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一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一
(20191214)

(一)
【居士(女)】我2009年因婚姻破裂和孩子生病,开始学修《地藏经》。后来因偶尔的机会经人介绍在汉地的寺庙学格鲁派法门,由于我当时急于求孩子身体康复,满怀希望的带上孩子去该寺参加所有的法会。从接触法本后我很感动,很珍惜自认为来之不易的佛法,但是自从修学喇嘛教的法之后,我的生活和性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和母亲及弟弟的关系也一塌糊涂,弟弟也因我的事情造成家庭生活鸡犬不宁,我想这就是我学佛的结果吗?
然后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出国之后母亲把孩子的脚打成骨折,我想八岁的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情让我母亲如此的心狠手辣呢,当时我如疯子般的到处和亲戚朋友述说母亲打孩子的事情。后来,了解事实不是我想的这样,据说在我学喇嘛教的时候,汉喇嘛已经设下陷阱,背地里用权力带出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然后使孩子被那些流氓强奸后把脚打成骨折。可恨啊!!!
现在我的孩子已上初中,在喇嘛的控制下,每天背着书包去KTV,为什么喇嘛如此毒辣的对待孩子呢?听说喇嘛要杀我和我弟弟,因为我会说妄语(我学佛前有时会说妄语,学佛后杜绝所有的妄语),因为我弟弟做生意很贪心,所以我们该死。朋友问我:“世上比你家富的人很多,为什么喇嘛想要你们家的财产呢?”
我伤心极了,开始和孩子天天放生。也许是我的善举感动了诸佛菩萨吧,原来我们三家人一直被喇嘛派的鬼神附体所控制意念才会鸡犬不宁。目前我一直在修《金刚经》。喇嘛依旧派鬼神附体在我的家人身上,我修《金刚经》的时候鬼神才会逃离。
【贤佳】宜应彻底远离喇嘛教邪师邪法,坚持诵《金刚经》《地藏经》,并可适当广阅佛经,如《楞严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大般涅槃经》《十善业道经》《优婆塞戒经》等,树立宽广的基本正见。对母亲的误解、损恼应道歉、忏悔,以后勤恳孝敬母亲、善待家人,平时宜多念佛,随顺持戒,自有诸佛菩萨、龙天护法护佑,不必担忧喇嘛教邪师的邪咒巫术恐吓。
《佛说阿难分别经》说:“十恶怨家,十善厚友,安神得道,皆从善生。善为大铠,不畏刀兵,有能守信,室内和安,福付自然,非神授与也。……受佛禁戒,信而奉行,不念诳妄,奉孝畏慎,敬归三尊,养亲尽忠,可得为世间事,不可得为世意也。……世间意,为佛弟子,不得卜问、请祟、符呪、厌怪、祠祀、解奏,亦不得择良时良日。受佛五戒者,福德人也,有所施作,当启三尊。道护为强,设使诸天,天龙、鬼神无不敬伏。戒贵则尊,无往不吉,岂有忌讳不善者耶!不达之人,自作骂詈,善恶之事自由心作,祸福由人,如影追形、响之应声。戒行之德,应之自然,诸天所护,愿不意违,感动十方,与天参德,功勋巍巍,众圣咨嗟,难可称量。智士达命,没身不邪,善如佛教,可得度世之道。”
您说:“事实不是我想的这样,据说在我学喇嘛教的时候,汉喇嘛已经设下陷阱,背地里用权力带出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然后使孩子被那些流氓强奸后把脚打成骨折。”这您是怎么了解到的?有证据吗?
您说:“现在我的孩子已上初中,在喇嘛的控制下,每天背着书包去KTV。”您怎么确认是因为喇嘛的控制呢?
您说:“听说喇嘛要杀我和我弟弟。”从什么途径听说的?可靠吗?
您说:“喇嘛依旧派鬼神附体在我的家人身上。”您家人怎样的表现使您认为是鬼神附体?您怎么确认是喇嘛派鬼神做的呢?
