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佳法师: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

贤佳法师: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赏花人2018)

【编按】此文为贤佳法师回复一位居士的邮件,题目为编者所加,原邮件中没有这个题目。

前天本号也就格鲁派僧人的该文做过一个简单的回应。于网络中遇到贤佳法师这篇对人启发性很大的文章,决意转载于本号上。

这位格鲁派僧人,大概为赢得汉地四众同情等原因,故意谎称是汉僧释守正。因其妄语、欺骗,我对此格鲁派僧人本无再交流的心情,认为交流亦无多大意义。能够脸不红心不跳地欺骗大众,想必其目的也不会太单纯,不可能为纯法义交流而来,倒更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作为僧人,随便妄语、欺骗大众,怎会诚实、实事求是地交流教理?怎么可能?!格鲁派在汉地的弘扬,本来就夹杂着dalai势力的渗透。而如此人一样来历不明、谎报身份的格鲁派僧众,以邪中夹正的藏密对汉地渗透,使得汉地弥漫一股诡异的气息。这些人的目的不过就是继续以夹带双修、四皈依的宗喀巴邪法渗透内地,最后用错误的判教在汉地称王称霸而已。为了称王,诱奸女童都可以,宗智只是欺骗几千人,又有何不可?按照《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受了密乘戒,妄语可以,性交可以。既然妄语可以,还辩论什么?

只是读过贤佳法师此文后,觉得启发很大。本文提到了格鲁派教义存在的严重问题,不仅仅是双修邪法的问题,格鲁派根本教义就是带着很大偏见乃至邪见。故将法师文章复制到本号,希望诸位有缘能随法师的文字,如理思维,更加深刻地看到邪中夹正的藏密的本质。

 

【居士】《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3NDY3NDUwMw==&mid=2247483865&idx=1&sn=2a333b367863af1ec665be307102d7f0

有人评论:有关佛教的各种热点话题或争议,很久没有看到这样坦荡平和又靠谱的观点了,还挺感动的。

法师阅后请告知一下观后感。

【贤佳】文章《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论述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格鲁派教法过程中认识和做法的偏差,表面是较为全面、平和的,但是是基于认为《菩提道次第广论》、格鲁派教法本身没有问题,其实没有深入思察。

一、《菩提道次第广论》所导引趣向的藏密男女双修法实质是附佛外道邪法。

诸经律明文说淫欲是障道法,说“淫欲不障道”的见解是恶邪见,不仅比丘不应行男女双修法,居士虽然不禁正淫,但也不应将其作为一种佛教修行,否则便是基于邪见的障道行。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藕益大师《优婆塞戒经受戒品笺要》说:“问:‘虽受五欲,不障圣果’,与恶邪见中所谓淫不障道何异?答:佛为出家人制断淫欲,彼乃妄云淫不障道,故名恶邪见也。今佛为在家人但制邪淫,不制非时食、残宿食等,然苟依戒行持,遵修念处,便得证于初、二、三果,故云虽受五欲而能不障初果等也。然彼设证阿那含果,则正淫亦必永断,岂淫不障道之邪说哉?

另外,禁止比丘行男女双修法只是宗喀巴大师当时的权宜做法,形成格鲁派的传统,但并非男女双修法本身禁止比丘修习,《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有这方面的内容。一般人没研读过不了解,被权宜做法和片面掩饰宣传所蒙蔽。又如萨迦派、宁玛派等其他藏密教派允许比丘修行男女双修法,格鲁派后期也有“高僧”想突破传统权宜做法而践行男女双修法。(可参阅《听南怀瑾先生说:佛教密宗“男女双修”》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601953/)

太虚大师《密宗道次序》说:“密续之分作、行、瑜伽、无上四层,殆为红衣士以来所共许之说。无上部之特异瑜伽部者,在双身之特殊修法,亦为红黄之所共承。其不同者,除黄衣派之依律、依菩提道次之外,此中所破‘于无上续分父、母,无二三续’义,及以‘欢喜金刚为无二最胜密’之义,应即红衣派密──闻别有金刚道次。然红衣派自居最高无上,而判黄衣派犹有一间之不及,则如台、贤各标自胜,未足折服。中立旁观,黄派胜在律及次第,优长世间建立,近于教下;红派胜在直截顿超,更能得力修证,近于宗下。而同取双身和合为最上密,乃承印度末期所传。于佛所转法轮,既采《深密》三时说,又以第二时为最上,显违经教,似有未妥。

太虚大师《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又说:“密法之真制未窥,妙果未获,而佛制祖规之尊严扫地,遗害人心,深堪危惧!苟充斯颓风之浩浩荡荡奔流不已,将不知伊于胡底!恐不至以遵佛制为迂腐不止也!可胜叹哉!……要之,欲密宗复兴而无害有利者,当由有力比丘分子,以出家戒律为基础,以性相教理为轨范,而后饱参日密及藏密,同化而成一种中密,实为当今唯一之急务,唯一之企图。”

