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汉喇嘛:北京龙泉寺首座悟光法师

揭露汉喇嘛:北京龙泉寺首座悟光法师(20201010)

(一)
【居士】(20201008)我昨天浏览微博,看到悟光法师的微博还在发他自己的一些开示,想到在龙泉寺常住时一直很不解的是,为什么其他法师都住在山上的寮房里,唯独悟光法师可以住在山下啊?为什么他可以不用回寺院住啊?这是有什么特别的缘由么?而且为什么法师中只有他把自己的开示做成视频广为传播呀?

【贤佳】您分析是什么原因呢?

【居士】是不是他已经有了什么传承?为修密法在做准备呢?
龙泉寺体系在山下三元桥有个翻译中心,有的常住者受不了三元桥“翻译中心”的氛围而提出要搬到山上去常住,悟光法师当时特别生气,因为在他看来离开三元桥上山就是与他决裂。在山下的翻译中心大家每天对悟光法师都处于痴迷的“崇拜”状态,就像是个追星团体。每天早饭、午饭、晚饭后悟光法师在三元桥的办公室里带着大家绕佛。三元桥除了悟光法师外还有三位男众,剩下的都是女众,大概有十几位女众。悟光法师带着大家绕佛散步时,女众们都抢着要离法师近一点。
还有就是住的地方,男众和悟光法师住在三元桥的办公室,其他女众们住在离三元桥办公室不远的小区里,听说悟光法师的姐姐住在望京一个封闭式的高档小区里(一位老公在中石化做高层的女居士供养的)。那个望京的住处是三室一厅两卫,主卧是悟光法师的房间。我实在疑惑,为什么悟光法师一个出家人还在这里有一个他的卧室呢?

【贤佳】他是崇修藏密的,有专门讲解《密勒日巴尊者传》的讲法视频在网络流布,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731)·(十二)》。但不知他是否有藏密传承、是否受过灌顶。他现在在哪里住宿?带着什么人(男女情况)学修?您知道吗?他的微博近期内容是否有藏密的祖师、经典、依师法等内容?是否有信护学诚的内容?

【居士】他讲过《密勒日巴尊者传》《玛尔巴上师传》《毗卢遮那译师传》《阿底峡尊者传》《莲花生传》,视频制作是翻译中心做的。他得过藏传某仁波切的灌顶,还有收藏一位藏地喇嘛的舍利。
他现在住在哪里我不清楚,听说从三元桥“翻译中心”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之前刚出事时到去年年底吧,我看悟光微博上转发自己讲的视频还有带学诚的,依师啊什么的。今年来明显少了,但是也离不开那一套,只不过是不明显了。

【贤佳】他可算是有藏密传承的汉喇嘛,高调宣扬藏密依师法,崇扬做男女双修的邪淫大师莲花生、密勒日巴等,且有做男女双修的便利条件,很有可能做男女双修,很危险,宜应提醒乃至监察。

【居士】您对悟光了解吗?知道他一直住在山下吗?您如何看待他住在山下,和一堆女众每日生活在一起啊?您觉得他有修为吗?您觉得他持戒吗?

【贤佳】他知见不正,持戒宽松,很危险。

【居士】您说“他很危险”是指他有双修的心思吗?为何他在山下住那么多年,都没有别的执事法师提出过异议呀?

【贤佳】他那样崇扬藏密邪师邪法,且人很聪明,难免有男女双修的“大愿”。
他在龙泉寺是最上座元老,且有带动翻译中心事业的名义,其他人不好说什么,说了他不听也没办法。

【居士】我记得他是在黑龙江大庆的一所寺院出家的,为何后来会成为学诚的弟子呀?这其中的缘由您清楚么?

【贤佳】他是在大庆净觉寺依本Y法师剃度(大概2001年左右),其实是本Y法师代替台湾日常法师收剃弟子,由日常法师派人带领学习,如同学诚早年代替日常法师收剃弟子。他们在净觉寺倡导学修《广论》,批评原先护持净觉寺的念佛居士不依道次第等,引发大冲突,2003年他们一起剃度的十来位连同带队法师一起被赶出净觉寺,被学诚收留到莆田广化寺,在莆田广化寺开设常住《广论》学习班,所以转依学诚。

【居士】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啊!怪不得他《广论》学得那么好。这两年的交流讨论的邮件您有发给悟光吗?您是不是很久以前,正式举报前便开始群发揭披藏密或者说质疑藏密的邮件了啊?

