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藏密双修法的辨破及法藏法师态度的辨析

对藏密双修法的辨破及法藏法师态度的辨析(20190721)

【居士】法师请看:
《法藏法师:如何看待密宗在佛教中的位置?》(《教观纲宗及天台四教仪合说》)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U1MTk0MzgxNg==.html

初步印象:
法藏的讲法视频,42分钟以后是结论,用蕅益大师的判教:如何看待密宗。谈到如何看双修,前面几分钟也谈到达赖。他的观点是:智者大师时的判教,密教不含藏密,蕅益大师时代,《教观纲宗》的密应该含了。他说藏传认为藏密和汉传的显教是分开的,而他认为按照天台,显密都含了。他一方面说藏密在元、清时代被皇权利用,在汉地不纯粹,但他却没想过在藏地,整个宗教被利用来统治藏民,岂不更加扭曲?政教合一甚至凌驾于政治之上,不更难以还宗教本来面目?他说佛教远离政治、民族、种族,但为何要去亲近达赖这样的政教合一者说“佛法”?岂不是很矛盾吗?他强调宣扬的法界主义和汉传佛教该有的包容性,难道就是不加甄别地把人家说的自己都搞不清楚、没搞清楚的东西先纳入佛法?或者不敢否定?佛教又不是垃圾桶,什么都能往里装?

他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也讲中国佛教史,咋对藏传的历史就看不清?可能他用世俗的东西反过来对比解释佛法是一个问题,逻辑思维存在双标,世俗的文化、文明、思想影响了他不能纯粹地看待佛法。或者,他其实热衷于传播他的理念?总是用很多自己对世俗的看法放入讲法中,会不会也是一种相似法?他自己的东西太多了。

【贤佳】从他的讲法可知,他了解藏密喇嘛有严重性侵乱象而为汉传佛教界一些人所反感、反对,但他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有其理论的合理性,所以从多角度引导人放宽心胸、理智地尊重、了解藏密理论。但他作为高座讲法摄人的法师,没有详明论证藏密男女双修法的合理性,只是粗略双标地破解一些汉传的排斥,含糊地引人尊重、了解藏密男女双修法,是有些失责的。

如您所说,他用元朝、清朝政府利用藏密为政治服务问题来为藏密乱象解释,而不谈藏密在藏地本是政教合一,实是双标辩护。另外,他用“一切法皆佛法”来引导容纳藏密男女双修法等为佛法,而自己在讲法中破斥一些看法,却不将自己破斥的看法用“一切法皆佛法”纳入佛法中,这是将理性平等滥用于差别事相,且事相用双标。

前些天我透过本因法师对他用《心经》为男女双修法辩护的理路提出质问:“法藏法师说:‘理论上它是有可能存在的。’在《天台宗入门》讲法中给的理论是:‘《心经》讲不垢不净,我们出家,也不是厌弃世间的丑恶才出家,是因为出家更好。在这种情况底下,当然它这个修法有理论基础。问题是一般凡夫不能修。他们讲,正统的讲法是必须登地以上的菩萨才能修这种法,他对淫欲已经早就了脱了,所以他才能借淫欲来修。’ 既然如《心经》讲‘不垢不净’,也应如《心经》讲‘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也即无有修行,何谈‘修这种法’?又既然见知‘不垢不净’,‘不是厌弃世间的丑恶’,但何谈‘出家更好’?岂非标准混滥、自语相违?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理据支持‘这个修法’?”他没有解答。

他用天台教理来含糊容许藏密男女双修法,引人尊重、了解男女双修法,也是牵强、错误的。如“赏花人”文章《天台宗不承认男女双修,说天台承认双修者,必是魔党》(https://mp.weixin.qq.com/s/lHuGNoo_OX9nNauoat4Xlw)所辨析。

又如天台祖师智者大师《摩诃止观》说:“当知邪僻空心甚可怖畏,若堕此见,长沦永没,尚不能得人天涅槃,何况大般涅槃?故《论》云:‘大圣说空法,本为治于有,若有着空者,诸佛所不化。’又经云:‘若于诸法生疑心者,能破烦恼如须弥山。若定起见,则不可化。’《无行经》云:‘贪欲即是道。’僻取此语以证无碍,何不引《无行》‘贪着无碍法,是人去佛远;若有得空者,终不破于戒’(云云)?是名见心罗剎毁禁戒也。”(卷四)

唐朝荆溪大师《止观辅行传弘决》解释说:“‘何不引《无行》’等者,经中总有七十余行偈,汝何不引‘终不破于戒’等文,独引‘贪欲是道’文耶?况复经说‘欲是道’者,只云道性不出于欲,亦云欲性不离于道,约理云即,约事须离,而汝错计谓欲是道。若尔,只有道即是淫,何曾淫即是道?经又云:‘见有、无法异,是不离有、无;若知有、无等,超胜成佛道。’汝唯见有,尚不见无,况有、无等?经又云‘道及淫怒痴,是一法平等’,意亦如前。”(卷第四之一)

