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禅宗、慈城罗珠堪布说“大圆满比禅宗好”存在的四点问题

三、扭曲禅宗、慈城罗珠堪布说“大圆满比禅宗好”存在的四点问题(可鑫2019-01-18

 

堪布原文:

“禅宗的方法则主要针对根机极好的人,所以显得很简单,缺乏从加行到正行的一整套系统。我们看六祖惠能大师证悟的过程,对一般人而言这根本不是个方法,但是,对于像他那样根机如此成熟的人而言,这确实不失为一种证悟之法。 ”
“二是大圆满的修法。大圆满不强调气脉明点或是因明(逻辑推理),认为这些都是绕道而行。大圆满有些部分与禅宗有点相近,但禅宗不讲的修法大圆满全都有,所以禅宗仍不及大圆满。如只讲证悟空性,二者是非常类似的,大圆满也能不假他法、直指人心。所谓直指人心,就是已经开悟的上师能让有信心的弟子直接证悟大圆满的智慧。大圆满的智慧,与禅宗的明心见性,或中观的证悟空性其实是一样的。如来藏在汉传佛教中有着极高的地位,而如来藏就是大圆满里讲的自然智慧,明心见性的‘性’字所要形容的就是如来藏,大圆满的境界也就是如来藏。所以,证悟后都是一样的。但大圆满能直指人心,不需要经过复杂的观想过程,只是需要修加行。修密宗的其他正行时通常有许多观想,而大圆满完全不需要这些就能让人开悟,这是它独有的特点。 ”

评,这段话就有四个问题。

㈠对禅宗的定义存在根本问题

禅宗不立一法,但也不舍一法。虽直指人心,但也不离教。如祖师曾依《楞伽经》印心,或依《金刚经》印心,又如禅宗祖师多有重视《楞严经》者。而慈诚罗珠堪布说,禅宗没有加行,没有系统,只把六祖大师的开悟过程当做禅宗的修法,这是对禅宗内涵、定义的错误,可以说是扭曲了禅宗的内涵。

汉传宗派都不是只取一经一论安立的,只是有所侧重而已。比如天台,并非就只认《法华》一本经,而是立宗的关键经典。禅宗虽以向上一路为特色,但并非禅宗就不含其他经典。并非只有祖师具个性的教学方式才属于禅宗。凡属于佛法的都属于禅宗,都属于天台,都属于华严,都属于唯识,但各有特色而已。

慈诚罗珠堪布先把禅宗内涵狭隘化,给禅宗一个脱离经教的位置,把禅宗不舍一法、不离经教的共性一面扯开,只留禅宗直指的不共面。狭隘化之后,再来比较大圆满与禅宗,这是很不合适的,也说明慈诚罗珠堪布对于禅宗的理解有问题。

㈡对大圆满的定义也有问题

大圆满修法,是离开经教另有,还是不离经教另有?大圆满修法中,与其他教观有无相同处?

如果大圆满修法中,有与其他教观共用处,那么,大圆满的定义是就不共处安立,还是说不能脱离佛教其他修法安立?如果是就不共面安立,那么,离开经论中其他修法,大圆满的修法必定也是单一的。

诡异的是,慈诚罗珠堪布定义禅宗时,只留禅宗教法中不共的部分,共的都去掉了。而堪布定义大圆满时,将与其他经论共的修法也含摄在里面。

㈢禅宗修法单一、没有系统一说,不符合事实

《楞伽经》作为禅宗印心之经,其中就有许多修法、许多诀窍,如离心无法等。六祖大师曾听闻的《金刚经》也有诀窍,如无住生心、见相非相等。又如禅宗许多祖师看重的《楞严经》中也有诸多诀窍,有些诀窍是简单直接的,这个之前做过总结,《楞严经》显如来藏性起码也有五种。

这样随便讲讲就有十来种了。这还只是禅宗共教门的一些方法,加上各个宗师根据不同根基的人所施的不同方法,那更多了。

再说系统问题。如果要从系统的角度考察,那么,禅门也可以说有系统,这个系统也有共与不共。比如禅堂的规矩,就是侧重不共系统。持戒修定,这就是共的系统。又如“百丈清规”等,从系统角度考察,那也可以说是一个自称体系的严密系统。又如禅宗随机设的三观、五位君臣,这都是一种特色鲜明的系统。

不知道慈诚罗珠堪布说禅宗没有系统,是从什么角度说的?恐怕从什么角度也很难自圆其说。不能因为禅宗不执定法,侧重向上一路的特色就说没有系统了。那样有偏颇。

(说“诀窍”,因为慈诚罗珠堪布等藏密朋友喜欢用这个名言,其实通俗说,就是见性的一些方便。本来也不想搞这样过家家式的诀窍比多,可是为了让慈诚罗珠堪布知道禅宗灵活多样的方式,那就一个一个拿出来比好了。堪布大概修得很好,返璞归真,喜欢玩过家家,那就过家家吧。也不怕明眼的大德朋友们见笑了。)

㈣两对矛盾

⒈“需要修加行”和“直指人心”矛盾;⒉“需要修加行”和“完全不需要观想”矛盾。

需要修加行,加行时肯定不是直指时,直指时不叫加行了。这样,什么叫做直指人心但是又有加行呢?

⒉修加行,加行肯定也就是止观二类,其实这二类都需要点观法,只是所观境有实有假。如无我观等遍三界存在之理,可归属于实义。佛像、白骨等非遍存在之事理,对治性的,可归属于假象。因此,说有加行但是没有观想,这也是不太合适的说法。

大约堪布是考虑到禅宗直指比较高超,所以不能把大圆满说成是次第的,次第就输给禅宗了。又为了表示禅宗没有的大圆满也有,所以说大圆满又有次第。其实直接说圆顿与次第都收就好。比方汉传天台圆教,圆解基础上,圆观也可,以藏、通、别为方便助开也不排斥。禅宗又何尝定执圆顿?何尝定执次第?又有哪一法不可以禅宗所用?堪布对汉传的了解真的是太片面、僵化了。

可以说堪布在汉传与藏密的比较上花了很多心思,也可以说,为了把大圆满放到禅宗上面,慈诚罗珠堪布绞尽脑汁。总之,慈诚罗珠堪布怎么看都觉得大圆满更好,这其实没问题,对于自己宗派有感情、忠诚也不是坏事。而且有句话叫做“儿不嫌母丑”,自赞,于情于理都有说得过去。可是涉及到自己未花时间多看多学的汉传时,话不能乱讲了,要符合事实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