【居士】我孩子的膝关节骨折在三甲医院拍CT诊断结果,后赴上海长征医院治疗后康复,同时在长征医院给孩子看妇科是因为孩子屁股痒,当时医生也没有明确说明,我在病历记录看到孩子外阴充血,那个时候我根本想不到这可耻的事情,只相信孩子脚是我母亲用锤子打伤。回忆过去如果我母亲用锤子打膝关节,为什么膝关节上没有留下任何疤痕呢?
关于孩子去KTV,我在孩子包里发现一件半落肩的衣服及化妆品粉饼、口红、假睫毛。初二下学期数学、社会、英语书本原封的放在家里,加之成绩单上没有班主任的盖章,我曾经问班主任孩子正常的上学和放学回家为什么书本原封的在家里呢,班主任没有正面回答我。从初一到现在初三换了四个班主任,这不是学校针对我吗?鬼相信三年不到换四个班主任。我原本想去学校问校长,可是我没有证据。每当我问孩子学习的事,她很生气的回答都是我学佛害的。我很后悔十年的光阴浪费在喇嘛教的四皈依、大礼拜、百字明、金刚萨垛四加行上,害的我失大财。那种经历使我刻骨铭心的伤痛。
附体一事是孩子发现自己的身体里有个声音和她说话,为了证明事实,我向鬼神提问我过去所发生的遭遇,鬼神对答如流。喇嘛教用酒供养护法,其实就是供被喇嘛束缚的鬼神。
关于喇嘛想杀我,一位朋友告诉我*寺联合对我们。
【贤佳】了解了。以后宜适当多观顾孩子,如果方便,可适当常去学校直接找其老师、同学了解情况,请其老师、同学帮助关照。也多孝敬母亲,积极生活,理智待人处事,以身示范教导孩子。以苦为师,诚恳念佛修善(净业三福)回向往生净土,也回向给自己的亲人安稳生活、将来往生净土。
【居士】虽然我们素昧平生,有您教导,我的心里得到很大的安慰。自从修《金刚经》以后,我对父母和弟弟的所作所为很内疚,特别是想到孩子的事,有时常想带孩子去死,再想想孩子如此聪明懂事,我的心如刀割。
另:你的微博《一位女居士被汉喇嘛干扰的痛苦求助》(https://m.weibo.cn/6887020742/4424697003284647)一文居士的部分经历和我相同,只是该居士自己不知道被附体控制意念,遇到喇嘛纠缠没有别的方法,随业力现前到业报命终。
【贤佳】过去的已过去,跌倒了爬起来,坚强面对未来,积极把握现在,生命无限,希望无穷,不必沉于懊悔,宜应厌弃恶法,悲悯恶法惑害者,自己积极修善,随力弥补过失,帮助他人远离恶法,现世境遇应会渐渐改善,未来也好往生净土。

(二)
【居士】《真实的佛教密宗男女双修》
https://tieba.baidu.com/p/5344431038
(摘录)根据黃教(又称格鲁派,达赖喇嘛即是派教主)创始人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卷十四﹐灌頂是修密宗时必需举行的仪式。一个僧人从入密门到修炼最高密法无上瑜伽密,要按照次第进行多次灌顶。密宗视灌顶为最庄严、最神圣的仪式,未受灌顶者是不能修炼密法和阅读密宗经典的,否则不仅得不到成就,死后还要下地狱。