【贤佳】是的,这两年的交流讨论邮件都有发给悟光法师,他没有任何回应。我因受福建佛学院毕业僧则生法师一篇论文的启发,在2016年辩破过应成派(格鲁派)的伪中观见,但那时还没有意识到藏密男女双修法有问题。到2018年了解学诚逼淫尼弟子事后,贤启法师认为藏密男女双修法有问题,我当时认为是学诚滥借男女双修法,不是男女双修法本身有问题(听信了虚假说法,其实不了解男女双修法),后来到2018年10月份看到有人用藏密男女双修法维护学诚(说是尼弟子条件不够),并看到“赏花人”对藏密男女双修法理论的批判,我才意识到男女双修法本身有问题,从2018年11月开始揭批藏密男女双修法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进而全面追索揭批藏密邪师邪法。

【居士】天啊!如果2016年学诚让您吃肉,让您双修,您也会听话吗?
悟光法师应该在2017年会看您的邮件,因为那时他时不时也会说一些自己对中观、唯识相关的看法。但是那时他认为中观比唯识高,认为中观是究竟的。我现在想来觉得他当时是顽空见,他只知道把所有自性空掉,却不知不生不灭的法性。

【贤佳】我对戒律比较重视,自己认真看了一些汉传佛教经论,对藏密依师法研熏不是很深,不会轻易听从吃肉、双修,那时大概会自认条件不够。
应成派(格鲁派)伪中观见是恶取空,且否定阿赖耶识,其因果缘起是强行安立的,多有虚妄,所以能与男女双修法“完美”结合。可参看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
我与悟光法师的一段相关讨论如下:

〖贤佳〗(20161124)附件是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有与八个人分别的辩论内容,从根本颠覆应成派(兼带格鲁派),您看其中有什么偏差?我感觉这个问题比较重大,想向更多高人请教或辩论。不知您是否知道有合适的人我可联系请教或辩论?
〖悟光法师〗破应成派的人是哪位?他什么背景?

〖贤佳〗破应成派的人是我。

〖悟光法师〗您有通达空性或现证空性吗?
〖贤佳〗我谈不上通达空性,更没有现证空性,仅凭对佛德和戒律的信心及共许的教量与基本逻辑来作辩论,可能有偏差,所以多方寻求高人指点和辩论。

〖悟光法师〗(20161217)对事不对人,有部、经部、唯识、中观,这四部宗义,大家都承许吗?

〖贤佳〗一般人是承许的,我也承许。但应成派“中观”不是龙树菩萨中观。另外格鲁派四部宗义书中严重误解唯识宗义,月称论师和宗大师更是严厉批判唯识宗义和唯识师。应成派认为有部、经部、唯识宗义都不能证解脱果(不能证阿罗汉果,更不能成佛),唯有应成派“中观”见才能证解脱果。格鲁派认为宣讲唯识宗义的弥勒菩萨、无着菩萨都是持的应成派“中观”见。

〖悟光法师〗四部宗义,以法师的看法,该是怎样的次第?

〖贤佳〗依《解深密经》所说,应是有部与经部、中观、唯识。唯识是第三转法轮,是基于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经义(中观义)更完整显了而说的(以三无自性性显明般若空性和详细缘起机理)。对此在发给您的《辩破核心宗义》记录中有引经证说明。中观(龙树菩萨的中观)的空义是究竟的,但不完整显了,所以称为不了义,非是不究竟义。
我那时将辩破应成派的文稿也发给了学诚,学诚回信问破应成派的是谁,我说是我,他没再说什么。更早些时候,一位龙泉寺法师将我转发分享的则生法师论文询问学诚的看法,学诚说则生法师没资格评论“宗大师”,还是藏密论资排辈、依人不依法的套路。
后来不久,悟光法师找我当面谈话,劝我放弃批驳应成派,可能是学诚指派的,我没接受他这个粗疏的劝谏。

【居士】翻译中心还有很多常住的女众,对悟光真的是太信服了。不知道她们何时才能醒悟?还有一些比较小的,98、99年的也有啊。

【贤佳】这是藏密依师法教育的效果,一旦入心,很难醒悟。随缘随力揭批,或许能促进醒悟。

【居士】可她们既然和悟光在同一屋檐下,就应该知道悟光也是凡人,也会犯错,并非完人,也并非圣贤。他只不过是位出家法师,修行比我们早个十年、二十年罢了,她们却得要将他看作神,就像把学诚看作佛一样。藏密这一套来控制人,真是恶劣!我没和学诚在同一屋檐下生活过,但我想您做学诚侍者那么久,也早就能体会到他也就是一个凡人,还未成圣吧?

