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信徒的迷信和狡辩

辨破藏密信徒的迷信和狡辩
(20210114)
(一)
【居士】我将《揭秘:现代人易被“藏密相似法”迷惑的根本原因》(https://mp.weixin.qq.com/s/Q-xcaGribGtOLNv7hGMndg)转发给一位在慈诚罗珠堪布那里学习的人(她同时也很崇拜宗萨),她给我回复文章:
《你敢做一个彻底敞开、无有覆藏的修行人吗?》(静怡苑•心灵乐园 2020-12-20)
https://mp.weixin.qq.com/s/YyjKZ2Uz9RkdZNL6yn2Lkw
这篇文章我看了下,这和那些学“谭崔”的也没什么区别嘛。文章里有个对话:
{问:可能zsrbq(注:宗萨仁波切)显现上谈女朋友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弟子们有这方面的问题,就可以问了。
回答:对啊!有这方面的问题,大家就能够聊到一起。SS(注:上师)和弟子之间可以敞开心扉聊天,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而不是弟子在上师面前总是一副遮遮掩掩、难以启齿的样子。我们大多数人在两位高人面前,除了讨论闻思修,还敢讨论什么?是不是嘛,就覆藏了。其实一个弟子的心对SS应该是彻底开放的。}

他们的知见真的已经是偏斜到一定程度了,给宗萨交女朋友找来各种借口,而且提倡不要在宗萨等上师面前覆藏,也就是要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奉献”给上师,表面上看是“无我”了,可殊不知此种“无我奉献”是没办法解脱成佛的,而是将自己推入堕落恶道的深渊。

这篇文章下面有人留言说:“第一,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汉人在X方面都是很保守的,所以刚入门时希望追随比丘学习。所以,女性千万不要随意上床,因为我们的文化极度保守。藏人、不丹人她们认为这都是很自然的事,很开放。宗萨仁波切回不丹时,很多女性会敞开胸,让仁波切吹气加持。第二,作为女性不用去问别人,自己什么样,自己最清楚,不清楚的话,去撞石头。如果石头被你撞出坑,可以去上床。如果你被石头撞出血,希望你清醒清醒。第三,如果对方真的是成就者,他一定能把石头撞出坑来。古印度一位大成就者爱喝酒,卖酒的老太太天天供养他,成就者看时机成熟了,让老太太亲自来送酒,然后啪啪,老太太内在直接证悟,外在显现直接返老还童。如果没有验相,那只是“约炮”而已。最后,一方面男方想要骗财骗色,而女方想要找的不是老师而是情人、心理安慰剂。我们很多人并没有大SS和慈师的联系方式,但是我们与他们时刻不离,几千堂课,几百本法本,有问题随时翻开书就有答案。}

这个留言看似明白地告诫“女性千万不要随意上床”,但看到下面,其实他是想说明这些“不能把石头撞出坑来”的上师还不算厉害,而像“宗萨”“慈诚罗珠”等是极为厉害的上师,是自在无碍的,自然是有资格以“各种方式”教导在迷雾中的芸芸众生。

还有一个留言说:“这个时代,确实骗子比成就者多太多了,自己要有慧眼去分辨,不要陷入所谓的仁波切或hf(注:活佛)的光环就不可自拔了。真正意义上的双修,是要特定根器的弟子,双方均修到相当程度(或一方是已成就者),修的过程不可产生世俗的欲望和乐受,不可遗失明点和红白菩提(否则根据三昧耶戒会堕入金刚地狱),所以自己是半斤八两一定要搞清楚,不要打着修行的旗号满足自己世俗的欲望。但是另一方面,过分的压制欲望也是病态,真正的修行不是压制欲望,而是升华和超越,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是真正的大自在大解脱。所谓‘事事无碍’的境界,难道还会被这件事情障碍?真正成就者的境界,本来就不能以凡夫的观念和标准去衡量。比如维摩居士,你以为他妻妾成群,可他有在‘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本事,妻妾群中也是和禅定中一样的境界。再如济公活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可他有把吃的肉从嘴里吐出变成活物的本事。没有那个金刚钻,还是老实本分一点没有错。”其他留言也都很偏邪,这可能就正代表了学习藏密人的根本知见吧。