灌顶仪式必须由金刚上师执行。仪式在曼陀(绘有佛像、法器的修行道场)前举行,事先受灌者要沐浴,穿着盛装,由上师手持一个内装“圣水”的宝瓶,向受灌者头上洒水,再用以人的头盖骨做的碗装青稞酒让受灌者喝。最高级的灌顶仪式是修无上瑜伽密之灌顶。其过程是﹕修密弟子找一个12岁~16岁或者20岁的处女,引到密室内用幔帳包围住的屏內,将此女献给上师长,此女被叫做“明妃”(佛母)。然后由上师加持“金刚莲花”(男女生殖器),将“俗女身观空后,生天女身”。然后上师携“明妃”进入入屏幕內,行“大瑜伽怛特罗法”(“男女和合之大定”,通俗地说就是性交,然后“入定”)。弟子在幕外以布遮目跪候。事毕,上师携“明妃”至幕前,以大拇指和无名指取“摩尼宝”(精液)置于弟子口中,同时念诵《金刚曼经》。弟子要诵意为“希有大安乐”的咒语,把“摩尼宝”咽下。而“明妃从入定起,不着衣服,于莲花中取甘露滴(处女血),同样置于口中,亦如上而饮”。这就是所谓密灌顶。灌顶后,弟子去遮目布。上师将“明妃”手置弟子手中,然后以自己的左手执他们的手,以自己的右手持金刚杵置于弟子头顶,教训道﹕“诸佛为此证,我将伊授汝。”然后令弟子与“明妃”如法修“和合之大定”,“引生大乐”。
所谓灌顶名为宗教仪式,实为轮奸少女。四十岁上下的朋友应该有人记得1987年《人民文学》第一期上的一篇文章《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文章里描述了一名叫桑桑扎西的少女被选中成为“明妃”,到灌顶后致死的全过程。因为描写太过写实而被禁止发行,当时的总编辑刘心武因此而被免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公共图书馆翻翻,看是否还可以找到这本书。
我不知道那些被藏传佛教感动得感激涕零,认为在那片透明蓝天下的宗教是如何纯洁,如何可以荡涤灵魂的小资女人们看了这样的过程会有何感想?如果那个被选中的“明妃”就是你,你又会有什么反应?

(三)
【居士】《〈英国侵略西藏史》一书对西藏喇嘛教的评判》
http://www.bskk.vip/thread-2857462-1-1.html
(摘录)此辈藏僧诵读经典之能力殊伟大可惊,特于经典之真实意义大都不求甚解耳。此辈喇嘛道德上之素养,亦无好评。终身不娶之僧侣贵族大都另有所欢,而低级军人僧侣生活之放荡尤不堪问。普通迎神赛会之场直是人欲横流之所。
杀生行为,原佛门所不许,唯西藏各喇嘛皆喜食肉,不能一日或缺。每岁最后三月中,拉萨市上,例须屠宰牛羊五万余头,此一事实殊堪注意也。藏人用刑极残酷,如挖眼、斩首、鞭扑等不胜枚举。
藏人心理上犹充满原始宗教邪魔外道之色彩,故自信非竭毕生精力不能自谋解脱。藏人意想中之精灵世界,仍充满邪魔,稍失修持,即惧为魔鬼所吞噬。各个庙宇乃至各个家宅皆充满魔鬼之神像,睁目露齿、引颈伸手作攫人状,其狰狞可怖匪夷所思。对于天堂之信仰,藏人实极模糊,而对于地狱之信仰则几可支配大部藏人之生活。
如上所述,西藏之宗教,实际上已流为邪魔外道,唯于黑暗之中亦尚不无一线光明。

(四)
【居士】《西藏喇嘛教的真相·1——旧西藏的社会制度》
http://www.bskk.vip/thread-337767-1-2.html
(摘录)法律条文是吐蕃时代留下来的,1000多年没有多大变化。主要的法律有“十三法”、“十六法”等法典,它们曾经过五世达赖、十三世达赖的修订。另外,西藏还沿用元朝、清朝的某些法律。法律条文涉及的内容很多,有刑事法律规范,有惩治制裁规定,有婚姻、财产等民事法规等等。某些法律明确规定并严格维护等级森严的不平等社会制度。“十三法”、“十六法”规定:“人有等级之分,因此命价也有高低”。上等上级人的命价按尸量黄金计,下等下级人被杀的命价仅为一根草绳。法律严格区分贵贱,并公然庇护权贵。如按伤人赔偿规定,凡仆人反抗主人,而使主人受伤较重的,应斫掉仆人的手或脚;如主人打伤仆人,延医治疗即可。如抗犯“活佛”,则要受到更严厉的惩罚。按照法典规定,农奴“勿与贤哲贵胄相争”,甚至规定“向王宫喊冤,不合体统,应逮捕鞭击之”,连农奴喊冤也有罪。而达赖集团散发的材料都称,农奴“是有合法身份的”,他们“可进入法院,他们有权控告他们的主人,并且把他们的案件上诉到高一级当局”。这显然与事实不符。
