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五个佛法”的讨论

关于“五个佛法”的讨论
(20191222)

【居士】有人留言:“阿弥陀佛!师兄!我建议您们看一看五个佛法的整体内容,再做定论,然后我们再判断,免得造业,阿弥陀佛……”
目前,各地盛行的有两种:一种是《广论》和藏密,这是大家知道的;还有一种是文化低的信众,在听东北有个叫王桂英的居士自创了一种“五个佛法”。居士们个个胸前挂着这位居士讲的开示,家里还挂着这位王居士的照片,每天花很多时间跟冤亲债主忏悔,超度冤亲债主。这位王居士宣导冤亲债主不超度走就不能往生净土,家里也不得太平。怎么感觉这种理论跟藏密差不多的,藏密是让大家叩大头、念百字明咒,也是说不消完业障不能往生。那佛在经上说的“带业往生”难道是骗我们的吗?现在佛的话不听,就听这些自创的无经典依据的相似法、邪法,如此下去,汉传佛教堪忧啊!
前年曾有一位居士来找我,说有居士约他加入了一个团队(就是听这位王居士讲的法),他感觉不太如法。就是大家组织共修,抱团一起忏悔,痛哭流涕,然后有一个灵媒担当观察任务,说某某忏悔到位了,冤亲债主原谅了,某某忏悔不真诚,冤亲债主不依不饶,还要继续忏。后来听说那位灵媒居士自己生了重病。(她帮别人观,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忏悔干净吗?)目前搞这种所谓的“五个佛法”的人很多,他们主要功课就是忏悔和超度冤亲债主,几乎不念佛了,说要等忏干净了、冤亲债主超度走了,念佛才清静,才好往生。感觉跟念“念小房子”理念差不多。
其实大众还是需要法师正面引导的,大部分信众自己不理解甚深教理,只好信奉一些白衣居士自创的各种相似法和邪法。而作为人天师的出家众,本有荷担如来家业的义务,而最重要的就是要引导大众学习正法,但目前看来,有的只顾自修,有的忙于搞经忏,有的讲汉传夹杂藏密,有的可能自己也没能搞清楚正邪,可能也有讲得很好但信众不一定了解,信众又喜欢攀缘名气大甚至有点神通的,所以给藏密的堪布、仁波切以及这些白衣有可乘之机,如此下来汉传佛教真的岌岌可危了!感觉学诚曾经作为中国佛教的总头,现在的状况他要负很大的责任,不但自己引进《广论》,将汉传佛教带进藏密体系,对教界的一些邪见也不制止,不作正面引导,任由发展至如今状况。
我刚才特地搜了一下所谓“五个佛法”的内容:
《王桂英老师介绍五个佛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1e169f00102x2ik.html
《吉林王老师的五个佛法是正法还是邪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75108-1-1.html
《五个佛法与众生附体道场问题初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7b1850102yj5r.html
【贤佳】这“五个佛法”着力劝导冤亲债主以解冤释结而消业往生,有些佛法道理,说得非常恳切,类似人际沟通,所以人多信受,但总体偏狭,方向有差。
一、“五个佛法”忏悔的内容偏狭,因为业障不一定都有冤亲债主。
例如诽谤佛菩萨,佛菩萨不会作他的怨仇,而他罪业很重,用这“五个佛法”就完全不对路。忤逆父母,慈心的父母不一定记仇,偷税、漏税、侵占公财,通泛妄语,诽谤佛法,等等,很多罪业不会引生冤亲债主寻仇。又如受戒后犯戒,如喝酒、非时食等,也没有怨仇。用这“五个佛法”忏悔罪业的内容是偏狭的,会漏忏很多罪业。
二、“五个佛法”忏悔的着力点偏差,因为罪业根本在于自己的心种而不在冤亲债主的心态。
罪业是自己的心中业种,要自己真切认识罪过,悔耻过去,誓断未来,如此运心力行,借助礼拜、念诵等,及有缘向被相关伤害者直接道歉、补偿,便消业种。冤亲债主的心态如何,是业的增上缘,不是根本、关键。可能自己没念“五个佛法”等,而冤亲债主因受其他人的化导而归心佛法、解冤释结乃至被人超度往生净土了,自己的罪业根本未减。罪福在己心行,不由他人善恶。可见用这“五个佛法”忏悔罪业的着力点是偏差的。
三、念“五个佛法”的劝导效果难以很好,因为自己不如言力行,“自未调伏,令他调伏,无有是处”(《华严经》卷第三十三)。
如“第一个佛法”说:“行就是放下万缘,一心念佛,一定成佛。”而自己没有放下冤亲债主的缘,没有一心念佛,却用很多时间来念“五个佛法”,“唠叨”冤亲债主。
“第二个佛法”说:“不要报仇了,都是自残骨肉,我们都是亲人的关系呀!所以哪有亲人不原谅亲人的?”自己勤于念诵“五个佛法”,是否有花时间用心善待现在的亲人?是否有原谅现在的亲人?如果自己不能真诚原谅、善待现在的亲人,没有切实随顺修行净业三福中的第一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怎能奢求攀亲的“冤亲债主”原谅自己、善待自己?