【贤佳】他们所谈是术,而前提违背佛道,如同谈怎样的智勇境界可以从容抢银行、贩毒等,所谓有“道”,只是“盗亦有道”,根本不正,何况多杂欺诳。
请将以下文章发给那位跟慈诚罗珠堪布学习者,看有何偏差问题:
辨破宗萨仁波切的邪说
揭破宗萨仁波切的邪妄
辨破慈诚罗珠堪布的邪淫知见

【居士】她昨晚回复:“上师也喝酒,前两年看过。大宝法王在台湾的那事,法王已经澄清了。这个年代估计没有上师会去做那样的事了,更得遭人垢病了。米勒日巴尊者是公认的成就者,他的上师确实很疯狂,还有近代的秋阳创巴仁波切,还俗后又结婚,各种艳遇,但也不影响他是成就者。弘一法专研律宗,在戒律方面是专家,先也不理解密宗,但后来也公开忏悔了。还有禅宗大师也有不被世人理解的行为。佛三转法Lun,说八万四千法门,对应不同众生的根机。确实金刚乘的个别修法不能被大众接受,很正常,根机不同嘛。以现在这个时代,恐怕没人能修。也听了堪布讲了很多密法,都不涉及这些。”

今早我回她:“弘一法师忏悔的是误解了‘唐密’,而不是藏密哦。您说的上师是宗周么?(她有几位上师,索达吉、慈诚罗珠、宗周嘉措)宗周也喝酒么?他是在家瑜伽士?”

她回:“师父是出家人,没见过喝酒。我了解到的是民囯前,由于交通不便,藏地的经典传入汉地的很有限,记不大清了大概是弘一法师看了法尊法师,还是能海上师译的《密宗道次第》,弘一法师由此对《广论》里部分内容起的邪见,但后来随着甘珠尔、丹珠尔的翻译,更多译文传入汉地,弘一法师对曾经诽谤密宗进行了忏悔,未见到法师是对唐密忏悔。不过退一步就算是对唐密也无所谓吧。像早年能海上师、清定上师、梦参老和尚都学过密法,本焕老和尚也赞叹过,哪怕这些大德所说也不对,也不影响密法的纯洁,依然是正法。至少从一点可见,藏地千百年来诸多成就者们可见。如果从教理上,索达吉堪布回答的已经很清晰、很直白了。反倒是网上那些以为自己很懂,依文解意的人,有些甚至是法师。有些说法也是萧平实那个套路吧。佛教主张质疑,不怕有疑问,但至少兼听则明吧。很多邪师说得也是头头是道,别说初学者,就是学修多年有的也照样很难分辨,不过这也是个人业力。《般若锋兮金刚焰》上、中、下三册,对这些歪理邪说破诉得已经很透彻了。”