在以大喇嘛为首的三大领主管辖的范围内,领主们既是法律的制订者,又是法律的执行者,他们的意志就是法律,他们的封赐文书、口号命令,谁也不能违抗。法律还保障三大领主对拥有的土地和农奴人身的占有权。五世达赖在木猴年授予贵族谕文中就写道:“如果你们(指农奴)贪图自由舒服,我特授予拉日孜巴权力,将你们鞭打、砍杀。”
喇麻教寺庙和政府的判决同样具有相同的效力,凡喇嘛僧人犯法,皆由寺庙处理,只有寺庙的喇嘛僧人被开除僧籍逐出寺庙,政府才能依法处理。密教的上层喇嘛因此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
1959年民主改革以前,喇嘛教寺庙都有监狱或私牢。在西藏甘丹寺就有许多手铐、脚镣、棍棒和用来剜目、抽筋等的刑具。

(五)
【居士】《世尊预记:必有身着袈裟恶人(实非比丘)征战杀人、劫夺城邑。狮子身中虫,如喇嘛等》
http://www.bskk.vip/thread-124371-1-2.html

(六)
【居士】我接触“藏传佛教”的时候,念过“嗡吗尼呗美吽”,念过金刚萨埵心咒,我一直想这“嗡吗尼呗美吽”什么时候才能念完啊,我要一心专念阿弥陀佛的!所以念这些藏咒我是图应付了事,但是任务太多,天天要念很多,学习法本也要用精力,搞得我神经衰弱,严重的时候就像缺氧一样头痛耳鸣!在这期间,我还服用了大师兄们给的加持品——甘露丸,至少吃有三颗,一方面是受众师兄蛊惑,二方面也想吃了身体能好点,学习不那么累。但是所想并不能如愿,外求是要付出代价的,几年的缺氧症状严重到一看法本头就痛,晚上耳朵叫唤睡眠也不好。
自从您揭露学诚丑闻开始,我便关注此事,那时我所在菩提学会的大师兄们还在网上给我们说这是有人有目的诽谤、栽赃学诚大和尚,让我们不要相信。这样的谎言居然出现在大师兄之口,师兄之间、所谓的金刚道友之间,原来是没有真实的感情的,他们哄骗师弟、师妹,哄大家痴迷五明佛学院的大堪布们,保护邪师邪法。哄骗道友该当何罪?这个因果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今年我给几个师兄悄悄发信息叫他们不要吃从五明佛学院带来的甘露丸,没有经过国家医药部门监制的药丸吃了很有可能会中蛊毒,搞得几个痴迷之人还去菩提学会管理员那告我的状!
所以说学佛本身没有错,关键是你学的究竟是不是佛,是不是遵循了因果法则,是不是修净业的!今年九月的时候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有关批判莲花生、宗喀巴搞男女双修的文章,菩提学会的几个管理师兄看到了陆陆续续的打电话给我,勒令我删除此文章!可见我的朋友圈是受他们监管的!说莲花生和宗喀巴的丑事,就像是动了菩提学会这些管理人员的奶酪!此番训斥就像他们要把我吃了似的!莲花生、宗喀巴是他们的王,不允许他人说一句不是!可想而知,这些师兄们学了藏传又能咋的?连男女双修、四皈依都赞同,为了视师如佛,释迦牟尼佛也站一边去!他们的护师法到头来就是如此疯狂!我感恩他们的训斥,要不然我还不能与邪法彻底拉豁!
