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91206)

一些交流讨论(20191206)
(一)
【居士】《我们如此深爱我们的儿女,他们爱我们吗?》https://mp.weixin.qq.com/s/1ItGcyug2VYyzptKvs6JWQ
(摘录){父母爱孩子是本能,中国很多父母都是以儿女为中心活着,付出自己全部的心血。这是中国父母的伟大,也是他们的悲哀,因为他们的牺牲和成全,往往换来的不是感恩和回报,而是嫌弃和不满。我们这代人正在经受独生子时代带来的伤害。或许父母与子女的缘分,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目送。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子女都应该做到最基本的孝顺、尊重父母,别再让父母越年迈越无助,越付出越心寒。}
《引深思!北大博士后出国失联20年 得知母亲病危只回了七个字》
http://film.szonline.net/souluo/20191204/souluo97603.html
(摘录){1999年,王永强从北京大学博士后毕业后出国,自此与家中再无联系。如今病危的老母亲希望在临终前见他一面,辗转多人找到他后,他却只回复了七个字:“清官难断家务事。”}
请法师看下这两篇文章,我看了真要落泪!那位北大学子居然失联20年,现在妈妈重病即将离世,想见他一面,通过媒体找到他人在美国,居然就用一句“清官难断家务事”七个字回绝!妈妈十月怀胎生下他,含辛茹苦把他培养到名校毕业,难道是这七个字可以概括的吗?再难的“家务事”都不是20年与父母失联的理由,更不是拒绝见妈妈最后一面的理由啊!
中国的下一代真的令人堪忧啊!其实就是面对社会竞争的压力,面对以后一个人照顾父母而躲避责任,甚至厌恶父母。这些孩子们从小习惯了父母的宠爱,而忘记了对父母应尽的责任,丝毫不考虑父母的感受。
这些问题其实已经成为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乃至殃及到佛门。佛法首重孝道,佛陀为度早年离世的母亲,特去忉利天为母讲《地藏菩萨本愿经》,还制戒要求未得父母同意则不许出家。但现今很多“高僧大德”不引导化解这种子女不孝父母的严重社会问题,反而利用这种状况,诱导、“帮助”独生子女硬弃父母出家,既违背佛教戒律,也违背社会道德。
如极乐寺众多比丘尼在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教导下硬弃父母,玩失踪,乃至威胁父母要自杀。其实就是知道父母肯定不舍得让其自杀而妥协,但她们面对失望而想自杀的父母可能“不屑一顾”,最多用一句“等我成就了度他们”而了结。你现世跟父母结下如此大冤结,头上顶着一顶“不孝”的大帽子,你能成就吗?届时父母可能见你躲避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让你度!难道佛法是令我们如此冷漠无情的吗?
有朋友多次告诉我,说她经常听到有人提到学佛,就说:看到一些学佛的人很自私,六亲不认,不敢学。所以,作为佛弟子的我们,请千万不要因为我们的行为而导致世人诽谤佛法,那个罪业可大了!佛陀之所以制定了出家必须得到父母同意的戒律,应该是预知到后世会出现这些问题。《印祖文钞》亦是多次开示佛弟子要行孝道,出家要谨慎,需要得到父母同意。
上期分享有位比丘尼给妈妈发信息说:“死亡并不让人悲伤。让人悲伤的是,大多数人根本就没真正活着。”那佛陀宣导“慈悲为怀”难道是让我们连自己父母都不管的吗?而放弃对父母的孝敬算是“真正活着”的吗?有愧于父母养育之大恩,死亡时真的能很坦然吗?那日本的“奥母真理教”用毒气杀死很多无辜平民是不是也属于“死亡并不让人悲伤”呢?
“我会继续去做生活在这日常世界里该做的事”,难道孝敬父母不是日常世界里该做的事吗?不知她所说的“彻底的自由”是否包括了放弃对父母应尽的责任?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时代,而这批老人大都是在80年代响应国家“只生一个”的号召,只有一个子女,目前国家的养老院还不普及,所以还是需要子女的照顾(当然如果能够妥善安排好父母的经济、日常生活,有条件请人照顾,父母也同意子女出家另当别论),而作为佛弟子更应该为世人做好孝敬的榜样,岂可弃父母不管不顾而自己享受所谓“彻底的自由”?

