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四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四
(20191226)

(一)
【居士】慈诚罗珠讲的《坛经》
https://m.weibo.cn/5955543429/4452439350337091
(摘录)慈诚罗珠讲的《坛经》,是法宝《坛经》还是痰盂?啥都往里装!这样一节课,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主旨有嘛关系?题目不如叫《上师与加行》更贴切。“不要把持戒看那么重”,真是误人不浅那!一句要成为“根器”,就把禅宗导到藏密加行上去了。不如直说:我之所给你们讲《坛经》,但目的是让你们更多人来学藏密。禅宗宝典让这种人讲,挂羊头卖狗肉,浪费时间!
原文:{上师还讲到了阿底峡尊者传法的公案,说往昔阿底峡尊者为两位小乘持戒清净的比丘传法,尊者讲人无我法门的时候,他们心开意解;一讲到法无我,他们惊恐万分,捂着耳朵跑远了。所以阿底峡尊者也感叹,只是行为上守持清净的戒律,离解脱还是相距甚远。
我们要有谛察法忍,有无生法忍,让自己能承受如“空性”“净观”“烦恼即菩提”这样大法的能力,才是大福报。
我们不要把持戒看得那么重,要透过表面持戒看自己对智慧的承受力和解悟力,有没有修智慧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应当追求的是智慧,而不是仅仅是表面上的持戒清净,这可是师父说的。希望有些人看了这些话之后不要骂我们,平台君的再三解释,不是因为害怕网络暴力,而是担心有的人因此造口业。如果你和我们的意见不一致,就请不要继续看下面的文章了,否则生起了须弥山那么大的邪见,只会让自己离正法越来越远,我们也于心不忍。
其实师父也举例说,虽然我们还不是大海,不能理解大海的广阔,但我们已经听闻了能够让自己回归大海的殊胜法门,就不要再做那种被一小股洪水冲跑的人了。
-怎样才能让自己堪为法器-
上师还讲到怎样才能让自己堪为法器。其实平台君好想对刚才那两位被“法无我”吓跑的比丘说:“闷头修加行!”真的,什么都不用问,一直向前走,别往两边看,这条路非常重要!这样修着修着,我们就能逐渐从一棵小树苗,成长为参天大树,能承受任何狂风暴雨。
藏传佛教有一个很伟大的“发明”就是修加行,它能让我们堪为法器,去承受甚深的大法,承受住我们自心耀眼的智慧曙光。因此,我们一定不要自暴自弃。有些人可能因为听不懂而感到气馁。前几天就有人哀怨地说:“一切都是上师的显现,可为什么我还是不懂呢?”当时就好想告诉他:“闷头修加行吧!”真的,我们也只敢这么说。
虽然平台君也没有证悟一切都是上师的显现,但也有所理解。之所以能理解,肯定是因为自己修过加行。因此,当我们搞不懂、不明白、看不到的时候,就去修加行吧!千万别放弃,今生我们得到了这么宝贵的人身,一定要努力修好加行,这一点很重要。
-要配得上,才能真正拥有-
现在很多人非常着急,根本等不到自己从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师父也说,很多人一定会在没修完加行的时候,就急匆匆地听各种大圆满法。他们只要听说哪里传密法,哪里有灌顶,就削尖了脑袋必须要去。对此,上师的原话是:“肯定不可能证悟!”所以,如果基础没打牢,我们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了。
对此,平台君深有感触。当年法王如意宝在灌上师心滴顶的时候,有一位大居士家族里的男孩没修完加行,但因为家族功德巍巍,于是也被允许进入了灌顶的行列。但是灌顶的三天,他都在睡觉!他坐的是靠近主席台的VIP位置,法王如意宝都能看到他在睡觉。而我们早上三点去排队都没能排到那么好的位置,他却坐在那睡了三天!