现在我有幸学习汉传天台教观,义无反顾焚烧了有关藏传邪法的几十本法本!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调整,我的头不痛了,耳鸣好些了!如果不是您揭发学诚,恐怕我在藏传那边会学得精神分裂了!
还有一个事情,有藏传喇嘛给我发过让我学习的达赖喇嘛的文章和根登佩群的文章,我当时把这些文章删除了,因此没有留下证据。如果没有删除,这就是喇嘛们还在暗地里到处鼓吹、宣传达赖思想的证据。

(七)
【居士】《一位出家师对传承和加持的看法》
https://m.weibo.cn/detail/4447872839336897
(摘录)昨日接到一年轻的女同修电话,言及去附近一所小寺庙时,遇见有一从藏地来沪传法的喇嘛(也可能是活佛,具体没有详问),起初,她以为是一个很好的机缘,于是就很恭敬的对喇嘛做了供养,并虔诚的请法,结果喇嘛说要她一定要某日晚上去才可以传法给她,她说晚上有事,不方便,喇嘛曰:“你的心不诚!如果真的心诚,一切都可以放下的!”然后居然还动手拍抚她的肩背,她心中感觉很不好,于是找个借口先离开了。然后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应该继续去请法。当时我告诉她,从其言行上看这个喇嘛不大靠得住!还是不要去的好!放下电话后,我想想愈发觉得此事重要,确有必要搞搞明白!于是动手写了此文。
有朋友劝我,不要随便发这种文章,万一你误解了别人,会有罪过的!并引大德之语曰: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
我当然知道谤法谤僧的后果是什么!自思此行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了吧。如果你是个与济公一般,在人间游戏神通的圣人,我自然不会对你的言行举止提出疑问!可问题是你是正经来弘法传法的出家人,不注重四大威仪,不注意言辞行持,如何能令众生生起仰慕的信心?!故而在下如此行事的初心绝非谤法谤僧,而是驱魔卫道!也许有点自不量力,但我心诸佛可鉴!
诸佛菩萨及祖师大德们是要我们借助“师”这个假名相,去修证成就我们自己的恭敬心,即所谓借假修真也!而不是要你去把“师”当作神明供奉,把师承搞成了个人崇拜!结果必然是乌烟瘴气,一塌糊涂!
如果加持真的能够把别人的修持给你,那么请问,世上还有哪个活佛喇嘛或上师的加持力能够比诸佛更强大?诸佛普度众生,只要用他们无边的法力给我们加持一下,岂不是就解决问题了吗?何苦还要苦口婆心的劝解众生回头呢?
总而言之,不论是师承也好,还是传承中的加持也罢,其实皆是方便名相,诸佛菩萨及祖师大德们欲借此方便帮助我们明白了知真正的佛道,这就好比以手指月,我们不知月在何处,圣人用手指给我们看,是要我们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远处的月亮,而不是要你盯着手指看,把手指当作月亮!而我们不解师承及传承之真意,同以手作月无异!
恭敬心的成就,虽然离不了名相,但我们必须要明白为何要这样做,其真正的目的和意义究竟是什么?这才是正信!而不要稀里糊涂,被妖魔鬼怪引入了邪路还不知道!功夫都用在名相上了,还以为自己修的是佛法!