宗奉天台教义的宋朝元照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释僧网篇》说:“〖钞〗今学大乘语人,心未涉道,行违大小二乘,口说‘无罪无忏,淫欲是道’,身亦行恶,随己即是,违己为非,并合此治。〖记〗罪福性空,出《普贤行法》;淫欲是道,出《无行经》。乃大乘之通说,非止一经。为显业相皆如幻故,复示业性不可得故,复示染净同一源故,复示诸法唯一心故,复令众生于诸恶中得解脱故,非谓使汝作不净行。今身为恶,傍倚此语,用饰己非,取适愚情,实乖圣意。即《楞严》云‘先断淫心,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终名热砂’等。又《梵网经》云:菩萨应生孝顺心,救度一切众生,净法与人,而反更起一切人淫,乃至无慈悲心,是菩萨波罗夷罪。汝谓《楞严》《梵网》是大乘乎?若专彼语,此复云何?悲夫!悲夫!”

经中说“淫欲是道”,是从理性上说的,并非说“行淫欲是道”。淫欲无常无主,如同空花,毕竟空无,本来寂静,与道不异,所以说“淫欲是道”。证悟此理,自然离欲,绝不行淫,否则非是证道,其实障道。所以律中严厉判定“行淫欲非障道法”的观念为恶邪见。如天台宗藕益大师《优婆塞戒经受戒品笺要》说:“问:‘虽受五欲,不障圣果’,与恶邪见中所谓淫不障道何异?答:佛为出家人制断淫欲,彼乃妄云淫不障道,故名恶邪见也。今佛为在家人但制邪淫,不制非时食、残宿食等,然苟依戒行持,遵修念处,便得证于初、二、三果,故云虽受五欲而能不障初果等也。然彼设证阿那含果,则正淫亦必永断,岂淫不障道之邪说哉?”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也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舍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卷四)

由这些来看,他应是对汉传教理信解不足,由此也不能明辨藏密男女双修法的问题,并由种种因缘(台湾的藏密环境、其师长的影响等)信敬藏密教法,所以在汉地为藏密多方委婉辩护。可能也是出于“护教”的好心,但是基于错误的认识,且以其汉传名望法师的身份精勤善讲,影响深广,非常可惜!

【居士】蕅益大师对法义的通达圆融,必不会犯认定“男女双修”是佛法的错误。而法藏法师偏偏因为大师所在时代藏地存在藏密,就肯定大师所讲《教观纲宗》所述天台化仪四教顿、渐、秘密、不定之秘密教包含了藏密,这实在是难以理解和接受。那个时候蕅益大师有阅藏吧?可包含藏密经典?我之所以就这个事情与您交流,因为如果蕅益大师并不知道藏密为何物,却被这样与藏密捆绑,我觉得实在是对大师的大不敬。而且曲解《教观纲宗》,亦会损害天台判教的权威性。学天台教理法师以天台自居,却不能依天台判教判定“男女双修”是外道法、非佛法,还屡屡维护,实在是寒心得很!这样下去就是毁天台,可叹天台门人作璧上观!明面上唯有月悟法师敢于匡护宗门颜面,还只能屈居俗地安身!

【贤佳】是的!很可惜!法藏法师所说是移花接木、牵强附会。依其所说,他否定的“白莲教”也有秘传之法,也可纳入藕益大师所说的“秘密”之教而属于佛法。乃至尊奉藏密的奥姆真理教也有秘传之法,可以纳入天台宗的“秘密”之教而属于佛法。是混滥、荒谬的。

【居士】法师请阅:蕅益大师《阅藏知津》目录
http://www.baus-ebs.org/sutra/jan-read/010/001-2-3/001-01.htm
可有藏密经典翻译过来的?

【贤佳】里面是不会有藏密男女双修法典籍的。明朝时期藏密在宫廷流行,民间也有见闻,藕益大师应是有所了解的,但肯定“看不上眼”。

【居士】以大师的严谨,如何会把不了解的完整的藏密体系或者“男女双修法”(法藏法师也说唐密没有男女双修法)纳入秘密教?大师认可的密教应该是汉传的密教。
视频里他还讲(大意),一比丘尼遇到被要求双修很恐惧与他说,他说那就远离。如果是这样,不是应该对所有人说“如果有人找你双修,你就远离”?难道与他有缘的比丘尼能得他这句话,别人却不能得?还是说,如果比丘尼非恐惧而是很欢喜地说有人找她双修,他就该说“随喜”了?或者跟比丘尼说“你去好好研究一下藏密的双修理论再决定”?那不就是有人找比丘尼一起研究双修理论并准备实践吗?那为何让她远离?就因为恐惧?不恐惧就去?我实在难以理解他的言论所折射的逻辑!

