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五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五
(20191230)

(一)
【居士】他们以经为证,说菩萨应身淫女、屠夫、寡妇等。那不是明摆着他们这些邪魔去修男女双修大法有足够的理由了吗?去找妓女或者淫他人女就是在亲近菩萨?
【贤佳】经说菩萨示现妓女,是为度化淫欲粗重的凡夫,见闻接触就可度化,并非要费事行淫,否则是太小看菩萨了。可看《华严经》所说婆须蜜女见闻、升座、抱持,最多是吻唇,即时破除贪欲,根本不会行淫。另外,如果喇嘛亲近淫女说为亲近菩萨,那喇嘛是自认为是淫欲粗重的凡夫而接受度化吗?如果喇嘛自称是高位菩萨,效学高位菩萨示现妓女而以淫法度人,但菩萨示现妓女则自称妓女,不会自称高位菩萨,不会要人礼敬,更不会示现出家相,喇嘛岂是自称妓男(淫男)?其说法是东施效颦、掩耳盗铃,不伦不类,自欺欺人。
如《楞严经》说:“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卷第六)
更详细辨析可参看:
《〈华严经〉中菩萨逆行和藏密男女双修法及诛杀法的十种不同点》

《华严经》中菩萨逆行和藏密男女双修法及诛杀法的十种不同点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一·(一)》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十一

(二)
【居士】《揭秘:藏传佛教密宗双修真相,原来是这么修的!》
https://m.douban.com/note/718101602/
《密宗中女行者修证无上瑜伽男女双修之法》
http://www.bskk.vip/thread-2916434-1-4.html
《揭秘密宗可怕的内幕—女孩们请保护好自己》
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102126696/
《藏密的核心就是男女淫欲双修!》
http://www.bskk.vip/thread-3003553-1-1.html
《喇嘛教的罪恶发展史》
http://www.bskk.vip/thread-3010068-1-1.html
《西藏喇嘛教之真实面貌——邪魔外道,以下是印光大师开示》
http://www.bskk.vip/thread-2926218-1-1.html

(三)
【居士】《藏传密宗(喇嘛教)是不是附佛外道?》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503852700102wznp.html
偶尔在百度搜到了这篇文章,作者有条有理的反驳了说藏密是附佛外道的问题。我想请教您:
1.关于皈依上师《乾隆大藏经》第1460部《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
2.《密教通关》第四“安心观道”节选。
另:我修的格鲁派是清定上师的弟子传承的。梦参老和尚是位大德,他对藏密也是有一定的见解,更不会随意下结论吧!
【贤佳】《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是密教人士编辑的,这些大德的说法可供参考,还应依佛说经律和正理辨别。
可参看:
《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

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


《谈汉传佛教早晚课中“皈依金刚上师”的危害》

谈汉传佛教早晚课中“皈依金刚上师”的危害


《从〈密教通关〉看藏密问题及治理藏密邪法的方法》

从《密教通关》看藏密问题及治理藏密邪法的方法


《能海和清定等修行人正邪夹杂,不能全盘否定或肯定》
https://mp.weixin.qq.com/s/FaGjTvmBNQbhq2KNpR6Itg
《答疑:格鲁清定上师本来是邪见者,拜邪师多杰羌为师不足为奇》
https://mp.weixin.qq.com/s/IyVnO4YNhlaXarAzisF3_Q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二)》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


【居士】了解了。藏密四皈依、双修法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喇嘛教派鬼神附体控制众生,伤害众生,从这方面来判断(不管是讲寺还是学院的行为),所谓的藏密是肯定有问题的。
【贤佳】多角度认识问题,回归经律,正见正行。

(四)
【居士】《会性法师:为什么早晚课以修密为主?》
https://m.weibo.cn/status/4453515206323079
(摘录)丛林订此为早课,时间或许不很久。佛教传来中国,宋朝初年以前,一般寺院都顺自己宗派修法,功课并不统一,如天台修止观,禅宗参禅。因此,古代禅宗道场并无大殿,只有禅堂、法堂,因其修法是参禅,并不一定要礼佛。贤首宗或读诵《华严经》,修法界三观。天台宗或修三止三观,或读诵《法华经》,乃至各宗各派都依照自己法门修学。把楞严咒、十小咒订为功课,大约在宋初之后,何以知道呢?看晚课便知,晚课《八十八佛忏悔文》及《蒙山施食》是宋初西夏不动法师编订的。《八十八佛忏悔文》一○八拜,本是蒙山不动法师自修常课。不动法师修密,属密宗,“蒙山施食”是其修密者早晚的修法,本属自课,不动法师后才作为晚课。有晚课必有早课,而早课是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心经》,以咒为主的功课,极可能也是宋朝以后,尤其元朝,蒙古人称帝,蒙藏一带盛行密法,很可能订于元初。宋初《楞严经》逐渐盛行,弘传者多,咒也随着流通,倘无人讲说,何人提倡?本经大弘于宋朝中叶,注疏者如长水子璇、泐潭晓月、孤山智圆法师等都是宋朝人。并且,一定是朝廷下令,要全国寺院以此为早晚课,政府规定后全国盛行,到明朝已相当普及。所以,莲池大师著作中对早晚课的规定略有说明,觉得不圆满处曾加以修正。蕅祖也有早晚课的说明,惜已失传。因此之故,早晚课才以修密为主。

