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十宗罪——龙泉寺将汉传导归《广论》乃全面灭法之举

《广论》十宗罪——龙泉寺将汉传导归《广论》乃全面灭法之举(可鑫2019-01-21

《广论》本是劣质论文,而如今被诸大导师奉为大乘标准,甚至欲以此取代汉传大乘,可悲可叹!痴人说梦,可怜可笑!今此文略陈其十宗罪,惟愿有缘听之思之,莫要以盲导盲。惟愿更多有缘识知此论下劣之处,从而令已入此劣法者早日脱离,未入者永不入,正入者立即回头,另觅纯正大乘正法。我愿如斯,更无他意。

一则,《广论》之过于强调依师,背离清净正法“依法不依人”之清净准则。

二则,《广论》对禅宗之论述实在乏善可陈,全是以藏教析空而考禅宗,牛头不对马嘴,自以为是。

三则,《广论》对教门之论述,唯以定执因缘之藏教以陈之。

四则,《广论》之观门,唯以正因缘境为破执所依,于教于观狭隘之极。

五则,《广论》判教一团糊,唯以是否发生灭之菩提心为区分大小乘之依据,浑然不觉无生之菩提心,不觉大小乘根本在是否悟空具诸法。胡乱判教,坏真大乘,为大乘从小乘发展而来之邪说提供依据。

六则,《广论》文末导归藏密之密乘,而密乘犹以比丘与女人性交之法为核心。密乘称比丘与女人性交之精液为菩提心,颠倒之极。

七则,依析空解大乘,大乘终究还归小乘。《广论》虽引诸多大乘经,而解读之能解慧,始终是声闻析空,造成大乘之名、小乘之义的畸形格局。

八则,《广论》作者曲解唯识,将阐述一心三观之唯识教贬为不如析空教。唯识教虽未分一心次第三观与圆顿三观,而已阐述一心三谛之理,已说三观之法,反被贬为不如析空教。

九则,《广论》混滥解空与证空。<毗婆舍那章>论述空性修证时,执必分析因缘入。若真通理者,应知空乃本空,分析不过是明空之方法,而空之存在不由分析。既空为本空,遍一切存在,则入空之门定非唯一。摩诃衍中常说本空如幻观,即是一证。利根者与本空相应,不必析法。此论以凡夫解空之分析方法当作唯一证空之方法,即是不知解与证存在不同处所致。理解则必由第六识慧心所之推理分析,由无始以来我法执习气故,凡夫第六识执合理性,因此解空需由凡夫所能接受之合理方式完成推理过程,此过程所得之无我结果,为第六识慧心所所领受,达成理解空性理之目的。而修证则根本在相应,相应不必诉诸慧心所,可直接诉诸觉受,起空性相应之觉受,因此,与空相应之法不必符合逻辑。如摩诃衍中说直观如幻,知幻即离,于正修时,不必分析,借由凡夫对幻境之体验与空性相应。于相应时,即起空之觉受,于起觉受时,能知本空所指究竟为何。而《广论》对于空性之论述,狭隘之极,浑然不知与空相应和第六识理解空之区别,将两者混为一谈。如今汉地竟有如此多自称导师之大和尚全力弘扬《广论》,真不知要将徒众带向何方?

第十宗罪,为以一种根基相应之修法,定所有根基修法。承前第九,证空之法因人而异,除因缘生故空之分析外,有因缘即空之非因缘非自然(空非因缘生,而诸法不自然起,诸法当体即空,故说诸法非因缘非自然,超出藏教定执缘生)之推理,或比喻、直观,或借由梦境等经验等。入空之路本灵活丰富,在基础教理明了的情况下,具体入空之路因人而异,如《解深密》说,三类习空(生无性性乃至胜义无性性)之法,皆因人善根福德因缘差别而有差别。而《广论》刻板单调,唯执一析空为正,试问:若真解大乘空者,如何执一种根基之修法楷定所有根基修法?如禅宗,入空之法也是不必定分析,有参话头公案等法,又有大手笔之祖师各种随机而施之法。又如唯识观不离心之法等。《广论》则唯执分析一种,并且执一非余,大有不随我析空则绝不能证果之架势,否定其他根基相应的入空法。如有一类根基,知法体不离妄心则证空,虽说不离心为观,而不会执心实有。此论无知,说观不离心必执心。若达妄心本空,知不离心即是知无一法实有义。此论实乃无比狭隘之论,只是不知,为何肆虐在真净大乘成就者多如群星璀璨的汉地?