二、格鲁派基于对龙树菩萨中观宗义的误解和对唯识宗义的曲解而严重谤毁唯识宗、唯识师。

如宗喀巴大师《入中论善显密意疏》说:“诸唯识师于上述中观宗心不忍可,不依佛意,唯随自分别建立宗义。……唯识师唯获衰损,不能证得增上胜道。……决定不能证得解脱。……故唯识师皆是转入歧途者也。……如是彼诸论师,多闻圣教,终难了解此甚深义,除中观宗,由见他宗解说胜义之理,未得佛意,唯由臆造,如同宣说有人我之邪教。” 详细辩破可参阅以前分享的《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https://www.zhengxinfofa.com/2562.html)、《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https://www.zhengxinfofa.com/2560.html)。表现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虽然前十三卷没有批判唯识宗义,但后面讲修毗婆舍那(修观)内容中错误批判唯识宗义。

我曾将福建佛学院毕业僧则生法师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应成派批判唯识宗解密》请一些人指点,一位社科院老研究员(该研究员亲近过法尊法师,熟悉藏传,曾将《量理藏论》从藏译汉,信仰虔诚)回复说:“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是一部标准化、规范化的显教佛学教科书,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同现在大学里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教材,主要是正面讲述基本观点,对于争议性、探索性的问题一般不涉及,即使涉及也仅仅点到为止,不会深入探究。因此,书中并未全盘采纳月称之学,更未对唯识大加鞑伐。依据 《菩提道次第广论》学习佛学,应当是正道,因为汉文佛籍中以前还没有这样全面论述佛学的权威性著作。但是,如果僧人特别是高僧大德要更加深入格鲁派,在汉传佛教中全面弘宣格鲁派,我觉得有可能引起汉传佛教的分裂。八十多年前欧阳(欧阳竟无)与尊法师(法尊法师)的争论已经响起警钟。这也是当代中国佛教的隐忧之一,汉传佛教界大多数僧俗信众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但是,我觉得则生法师看到了,他的大著可能是,至少潜意识里是要阻止格鲁派极端性的宗义在汉传佛教中蔓延。则生法师信中附的几段藏文,我觉得汉译很好,比我的水平高得多,没有误译之处。当然这是仅就我的低水平而且疏离藏文典籍已经28年而言,比我水平高得多的、精通汉藏文的学者是否这样评价,我不知道。但是,藏文原文对于唯识学说和阿赖耶识的理解,显然是不准确的、高度简化甚至是错误的。所以,我以为全面地、不加分辨地将格鲁派之学引入汉传佛教,有危险。

一位研究梵文佛典的大学教师(也信佛,前述研究员说:“他是国内现在研究梵文佛教经典极其杰出的年轻才俊,研究《中论》的著作在国内外都得到高度评价。”)回复意见说:“谈一点宏观的看法,我认为认真谨慎地反对古德,比糊涂盲从地尊崇古德要可贵并且有意义得多。我个人的看法,如果以龙树为标准的话,应成派的中观见则离得很远。月称对于唯识的非难,有些是误解,有些则是由于自己对中观的独特见解所导致。我认为龙树的中观与唯识非但没有矛盾,反而是互相彰显。但如果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非得把中观与唯识两大系统的源流梳理一遍才可以,一人一辈子都未见得够。近来在赶一篇稿子,总谈我对龙树的理解,还原龙树,也隐含了对自续、应成的批判。

太虚大师《阅入中论记》评论格鲁派所宗承的应成派月称论师说:“汝自局执,岂龙猛义为汝限耶?汝为争自宗胜,力破吾宗,却如贼入空室,竟无可偷。……反援世许以违圣教,应非佛子,但是顺世外道!

三、应成派、格鲁派认为佛为了利益某些根机而会慈悲妄语虚构,由此对诸多佛经的阐释背离明显文义而另立密义,自许“善巧”安立佛意,将佛置于妄语之地,既是谤法,也是谤佛。这也为心安理得“慈悲”虚妄称说祖师、上师是某佛某菩萨化身乃至如是自称及编撰神异故事奠定“教理”基础。具体例证可参阅《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

四、其他偏邪:应成派、格鲁派对空性和业果的安立等也是基于邪见和狡辩,具体可参阅《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

综合深入来看,格鲁派承奉陈那论师、法称论师以现量、比量为纲建立的因明理论体系,不承许圣教量,本适用于与外道的辩论,但将其极度扩大到教内宗义建立和修行,又格鲁派基于对龙树菩萨中观宗义的误解,认为诸法皆无自性、皆是名言分别安立,否定离言法性(圆成实性)和依他起性,由此随意背离佛经圣教量明显文义而另外“善巧”安立密意、法义,随意安立缘起乃至安立戒律,也由此容许、创设上述背经叛道的邪谬安立。这些在圣化上师、极遵上师言教的掩蔽下,以讹传讹,并加狡辩,以妄护妄,长久“稳固”流传,影响深广,危害极大。

学诚法师尊崇格鲁教法,得其邪妄精髓,更加不拘一格,其“开示”中有众多离经背道的心法、义理安立,乃至公开倡导“好心”妄语,且依恃依师法和男女双修法发淫秽短信、作淫行,是深受格鲁教义毒害的典型,令人深巨痛心!但愿众人能识毒因,勿复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