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法王与女信徒男女关系的新闻——据报,中间人是宗萨仁波切

大宝法王与女信徒男女关系的新闻——据报,中间人是宗萨仁波切(可鑫2019-01-24

 

声明:只围绕知见谈,不围绕个人行为谈。

六祖大师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个人是非,行为染净,是个人事、世间事,本来因缘错综复杂,修道人不应该谈这些。而且一切现象无非五蕴,五蕴无非生灭无常,刹那不住,缘生无体,无我我所,没什么好谈的。而佛法知见层面,涉及到出世根本,这个是可以谈,应该谈,必须谈,不能含糊带过的。尤其涉及根本知见问题,寸步不让才是对自他负责的态度。此事就围绕知见谈,从佛法根本知见角度去考察,而不提倡从个人是非、破戒与否去指责、轻慢当事人,这样容易造恶业,一个人的恶业成了两个人的恶业。

首先提醒一下,不要轻贱、嘲笑当事人。一方面,女信徒方虽出示了录音等较为有力的证据,证明大宝法王与其关系已经越过上师与信徒正常关系,进入男女异性关系层面,且亲密程度非同一般,但至于女信徒提供的三次性行为的时间、地点,这一点,发生关系的虚实与否,来龙去脉究竟如何,还有待更进一步的确认。另一方面,即使事情完全属实,自己在淫戒方面做得不够好的人,没有资格去嘲笑。自己做得好的,没有证果,也是不定聚,谁敢保证自己在一切业缘前都能洁身自好?为别人留点空间,就是为自己留点空间。不要从世俗人我是非去谈,不然就是《地藏经》上说的:起心动念无不是罪,无不是业。

总之,对于涉事者本身,无论习藏密还是其他,都要持友好态度,不能幸灾乐祸。我们都是凡夫,都是不定聚,出错很正常。对法上,提倡一定要厘清;对人,就是友好的态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出事的是我们自己,我们希望别人对自己宽容的话,对待当事人也要宽容。

应借此机会从知见上深刻反思藏密的男女淫欲成佛法,要抓住“淫欲可以成佛”这个错误的根本知见,去深思此事件透露出来的潜在信息。这种事情(上师与女信徒性交)在赞美淫欲为成佛之道的藏密,不是偶然的,是常见的,甚至是必然会持续不断的。这就是事情可怕的一个地方。在藏密中,无论在家、出家,上师是可与女信徒发生性关系,可以行淫的,合法的。而且,根据《密宗道次第广论》,上师可以合法地与十多个女的同时行淫,甚至是未成年女童。这样的话,事情就不是简单的修行人邪淫那么简单,而是淫乱、诱奸未成年女童等,在藏密根本就是合法的。

这种知见已经导致我们的诸多藏族女同胞们受害了,如果不加以防范,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汉藏女同胞受害,因为淫欲成佛是藏密特色,是上师有这个特权的。藏密如果彻底丢了这个法,那就不是藏密了。这种错误的根本知见如果不扭转,那么,随着藏密与汉传的交流越多、融合越多,佛法面临着全面接受淫欲法、承认淫欲法的危险就越大。 假如社会大众最终达成共识,佛教是把淫欲当成最高法的,佛教上师是可以诱奸女童的,一旦这个共识达成,佛教的形象恐将彻底败坏。如果根本知见坏了,那是真的无一幸免。

佛教之所以能够在这块土地上生根,是建立在清净戒律、因果无我正见,以及随顺于世间的伦理等为前提的。现在这些都已经淡化,佛教对外道淫欲法与四皈依之皈依上师的承认、接受,必将令社会民众对佛教的认可度越来越低,最终佛教的形象在社会大众心中,成了有些许正面作用但总体上祸国殃民的邪教。这是最可怕的结局。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淫欲成佛这个邪见已经破掉了佛教的根本戒。从法脉来说,汉地接受淫欲法,其实说句难听的,整个法脉已染,没有了纯正清净气氛。哪怕没什么人修,只要承认这个知见,那就是已经污染了,正法已经开始隐没了。戒、定、慧三位一体,不淫欲作为出家根本戒被颠倒了,定慧也肯定一起坍塌了。这样下去,不仅民众舍弃佛教,正法的护法神也舍弃了。我希望关心佛教发展的道友们注意,这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这是已经逐渐在发生的事实,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

如果知见正,随顺不淫欲,只是涉及个人行为不检点的问题,本号不会复制这篇新闻。本号一贯原则,只把追究范围框在知见范畴,以知见为基本点谈问题,不以个人行为是非为点谈问题。对一切人事都秉持这个原则。个人行为是个人层面的选择,而摆在桌面上的根本知见是佛教公共层面的。

大家都是凡夫,习气使然而犯错误,可以理解,应该宽容。但是,如果一个教派,一个人,本来知见就有问题,就允许邪淫,认为淫欲可以成道,那就应该注意了。大宝法王与宗萨仁波切都是藏密的,他们所在教派都有男女淫欲成佛的法,并且按《密宗道次第广论》说,那是最高层的必修之密法,是一切修藏密者最高级的殿堂。这种知见下所发生的法王淫欲事件的新闻,就很有必要关注了。

如学诚等所谓的导师,如果他们不接受藏密中邪法部分,不认可男女淫欲成佛法,那么,他们个人与女弟子行淫,我们不需多理会,自家丑事自家了。但他们在根本知见上接受藏密邪法部分,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淫欲之事,我们就该关注了。因为这就不再是当事人个人的问题,他其实关系亲身弘扬淫欲法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带头修学邪法的榜样作用。这就涉及到一切有缘众生的慧命问题,我们不应该含糊笼统,不要等到腐烂得彻底了才反思、才关注、才讨论如何面对邪见侵蚀的问题。未雨绸缪肯定比亡羊补牢更明智、更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