【贤佳】他以前就表示过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有其佛法理论基础,不赞成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但反对不如法的滥修,所以有些机缘会劝离,但不会定说男女双修非佛法。

【居士】不说男女双修非佛法,以他所学,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佛法,却屡屡在讲汉传教理(天台、楞严)时介绍与所讲教法无关的藏密、双修,还让听众自己去搞明白,不要轻易以戒律否定双修,这不是很荒唐吗?!

【贤佳】法藏法师是想打破众多人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非佛法的观念,如其所说“它这个修法有理论基础”,但未详明论证,大体破而不立,兼顾汉藏,是其“善巧”。

【居士】太虚大师存改良藏传之志。而从视频内容看,法藏法师是不是想以法界主义、天台判教直接把藏密纳入佛法?连藏密自己认为他们自成一支,与汉传佛教是不同的,他也是不认可的。他认为都是佛法,理论应该是一致的。问题是,南传、汉传佛教都没有“双修法”理论,那依南传、汉传佛教,藏密的双修就不是佛法。而如果依藏密“双修法”是无上大法,岂不修学南传、汉传佛教的,都有理由双修了吗?

【贤佳】他认为藏传与汉传修法不同,背后的理也应不一样,但都是佛法,都可纳入天台宗悬设的判教体系中。依他的意思来说,南传、汉传佛教理论中没有男女双修法,所以尊奉南传、汉传佛教者自然不必、不应修男女双修法,但心胸广大的法界主义者,宜应尊重乃至学习藏密男女双修法,因为藏密男女双修法是超出南传、汉传佛教宗派局限的特别佛法,正如汉传佛教有超出南传佛教的内容。如果男女双修法真是佛法,他这看法是合理的。

很多人拿汉传佛教徒否定藏密男女双修法,类比于一些南传佛教徒否定汉传大乘教法,由此提醒谨慎避免谤法。其实南传经律没有明讲大乘教法(有隐含略讲),但也没有明文否定大乘教法,例如南传经律讲佛独一出现,不会有二佛同时出世,是基于此一大千世界讲的,不考虑他方大千世界(阿罗汉天眼见此一大千世界,不见他方大千世界),但也没有明文否定他方世界和他方世界佛的存在,是一些人推演判说没有他方世界佛,并非佛说。而男女双修法的行为和相关理论在汉传佛教经律中是明文严厉破斥的,如《大般若经》《楞严经》等明文所说。所以汉传佛教徒依汉传经律明文批判藏密男女双修法等邪法,性质不同于一些南传佛教徒超出其经律明文而臆测批判汉传大乘教法。

【居士】法师所言极是!许多人都有您说的以南传佛教徒否定汉传大乘教法不对,来混滥说明汉传佛教徒否定藏密四皈依、男女双修不对,这种认知纯粹是拍脑袋,不管前者否定为什么不对,也不管后者否定为什么对,这都是要有经教依据的。说学佛法,其实不关注经教本身内容,也不求胜解,就敢说糊涂话,不在意自己的法身慧命,实在是可怜可悲!

法藏法师他自己无法详确证明男女双修是佛法,就因为藏密有这个,他就认可藏密对男女双修有理论支持,进而把藏密的所有纳入佛法。他还举了大日如来、阿弥陀佛的例子,其意是他世界佛说的也是佛法,佛佛相同,是否想说明男女双修法即便不是释迦牟尼佛所说,也可能是他世界佛说的,是这个意思吧?但是,净土经典虽然告知了我们西方极乐世界及阿弥陀佛的存在,告诉我们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告诉我们如何修行以往生净土,但净土经典却是释迦牟尼佛所说。所以,法藏法师自己的逻辑难以自圆其说。

【贤佳】法藏法师的说法中有很多双标、挪换概念的逻辑不圆满处,但在他看来应非问题,而是契机讲法的需要。如同他这个讲法视频中提到达赖说“显教跟密教教理一样,只有方法的少数不同”,并说达赖这样说是为了大众“对他解释的这个不会觉得太特殊”,意思是达赖是善巧契机地慈悲妄语。宗喀巴认为佛会慈悲妄语,其密法中开许“一切说妄语”,所以格鲁派祖师、信奉者“慈悲”妄语是心安理得、不以为过的。法藏法师的师父忏云法师在《五戒表解》中也宽泛开缘好心妄语:“小妄语开缘:为救护众生剧苦及性命,或为佛法而自无恶心。”法藏法师用双标、挪换概念来契机说法,不是直接妄语,更不算问题,也是“为佛法而自无恶心”,乃至可能认为“于戒无所违犯,生多功德”。

对不妄语戒的错解、滥开缘,是很多“高僧大德”、一般法师错解佛法、混滥说法的一个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