(五)
【居士】D师兄对讨论文章的评论很精彩,如下:
1.至少个人认为,五明的问题相当大。事例先不提,单说法上,简直是邪知邪见流布的大本营。密比显高,显戒相比密戒不值一提,双修是佛陀所说,上师是诸佛总集等。索达吉、慈诚讲法,初学对照佛经也能发现其错误。现在这帮人又来讲汉传经典,且不说我慢增上、班门弄斧,重点是目的,真别想太单纯了!
2.要讲附佛外道,危害最大的是藏密喇嘛教、居士弘法团体,其余的也各有信者,但都不成大气候。这些外道无一例外也讲些佛法,但都是掺沙子、挖墙角、曲解佛说,最终导向让人只信他讲的,不去读佛经,失去个人独立的判别能力,逐渐树立个人祟拜,所以才有那么多自谓佛菩萨转世的怪胎!
3.去年LQ刚出事时即说过,这样的团体不推倒重来,绝没希望。何以故?那不单是人的问题,根本上是法的问题。倒台了XC,如果继承者再推行《广论》,加上被依师法洗脑的弟子,无异于再造一个XC和LQ。必须彻底清除藏密这个窝点,同时在全国彻查余毒,使教界回归到汉传的正轨上来。

(六)
【居士】《义云高找了60位“法王、活佛”给他认证》
https://m.weibo.cn/detail/4424562000903456
(梦游华藏寺)谁正谁邪,要去慎重地调查的,千万不要像吃快餐一样随便相信,否则必遭无量苦报,慎重啊!“第三世多杰羌佛”获得了那么多的奖项荣誉,公布不收任何人供养,义务为众生服务,多个国家还发布了佛陀法相的邮票作为纪念。

(七)
【居士】https://m.weibo.cn/detail/4453021557629358
(摘录)借当事人爆料的机会,来看看文青扎西拉姆多多都干了些什么!先鼓吹“大宝”(此事曾提醒过她,我质疑“大宝”,结果警告:“最后一次!”劝我别造业),不知这些受害女性的遭遇有没多多女士鼓吹的功劳?“大宝”丑闻后,又改追宗萨仁波切,现在事实证明宗萨也非好鸟!不要紧,还有明就仁波切可追嘛!那以后万一……,管他呢!有星可追,就有37万粉,能卖书、卖诗就能继续当大V、当小资。人生苦短,何必为难自己呢?不过去菩提加耶没什么了不起,义云高也去过,正觉会的人也去过,去过也不耽误成为邪师,历史上没去过的大德多的是!何以故?心外求法,恭敬邪师邪说,曲解佛法,乃魔众也。
(中义观生)有没有想过,她也只是想做生意而已?藏传的生意特别好做,上师卖甘露丸,古玩铺卖法器,文青卖书,哪怕什么产品都没有,忽悠你去西藏旅游都有得赚。反观汉传只能在头香上赚点钱,就这还遭人诟病。有些人实在是太双标了!
(海里阿拉雷)喇嘛成都的别墅、跑车,没几个和尚比得上。
(Karma睿姬)旅游这个事,汉传也有很多胜地呀!
(中义观生)我没有说旅游不好,我是说很多人认为汉传商业化严重,却对真正商业化严重的藏传视而不见。

(八)
【居士】《高僧真能“夺胎”转世吗?》
https://mp.weixin.qq.com/s/MMjhCzqA_SKJJOH5jBtOPA
好比夺别人的房子然后自己住进去,强盗行为还称得上是高僧吗?
【贤佳】藏密教义认为“慈悲”强夺有功德,可参看《辨破宗萨仁波切的邪说》(http://www.mzhy.org/20191015-05/)。

(九)
【居士】《大虚法师:对违背佛言祖语的言行不依法指出是不对的》
https://mp.weixin.qq.com/s/bpdhR4UDl2aBdW1p5EbQSA
(摘录)古时藏地的文明并不开化,较为野蛮,解放前那边也仍然是血腥农奴制的天下。如果当年要是没有佛教信仰的传入和教化,那西藏会变成什么样子?估计会很够呛。从某个角度来讲,就算藏地接受和弘传的是某类知见有误的佛法教义,那也比完全没有任何信仰的好!所以不能也不该全盘否定藏密的历史功德。但也不能因此就忽略了藏传佛教在中观和唯识方面的知见上的偏差与误导。对一些明显违背佛言祖语的言行不敢依法指出,而人为的选择性失明,那肯定也是不对的。