(二)
【居士】《一些交流讨论(20191202)》第一段净人母亲和女儿的对话,我有不解:这是她表达自我,还是劝解母亲的话?从行文的意思来看,应该是双方互有要求,这让我想到企业之间的债务追讨。
我方前一段时间被一家企业欠了一笔钱,幸好不是很大,但是同一债务的债权人有大的机构。我们也理解这两年的经济形势,对方确实是因为经营问题导致流动不足并非恶意逃债,于是大家碰头进行债务梳理,也采取了一些法律行动以防扩大损失,整理完坐下来跟对方面对面讨价还价。讨价还价的内容无非就是宽限和部分债务减免,但是无论哪一方,都不会彻底的要求对方放弃自己的诉求,因为这是不理智也是不现实的。比如说,我方若要求对方马上连本带利还款,逼急了可能就是破产清算和一条人命。对方也不可能说自己就是不还,因为法律等着他。因此双方事实上达成的办法就是以时间换空间,慢慢的将各自的债务损失降低到最小。讨论过程没有什么太过激表达,法律也不支持。双方和和气气的拿出债务解决方案。
而这两位母女之间,就我猜测应是出家与否的问题上各承苦痛。虽然痛苦无分大小,端看各人承受能力,而在事件层面而言,确实未能与大金额债务纠纷相较,因此我认为将佛法抬出相互劝退并不适宜。佛陀教法是教育人解脱的,不是教育世间法的,拿来用不仅大材小用,还是文不对题。从世间法解决这个问题呢,其实就是类似我上面写的债务追讨。
我们世间人比较有意思,一边在讴歌责任感,一边在感叹身不由己。这就是业力的缠绕,不由人自主,确实是所谓的“世界不围绕着自己转”,但是另一方面,世间人也知道解决“自己想要”和“世界不满足自己”这个矛盾除了用强权压服(耍无赖)以外,更多的是磋商和妥协。不知道这两位愿意选择什么样的路子。
如果非要论佛法,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如果这位净人的问题跟我之前看到的例子类似,我可以理解原净人的心态。确实,因为国内的文化基因和经济现实,无条件的爱极为稀有,大部分父母生养子女要么是糊里糊涂,要么是有所图报,不是图养老就是图心理陪伴,这也正对了“世界不围绕自己转”。舆论上很多父爱、母爱的宣传,确实某些是不符合事实和骗人的。骗进去已经是愚痴,已经是不得已,失望之余想逃脱也是不得已,觉得父母不理解自己,觉得父母自私也是情有可原。一边是父母贪爱子女在身边不成生苦痛,一边是子女贪爱自我实现不成生苦痛。我都理解,也都费解:你们怎么就一模一样呢?
情绪可以理解,行为在我看来依旧是愚蠢。因为我有个地方不理解:既然已经有修定的功夫,为何不在这个关头反过来看看自己的逃脱究竟又是在图什么?图的那个自我解脱究竟跟你父母图的子女顺从自我又有何分别?还不是一模一样?或许你要说“修行怎么能叫自我满足呢?”,这个话就好像孔乙己说“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若不能警醒,依旧是被自我缠绕,依旧是被贪欲驱使,依旧是在无明流转。我不想扣一个诽谤佛法的帽子,但是若此人做事方式流布,世间人误以为学佛者皆是“自己停止不了贪爱反而规劝他人别贪爱”,真的就引起诽谤了。
佛陀的教法若是跟外道闭眼塞耳不想、不问、不闻的修定一个样,那如何还称为佛法?修定为了修观,修观可明了四圣谛,进而坚定的行在八正道上,逐渐自身解脱,再由自身解脱的经验教导被贪爱驱使的苦痛的众生,便是菩萨行了,不是修个定就完事了。
至于净人的母亲,因其未接触十二因缘法,看不穿,情绪低落情有可原。只希望老人家心思放宽,多保重自己。但是这位原净人可谓知法犯法,我不得不说两句,同时也感慨一下:原来体系这个佛法基础是不是教得太水一点了?明显的邪定无法分辨,真是枉受供养!

