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1226)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26)
(一)
【极乐寺尼的母亲】龙泉寺善于运用在网络、微博、微信撒下大量软性广告,对公众或信徒实施信息诱惑。著名文章有《龙泉寺,一夜之间被刷屏的神秘组织》、《我在高材僧最多的龙泉寺扫了7天厕所,体会了龙泉寺的入世与出世》、《北京龙泉寺:最强科研组织!扫地僧点化微信之父,清华北大学子排队出家》等,针对对象几乎都是年轻人。即使出现负面事件(如2015年清华美院女孩禅修坠亡事件),也迅速用正面影响的文章掩盖过去。龙泉寺信徒发展下线的范围主要是高校信徒在学校内向同学传教,以招聘义工为主。进入系统的学生,会参加YY早课、学佛小组、佛子之家和周末在寺里举办的课程,使这个“信仰”不断进入生活,开展学习、讨论和验证。学诚想方设法地占用其信徒的时间,以达到最大程度的控制其信徒的目的。鼓励信徒相互之间进行洗脑——这些洗脑包括传教,对信心弱的信徒巩固信心,也会给信徒安排任务,使他们更有“责任心”,而这些都不过是控制信徒的手段。

(二)
【居士】精神控制的套路
无论家庭暴力,还是精神虐待,都是加害者塑造自己的优质形象,先以温情为诱饵,瓦解对方独立完整的人格(如果本来就不独立完整,瓦解更容易),封闭对方社交关系,成为对方唯一依赖,让对方缺乏经济能力,掌握把柄不让逃跑,掐断求援渠道,让对方绝望无力反抗……。
学诚对比丘尼展开的精神控制,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洗脑,一步一步圈养“小绵羊”。藏密“四皈依”、“三昧戒”也是如此。虚构师父功德,强调师恩如海生生世世,瓦解人格(弟子们都业障重,自揭隐私,忏悔邪淫等恶业),决绝出家(有的不惜与父母决裂、隐瞒,奉献财产),“依师法”调解(破我执,留下比丘尼顺从的淫秽证据,戒律开缘),封闭社交关系且难以逃跑(无法对外联络,戒牒、身份证控制),掐断求援渠道(内部人监控和规劝)……。
坚持学诚清白的徒子徒孙们,不过是不敢面对自己在这个邪恶链条下造作的共业罢了!但是,不面对就不存在了吗?!因果真实不虚!越看清楚学诚体系的问题,就越后悔当初劝人出家,不知道她们咋样了?但愿能有她们的好消息。好在,二贤法师举报,学诚的事暴露了,那批沙弥尼没有受到恶心的伤害。
早日回家吧!善良的你们!就算真想出家,重新用佛法思维在世间活一活,重新审视父母亲子关系,再理智地依法依律决定,务必父母听许!不纠正因,果报难扭。而且,你们也要思维,自己一样劝过别人出家,一样示范了“被洗脑”出家来影响别人。我当初也被你们影响,也被极乐寺尼影响,彼此影响。这个业力的纠缠造作,不忏悔,不理清,不纠错,后果不会太好的。

(三)
【居士(原龙泉寺比丘)】看了名牌大学生因被邪教洗脑放弃学业、放弃家庭的事,很是震撼!这让我不禁想起在龙泉寺的出家经历,当时自己感觉走不下去了,想求助出家前的接引人(居士),贤H法师就是不同意我打电话给居士。我感觉法师对居士有偏见,手机上交,银行卡上交,自己修行出现问题,很难向自己有信心的居士或法师求教,而困于无助之地。还有,大安法师提到不能搞“个人崇拜,造圣运动”,我联想到贤R法师带我拜忏时,念的是“皈依师父,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当时内心也是很不舒服,明明*法师说不能皈依某位法师的。还有,就是讲法法师座上都放着师父的照片在前面,这也是前所未见,一般都是供一尊佛像,这不就是个人崇拜吗?还有,龙泉寺确实有搞造圣运动的嫌疑,对师父的崇拜,多语种微博、博客、贤二机器僧、高知僧团的名头,无不在彰显着龙泉寺在引领佛教走向时代的前端,而让人忘了末法时期佛法衰相应该勤恳念佛求生净土。当时出家前要不是认为师父是师承弘一大师的戒律和印光大师的净土,也不会对师父有那么大的信心。哎,修行搞得无从下手,连适合自己根器的念佛法门都耽搁了,否则也不会出现当时那样的情况(困苦而回家)。
【贤佳】以个人圣化和崇拜为中心的团体至上,借着依师修行、无我发心等概念,实行精神控制乃至身行控制,壮大团体组织,成办名利欲乐,往往违背人道、违背佛法,正是藏密依师法、三昧耶戒的特质和功效,也是众多邪教组织的相似特点。宜应深入鉴别,随力帮助他人识破。