学诚轻率,不花时间细辨真伪,不知权、实、偏、圆,见此论文叙述思路似乎合理,易为世人接受,加之此论依师法等利于自己这一土皇帝位置,便轻易当做镇寺之宝。又《广论》最后,明示导归以比丘性交为核心的所谓无上密,学诚与龙泉寺诸多出家人自然知道内幕,然而依旧推广、纵容,乃至在全国掀起学习《广论》热潮。

《广论》或有成就众生微劣善根之用,而对正法破坏力非同一般,其害远胜其利。学诚等人,不能深入汉传宗门、教下教理行果之研习,而对外声称龙泉寺八宗并弘,实则仅依一劣质论文《广论》而已,欺瞒诸佛菩萨、历代祖师,哄骗此世无量众生。学诚又身体力行比丘与女人性交之无上密,于真净之大乘门中,实乏善可陈,罪大恶极,如何还要称师?

有人说,举报学诚为开弟子举报师父之先河,比丘尼举报比丘之先河,担心此后此风盛行,并责正法比丘贤佳等坏人善根。此说实在愚痴荒谬。学诚力弘《广论》,大破汉传究竟一乘之戒与见,实为法门贼子、魔窟贵宾,尚且非正法中比丘,如何称佛法之师?曾经或有纯正道心,而事发时,早已不见初心,唯见邪见、权利虚妄膨胀之相,有意无意灭除正法,此时如何称佛法中师?若此时仍旧为师,则弟子岂非尽是魔民?师与弟子通为佛教无上罪人?

学诚等所营造之佛教泡沫,其核心所依只是夹严重邪法、诽谤大乘之微劣善根之论文。泡沫不灭,看似强壮,实际臃肿不堪,病态之肥胖。将纯净正法之宗门、教下一并毒害,以《广论》取代汉传,无异于以带毒之析空拙法,取代乃至毁灭优质之体空巧法乃至无上醍醐之直入法界妙观为代价。

论真大乘教,学诚有何善可陈?即便论世善小善,于事发时,也已荡然无存。若学诚佛法根本知见还正,虽自行为不检点,诱迫比丘尼性交,乃至长期租房滥交,而对信众仍旧能说随顺正法之话,则个人行为不提也罢。实不如是。学诚根本正见已破,双破世出世二种正见。认可淫欲法即是一证。破出世正见者,双修法说佛菩萨仍旧有明妃享乐,而实不如是。破世间正见者,淫欲心感轮回果,邪淫三恶道,正淫不出欲界。又双破理事二种正见,于理则性恶不断,修恶除恶务尽,而双修法说佛菩萨亦受淫乐。于事则不到离淫心之未到地定,无论大小乘观,决定不能证果,而藏密双修法说不断淫乐可证佛果,荒唐至极。而学诚接受藏密,认可藏密邪法部分并实行之。学诚吹响灭亡正法之总号角,如实举报之,有何不妥?难不成等到学诚营造的佛教毒泡沫继续毒尽天下人再举报?

善思维之,学诚关佛教何事?与真净三宝有何关?举报学诚,本质是举报一个混迹在佛门破坏真佛教的外道魔子。学诚统领龙泉寺,则龙泉寺关佛教何事?不过是一个大多数人自以为佛教标杆而实际是灭佛标杆的邪见聚集地罢了。依学诚而进佛门,至今亦不愿承认错误的,有什么佛法善根可言?对这类人信心有打击,也不叫破坏善根,那是破坏泡沫。泡沫本来不实,也无所谓破与不破。依止学诚而至今死抱不放的人,与佛法无关,只是外道统领学诚之外道弟子。

贤佳法师等舍身护法,为护正法,主动走进狂风暴雨的中心,承受四面八风的流言蜚语之激荡。无论法师过去与未来如何,此刻,法师正在依自己对正法之忠诚,对真净三宝之决定信心,一肩扛起密室中沉重的闸门,等待曾陷入黑暗中的人们走出去,走向光明,走向真正的佛法。

指责贤佳法师等挺身而出的举报者,都是什么人?不得而知,也不必知。有缘应该全力以赴支持贤佳法师等依法护教。法之外不必多论,漫无边际的黑暗虚伪中,这是一盏踏实、诚实、真实的灯。

成败随他去,但自无愧于心,无愧于法,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