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210207)

一些交流讨论(20210207)

(一)
【释贤甲(举报学诚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尼)】(20210206)明天是末学出逃精舍整整三周年的日子,值逢于此,有一些感想想分享。
三年来,经历了很多,见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现在的我,俨然已不是三年前的我了。三年前的我,虽未深迷于依师法等学诚体系相似法,但若剥离掉“师父”、团体,以及“学诚品牌”的所谓“佛教学修体系”与我的关系,我几乎是无法自立的,不知道修行的路该往哪儿走。许许多多的事情,作为一个出家人或仅仅说作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该怎样思维,该怎样做,心里充满了混沌和迷茫。经过三年来依着戒律、依着正宗的佛法,立足在学诚事件上放眼观照有关佛法、教界和自我的种种,不断辨正去邪,不断修正自己,现在的我,感觉已经告别了那个往昔的我,为此,心中充满了欢喜!
这三年来,不可否认的是也经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坎坷。曾经,我在坎坷之间感觉迈不过去,感觉痛苦难以自拔的时候,我也非常非常地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乃至于怀疑我的“出逃”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走过来后再回头看,就觉得那些痛苦和坎坷很多是考验,是考验我在邪魔的面前还能不能继续坚持正确的东西。我很庆幸,我选择了坚持,虽然有点狼狈,但是很庆幸我没有跟着邪魔而去!坚持过来之后,就觉得前方的道路开阔和光明。此时再看逃出精舍的决定,觉得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没有那一步,就没有后来的一切,没有我今天的体悟。因此,我非常感谢贤启法师和X律师在这当中给予我的大力拉拔!
最后我用一段短信节选来结束这篇感言,这段内容是来自于我犹豫是否要离开精舍时,X律师由贤启法师转发给我的一条短信,当时对我有着重要的影响,而直至今天,也犹然在耳:
“从世间法看,势必对您也有不可预知的影响,但从佛法看,舍假我之名誉,断他人之恶,保护更多追求真理的同行善友,保护体系内的善法力量,保护圣教不被利用,利益众生,必获三宝护佑,您的法身慧命必能得以保全、增上。越是艰难险境,越需要勇气、内心力量、坚韧不拔、安忍以及看到光明,甚至丈夫般的悍勇,您也并不孤独!!所以,依法不依人,请以正法思维,以业果思维,以理性、智勇抉择。”

(二)
《论央视揭露“假活佛”》 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78.html
(附件摘录)央视新闻里报道“假活佛”性侵和精神控制四众弟子,跟学诚是一样的。根源不在假团伙,而在藏密反智精神控制的依师法、男女双修法等真邪法。有此真邪法传承不衰,“假团伙”、“假货”必定层出不穷。
现在能正式曝光假活佛,是很大进步了。那些注册登记的“真活佛”,受到宗教管理部门的审查和一定程度的监管,应会较随顺配合宗教管理部门的要求,那么应该不会太放肆作恶。如《论语》说:“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三)
《揭露“假活佛”:索达吉堪布》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89.html
(附件摘录)文章将索达吉堪布宣扬成文殊菩萨、观音菩萨、阿弥陀佛以及德钦朗巴、阳塘活佛、格琼活佛等的转世,但国宗局网站却查无此人。查询新近发布的四川藏传佛教活佛名录,没有索达吉。索达吉堪布为假活佛,确凿无疑。索达吉堪布不但是货真价实的“假活佛”,并且网络资料揭发他诸多可怕的邪见恶行。

(四)
《论多佛出世》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82.html
(附件摘录)在同一个秽土世界不会有两位同时期降生成佛,只会在前一佛教法灭尽之后另一位降生成佛。义云高、李洪志以及一些藏密“活佛”等在释迦牟尼佛教法未灭时期的此世界自称为佛(或默许他人称自己为佛),表指自己具足佛陀的觉智功德,便成僭滥,属大妄语。
“三十二相”是粗显直观的捡伪标准之一。有人为现世自称为“佛”者辩解说,众生业力看不到“佛”的三十二相,或者“佛”随众生业缘示现无三十二相的庸常身(劣应身),这个辩解不成立,因为这种情况下不应对这样的众生自称为佛,除非临终前特别机缘,否则应是大妄语,如同演员登台演戏时不会自称真实身份,除非谢幕时。

(五)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二十四)》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5.html
(附件摘录)〖居士(女)〗希望藏密邪徒们醒一醒,不要再被依师法洗脑,别再护持藏密淫僧淫乱敛财了!希望广大被洗脑的信众,能够善待曝光者,不要因崇拜权力、名望,丧失本有的慈悲良知。应认清正邪,多行善法,不再维护杀盗淫妄、贪婪、傲慢本质的藏密邪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哪个“活佛”可以凌驾法律之上。

(六)
《论藏密对汉传佛教的混滥》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84.html
(附件摘录)现在社会上对汉传佛教的误解很深,认为汉喇嘛那么多,是汉传教义有问题,这个必须澄清。藏密邪师邪法对汉传佛教的侵蚀、混滥甚深,甚至伪称、篡改汉传佛教经典,惑乱汉传佛教信徒和社会大众,败坏汉传佛教声誉,宜应明确揭批!但愿佛教信众能够警觉,不要轻信藏密师徒“引经据典”的说法,宜多追根溯源,审核虚实。

(七)
《关于汉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三》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3.html
(附件摘录)真如无相,起诸幻相,幻相无别体,当体即真如,“全真在妄,全妄即真”,非离幻相外别有独立自存的真如(如来藏、涅槃等),否则便落世俗外道“我”见、常见(有相),或落小乘偏空涅槃(无相)。无明众生由遍计执而执幻相,所以幻生幻死轮回无尽。