(四)
【居士】*居士因为把批藏密的文章发群和朋友圈,密徒们没法用佛言回辨,老调重弹,就是用这种话来教训她,她不懂怎么回复:
有人在的地方,不管是哪里,就会有是非,会看到人性的复杂。如果自己不参与其中,是非就会与你绝缘,否则,你很难成为淤泥中的莲花。
【贤佳】反对他人说“是非”,此反对即是说是非,是为自相矛盾、自欺欺人。
不明辨邪正,不远离邪法,便是参与邪法之中,离是入非,自身成为淤泥而非莲花。障碍他人出离邪法淤泥,是为法贼。如儒家《论语》说:“乡愿,德之贼也!”
《菩萨善戒经》说:“菩萨受持菩萨戒者,宁失身命,终不听用非法之言与恶人住,不念不起诸恶觉观,如其起者,心生惭愧,呵责忏悔。若坐众中,设闻恶语、恶事、恶法、恶声、恶义,即应起去。若力能制,置不教呵而舍去者,名之为犯。若力不能制而住听者,是亦名犯;若得不听心,是名持戒;作听心者,是名破戒;若乐听者,是名破戒;不乐听者,是名持戒;生悔心者,是名持戒;心不悔者,是名破戒。”
《瑜伽师地论》说:“有一类补特伽罗作如是说:‘世尊宣示称扬赞叹密护根门,由是因缘宁不视色,乃至于法不以意思。’而不系念观视众色乃至以意思维诸法。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又闻世尊宣示称叹和气软语,便作是言:‘受默然戒,都无言说,为极善哉!’如是亦名像似正法。 ……如是一切像似正法,应知皆是违逆学法。”(卷第九十九)
陈朝慧思大师《法华经安乐行义》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