还有一个人,因为走后门进了密法班,但是上师在讲窍诀的时候,他就在睡觉。当时很想捅醒他,转念又觉得:“这可能就是因缘吧,护法都阻止他听课。”由此可见,如果自身福报不够,很多珍贵的大法是根本接不到的。
那个在法王如意宝灌顶时睡觉的男孩,虽至今不敢确定他是否成就者的示现,但他的确给了平台君很多启迪。有可能他是位菩萨,就像观音菩萨为了示现无常,变成美女死去那样。在那次灌顶后两三年,他就去世了。以后每当意识到自己德不配位的时候,都会想到他,于是自我告诫:“不要盲目追求自己还不配拥有的东西。”所以,当我们想追求某些东西时,先衡量一下自己是否合适。有自知之明也很重要。
-做个“皮试”才保险-
上师在问答环节讲了很多重要的点,其中,他举了一个例子:我们在接受一个高级法门之前,应该像输液之前先做个皮试一样。
如果皮试都起红点点了,那这药水就肯定不能打。同样,如果连看心灵乐园的这篇文章都要生烦恼,那就说明你还需要修加行。不用找我们吵架,因为以上很多内容基本都是上师的原话。
上师敢这么说,我们才敢这么发挥。如果连皮试都不过关,那还是要先去行持一些善法——修加行、行善、发心、当义工,或是修四念处、修世俗菩提心等,然后再看看自己能不能接受更高层次的法。
中药里有一位药叫做附片,它虽然有毒,但却能以毒攻毒。但能不能吃,就要根据每个人的体质来判断了。同样,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更深层的法,的确是需要有一定基础和福报因缘的。
以上是《六祖坛经》第三课的心得分享,这些都是平台君在听课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密码”,也希望你们能解悟出更多“密码”。师父对此也是非常支持的,我们不敢去做师父不同意的事。如果大家觉得我们的分享中有何不妥,欢迎提出意见。
总之,希望大家能好好学习《六祖坛经》,争取早日开个悟,不管是变成“宝藏老妮儿”还是“宝藏女孩”,找到内心的宝藏,这才是最重要的。}
(W居士)拉倒吧!整篇看下来沒解悟出“密码”,还不如自己直接去看《六祖坛经》,免得云里雾里地去解悟所谓的“密码”,说不定此“密码”里装的是毒药。
(Y居士)万变不离老本行,拽人去学藏密,还祸害禅宗!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二)
【居士】《慧律法师依<楞严经>破斥外道西藏密宗男女双修法》
https://m.weibo.cn/detail/4452422409585403
(摘录)邪密(邪淫的西藏密宗)双修之男女为“佛父”、“佛母”正好被佛说中,几乎一字不差。“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这里佛所说的,“大圆满”、“大手印”,正好符合(西藏密宗)外道双修者之言“秘密金刚”等所谓“无上瑜伽”者,即妄言以男根(男生殖器)为定,女根(女生殖器)为慧,男女根交合,即是“定慧等持”(阴阳调和)之“大圆满”。(KC注:密宗的“阴阳调和”理论是认为男行者体内能量是阳性大于阴性,只要把自己的阴性能量吸取到与阳性能量相同时,就是所谓的“即身成佛”,也就是红教所说的“大圆满”。所以修学密宗的行者,不仅要能练到金枪不倒不泄的功夫,还要不断到处物色明妃,吸取年轻女人(甚至女童、处女)体内的能量,所以双修伴侣一个接一个修,甚至畜牲女都可以用,因而造成社会上喇嘛活佛性侵、淫人妻女新闻时有耳闻。)故此淫修者妄谓因此而能速得成佛,即身证菩提涅槃。这种污秽不堪入耳之言,愚迷无知之人竟会信受,还将它与佛菩萨、菩提、涅槃并论,实乃亵渎神圣!藉用佛法的人骗色敛财,多得不胜枚举!(本文出处:《大佛顶首愣严经大纲(义贯目次解脱)》12-7,慧律法师主讲)
(Z居士)双修,女人只是性交修行工具,用完会换人。《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客巴写搞九名幼女,就好比玄幻小说里“鼎炉”。双修本质就是性交,却总是会被一些脑残的人不认为是羞耻,认为是高级大法。那些双修的上师鼓吹他们没欲望,居然还有人信!(没欲望,他们下半身怎么硬的?)
(Y居士)慧律法师的破斥,证明了“明妃”就是个炉鼎,采阴补阳之法啊!被采过的女人就成了“废鼎”,所以需要继续物色新的。这种邪恶方法,唯强权才有源源不断的供体。所以元、清时代流行于宫廷,藏地以前是奴隶制,政教合一,喇嘛才能有足够的供体玩这一套,幼女被祸害太多了!现在就靠洗脑欺骗搞性奴!