(三)
【居士】我信的是汉传教,从来不信藏教,认为这不是释迦牟尼佛的正教。关于学诚法师,最大的争议不是他有罪无罪之争(天知地知他有无罪),而是这样大张其鼓整臭他、宣传他的恶,使千千万万的佛教信仰者瞬间信念崩塌:这样领袖级的人物都是假的、有罪的,今后寺院人谁还可以相信?伤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佛教界!这是公开整他的人罪之所在。如果他真有罪,釆取另一种比较稳妥周全办法清除他,可能罪过还小一些,难道不是?
【贤佳】如果不是确定他有重罪,且直接劝谏和僧团举治都无效,是不会举报他的。他不仅破戒害人,还居高位说相似法破坏佛教律制。他崇信藏密,推广藏密教法,是被藏密邪法所惑害,也深广破坏汉传佛教。具体情况和辨析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5)·(一)》(http://www.mzhy.org/20190605-02/)。

(四)
【居士】*居士告诉我,她把公众号上有关学诚的链接发朋友圈,有人提醒她:“你最好不要发,这是敎界内部的事,让不学佛的人看了不进佛门了。”我说:“你告诉他,学诚的事已不单单是教界的事了,他已触犯了世间法律,但还是有很多人在迷信他,为何不能提醒?”
【贤佳】邪师邪法坏教害人,宜应破邪显正,树立正见正信,才好真正信入佛教,真正受益,否则可能盲目入门,盲目受害,自误误人,多成彻底不信。

(五)
【法师】看了您发的贤*法师回顾离开精舍始末,不太能理解极乐寺那些同学对现在的几位负责人从何而来的信心。
【贤佳】这种信心是体系的依师法安立、培养出来的。您看正规藏密体系中,达赖喇嘛、“大宝法王”等那样丑闻昭彰,众多人仍然崇信敬仰。随顺藏密四皈依的依师法是混滥佛法、极端反智的精神控制法。
【法师】还好龙泉寺问题这么早暴露出来。
【贤佳】是的,不然势力强大,危害社会,更难治理,且更多人卷入受害。

(六)
【居士】从《我离开精舍的始末》这文,可知贤甲法师成功逃脱学诚魔掌的迫害与控制,与贤甲法师自己认真鉴别正邪、不迷信师父有很大关系,也与贤启法师及时、多次地对她的大力指点、帮助有很大关系。
我认为若没有贤启法师对贤甲法师的这一切大力帮助,贤甲法师估计难脱学诚魔掌的团队与控制,而难善其身,因此我对贤启法师非常赞叹!
从贤甲法师逃出后所发的文章可以看出,她一步步对正确择师与学修佛法的一些方面已很具正见了,我由衷地表示欣赏与赞叹!
我只是对我的一个朋友这么多年还深迷在净空邪法、常善邪法及喇嘛教邪法中无法出离,及天下很多学佛信众还深迷在很多大邪师的邪法中,随时面临各种巨大的危险,而万分焦急啊!这些焦急,不用思量,自难忘,何处话悲伤!
【贤佳】随缘尽力揭批、化导,破一邪法是一法,救起一人是一人,积少成多,自有大效。“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破邪救人亦复如是,不必忧急,不宜气馁,但应内充外显,耐心施救。

(七)
【居士(龙泉寺体系)】为什么事情已过了那么久,还在不停发布这些?
【贤佳】邪见没有过去,宜应思察。
【居士】不要再造毁谤三宝的业了!
【贤佳】是的,不应再造毁谤三宝的业了,所以我要坚持破邪显正,您也宜应多学深思。

(八)
【居士】佛教界需要厘清思想,革除腐败恶习,破邪显正,树立正知正见!中国佛教界不来一场彻底的革新不足以清明正气,但有些高层论调却一直在模糊视听:京城的《广论》班很多学员还在宣说xc是被冤枉的;某些高校名师说:“成也清华,败也清华,谁知道真假内幕?”还有达赖喇嘛的亲信的弟子说:其实他们师徒(学诚事件)是在演一出戏,苦肉计度化众生。
【贤佳】佛教被邪见邪法严重侵蚀,亟需清理。达赖喇嘛破见破戒、祸国殃民,罪恶昭彰,他们一直诚敬尊为“圣座”,何况学诚所害小小且有诤议。藏密依师法是极端反智的精神控制法,宜应深广持续揭批,渐渐促使醒转。