(五)
【居士】《说说洗地》
https://m.weibo.cn/detail/4279358879050630
(摘录){一些人物出了问题,事实很清楚了,但是其弟子们却不愿意相信,而选择性失忆,不去核实证据,而是想办法洗地。
怎么洗呢?
一、抛出阴谋论,说是有人有组织恶意陷害,说曾得罪过的人陷害。比如有学密宗的弟子至今都认为达赖喇嘛是gcd迫害的,不是搞分裂。
二、功劳论,抛出该人物以前做的一些好事,然后夸大做文章,来说明这个人物是好人,故意隐瞒不好的部分。比如蒋介石也做过好事,于是有人就把这些事放大,来赞所谓民国精神的好,罔顾普通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
那么是什么样的人会洗地呢?
主要是:一,信得太深了,不愿意相信是错的,相信了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信仰崩塌,接受不了。
第二,是有自己的利益思想诉求,想获得更多利益,借着来推广自己的所谓理念。}
(W居士)好多人有奴性的思维方式,不敢去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它们也怕自己的信仰坍塌,也怕造的“神”毁灭。对坏人不严办,被坑的人怎么办?被害女性怎么办?
(国学导师倪可)许多学密宗的人修学过程被各种恐吓:《上师五十法颂略释》:“对上师一次不恭敬,让上师生气一次,他的现世会得到恶报,以及各种不同的怪病或短命而死,身体会遭到中毒或胃病吐血等恶病,并且着魔使他心乱不安因而断绝此命。他深重罪业使得他将来一定会堕落金刚地狱。”只能是:上师能生气!修行高个屁!
(云水清风8)实际上他们已经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六)
【居士】《大公评论 |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 学诚“四违”问题亟需制度改革》(2018-08-24)
https://mp.weixin.qq.com/s/eOgh46SDHFZfrPC70I5QgA
(摘录)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学诚被控性骚扰一案在被曝光20天后,国家宗教事务局给出了一份调查情况的说明。这份说明掷地有声地公布了“学诚案”的四条线索:违戒——对弟子进行性骚扰;违章——龙泉寺部分建筑未获规划许可;违规——龙泉寺大额资金去向成疑;违法——涉嫌性侵,公安机关已经介入。
抛开“学诚案”的佛教特色,这就是一起典型的腐败案,涉及社会领域腐败案的多数问题因素——权力、性、金钱、房产。社会腐败形象折射到了宗教信仰领域,佛教亟待大力反腐。信仰反腐即有社会特点,又有宗教特点。学诚案”说明佛教也不全是净土,既然有了污染,就需正视,就要清除,就要改革。
革故鼎新是历史之潮流,佛教自传入中国,就在不断自我改革,不断适应社会,不断中国化。只有不断革新,才有佛教明天。如何清除佛教界发展的桎梏,让佛教走向改革的大道?还是要从国家宗教事务局公布的“学诚案”的四条线索着眼来安排。简而言之,佛教界应该进行一些制度性建设与改革,着力处理好四大关系:
1.佛教界上层人士与监督机制的关系。针对目前佛教界存在的违反清规戒律与佛教仪轨的情况,如何在佛教界内部建立一整套更有效的自身监察机制,特别是针对佛教界上层人士的监督和监察,是有效避免类似“学诚案”出现的关键手段。
2.寺庙与住持的关系。佛教是天下佛教徒的佛教,并非一人一寺之佛教,更不应被少数人在没有任何监督的前提下任意把持处置。推动宗教场所法人制度和佛教十方丛林制度,理清管理住持与佛教场所的良性关系,刻不容缓。比如“学诚案”就暴露出,诺大个龙泉寺成了学诚的“私产”,不仅违法建造房产,而且财务管理问题重重。在被举报后,他竟然还能“绑架”龙泉寺,以整个寺庙的名义发布所谓的“严正声明”,贼喊捉贼,不知悔改,企图混淆视听。因此,改革寺庙与住持的关系,断绝住持和寺庙的利益集团链条,是避免类似“学诚案”再发的重要措施。
3.寺庙与金钱的关系。寺庙的建造很多来自募资,是信众对佛教的尊崇而自愿的奉献。这一块,应该得到基本的保护和尊重,但必须要有严格监督监管。寺庙要有几本明确的账目:募资账、流通账、收支账等,这些账目都要历历在目、清晰可查。政府管理部门也应该严格审计与介入,适宜和必要的账目应该对全社会公开。这样才能避免“公产”变成“私产”,才能不让“僧俗共产”中饱了某些不法之徒的私囊。寺庙与金钱的关系,是全社会最能直观了解寺庙建设的一面镜子,对佛教界的形象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处理好这个关系,会让寺庙真正成为尊崇之地,否则就会被人鄙视甚至敌视。
4.寺庙与法律的关系。“学诚案”充分暴露了佛教界长期存在的忽视法律建设的软肋。除了以上提到的佛教界自身忽视对上层人士有效监督之外,宗教主管机构和宗教团体也应该加强对佛教人士的法制教育,培养佛教人士必要的法律素质。佛教徒们清心寡欲、吃斋念佛,他们都是爱国守法的好公民。好公民就要懂法、守法、用法,对佛教界内部的违法问题,应该有基本的判断力和与之斗争的决断力,而不能以所谓可能破坏团结,不利于修行为理由,对其虚与委蛇,甚至听之任之。
反腐没有法外之地,佛教界应融入到全民反腐这一伟大洪流当中,敢于自揭伤疤、敢于同违反国法教规的人与事做斗争,无论他的权力多大、教职多重;用实际行动挽回“学诚案”带给佛教界的不良影响,使得“利乐有情、庄严国土”不只是一句寺院围墙的标语,而是真正的现实写照。

(七)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四》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四

(八)
《关于“五个佛法”的讨论》

关于“五个佛法”的讨论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

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


《取消网络平台个性化算法推荐技术推送信息的建议和讨论》

取消网络平台个性化算法推荐技术推送信息的建议和讨论

(九)
【居士】《广西探索搭建信息化管理平台推动民间信仰工作“三解决”“三提升”》
https://mp.weixin.qq.com/s/AoSu_g2WnIT5iNZvUeaCWg
《对话录 | 王颂:中国佛教学者要有面向世界的胸怀和抱负》
https://mp.weixin.qq.com/s/tFTwNRxaRL0QycK8IBWlFw
(摘录)中国对周边国家在文化方面影响最大的三样东西是:汉字、律令制度、佛教。东亚佛教的核心是中国,不是印度。中国应该鼓励东亚佛教领域的研究,并不仅仅因为研究东亚佛教的外国人自然而然地会对我们的传统有亲近感,还因为咱们的传统文化确实有研究的价值。中国作为佛教大国,研究佛教是中国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要有这种使命感,要有面向世界的胸怀和抱负。

(十)
【居士】《大安法师:大家一定要对这个戒律要非常重视!》
https://mp.weixin.qq.com/s/k7EZGaXXofv4YNJ9hBiWFw
(摘录)如果一个低贱的人都能持戒,他就不那么低贱了,他就有高贵的一面。如果社会地位很高的人,他都不持戒,他身上就很低贱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对这个戒律要非常重视,威仪无缺。这样就把持戒的功德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