(W居士)“想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前提是这个出家人必须是清净正信的,像xc那样邪淫双修的,再去称赞他,就毁坏了佛法。
(D居士)是赞弘法的功德。而对于人,对于法,需加以鉴别才行。

(八)
【居士】(D居士)四皈依就是外道标志之一
格鲁派相对于宁玛派理智些。宁玛弟子不但妄语成习,且瞋恨心外溢,讨论起来如泼妇骂街,充分证明此派教理教义问题大。不过尽管格鲁表现“绅士”些,也是先预设了结论,后找证据堵漏。我甚至以为,他们的证据连自己也没说服过,不过是门派面子。
藏密无论哪派,都没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因为入门就是上师相应法,四皈依洗脑透彻才会传法,所以凡学藏密都是预设了“上师永远是对的”这个前提,在此基础上进行辩论,无异于缘木求鱼、刻舟求剑。他们不会想:我是来求法的,必须先舍弃宗派观念,依法不依人,上师仅是引路人之一,成就大事业是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要被一人乃至一派之说所局限。固应舍弃任何情见,包括对上师的个人情见,这样才够客观。否则世间情见未舍,又增加了上师情见,知见不偏才怪!
如果没修学过四皈依加行之类,作为一位不信教的普通人,给你讲酒肉供护法、佛也搞男女双修,你会信么?直接定义为邪教就可以了!但四皈依观念根深蒂固后,有人就会拜庙里露着生殖器交合的“佛像”,就会把宗萨的“女色也可供养上师”谬论当真,就会为男女性交的双修是悲智双运做解释开脱,就会乖乖地捧上家财祈求喇嘛的恩赐而不是先孝敬父母。所以四皈依绝不可能是佛法,只是藏密外道摄人的方便手段。佛子,无论什么理由,舍佛为初即成舍戒,就不具三皈依戒体,这是佛教铁律!
说一句谎言,就得用十句去圆谎。所以上期交流中格鲁人士废话连篇,闪展腾挪,就是不肯直面双修违背佛戒,就是不敢否定祖师谬论。更甚之处,居然为了诡辩上师是佛,而发明佛的化身有两种——圣化身与俗化身的奇谈怪论,见于哪部佛经?说佛也会犯错,这已无异于谤佛了!目的无非是说:佛俗化身会犯错-上师是佛-上师也会犯错,但这可能是一种密意。无耻至及!
自法义辨析以来,喇嘛教的丑态不断曝光,喇嘛粉的知见偏邪逐渐为世人所知,倘使有一点佛法知识,倘若不信佛教而有正常的三观,看透这教派并不难。也不需要懂什么狗P的密意,懂传统文化、伦理道德、社会良俗就够了!这样一种野蛮蒙昧、愚痴落后的宗教教义,怎么配给现代文明社会做精神指引呢?释迦牟尼佛创立的伟大教派绝不会是这个样子。
释尊提倡众生平等,慕灭修道,泯却任何情见,放下自我,根本不会树立个人崇拜,否则又成头上安头。当以法为师,以戒为规,真正的证道圣者可有受人钱财、妻女,自己住别墅搞男女性交的?那你法说的再玄妙,也是个外道或骗子,下场比不修的俗人还惨。而外道实现这些不可告人目的前提和方法无疑是先造神,让人对这个本尊的肉体化身服服贴贴,后就可为所欲为了,DL的弟子麻原彰晃就是鲜明的例子。
这就是佛教三皈依本就足够,而附佛外道必须要安置“师”于三宝之前的最合理的解释了。实话告诉你吧:本来就不是要成就什么佛道,借用下佛教的大名罢了!
(“智修和八戒”)区分内外道是三法印。
(D居士)诸行无常,上师也是生灭,何必安立虚幻?诸法无我,我都没有,哪来的上师?涅槃寂静,本就无佛可成,又哪来的上师是佛?
(“智修和八戒”)于法不说断灭相,不能否定因果。
(“法梦”)要证知三法印,必须皈依三宝,不是偷食几句佛说的三法印就是佛教,吹自己不是外道。藏密喇嘛教基础的逻辑都搞不清楚,可悲!
(D居士)皈依都不能是佛教三宝,后边的都甭提了。

(九)
【居士】(网友甲)刚才有个其他学佛群里面的尼姑,是五台山普寿寺的,居然群里发所谓甘露丸的利益。哎,看来五台山寺院喇嘛教盛行,这样很是痛心!
