果的色。淫欲作为有漏五蕴,其因是无始以来淫欲习气与邪见的交互结果。邪淫作为果,必定是三恶道。

这个人显然根本没有认真阅过佛理。知淫欲即空,不知淫欲即因果。只要是欲界众生,就不可能离淫欲。有淫欲心起,决定不能证果。而且,没有淫欲乐感是没法双修的,所以决定不存在比丘与女人淫欲可以成佛的修法。

㈣该人又以小牛具备神通为小牛开脱。这也是乱了。如果具足神通,是有禅定、无禅定?无禅定,还是欲界,淫欲决定破戒,决定不成就。有禅定,不需要淫欲,男女根交合也不会有感觉,没有乐感双修没法进行。

再说,具备禅定神通的话,完全可以通过神通维护世界和平,利用神通维护祖国统一,神不知鬼不觉就完成了。

此文思维混乱,于世出世法俱不通,但因为其为比丘与女人性交的邪法辩护,所以略为一评。

第二,索达吉弟子仁禅法师曲解汉传的一段话:

藏传佛教的显宗,并不包含或者等同汉传佛教。汉传佛教的禅宗、净土、天台、华严这些有圆教的,而且是最究竟讲法的,实际上比前面介绍的二转、三转的教法还要高出许多,只有藏密当中最巅峰的,比如大圆满,才能与之相提并论……在此,对汉传与藏传进行了沟通、圆融。

——摘自仁禅法师《净土十疑论》讲记

评述:

(先随喜仁禅法师为沟通藏汉作的工作。不同宗教之间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对话,正如我个人也欢迎儒家、道家等与佛教进行沟通一样。法师原话很多,篇幅原因不多说,还有很多问题,只是这段的问题最明显。想看原文的可以自己去找来看。)

仁禅法师这个话有几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对汉传《大藏经》和汉传宗派均有根本性的伤害,同时隐蔽了藏密在知见上的根本问题所在。

㈠对汉传宗派天台、华严、禅宗等的伤害

天台、华严乃至禅宗,都有所依经。禅宗祖师印证所依,也是二转、三转都有。法师这个话“汉传天台、华严、禅宗等高出二转、三转许多”,容易让人以为,汉传天台、华严、禅宗等离开二转、三转而另创一样。这个话是就很有问题。汉传宗派不是离开二转、三转有,而是对于二转、三转的彻底解读,究竟发挥。藏密对于唯识和中观解读非常狭隘,不要把藏密解读不了二转、三转究竟的义理,归咎为二转、三转本身不究竟。

法师目的何在?是真的要沟通汉传藏密,还是要把汉传大乘往离经教自创的方向推?

㈡伤了二转、三转的圆满义。法师的话,伤了二转、三转本具的圆义,令人以为二、三转本身不究竟。然后令人以为,离开二转、三转的藏密所依的密续才是究竟的。

我这话应该是没有过份。仁禅法师的话中就是认为依密续立的大圆满超越二、三转。这在一定程度上说也是误导人的大邪见。二转、三转本身就有大圆满,只能说汉传祖师读出来了,并且发挥出来了,藏密读不出来,不能说二转、三转本身不涉及圆满义。

比方《中论》四性推,藏密格鲁宗某人搞出一个析空四性推,其他宁玛等,目前我所知,也最多是体空推,别、圆推还未明显见到。圆教四性推,虽不坏文字,但是一旦悟入便能够超越文字。又如唯识《解深密经》说胜义无性性,佛陀亲口说胜义无性,乃即假之空与即空之假无碍之义,这就是天台别、圆二教范畴。或者说遍计无(无性性),依他、圆成不无(依他为即空之假,圆成为即空之中)。这跟汉地在佛教传来之前,伦理以及玄学或者理学就比较发达不无关系。大乘经(二转、三转)过来后,汉地祖师就发挥了圆义。藏密如果不知二转、三转都已经说了圆教,那就先不慌沟通藏汉,了解全面一点再沟通。

而且,自《楞严》《法华》开权显实后,再视二、三转,无非圆法。若真通大圆满的,能看不出二转、三转中的圆义?就像一个真的通圆教义的天台学者,他回头看二、三转,看不出圆义,这正常不正常?