(八)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91.html
(附件摘录)佛说小乘经义与大乘经义没有实质矛盾,只是深浅、广狭、隐显不同。若小乘经典文义与大乘经义有同一层面上的实质矛盾,应是结集传写漏误,或是经人改造的,其义必有缺失乃至矛盾。反过来说也是如此,若大乘经典文义与小乘经义有同一层面上的实质矛盾,应是结集传写漏误,或是经人改造的,其义必有缺失乃至矛盾。

(九)
【居士】《韩国也吹起素食风,最大零售商E-mart超市设置素食专区》(素食营养叔2021-01-28)
https://m.weibo.cn/status/4598299057720022
《谷歌素食搜索量,2020年增长47%》(素食营养叔2021-01-29)
https://m.weibo.cn/status/4598843780369309
《联合国决议|2021年为“国际果蔬年”,促进健康膳食、强化免疫系统尤为重要》(素食2021-01-30)
https://mp.weixin.qq.com/s/G0EQk0c4L7WRgn9q-S9jVA

(十)
《戒律答疑讨论之五十五》https://www.zhengxinfofa.com/2987.html
(附件摘录)滥说“不说僧过”,美其名曰是维护佛教、严守戒律,实则过失极大,乃至诽谤三宝:让大众误以为世尊无原则袒护出家人,乃是谤佛;误解戒律,不求如来真实义理,乃是谤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出家人多为凡夫僧(圣贤僧更会以凡夫自居),误解出家人有了过失不能接受批评,让大众误解出家人心胸狭劣,乃是谤僧!或者会出现只能听到赞美、奉承的话,时间久了便迷失了自我,如学诚等。难道还不能引起四众弟子深思、警醒吗?

(十一)
【居士】他们天天受佛法熏陶,诵经、念佛,请问佛法的力量何在?我真的完全没有信心了!
【贤佳】信三宝,而非信某些人,否则非正信。
【居士】我一个普通人,只是觉得佛法有道理。如果三宝真有力量,那么多僧人,天天接触佛法,为什么佛法没有力量让他们生信,反而会成为他们的工具?不能好高骛远,做个有良知的人,做个守法公民就很好了,别说今生成就了。
【贤佳】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是应少欲知足,踏实修善,厚德载物,自强不息。

(十二)
【居士】《正己化人 护国利民——〈中国宗教〉专访中国佛教协会新任会长演觉法师》(微言宗教2021-02-03)
https://mp.weixin.qq.com/s/k0_EQ-LUPV9z8w9ufJMG0Q

(十三)
【极乐寺尼的母亲】我是一位“失去女儿”的痛苦母亲,我已经两年多没有女儿的音信了,如“人间蒸发”。
我女儿原来是一个非常懂事、孝顺的好女儿,乐于帮助人,做善事。后来参加了龙泉寺组织的送“爱心粥”活动,谁知这是一个打着慈善旗号的伪装公益组织,专门吸引年轻人去上山做“义工”,到山上就被封闭洗脑再也没有回来。
我在忙着打工挣钱,女儿被偷偷送到极乐寺违法违规剃度出家,当我得知后,找到龙泉寺,北京的粥栈正在组织开“庆功会”,向龙泉寺表功输送了几位出家人!我当时疯了一样抱着我女儿的像片闯进会议室,被那里的信徒强行把我拉拽出来,当时气得我手脚冰凉,心脏哆嗦,还有人说我“神精病”。我感觉这就像个邪教组织,那里的“学佛高人”自己的孩子不让出家,却鼓动别人家的孩子出家!破坏别人的家庭,母子离散,老无所依,就像一个骗子团伙!
自打那以后我受到了精神打击,茶不思,饭不想,夜里不能安睡,不久就病倒了。缓了一段时间,强打着精神还要出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还要交房租,看病!
后来我又多次上山,找到过贤*法师,还遇到了同样上山找孩子的几位家长,都很痛苦。他对我们家长的态度到是很好,像个笑面虎,好话说尽,但是也没办法,还说:“孩子乐意,孩子说家长同意了,我们就认为同意了,我们也不能出去调查。”还劝我们想开些,可以到山上来住。
今天联系您,想麻烦您能不能帮我们联系到新任的佛协会长,向他反映一下我们这些被违法违规剃度、失踪孩子家长的现状。我还是对新一届佛协抱有信心的,希望孩子能找到、能回家!我已经两年没有女儿的音信了。学诚倒台后,我劝女儿回家,她说学诚是被诬陷的,不要听外面的谣传。后来又威胁我,如果再让她还俗回家,她就藏到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后来就再也联系不到女儿了。我女儿是被极乐寺派到一家龙泉寺的下属寺院出家的,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那里,还是又藏起来了。我现在也没有能力去找她了,希望新一届佛协能帮到我!
我希望新一届佛协能把上届佛协邪师学诚遗留问题,尤其是违规违戒剃度出家问题解决好,把未经父母同意违戒剃度的“出家人”劝退回家。她们受龙泉寺邪师学诚的“教育”鼓吹歪理邪说,抛弃年迈父母,不认父母,搞失踪,折磨父母,不养父母身,不养父母心,甚至连“妈”都不肯叫一声!视父母为魔!这样的出家人还有什么资格教化信众?也给佛教抹黑!
我现在身体大不如前,经常生病,现已步入老年。佛教是以慈悲为怀的,希望新一届佛协能帮我查找到女儿的下落,能劝她回家。我现在已经过了打工年龄,由于女儿被龙泉寺洗脑出家,我不得不强支撑身体继续打工,不知哪天就会倒下。希望新一届佛教组织能帮我找到失踪的女儿,劝其回家,孝养老母!非常感谢!

{〖附言〗暂停一次分享,祝愿春节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