【贤佳】但按藏密依师法,师长可能示现凡夫相乃至破戒相,弟子都应看作是佛的示现,作清净想,观功念恩,自己就能得到佛的加持,快速成就,否则自己不得法益,乃至有大罪过。
可参看《了义炬(朗诵版)——令速获加持之上师瑜伽(五)》(噶举他兴上师2019-06-30)
https://mp.weixin.qq.com/s/iY9ck_AvlZfJ2T6xoYcv8A

(摘录){达成虔敬之道的四个部分:
一、看到上师有过失的样子,要反省那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佛陀怎么会有过失呢?无论上师做什么,就让他做吧!就算见到上师做不净行和说谎话等等行为,要想着这些都是调伏弟子的无上方便法门。毫不怀疑上师能透过这样的方式令很多有情众生成熟解脱,这是比其他那些持戒清净的人还要殊胜上百、上千倍的。这不是在做欺骗狡诈的行为,而是没有错误的圣妙行为。尤其,当上师责骂我们时,要想那是在消除我们的恶业。当上师责打我们的时候,要想着这是在驱赶我的魔障。特别是要想:“上师对我的慈爱有如世间的父亲对孩子一样,不是虚假的朋友,而且恩德浩大。”上师表现出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或是不注意我们的样子时,要想到那是因为我们自己业障不清净,是在帮助我们净除业障。侍奉上师的身、语、意等让上师欢喜的方法,都要努力去做。总之,第一点是不去思维上师的过错。
二、噶举祖师曾说:“具德上师仁千宝,所做一切皆善妙,一切作为皆功德。纵行杀人屠夫业,此皆惬意亦善妙,定是慈悯众有情。纵示邪淫破戒相,能增功德生功德,悲智双运之表征。纵以妄语欺他人,乃以种种方便语,引众生至解脱道。纵行劫掠偷盗事,亦使他财成资粮,息止众人之匮乏。如此意义之上师,辱骂即是威猛咒,必除恶缘与障碍。设若责打即加持,一切成就由此生,令虔敬者心欢喜。”就像这样,要知道上师所做的一切都是功德。
三、在修持对上师虔敬时,不去顾虑是否今生让上师欢喜,不去期望是否能够得殊胜成就。不管上师是否慈悲摄受,不管是否获得成就,自己所能做的,除了虔敬没有其他。要决心断除期望和疑惧。
四、我们的上师,是直到我们证悟菩提以前的寄托与希望。此生、来世以及中间这些时候,无论生起什么祥瑞的大小功德,都是上师的恩德。自己要能获得任何法上的功德,都取决于上师。因此,一切身、语、意的作为,都要是为着侍奉上师。甚至只是祈愿上师长寿且事业广大,也要永远不离柔顺敬慕的心。
若能按照以上的四种想法去依止上师,自心不可能不成熟解脱。应用的方法:一、要做到上师的任何命令;二、要完成上师的任何心意。这两点就包含了一切。}

另外可看悟光法师推崇的密勒日巴是怎么依师的,就可知道藏密依师法是多么深入反智控制人。可参看辨破藏密依师法、双修法的辩论(贤佳与格鲁派居士)》、《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还可看典范达赖、学诚,罪恶昭彰,但其弟子信徒仍然广大,坚持信护。基于藏密依师法,要做男女双修,是顺理成章、轻而易举的事,可参看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

【居士】《密勒日巴尊者传》(张澄基译)我看过两遍,使我印象深刻的是玛尔巴让密勒日巴造房子,造了拆,拆了造,我当时觉得这师父还挺好的,因为密勒日巴之前学咒术杀死了叔叔和婶子,因习黑业的缘故,玛尔巴这是在帮助他净罪积资,也是磨炼他心智,让他道心坚固。之前您也分享过玛尔巴让他喝酒的文章,具体内容我记忆不深刻了。现在想来这哪是在帮助密勒日巴减轻罪业,而是让密勒日巴学会无条件听话啊!密勒日巴也有受不了的时候,所以他决定逃走,但是师母达媚玛也总是在他和玛尔巴之间连通他们的磁场,可能玛尔巴也有控制他的咒子,或者他们有什么心灵感应,总之最后还是被玛尔巴召回去了。这就是藏密依师邪法的邪处,其中可能也少不了鬼神(藏密护法)的作用,让人进去后就很难摆脱。