㈢两个问题本质的颠倒认知

⒈藏密解读能力不行,说成佛经不具备圆满义的颠倒认知。如上说,藏密与汉传在判教上的差别,问题本质并非二转、三转不究竟,而是两地对佛经解读能力存在差异。藏密如果认为二转、三转中没有明显的大圆满义,那显然是藏密本身的问题。汉传就能解出二转为带通、别说圆,三转别、圆兼说,《楞严》《法华》义则唯在圆。

这个是问题的本质。问题本质在人,在人的善根福德因缘决定的解读能力差别,并非佛经本身不究竟。而仁禅法师的意思就明显有这个倾向,认为是二、三转本来不究竟的问题,这就是有谤法的嫌疑了。自己读不出来,不能怪佛经不究竟。

⒉汉传祖师解读能力究竟,说成汉传祖师所立宗派超越二转、三转的颠倒知见。汉传依究竟的解读,依二转、三转经文,创了华严、天台等,而不是汉传华严、天台的立意超越二、三转。这个问题本质的论述要稍微谨慎一点。

 ㈣暗赞自宗的意思还是掩藏不住。按仁禅法师的意思,其实大圆满还是比汉传天台、华严殊胜。因为法师的话中有两个意思是明显的:⒈突出了藏密大圆满等所依的密续,超越二、三转,是二、三转所不包含(这本质是破坏佛说二、三转的究竟义,罪过不少);⒉突出大圆满教法有密续作依据,而汉传华严、天台等虽然超越二、三转,没有原经文为依据。

当然,仁禅法师未必有这个暗责汉传无传承,与暗赞自宗传承的意思,只是法师这个话里,客观上就具备了这个意思,会让读者有这种想法。

㈤有贬低《楞严经》之嫌疑。《楞严经》按照三时判,归入第三转。《楞严经》既严格要求弟子不淫、不大妄语等,又对一乘实相义、教理行果圆满开显。这与藏密比丘男女淫欲成佛法严重冲突,与藏密动辄自称法王或给他人印证为法王有严重冲突。仁禅法师作为喇嘛教传承者,说二、三转不究竟,也情有可原。若承认《楞严》究竟了义,教理行果圆满,那就承认圆满教中绝对没有双修一法,这对藏密导归密乘三昧耶、导归淫欲极其不利。这个男女淫欲问题不说清楚,四皈依、大妄语问题不说清楚,其实交流只能停留在表面。这一点仁禅法师也清楚。如果仁禅法师要绕过这些问题,交流其他,也可以交流,只是意义不会很大,邪根未拔故。弄一点文字绚烂的,似乎通融无碍的逻辑出来,粉饰《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的比丘淫欲邪法,其实没多大意义。

㈥罔顾索达吉堪布以析空法解《法华经》和《金刚经》的事实,破坏体空教摄的《法华经》和《金刚经》之事实,罔顾慈诚罗珠说汉传教门只有析空法的事实。二位堪布不收回这种不符合事实的说法,恐怕就没法真实的沟通。

仁禅法师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先回去劝慈诚罗珠和索达吉二位,不要再说汉传教门只有析空,这是诽谤大乘体空法的行为。仁禅法师既然拜倒在索达吉门下,按常理应该是同意索达吉的意思了。既然同意汉传教门只有析空法,又要来交流圆融,这不是明白着诽谤汉传,诽谤二转、三转吗?不是明摆着把汉传往析空教上钉吗?当然,本文只是提出问题,具体的还可以进一步交流。

㈦仁禅法师拜倒在索达吉门下求法,可是对于汉传学习了多少?根本没有了解充分,就来评论,是不理智的行为。

作为时评文章,就提出这几点问题作为将来要交流探讨的主题。并非给仁禅法师盖棺定论,也并非是批判和指责的意思。仁禅法师可以和自己擅长改汉传大藏经的大恩上师索达吉,以及认为汉传教门只有析空法的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再多商量,多了解汉传教派,再进行有效的沟通。不要太粗糙了,不要再闹出依藏译《中论》改汉传罗什大师《中论》,和说汉传教门只有析空的笑话。

慈诚罗珠堪布解读二转、三转,概括出来只有析空一事,其实许多人大家都知道了。如果这个邪见不纠正,继续认为汉传般若与唯识只有析空,那是没法交流的。怎么交流?让汉传承认只有析空,曲就慈诚罗珠和索达吉二位?恐怕这不是沟通,这是为索达吉在汉地曲弘扬八宗做铺垫。

总之,相信汉传也愿意理性交流,但是,请理性、细致交流。表达一下圆融的立场是可以,但这掩盖不了对汉传暗藏的曲解、贬低,或者说,客观上还是有这种问题存在。

第三,关于龙泉寺弘扬《广论》

知见上有淫欲可成佛这个道理存在,有四皈依这个道理存在,其实就不是纯正佛教了,不可能成圣道。邪见成圣道,怎么可能?

龙泉寺现在还在无条件赞叹、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以汉传佛教名义,弘扬的是夹杂比丘淫欲和四皈依等违背佛制的《广论》,以汉传名义接受信众供养,实际上弘扬的是破真正大乘体空教通、别、圆的析空思维方式。龙泉寺僧人不宜继续用汉传名义弘法。当然,也可以继续用,因为法律没有规定。

以上三篇时评结束。结尾劝一句:朋友们,末法时代了,回归到依法不依人的轨道上来吧。无论对藏对汉,依法不依人者,以戒为师依经为师者,就随喜;依人不依法者,坏戒坏见者,就远离。

末法时代修行,九死一生的风险,怎能不谨慎再谨慎。佛菩萨如果真来,怎么可能破四种明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