(D居士)这就是喇嘛教双修的本质,也是封建奴隶制下的产物,满足统治阶级上层人士的欲望,本应与佛教没任何相干的。

(三)
【居士】(赏花人)《慧律法师驳斥假佛教之男女双修邪法(及赏花人答问)》
https://mp.weixin.qq.com/s/3WWymfESuI-PUNF9ujwwnA
(摘录)众生烦恼如木,如来已经烧木成灰,绝不会再有淫怒痴。如大人回头看自己小时候,知道小时候幼稚的心和现在成熟的心是同一颗心,但永远不会再幼稚。成就圆满戒定慧心的人,回头看自己曾经的淫怒痴心,知道心体不二,可是再不会有淫怒痴心了。利用大乘圆理为男女淫欲双修辩护,太颠倒了!记住《楞严经》那段话:“烧木成灰,灰永不成木。”否则,等于谤佛还会成众生,谤法不能化净烦恼,谤圣僧会退为凡夫,罪恶多大?!

(四)
【居士】《大虚法师:一场关于唯识和藏密的探讨》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52439704076497
大虚法师与几位法师对话“藏密”,看得可欢乐了!这才是说真话的、敢直断的正信法师。汉喇嘛该惭愧,不是教理,就是德行不过关,才会挂羊头卖狗肉!摘录:
〖某法师〗月称、寂天等人,我把他们叫做“末流中观”,就是说,他们的思想已经离龙树菩萨的纯粹中观思想越来越远了。
〖某法师〗我刚开始学佛那几年,也接触过密宗的一些喇嘛,对于他们所谓的“双修”之类的持怀疑态度,但也觉得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说自己是密法,但是理论上可以做比较啊。宗喀巴的《广论》,当年也下大力气学过,觉得很了不起,但是不喜欢总是隐隐约约给人洗脑、让人崇拜上师的感觉。后来,学《瑜伽师地论》,才发现《广论》的内容一多半是抄《瑜伽师地论》的!连“止观章”都是《瑜伽师地论》里面“声闻地”的内容抄了很多,一边抄,还一边改……
〖某法师〗我有个朋友,是一个宾馆的副总,他认识的一个活佛,“五明”毕业的,到那边去讲东西,领人放生。他安排活佛住宾馆,不住,要住在他家里。他刚结婚不久,媳妇很漂亮,那活佛骚扰他媳妇去了。他生气,还觉得不好办。那时候我脾气也爆,说我直接打瘸他的腿,赶走!
(D居士)现在西藏的也好,还是那些汉喇嘛也好,都是盲目的自大,整天说什么汉地没有成就者啊,汉地没有传承啊,汉地的念佛往生不了、参禅的开悟不了啊,汉地的教理不如他们有系统啊……,整天都是在讲这些东西!我觉得这是他们的一种“病”,而且是病入膏肓的一种“病”!
(R居士)邪密之第一招:诽谤大乘,张扬邪乘!这一招终于被揭穿,开始不灵了!又岀来第二招:假弘大乘,潜传邪乘!这一招,又开始其迷魂障眼法……。以后,再揭穿,它还会有第三、四、五……,无尽邪招!为何?曰:其本性不改!邪魅入于膏肓,永远不肯反思自身的颠倒妄法!

(五)
【居士】这是在D微博下骂您的密徒:
〖极乐世界的妙音鸟〗贤佳法师长期污蔑诽谤佛法正法,破坏佛门团结与清净,蛊惑他人产生邪见,又行违背国法之事,实属恶比丘,作为正信佛子应在菩提心的前提下指出其过恶,国法应对其做出裁制,此举有《大般涅槃经》为据:懈怠破戒毁正法者,王者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善男子,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当有罪不?不也,世尊。
【贤佳】“妙音鸟”的提示很好!请转为请教她:
贤佳哪一句话“污蔑诽谤佛法正法”?哪一句话“蛊惑他人产生邪见”?怎样“破坏佛门团结与清净”?具体行了什么违背国法之事?
【居士】妙音鸟回复如下:“请转法师:法师应该知道一个人会犯错,那是因为他不认为自己做的是错的,所以这个时候给法师解释原因毫无意义,法师只能是在佛前至诚忏悔,多多拜忏,每日都要行持,慎勿中断,多多益善。佛门中忏悔文很多,法师比谁都清楚,多思维自己内心的问题,长期坚持下去的话自己就可以明白,否则以后一定会后悔。”
【贤佳】可回复她:
提示很好!我每天都反省忏悔心行的问题。不知“妙音鸟”是否认为自己做的有错,是否每日忏悔?另外,“妙音鸟”是否认为索达吉堪布、“大宝法王”等所做可能有错?是否应提示他们反省忏悔?