【贤佳】自然受业报可以部分了业,但并非故意折磨人可以帮人有效消业。佛世时很多外道以苦行自我折磨以求消业得解脱,被佛批评。应由忏悔心,辅以正智正行而净业。依邪师妄行,不但不能有效净业,还可能增长邪缘罪业。

【居士】是的!我曾有怀疑过他是否有过破戒行为(指男女之事),但听一位翻译中心资深男义工说,他一天24小时跟着悟光法师,外出时都跟着,悟光应该和女众没有机会接触去做男女之事。后来我想悟光可能不敢吧,可能就是在为未来做准备吧。

【贤佳】这位义工随侍他多久?以前我看悟光法师有时回寺里住,这位义工没有跟随,悟光法师中间下山时大概这位义工不会知道。

【居士】他跟随他好多年了。我也曾经这样想、推断过:“以前我看悟光法师有时回寺里住,这位义工没有跟随,悟光法师中间下山时大概这位义工不会知道。”到山上后悟光再下去,或者去哪儿的,这位义工怎么能知道啊。而且最开始几年是崔XS开车,崔对悟光法师那都不是一般的执着了。悟光法师对哪个女众多说一句话,多照顾哪个师兄了,崔就要闹了……

【贤佳】崔XS开车单独接送悟光法师,没有男居士陪同吗?

【居士】应该那位资深义工坐后座,悟光坐副驾。总得找个男居士护戒吧,不然太明目张胆啦!

【贤佳】他容许乃至培养这样的情染者跟随自己,也是大胆的。另外,这位资深义工对您说他一直24小时跟随悟光法师,是否是“好心”妄语也难说。

【居士】这位资深义工修得也是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他常住那么多年的意义是什么。他常住可能也有经济原因,而且他常住多年,离开龙泉寺体系他也不知道该干嘛,所以硬着头皮也得住下去吧。

【贤佳】这种情况更是难免曲心维护自己的“上师”兼“衣食父母”,正如一些龙泉寺体系执事法师知道学诚犯事,但还是“坚定”曲说学诚清白。

【居士】太可悲、可叹了!都是娑婆世界无明罪苦众生,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更好地拯救他们、帮助他们。悟光法师当时是偷偷出家,他刚出家的几年他父母一度以为他失踪了或者死去了,他妈妈哭了三年,把眼泪都哭干了。前些年龙泉寺正好的时候,虽然他常接他爸妈来北京住以尽孝道,但他为求法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却从未反思过自己学的并非解脱成佛之法吧!佛成不了,反而成魔乃至堕落,那真是十足十的对不起含辛茹苦养育他的父母了!

【贤佳】邪法害人,极为厚黑,极为可悲!随缘随力揭批,推动整治吧,或许能渐渐促使他们省转,至少能让他们有所收敛,减少受惑害者,也减轻他们的罪业。

【居士】还可以为他们回向!

【贤佳】是的!

(二)
【居士】(20201009)您将《揭露汉喇嘛: 北京龙泉寺首座悟光法师》发给悟光法师了么?他有回复么?

【贤佳】上午发给他的QQ邮箱了,中午撤回失败,表明他已阅读,他还没有回复。
【居士】(20201010)悟光法师今天的微博还是在发他的开示,看来邮件他看了也没往心里去。
https://m.weibo.cn/1152156701/4558345850323923
(摘录){[破烦恼求菩提]-悟光法师开示https://v.qq.com/x/page/f3153bwixa8.html}

【贤佳】这“开示”视频,是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讲的?内容是否还是藏密的套路?

【居士】是他2017年4月8号在龙泉寺给“翻译中心”骨干上课讲的。这个视频之前有完整版的,现在他发出来的是剪辑版的。

【贤佳】我刚才听了他的这个视频讲法,还是藏密的内容、学诚的套路,强调依师友、发心承担、默默付出、历事练心、利他破我执等,方便于控制人、奴役人、成办广大名利事业,是相似法。相关辨析可参看戒律答疑讨论之五·(五)》、《一些交流讨论(20190301)·(五)》、《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7)·(八)》、《一些交流讨论(20190422)·(十一)》、《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三)》。他这视频是今年9月18日上传“腾讯视频”的,现在播放数是261次,受众不少。很可悲!

【居士】他在腾讯视频的发布号叫“新时代佛学”(http://v.qq.com/s/videoplus/232759948),里面的视频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