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转世”之二

论“转世”之二
(20210115)
(一)
【居士】《朱维群:达赖将活佛转世视同儿戏 只为把持权力》(中国新闻网2021-01-14)
https://www.chinanews.com/gn/2021/01-14/9386838.shtml
(摘录){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近日指出:
十四世达赖将活佛转世视同儿戏,看重的仅仅是他自己如何把持活佛转世事务的最高权力。十四世达赖这些年到处讲转世的事情,一会儿说“在生转世”,一会儿说“停止转世”,一会儿说转世为一个外国人,一会儿又说也可能转世为一个女性,但必须是一个“金发的活泼的女孩子”,对于活佛转世这样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视同儿戏。
活佛转世最初是为解决藏传佛教一些重要的寺庙,在它的首领去世以后,它的寺庙、信众、财产以及社会影响力如何传承等问题而出现的一个办法。由于宗教的社会影响扩大,大活佛的继承成为藏族信教群众非常关心的事情。活佛转世事务处理得好,社会就会相对平稳。如果发生问题,就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和安定。活佛转世制度经过几百年发展演变,逐步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规范。特别是大活佛转世,有明确的宗教仪轨、历史定制,最核心的就是中国中央政府在活佛转世事务上的最高权威。}
《朱维群:中国中央政府在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事务中具最高权威》(中国新闻网2021-01-14)
https://www.chinanews.com/gn/2021/01-14/9386839.shtml
(摘录)历史上,达赖称号最初是由蒙古部落世俗权力授予的。清朝顺治皇帝时,确认了第五世达赖并给予封号,从此确立了达赖喇嘛世系的地位和影响。从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说,达赖世系的传承、权力、地位都是由中国中央政府授予的。旧西藏实行政教合一制度,谁担任了达赖喇嘛,实际上就掌握了地方最高的管理权。这是非同寻常的、涉及到国家安危和统一的权力。无论是从对宗教事务的管理,还是从国家对西藏地方拥有主权来说,中国历代中央政府在这个事情上都是不含糊的,也容不得含糊。自有达赖世系以来,没有一位达赖喇嘛的转世是由上一世个人决定的,都要经过一定的程序,其核心是承认中国中央政府在活佛转世事务上的最高权威。美国和十四世达赖宣称,只有达赖本人有权决定下一世达赖。如果是这样产生的所谓的达赖,只能是假达赖。

(二)
【居士】https://m.weibo.cn/status/4593414538265010
(摘录)随意“转世”,那也不能叫“转世”,是应化身。“三生石”里的圆觉法师都比历代“转世”喇嘛境界高,不需观什么神山、圣湖,不需搞什么寻访团,也不需要抽签打卦,明确告知时间、地点、人物,可即使这样,印祖也说未能了生死。对比之,喇嘛教的“转世”,在佛法上不就是笑话嘛!就是在搞权力继承的游戏。

(三)
【居士】请问“转世再来”的还是本人吗?大恶谤法又大妄语者,难道不堕地狱吗?
【贤佳】不好说是“本人”,因为本来无“我”,“人”亦无常,肉体归尘,但有“此人”识种(信息)相续,而此识种由因缘生,非常非断,体实无相(名为空性、涅槃、真如、佛性、如来藏、离言法性等),无生灭来去(非是有来有去的有相“灵魂”),但可起心感应。
如《八大人觉经》说:“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
《金刚经》说:“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说诸法断灭相’,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若一切法实有相者,诸菩萨摩诃萨应于中学。以一切法非实有相,无色、无见、无对、一相,所谓无相,是故菩萨摩诃萨众不于相学,亦复不于无相法学。所以者何?如来出世,若不出世,法界常住,诸法一相,所谓无相,如是无相既非有相,亦非无相,故不可学。何以故?非一切法先是有相后成无相,以一切法本是无相,后亦无相。是故菩萨摩诃萨众,不学有相,不学无相,相、无相法相待而立,非究竟故。”(卷第五百二十七)
《大般涅槃经》说:“若‘我’住者,即是常法,不离于苦;若无我者,修行净行无所利益。若言诸法皆无有‘我’,是即断见;若言‘我’住,即是常见。若言一切行无常者,即是断见;诸行常者,复是常见。若言苦者,即是断见;若言乐者,复是常见。修一切法常者,堕于断见;修一切法断者,堕于常见。如步屈虫,要因前脚得移后足,修常、断者亦复如是,要因断、常。……当知如是佛法中道,远离二边而说真法。……有无之法,体性不定,譬如四大,其性不同,各相违反,良医善知,随其偏发而消息之。善男子!如来亦尔,于诸众生犹如良医,知诸烦恼体相差别而为除断,开示如来秘密之藏,清净佛性常住不变。若言有者,智不应染;若言无者,即是妄语。若言有者,不应默然,亦复不应戏论诤讼,但求了知诸法真性。凡夫之人戏论诤讼,不解如来微密藏故。……若说无常者,凡夫之人计一切身皆是无常,譬如瓦坯;有智之人应当分别,不应尽言一切无常。何以故?我身即有佛性种子。若说无‘我’,凡夫当谓一切佛法悉无有‘我’;智者应当分别‘无我’假名不实。如是知已,不应生疑。若言如来秘藏空寂,凡夫闻之,生断灭见;有智之人应当分别,如来是常,无有变易。若言解脱喻如幻化,凡夫当谓得解脱者即是摩灭;有智之人应当分别,人中狮子虽有去来,常住无变。若言无明因缘诸行,凡夫之人闻已分别,生二法想——明与无明;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若言诸行因缘识者,凡夫谓二——行之与识;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卷第八)
《楞严经》说:“一切浮尘诸幻化相,当处出生,随处灭尽,幻妄称相,其性真为妙觉明体,如是乃至五阴、六入,从十二处至十八界,因缘和合虚妄有生,因缘别离虚妄名灭,殊不能知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性真常中求于去来、迷悟、死生,了无所得。”(卷第二)
《楞严经》又说:“如来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识性无源,因于六种根尘妄出。……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识明知,觉明真识,妙觉湛然,遍周法界,含吐十虚,宁有方所,循业发现。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卷第三)
龙树菩萨《中论》说:“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
《大智度论》说:“如人死生虽无来去者,而烦恼不尽故,于身情意相续,更生身情意。身情意造业,亦不至后世,而从是因缘更生,受后世果报。譬如乳中着毒,乳变为酪,酪变为酥,乳非酪、酥,酪、酥非乳,乳、酪虽变而皆有毒。此身亦如是,今世五众因缘故,更生后世五众,行业相续不异故而受果报。又如冬木,虽未有花叶果实,得时节会,则次第而出。” (卷第三十八)
大恶谤法又大妄语者,应是随业感生地狱蕴身,除非临终大悔,并有宿生大善,可能感引人世蕴身,假名“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