【居士】好的。上次D师兄批双修,她还说:“父母生你不也双修出来的吗?”连起码的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搞不清。D骂了她几句以后再也懒得理她了。发现密徒大都有点拎不清,还瞋心很大,且只对他们上师皈依,对汉传法师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贤佳】可以随缘辨析,让读者明了是非,可能也促其省思。
【居士】“妙音鸟”来了,下面是我、D师兄以及“妙音鸟”的留言对话:
我:“您让法师忏悔什么?法师问您的几个问题回答了吗?您如真想交流可直接给法师写信,法师邮箱是公开的。但建议您靠船下杆儿直接就问题回答,用这种扣帽子、绕弯子,乃至居高临下教训法师的姿态说话不大妥当吧?”
D居士:“佳法师的证据政府认可,你的话只能代表你自己。博里已列XC受藏密影响的理由,你可就事实反驳,光下断言就成狡辩。”
极乐世界的妙音鸟:“你的思维方式有问题,你哪里看出我在给学诚法师翻案呢?学诚法师的事儿已经翻篇了,处理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没必要再去纠结,而且那也是他个人的问题。贤佳法师的问题,在于他自己内心烦恼的沉重,当然他现在不可能认识到,你将来的果报会告诉你你是不是佛教徒这个答案的。”
我:“奇哉!请教大德:您有他心通了吗?不然您怎么了解贤佳法师内心沉重的呢?”
现在看来学藏密的很多不理智,且瞋心重、高慢,对汉传法师没有尊敬心,少谈事实、法义,多会扣帽子批人,甚至直接骂人,我们这里密徒也是这样的。
【贤佳】这种风格应是根源于藏密依师法,习惯于依人定法,不敢看上师的过失(看到了也当示现,不敢当真),不认可他人对上师的批评,由此也习惯于打击对上师揭批者的人设,以为打倒了人设就打倒了此人的所有事说、法义。这是他们的硬道理,事实的认定、法义的辨析等是第二位的,可有可无,乃至可以不择手段(包括咒诛,“一切说妄语”等)。
【居士】毕竟都是上师教出来的,他们重论轻经,所以让他们用法义辨别实在是勉为其难。连他们的上师慈诚罗珠堪布都能说出“极乐世界有漏有苦”这样的话来(《请慈诚罗珠堪布收回“极乐世界有漏有苦”之论》https://mp.weixin.qq.com/s/Wqhv5Ulb5aWm2IIx71o6zw),可见连《阿弥陀经》都没读过。
【贤佳】《阿弥陀经》不至于不熟知,只是他们认为佛会随机妄语(正如藏密的教义允许“一切说妄语”),所以他们轻经,但认为藏密祖师论典说的是实语,是了义,所以重论。其实盲信祖师,根本谤佛,不明佛绝不会妄语,不思认为佛会妄语且允许“一切说妄语”的祖师怎么不善说妄语。他们都受藏密祖师教法的蒙蔽毒害。
【居士】千年来误导多少众生啊!居然还有信众津津乐道他们的历史悠久,并从历史悠久推论藏密、《广论》是正法。

(六)
【居士】认可喇嘛教是佛教的一支不应是无条件的
有些喇嘛粉不理解,喇嘛教里也讲有佛法,为什么不认可其是佛教一支?因为他里面讲的不全是佛法,不能让人去学掺杂了外道的佛法。如果仅仅因为某派、某人也讲了些佛法,就必须认可其是佛教一支,那就没邪教和附佛外道的定义了。心灵法门、轮子教、一贯道,甚至正觉会,都讲过佛法,能让人去学吗?