【贤佳】可回复她:
弘一律师忏悔中所说是唐密典籍,未提藏密内容。弘一律师若知藏密男女双修法,应会反对。详细辨析可参看:
一些交流讨论(20190305)·(六)
“这个年代估计没有上师会去做那样的事了”,这是被欺骗了,实际现代做这事的“上师”多如牛毛,被公众媒体揭露的凤毛麟角,可参看:
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
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三
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之五
“米勒日巴尊者是公认的成就者”、“还有近代的秋阳创巴仁波切,还俗后又结婚,各种艳遇,但也不影响他是成就者”、“藏地千百年来诸多成就者们可见”,也是被欺诳了,可参看:
《修藏密不可能破见惑证果,藏密成就标准不符合佛说》
https://mp.weixin.qq.com/s/9nhkAlA_LQ_ts17CR0X_5A
辨破藏密“即身成就”
《能海和清定等修行人正邪夹杂,不能全盘否定或肯定》
https://mp.weixin.qq.com/s/FaGjTvmBNQbhq2KNpR6Itg
已有人对《般若锋兮金刚焰》作系统批驳,《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辩破·(五)》也略作了批驳:“文中关于双修的理论说了很多,但含糊于出家人修双修的条件。请您转问作者:出家人修双修的具体条件是什么?是否必须断淫贪烦恼?若未断淫贪烦恼,何以双修行淫不破戒?若已证空性而断淫贪烦恼,何以要修双修?何以于中有乐?”前年发给了《般若锋兮金刚焰》作者智诚堪布和“五明佛学院”的其他法师,未得到回应。如果方便,请帮助转请智诚堪布或其他堪布回应。
【居士】她回复:
“既然对《船若锋兮金刚焰》质疑,看来妥妥的是萧平实的徒众了。这本书教证、理证说得都很明确了,书中对质疑也回复了,换作我是智诚堪布也没啥可说的了。想起十多年前刚学佛时,有位阿姨居士就送了汉地《早晚课诵集》、《地藏经》,读起来很欢喜,没多久阿姨从寺院结缘来《无相念佛》,当时没来得及看,几年后发现是萧平实写的,看来还有些缘份啊!也看来这位不仅在台湾,在大陆也深耕已久哦,难怪屡禁不止。不管萧平实们怎么说,我依然坚信我的上师们,坚持佛陀的教法。”
【贤佳】可回复她:
萧平实是附佛外道,但他批评藏密的很多内容是有参考价值的,不必因人废言。我辨破藏密,也批评萧平实,可参看:
学诚、藏密、萧平实相似的洗脑术
您说“书中对质疑也回复了”,哪一处如何回复的?请提供具体内容。
【居士】她回复:“诽谤藏传的那些人的有些说法跟萧平实差不多,既便不一样,也是大同小异。《般若锋兮金刚焰》已经解释很清楚了。龙泉寺没亲身体会过,但密宗所讲视师如佛,不是围着一个人搞个人崇拜。说太多也没用,每个人根基不同,适合的法门也不同。”
【贤佳】可回复她:
您说“《般若锋兮金刚焰》已经解释很清楚了”,何必如此含糊盖答?可将“书中对质疑也回复了”的内容干脆利落提出来(如果有的话)。附件是《般若锋兮金刚焰》的电子版,可直接拷贝提取。
藏密教徒与萧平实虽然互批,其实大同小异,如萧平实自称自己过去生曾是藏密觉囊派法王,又暗示自己是地上菩萨,但未听说萧平实搞男女双修,这一点不同于众多藏密“法王”、堪布。
藏密所讲“视师如佛”与汉传佛教所讲“视师如佛”根本不同,可参看:
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
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
您先前所说没有一句法义辨析,都是在人上比较高低,依人取法,正是藏密依师法的受害典型。
您说“说太多也没用,每个人根基不同,适合的法门也不同”,法轮功信徒也会这么说。但愿您能多闻阙疑,兼听而明。以下供参阅,也欢迎您作法义辩驳(转给您信任的上师们作批驳也可):
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
对男女双修法的辨破及对藏密信徒的劝谏