(九)
【居士】《“藏密辨析”新浪博客精华文章》
https://pan.baidu.com/s/1Df1B56qWcIJk2OG0l8kqYA 提取码:vpl3

(十)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九》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九

(十一)
【刘YZ】《关于唤醒救助身陷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我外甥刘HF及家庭的紧急呼吁》
(注:已删除)

(十二)
【居士】《新修订〈陕西省宗教事务条例〉全票通过审议》
https://mp.weixin.qq.com/s/EvDdkUNoGIHEcAXv4tQhUQ
(摘录)《陕西省宗教事务条例》将于2020年4月1日起正式施行。通过这次修订,《陕西省宗教事务条例》由原有的10章46条调整为9章62条,其中新增22条,删减6条,修改40条。主要在依法保护宗教界合法权益,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严厉打击利用宗教危害国家安全活动,夯实各级政府及基层组织宗教事务管理责任,有效遏制宗教商业化倾向,规范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和宗教活动依法管理等方面,立足省情特点,进行了充实和细化,既保证与上位法的统一,又增强了可操作性。

(十三)
【居士】《福建全省佛教团体负责人暨中青年人士培训班于福州罗源开班 | “辽宁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高端论坛”在中共辽宁省委党校举行》
https://mp.weixin.qq.com/s/WyEdnCeqbgl1KSrGVy0_ng

(十四)
【居士】《人大教授应邀于浙江上虞多宝讲寺主讲佛教中国化的历史启示》
https://fo.ifeng.com/c/7s2vEEHOgiz
(摘录)宣方教授对于佛教思想史和现当代佛教有着深入研究。他首先介绍了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的深刻意涵。宗教中国化虽然已经历了千百年的发展,而当今更需要的是“当代中国化”——即:在时间上,要与时俱进,适应当代社会;在空间上,要入乡随俗,融入本地文化。需要在政治认同、文化融入、社会适应三个层次上发挥作用;从思想观念、组织制度、人才培养、社会实践四方面开展工作。
佛教与中国文化和社会的互动关系格外密切。佛教为何在历史上能够成功地中国化?宣方教授列举了欧阳修、许理和、汤用彤等学者的不同观点。他引用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唐君毅教授所说,佛教具有拔苦、重智、兴悲的不共特点。“佛教之根本精神,在对有情之生命心灵中之苦痛、染污、迷惘、罪恶等,一切负价值之事物,原于生命心灵之自觉或不自觉之执着、封闭者,最能认识真切,而于此动大悲愿,求加以超化解脱之道。佛家深信生命心灵之存在与活动,不限于当生,而有无尽之前程,在凡则业力不失,在圣则功德无尽。此二者皆非儒者所重,亦非儒者所能反对。此即佛之立根处不可拔也。”
佛教的中国化进程,并不是简单被动地适应,更不是消解佛教自身特色,而是在保持佛教解脱追求和淑世情怀的同时,积极融摄中国文化,并为中国文化注入新的思想资源和创造活力。

(十五)
【居士】《从基督教传播的经验,看汉传佛教存在的不足问题》

从基督教传播的经验,看汉传佛教存在的不足问题

(十六)
【居士】看了《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一文后,我想持那种观点的是命定论吧,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或者说当下一念。如果是报应就得受,诸佛菩萨也持这种观点就根本没必要来化度众生,凡夫众生造的恶业三恶道够下的,出离六道更是无稽之谈。我想问法师的是,如果想比较深入地了解业果的道理,应该从哪里学或者看什么经书呢?因为那位居士说的那种错误的因果观我以前也有,而且应该还有其他的错误理解现在还没有发现,想清理错误观念。
【贤佳】随喜思学!可看《佛说十善业道经》《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https://pan.baidu.com/s/1qqFLTquTt4k3YnOj2Gye2Q 提取码:v516)。《成实论》和《瑜伽师地论》中对因缘果报原理有深广辨析,可根据《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引用的内容查阅相关上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