有人说喇嘛教有千年传承,大成就者满天飞云云。伊教、基督教也有千年传承,不否定人家,但也不能当佛教来学。传承千年的就一定没有改变原汁原味吗?那佛教也不会在印度发展成密乘直至消亡了。
西藏地方政权的历史血雨腥风,以佛教门派名义进行权力的争夺残酷而惨烈,谁能想像这与舍王位出家的佛陀有关呢?贯以佛教名义的喇嘛教不过是历代贵族和喇嘛奴役藏人的手段。当一种宗教牵扯上政治,不服从就砍手剁脚时,所谓的全民信教无疑是个笑话,敢不信么?这样政教合一的例子世界上还有存在,道理勿庸多言。
一句话,野蛮残酷、腐朽落后的制度下,诞生不了文明的宗教,只能是迷信神权的宗教。宗教的发展,也有其特定的历史环境、时节因缘,也是因缘所生法。佛教虽然伟大,但也没能改变印度,印度人现以信印度教为主。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相对于奴隶制度文明而进步,同时有儒、道文化薰陶,具备大乘佛教弘扬的基础环境,历代帝王信佛者多,故千年传承不衰。这并不是偶然的,是有一定条件的。
无论考查南传原典还是佛教历史,佛并没讲过四皈依,更不可能先制戒又破戒去讲双修。这就是佛教在印度发展到晚期变为密乘,又吸收容纳了印度教里的内容,包括很多复杂的仪轨、咒语都能在印度教里找到答案。而LQ的贤达法师说,因为密教是从佛教演变来的,所以可以完全接受之,这好比一只快腐烂的苹果,名词上你不能不称它为苹果,问题是能吃吗?对喇嘛教也一样,通常意义上的藏传佛教应指其里面的佛法部分,其密教部分早已腐坏变质,且从印度的源头上就已变质。比如有诸多证据可证明为外道法的双修,密教的四皈依、鬼神供养、气功修身等,皆非佛法。真正的佛教不应认可这些心外求法的东西,如同不能让人去食烂苹果。
可以尊重藏人的喇嘛教信仰,但汉传的人士不宜混滥佛法认可其为佛教一支,应认清所谓藏传的佛教和喇嘛教的区别。像XC一样盲目接收并推广,会害人害己的。

(七)
【居士】既然藏密或者说喇嘛教危害如此之大,为什么佛协、国宗局乃至中央政府不定性其为邪教,给予打击和取缔?是不是很难定性,还是仅仅为了民族团结和政治稳定?这种事牵涉的面之广确实无法估量。
【贤佳】应是综合的因缘,既因认识的纷诤难定,如很多汉传名僧崇扬藏密(例如以前的学诚法师,现在的济群法师等),又因藏密人多势众,裹挟民族文化,国际势力也大,所以不好判定。相关讨论可参看: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二》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二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三》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三(20191112)


【居士】济群的菩提书院方面,可能真有问题。教理我是不熟悉,好在我有点常识和思辨精神。菩提书院的个人崇拜确实很厉害,而且现在规模越来越大,以后大概率会出问题。比如,让我分享,义工修改稿子,一定要我强调学法受益的地方,要说感恩导师、感恩书院之类的话,这不就是传销那一套吗?大家都叫济群为导师,我就很反感这个称呼。这个称呼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叫他的,叫法师、师父不好吗?刻意标新立异拔高自己。我后来就退出了。
由以上问题引申出我的一个疑惑:学诚之类的人学佛那么多年,熟读经论,都给人开示的,何以佛法对他们自己产生不了力量?
【贤佳】宗喀巴、莲花生等都熟悉佛教经论,然而高崇男女双修法,因为被邪见蒙蔽心智,自视其高,凌越“低级”经律正理,自然“低级”佛法对他们产生的力量抵不过“高级”邪法。学诚法师等接受佛学院教育,崇学宗喀巴《菩提道次第论》等,聪明善学,深入信受,自然如同宗喀巴等邪见蔽心,在其心中佛法产生的力量难以抵过邪法。

(八)
【居士】《内蒙古人大出台〈内蒙古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
https://mp.weixin.qq.com/s/u_w9T41h3TTxyZi3D4Ik2w
评论:这个条例制定得非常细致、严格。比如,把教义阐释写入条例,对筹备建立寺院的资金来源要有交代,申请宗教活动场所登记需要提供寺院负责人的户籍和身份信息,对教职人员的档案、财务管理更加严格。
其中第三十四条说:“宗教活动场所应当自觉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不得进行违背社会公德、违背本宗教教义教规的活动,不得利用宗教非法敛财或者利用封建迷信骗取钱财,不得为他人非法敛财或者骗取钱财等违法活动提供条件。”这说的就是禁止藏密喇嘛双修、骗取钱财。
国家对宗教管理工作更加重视,《第一章总则》第八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宗教工作,建立健全宗教工作部门协同配合机制,落实宗教工作责任制,将宗教工作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保障工作力量和必要的工作条件。”
还新增了“基层宗教工作”(第八章)等章节,对基层宗教工作做出了具体规定,实操性强。如除了网格化管理外,还提出了将宗教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评价考核体系、宗教工作责任制,管理工作更加细致。最后一部分“法律责任”,有更加严格的规定。
内蒙属传统的藏密教区,以前从未制定过《宗教事务条例》,这是首次制定。从这个条例也可一窥未来西藏《宗教事务条例》的一角。各地宗教活动管理越来越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