【居士】她回复:
书中该说的都说了,所涉的教证理证均出自经典,有据可查,不需要一一辨析,书中所讲我都认同。包括视师如佛、依法不依人等,堪布们都讲过,澄清过不理解之人的疑惑误解,我更没啥可说。
佛三转法Lun,针对不同根机众生,法法皆好,只是众生意乐根机不同。比如能接受“一转”的众生,或许接受不了“二转”所宣之法。佛陀在不同时期的转法Lun,都有其甚深的密意,但最终都是为了引导众生,让他们渐渐地靠近真理。
另外,佛经通常都包含外内密三层意义,仅靠自己理解很难通达,更多的是妄想甚至依文解意,反倒产生成邪见。古今中外都是靠依止师父,通过听经闻法、实修实证而成就。当然不是说个人不能读经、不能解经,而是个人理解完,要有具德师父引领。除非是六祖惠能那根机,无师自通,一句偈子便开悟。
【贤佳】可回复她:
这依师法套路,我跟“五明佛学院”法师辩论过,他理屈词穷,请帮他回辩吧(也可转给您信任的上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居士】我发给她,并说:“依法不依人啊,喇嘛教的四皈依也是不对的。您要真正的依佛法啊!并不是藏地的师父全错,但是藏地的百年传承也是被误导了,现在的藏地的师父也是被之前的祖师误导了。还是得回归正经佛经啊!那才是佛陀的本意!”
她回复:“学习的一直是正经的佛经啊!个别邪师说法肯定也有,但千百年来藏地的传承没有问题啊,高僧辈出,事实胜于雄辩。岂是这位贤法师、萧平实之流说了算的。况且看一个人是否学的是正法,我和我周围的道友们都是按自己的慈悲心和智慧是否增上,烦恼是否减少,这个标准来检验自己的,多年学下来都在这些方面有所收获,没认为我们学偏了。”
【贤佳】可回复她:
您说“个别邪师说法肯定也有,但千百年来藏地的传承没有问题啊”,问题正出在这里,莲花生、宗喀巴等个别邪师误解佛经,邪妄说法,然后千百年来藏地的传承是依师宗论(非如汉传佛教宗佛宗经),由藏密“四皈依”依师法保证“如瓶泻瓶”“没有问题”地传承下来,如是邪法“高僧”辈出,到如今达赖喇嘛、“大宝法王”、宗萨仁波切、索达吉堪布等“高僧”邪恶“示现”,可谓事实胜于雄辩。可参看:
揭批藏密“大士”莲花生
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
辨明达赖喇嘛邪说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
辨破索达吉堪布防治疫病的迷信妄说
辨破索达吉堪布的迷信妄说及藏密教义的邪谬根源

藏密教法所说慈悲、智慧是基本偏邪的,烦恼认识多是自欺欺人,不可作为检验佛法成就的标准。如同法轮功信徒也可能认为自己的真、善、忍有增长,“多年学下来都在这些方面有所收获,没认为学偏了”。可参看:
辨破藏密教徒对〈楞严经〉的诽谤
辨破藏密基本教义
说了千言万语,您还是没有一句法义辨析。您可随意引一段佛经来证成您的观点试试看(不要含糊滥指什么书,可具体引一段经文)。
【居士】她回复:“没啥辨析的了,书里已经辨析得很明白了。谢谢一番好意哈!”
她这是选择把耳朵捂住、眼睛闭住,听不进去,也看不进去的。这如同让外道放弃信仰,转依佛教一般。她们之所以不愿意在教理教义上深入辨析,我想一方面她们对于教理教义的学习常年都是含糊不清的,都是“‘上师’云亦云”型的,另一方面她们基本上都是情依止,是感性的崇拜,而非理性的学修。
【贤佳】是的,很可惜!可能待她年老色衰而情遇冷淡,或见同学遭害而“兔死狐悲”时,可能会想起我们提供的教义辨析和好意谏言。与藏密信徒的交流讨论往往“无果而终”,但并非无用。种因现在,果在未来,并启发他人。

(二)
【居士】这位居士说“秋阳创巴仁波切,还俗后又结婚,各种艳遇,但也不影响他是成就者”,有酗酒而死的成就者吗?那佛陀制定“不饮酒戒”白制啦?哪尊佛认证他是成就者的?
“藏地千百年来诸多成就者们可见”,这么多成就者是指“成佛”了,还是成了哪尊“菩萨”?佛经明确授记此娑婆世界下一尊出世成佛的定是“弥勒佛”,不是其他什么佛,怎么西藏冒出这么多人在此世界插队宣布成“佛”或“佛”降生?凭什么打破释迦牟尼的授记,挑战释迦牟尼佛的权威?跟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自称元佛、主佛有何差别?
如果说就凭他们自说自话互相认证或挖出“伏藏”授记,凭有什么神迹就是佛或大菩萨,那外道里能飞檐走壁等各种“神迹”者不少,《楞严经》里说的五十种阴魔很多有禅定神通,也都是佛或大菩萨吗?
“索达吉堪布回答的已经很清晰、很直白了”,这位居士如此敬佩索达吉,那他改《法华经》怎么解释?谁给索达吉这么大的胆子滥改《法华经》?后来迫于压力才恢复并忏悔的。如此颠倒,还不如“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错路”,没有学佛的都比ta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