(网友乙)五台山,清朝康熙年间赐予喇嘛教最主要的五座寺庙,今年去看又新建了一所,正在台怀镇中心,格鲁老林和他师父曾供宗喀巴像于该寺中。目前大多数人并不识佛教与喇嘛教的区别,故香火十分旺盛,有名的五爷庙也是。其实五台寺庙很多,但最好的位置被喇嘛教占据着。
(网友丙)以前曾风闻普寿寺佛学院在学《菩提道次第广论》,心里不相信,因为那里的师父持戒好,是我心里的净土。后来有一次给寺里客堂打电话,顺便问了一下居士能否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法师答:“可以看,适合初学者。”当时心里难受极了。这是大约两年前的事。
五台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每年不知道多少人去那里烧香礼佛、参访修学。五台山普寿寺佛学院号称是亚洲最大、人数最多的汉传尼众佛学院,五台山和普寿寺佛学院的修学方向对汉传信众的影响太大,希望有关部门能严把五台山各寺院和普寿寺佛学院的修学方向,做好佛教中国化工作。

(十)
【居士】前几天有位师兄告诉我,说有位广西的喇嘛教徒(女的)透露,最近她们那(某市)有宗教局文件下来整顿喇嘛教,禁止非法聚众共修,当地很多加入索达吉菩提学会的都退出来了。整顿的不止菩提学会,还有其他喇嘛教组织。她抱怨“藏传佛教”在当地受到重击,但她们还是有对策,自曝:换场地,化整为零,缩小共修组规模,私下三四个人就一个小组继续偷着共修。

(十一)
【居士】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一字一拜拜完了净土五经一论,现在又开始再读《楞严经》。今天早晨读到了第六卷,在这一卷中,佛陀说的很明白:杀、盗、淫、妄皆为佛教所严格禁止的;若依佛说,即为正说;若不依佛说,即为魔说。我在想,屡屡的破斥藏密邪说,劳神费力,真不如建议大众读《楞严经》,说的多明白呀!又想起以前*法师对我的训斥:“读《楞严经》不过了解一点皮毛,别人知见正不正跟你有什么关系?”是啊,别人的知见跟我没关系,但是完全不知道佛怎么说的,就很容易被邪见带走啊!我自知是罪恶生死凡夫,读《楞严经》《法华经》完全不能开悟、成佛,但是了解皮毛也能感受佛的加持力。
【贤佳】是的!但藏密“大德”和信徒可能说《楞严经》是伪经,又说那是对显教根机讲的,又说菩萨戒对杀盗淫妄有开缘。很多藏密“大德”讲《楞严经》,如索达吉、净界法师等,他们能“会通”。
【居士】想修邪法,就找各种理由去狡辩,但无论怎么狡辩,皆为魔说。我觉得,无论修习哪一法门,都应该读《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这是佛说的重要经典。
经过将近一年的交流讨论,我对藏密的认识确实比以前更加清晰,所以这次再读《楞严经》觉得比以前有点感觉了。我曾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专读《楞严经》,可是觉得脑子里留不下痕迹,今天读到第九卷,世尊开示五十种阴魔,这一卷中讲了二十种,在现实中多能对应上。比如,执着某种境界,且不说藏密人士每每宣扬上师、仁波切有多少神通,就是修学净土宗的在家、出家二众也有不少执着境界的。我在十天百万佛号闭关后,听他人分享的时候,有不少说见到什么什么境界的,对照《楞严经》,大概是他们的发心是有问题的,容易感召邪魔。当然,有境界出现而不去执着就是对的。在这一卷里,世尊又强调了,赞叹饮酒、吃肉、自言是某佛菩萨再来……,皆是魔境,这不是跟现实完全对应吗?
我觉得,一句佛号成佛有余没错,但是我们修学净土的人多为罪恶生死凡夫,又逢五浊恶世末法时代,正邪不辩是很危险的,因此越发觉得净业行人读《楞严经》等大乘经典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