“第五个佛法”说:“我们都放下相,一切有相都是虚妄,佛在《金刚经》说:‘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放下业报身,放下假的才归真,执着假的业报身不能脱离苦海。”而自己放不下冤亲债主相,也放不下“我相”,特别执着这个业报身的业障、病障等,所以勤念“五个佛法”。心口不一,花言巧语,怎能感化?
可见“五个佛法”着力于劝导冤亲债主,而不是自己实行佛法,是心外求法,用心着力方向有误,劝化效果难以很好。
四、“五个佛法”总体是无大益的相似法
“五个佛法”的核心是劝导冤亲债主,没有净土经典依据,也不符合净土经典所说具足信愿、念佛正行、净业三福等往生净土正因缘,是相似法,对于往生净土没有大益。
五、念“五个佛法”可能成为误人的邪行
用念“五个佛法”的方式劝导冤亲债主,不用乃至排斥念佛、诵经等,是轻弃三宝皈依,废弃净业正行,以此劝人,多集业障,且攀缘鬼神,易引迷信欺诈,是为自误误人,难以往生净土。
相关辨析可参看:
《大安法师:临终被冤亲债主纠缠,该如何往生?》
https://mp.weixin.qq.com/s/YAq8OFE0DFej7GrUb_atEw
(摘录){现在有一个普遍的观念,认为临命终时就怕冤家债主纠缠,一定要把索债众生的债务关系了结掉才能往生,否则就往生不了。实际上,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净土宗往生的原理,尤其把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大不可思议威神愿力看得太低了。
若要把冤家债主的债务关系全部了结才能往生,那么,此世间的烦恼众生就难得有几人能够往生。无量劫以来,我们结了多少冤家债主啊!你能还得完吗?
净土法门的特质就是带业往生,这个“业”就包括我们得罪了很多的众生,无量劫以来所造下的命债、钱债、感情债,种种冤家债主的业,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都能为我们担当起来,令我们横超三界。更何况至心念佛一声,能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我们只需恳切至诚念佛,悉可蒙佛接引。
念佛重在信愿感通,平时一定要在深信切愿上,下足够的功夫,在临终之时,你信愿念佛的念头一定要保持。但这个保持,不一定是在清净心的状态下保持,可能是在种种烦恼的背景当中,你求生净土的心还是非常坚固的存在,对阿弥陀佛来接引有决定的信心,无论出现什么障难,包括冤亲债主等等,你统统不加理睬,就能够通过这条愿力的“白道”,通向西方极乐世界。}
【居士】确实很多信众被“不超度历劫冤亲债主”不能往生、现世家里不得安宁所吓倒,所以迷惑了很多信众参与,乃至于丧失了往生的“信心”,甚至也不念佛了。这种情况跟藏密和“心灵法门”理论上很相似。藏密是说不叩十万大头,不念多少数量的百字明不能往生。“心灵法门”规定每天需念无数的“小房子”超度历劫冤亲债主才能往生。“把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大不可思议威神愿力看得太低了”,不信佛说,信凡夫说,可悲啊!
【贤佳】是的,但很多人相信宣说“五个佛法”、“心灵法门”的是大菩萨,相信传扬藏密的不仅有很多大菩萨,还有很多佛,不是凡夫。您认为他们“不信佛说,信凡夫说,可悲啊”,可能他们认为您“不信佛菩萨说,自以为是,可悲啊”!
【居士】是啊,所以要深入揭批,破邪显正。其实很多信众是被蒙蔽的。
刚接到*居士电话,说有居士去她店里买东西,急忙要去同修家里开法会去。怎么开呢?就是祈请那个“王菩萨”把冤亲债主请过来,向他们忏悔、沟通,然后问冤亲债主是否原谅。原谅了,接下来就超度冤亲债主,那位“王菩萨”可以祈请阿弥陀佛来把这些冤亲债主接到极乐世界去,这样当事人往生的时候就消除了障碍,可顺利往生。什么玩意儿呀!这位“王菩萨”可以对阿弥陀佛召之即来?大家居然还就相信!这拨人很多是原来听净空法师讲经的,可能现在没什么新鲜内容了,就转而搞这些。
【贤佳】其法说冤亲债主原谅了,“王菩萨”就可请阿弥陀佛将冤亲债主接到极乐世界,而冤亲债主本身没有众多冤亲债主需要解冤释结吗?不需要念“五个佛法”以超度历劫冤亲债主才能往生净土吗?如果“王菩萨”有这本事超度冤亲债主,那么现前的人只要发心乃至口言原谅所有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众生,“王菩萨”就应该可以请阿弥陀佛来接到极乐世界,何必费时费力念“五个佛法”等?可见其法自相矛盾,是“神通”大过法理的随意安立。
关键不在依佛说还是依凡夫说,而在于是依经说还是依人说,即是依法不依人,还是依人不依法。否则凡夫妄语自称是佛菩萨,便混滥所依,根本败坏佛法。
【居士】是的,还是要“以经为则”,不然谁都可以冒充“佛说”,藏地不就有无数的“佛”(还是活的佛)、“菩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