(十)
【法师】(习五一)《简评美国的“信仰外交”与我国文化安全》
https://mp.weixin.qq.com/s/vgDLyf91Cm5FQCKdnzK1dA
(摘录)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民族因素,破坏祖国边疆地区的社会主义建设。民族分裂势力利用宗教极端思想,成为分裂祖国的危险毒瘤。西藏拉萨“3•14”暴力事件,新疆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为我们敲响警钟。新疆、西藏等地区的民族分裂势力与海外敌对势力相呼应,越来越多地披上宗教的外衣,具有更残酷的破坏性。

(十一)
【居士】《西藏表彰49座寺庙和4130名僧尼》
https://mp.weixin.qq.com/s/kV2emI06gpToGU14xI9Dcg
(摘录)“近年来通过教育实践活动,亲身体会到利寺惠僧政策给寺庙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感受到新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楚布寺僧人拉珠在12月24日召开的西藏自治区“遵行四条标准争做先进僧尼”教育实践活动模范寺庙优秀僧尼表彰大会说道。
会议表彰了哲蚌寺等模范寺庙49座,旦增格桑等优秀僧尼4130人,拉巴次仁等优秀寺管干部140人,色拉寺等优秀组织单位49个,昌都市人民政府先进集体1个,强久等先进工作者60名。

(十二)
【居士】对于依师法、双修这些伎俩,我就靠做人的常识就能辨别,不需要佛法的智慧。这些人无外乎就是搞个人崇拜,实现思想控制、人身控制,骗钱骗色甚至发动群众去实现一些政治目的。
从做人的常识往深了思考,四念处里的身、受、心、法去彻底反思,伦理道德乃至戒律不也是个历史范畴吗?为什么不能打破?为什么就一定是有道理的?几乎所有的佛经里都在称赞如来,叫我们礼敬诸佛,说佛功德不可思议,怎么能确认释迦牟尼不是在搞个人崇拜呢?佛法强调一个信字,如何起信?如何正信?
【贤佳】佛经说礼敬诸佛,根本是让礼敬佛的法身,不是礼敬色身,要如法依戒而行,才是真礼敬。佛不会欢喜,更不会要求人违戒违法乃至违背世俗道德作礼敬、供养。
如《佛说华手经》说:“何等名为称赞如来、随如来意而说法者?若于诸法无贪无诤、无起无作、无相无为,出过三世而演说法,是人名为称赞如来随意行者,是名佛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如人未见阿耨达池,若见余池作如是言:‘与彼大池等无有异。’是人虽欲赞美彼池,乃更毁损。跋陀婆罗!此诸痴人无是功德,无如是法、如是智慧,以诸世间有漏正见,生死染着而称赞我,作如是言:‘如来智慧于此法中无有障阂。’虽欲赞我而实毁辱。又如愚人闻金色黄,后闻人说阎浮檀金殊胜相貌,不肯信受,语其人曰:‘汝止勿言,真金色黄不如汝说。’此诸痴人亦复如是,无目盲冥,若闻人说佛名、法名,又闻如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生在王家眷属具足,出家学道戒定具足,不闻真实佛法身相及真法相,但以是法名一切智、名为如来,又亦不闻如来演说以何相故诸法非法,是人或时闻是等经说佛真身如实法相则生疑怪。”(卷第一)
《大宝积经》说:“虽有众生见我色身,不护其戒,何所得耶?如提婆达多,虽遇于我,犹堕地狱。若复有人,于来世中勤修我教,则为希有,如见我身无有异也。”(卷第一百二十)
《摩诃僧祇律》说:“若比丘放逸懈怠不摄诸根,如是比丘虽共我一处,彼离我远,彼虽见我,我不见彼。若有比丘在海彼岸,能不放逸,精进不懈,捡摄诸根,虽去我远,我常见彼,彼常近我。”(卷第十八)
《佛所行赞》说:“行道存于心,不必由见我,犹如疾病人,依方服良药,众病自然除,不待见医师。不如我说行,空见我无益。虽与我相远,行法为近我;同止不随法,当知去我远。”
《大宝积经》说:“世间之人无知无信,常与诸根而为奴仆,唯见掌中,不观大利,易事不修,难者恒作。难陀!且止如斯智慧境界。汝今应以肉眼所见而观察之:知所见者皆是虚妄,即名解脱。难陀!汝莫信我,莫随我欲,莫依我语,莫观我相,莫随沙门所有见解,莫于沙门而生恭敬。莫作是语:‘沙门乔答摩是我大师。’然而但可于我自证所得之法,独在静处思量观察,常多修习,随于用心所观之法,即于彼法观想成就,正念而住。自为洲渚,自为归处,法为洲渚,法为归处,无别洲渚,无别归处。”(卷第五十七)
宜应读经思维,顺戒行善修道,渐渐建立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