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思学诚事件和藏密教法

审思学诚事件和藏密教法(20210129)

【居士(原龙泉寺义工)】我是一名在读学生,2017-18年在lqs住过一段时间。
lqs事件过去几年了,最初将信将疑,有时候从网上搜相关的讨论看,感觉您的交流讨论比较客观。但每次看都会很难受,尤其是事情刚刚发生那会儿,自己认识的居士主要都是lqs体系的,身边人的观点不一,让人很难受。自己也会产生很多怀疑,对学过的东西是真是假心生疑虑。

之前在google看过一个完整版的材料(好像是200页?),列出的短信记录中提到了一些寺里发生的事,应该是某年月日寺里有外来的客人,用火锅招待之类的,当时我在寺里承担相关的事情,感觉很真实。可怕的地方就是,不愿意相信,但是看了材料,很多地方就好像是能和自己的经历,乃至曾经产生但又放下的一些疑虑对应上。

最近我又对这件事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事情过了挺久,当时看的一些东西已经忘了,想问您是否有相关的材料,是否能够提供?我的动机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很想搞清楚,给自己一个交代。今天仔细地看了完整版的材料,心里慢慢接受了,放下了一些东西。第二个是自己说不明白是什么心,看到相关的消息,就想查,就想了解,但也比较少和他人交流和讨论这件事。可能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吧,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念。
不知道法师是否方便,或者觉得是否适合发我相关资料?请法师酌情而定。

 

【贤佳】愿意如实了解很好!相关资料可参看:
学诚事件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二(2018年群发教界)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三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四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五
学诚体系寺院情况(2018年8月下旬~9月)
学诚短信事件相关事记
交流讨论类编01:学诚事件真伪
辨破〈(林聪)就会长法师的事回应两位清华法师不高明的造谣术〉
另外,除了了解事件真相,还可了解“师父”讲法的正邪,这是白纸黑字不可掩盖的。可参看:
交流讨论类编15:学诚系列“开示”辨析(2018年)

欢迎质疑!

【居士】另有一个问题,我看过一些您的交流讨论,对藏传佛教有一些疑虑,但也担心自己了解不多而诽谤。亲戚、朋友也有一些有上师的居士,不知如何面对他们。所有的藏传佛教都不好么?是否真的有所谓的邪法或者邪咒?有哪些是应该劝人不学的么?还有一个问题是,如何处理亲戚、朋友结缘的甘露丸?

【贤佳】可多闻阙疑、广察深思。以下供参考:
辨破藏密基本教义
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
辨破藏密甘露丸
以上资料也可就方便转给信学藏密的亲戚、朋友,请其转给上师批评指教,兼听而明。

【居士】看了一些资料后,我的观点如下:
1.接受国宗局调查结果,即骚扰短信属实,其他的官方称继续调查,未承认,未否认。
2.对于学诚是否是受藏传佛教的直接影响,目前我存疑。关于寺内传授法义中有一些偏颇的地方,我接受。尤其是关于发愿生生世世跟着学诚法师,我是反对的。发愿是个人行为,但应当谨慎。个人支持发愿往生净土,净土法门,出离五浊,无三恶道,一生取办,毕竟成佛。之前寺里关于往生净土不如留在娑婆世界的观点有诽谤净土法门之嫌,宜思辩之。法师如方便,可附相关讨论链接。
3.关于藏传佛教本身,我个人存疑,个人态度决定慎而远之。如果真如资料所说,口气甚大,多有妄语,应当远离。
个人所收到的甘露丸,有疑虑,决定不服用,也未丢弃。关于甘露丸的说法,两法说法天差地别,一方说是不洁之物,一方说是药物所制,未见实据,目前不敢轻易取信。

【贤佳】很好!随喜慎思!
1.对于学诚是否是受“藏传佛教”的直接影响,以下资料供参考:
论学诚的藏密传承
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
2.关于学诚对净土法门的诽议,可参看:
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五·(六)》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七·(一)》
3.关于甘露丸,用屎尿、精液等世俗人认为的不洁物制作,是藏密典籍的正宗说法,显示其密法超越世俗的“功德”。仅用药物制作“甘露丸”,不加屎尿、精液等,则同世俗药物无异,或同“显教”念经咒加持药物无异,在藏密教法看来属于冒牌“伪劣”的假甘露丸。可参看:
《神秘的“甘露丸”》
https://mp.weixin.qq.com/s/cIMy6DF6Xtb01LApNMz32A

【居士】甘露丸如果是药物,则与显教加持物无异。那么应该如何处理?贸然扔掉似乎不妥。

【贤佳】如果“甘露丸”纯是药物,经过藏密经咒“加持”,也难可信任,因为藏密有邪经咒。如藏密信徒常念的自许极殊胜的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咒)是淫咒。可参看:
《藏密之金刚萨埵忏悔法及百字明之本质,实是趋向鬼神堕落之法!》
http://www.bskk.me/thread-186153-1-1.html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29)·(五)》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05)·(二)》

 

【居士】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二·(三)》
此链接中,疑有引用错误,请校正。
“《地藏经》云:‘彼摄受者,应经无量俱胝劫中流转恶趣所有诸业,然于现法因疾疫等或饥馑等损恼身心而能消除,下至呵责或唯梦中亦能清净。虽于俱胝佛所种诸善根,谓行布施或行供养或受学处所起众善,然彼仅以上半日善即能映蔽。承事尊重(注:善知识,师长),成就功德不可思议。’”
《地藏经》上没有这段。

【贤佳】那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原文自引的(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B10/B10n0067_002.xml#pB10p0633a0101),应是出自藏密的《地藏经》,不符合佛教基本教义。可参看《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这里面还说到藏密《涅槃经》里说:“阿难勿痛苦,阿难勿呻吟,我于未来世,幻化善知识,利益汝等众。”也是汉传、南传《涅槃经》乃至整个大藏经里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