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女双修法的辨破及对藏密信徒的劝谏

对男女双修法的辨破及对藏密信徒的劝谏
(20191111)
(一)
【居士】(L居士)有僧说:“双修不是在搞淫欲,要搞淫欲直接结婚不好吗?双修是对于具器者,在佛授予灌顶和传法下,正对治根本无明,转烦恼为菩提的难修之法。佛的境界中,世间人之欲念不能转化为生智慧之力?”
斥:1.双修就是淫,交合就是行淫。佛菩萨、大阿罗汉如果性交那也是行淫,但他们不会去行淫。2.结婚就不能又当婊子又立牌坊了。3.佛祖当然将转烦恼为菩提、转欲念为智慧,但是他教您用性交的方式来实现?说那么多正法都白说了,天花都白乱坠了!4.具器者应是能荷担如来家业的发菩提心者,这样的人,佛予灌顶让他去性交并以此化烦恼为菩提?这具器难道是具的性器么?具器的让他去行淫,相当于:“这孩子真聪明哈,那么让他吃屎吧!”无有此理!
邪法愿意练您就练,请别说修的是佛法。
(D居士)喇嘛教可笑之处:1.双修不属邪淫。为啥?同样是性交,双修得念咒。2.喇嘛教里没人修。没人修,写这干嘛?吃饱撑的?3.大成就的人才能修。只欲界才有男女相交,色界已无,大成就者连欲界都没出?既没人修,也没人够资格修,这种破佛戒的法哪来的?肯定不会是佛说嘛!

(二)
【居士】《知乎上“藏密的双修中有没男性明妃”话题,且看网友们精彩回答!》
https://m.weibo.cn/status/4436866827109067
我找到这个网址了,里面老多的相关评论:
《藏传佛教的藏密双修中有没有男性的明妃?》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747122/answer/611972340
微博截图的是后面一页: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747122
(摘录)〖电波〗密宗里只有女性的明妃,虽然一些大喇嘛可以依仗身份地位用各种理由玩男性徒弟或小喇嘛,但那不叫男性明妃,因为教义里没有这么个定义。双修法就是指男女性交(虽然他们不承认那是性交,但客观上就是插入女性性器之后让明妃摆出各种姿势,然后长时间不射的玩法)。
喇嘛的高层级灌顶法中,也包括鸡奸男人的操作,至于是不是必须这么搞,就很难讲了,密法的保密性太强,外人无法知悉,而且上师们(地位高于佛!)有随意解释教义的无上权限。一般灌到那个层次的人,早已是身经百战了,久经考验,深信不疑,被鸡奸了也会觉得非常欣喜吧。对他们来说,多一层灌顶那意义可太大了。转帖一篇文章:《「二世卡卢仁波切的自白」曾经被其他喇嘛鸡奸》。
〖低疤〗不要再拿把小便吸回去忽悠了。即使小便能吸回去,也和佛法证量完全无关。佛法证量主要是修福、修慧、断执着,跟小便尿出去还吸回来什么关系?
〖笑面银狐〗扎西次仁老人的《西藏是我家》也提到喇嘛之间的同性鸡奸的问题。

(三)
【居士(藏密)】那个事情已经过去了,祝福你把它空掉。从空出假,重新安立自己的修行,可以做一个宏观规划,建议你参加南传禅修,取其止观的精华为己所用。
《广论》的源头是著名的玄奘法师的《瑜伽师地论》,由近代高僧法尊法师翻译。《略论》是《广论》的浓缩,目前绝大多数汉地佛学院都有开设《略论》这门课程。这两部论目前都已入cbeta大藏经。关于双xiu这个话题,比较中肯的说法是那是在家修行人在入圣位后才能修的法,也就是说末法时代搞双xiu的肯定是邪师。所以那个事件是人的问题,不是法的问题。藏传是世界认可的三大语系佛教之一,是有其合法地位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能说是林子或者所有鸟都有问题吗?
某个系统学习《广论》的佛弟子需要引导,但不是所有学习《广论》的学习班都有问题,如果全部否定和取缔,无疑弄错因果。
我发觉你有点停不下来,这也是障碍!你暂时把他们放一下,空掉。去南传参学,静修止观,让心安下来,后面的路会更有灵感规划好怎么走。
【贤佳】经律说“行淫欲是障道法”,在家人以男女双修法作为修行也是基于邪见的邪行。是法的问题,不只是人的问题。很多人于此迷惑,所以宜应深辩。
可参阅《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
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
【居士】圣人与空相应,哪里还有淫欲之说?黄教产生的历史你应该了解?该派因为持戒著称,才称为黄教。近代能海上师、第一比丘尼隆莲上师、法尊法师等都是可信任的公认的大德,他们都是格鲁派的,你应该对他们的知见有信心。
【贤佳】圣人与空相应,不会主动行淫。说圣人持空见主动行淫,是邪见谤圣。
格鲁派所谓持戒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其观想男女双修也是犯戒,何况格鲁派教义其实允许出家人男女双修,对外一般人说不允许。
可参看:《辨破藏密双身像
《宗喀巴法师亲说:出家比丘,最好与女性发生实质性关系来完成灌顶》
https://mp.weixin.qq.com/s/0fN7-j3_POy1MnVh3lCSYQ
宗喀巴可能实体男女双修的资料讨论
《警惕淫欲知见吞噬中国佛教——杀人不见血的男女双修邪见已经洗脑中国大量出家人》
https://mp.weixin.qq.com/s/XgPZMROOKDHDz91xFXr8fw
法尊法师和能海法师一系,虽有善德,但根本知见偏邪。可参看:
《能海和清定等修行人正邪夹杂,不能全盘否定或肯定》
https://mp.weixin.qq.com/s/FaGjTvmBNQbhq2KNpR6Itg
《对太虚法师、法尊法师、清定法师、能海法师、智敏法师等人如何看?》
https://mp.weixin.qq.com/s/TCroniFTfVfge3SfGgSdGA
《答疑:多宝讲寺智敏的严重偏见,多宝讲寺确是藏密寺院》
https://mp.weixin.qq.com/s/T6CVhhgEl2jXKRG-YSRNig
【居士】我担心你被借机破坏佛教的人利用。判断事物好坏从发心说,你需要反思下身边支持你反对《广论》和格鲁的人的发心,他们为什么那么做?
【贤佳】您先前说“判断事物好坏从发心说”,这是滥坏佛法正见的相似法,常被藏密人士倡说而迷惑人,宜应省思。可参看:
《依法不依人要求知见第一,后论发心》
https://mp.weixin.qq.com/s/Q3zTMH-HPPzzyekD5c8jKQ
【居士】检测你的知见是否正确有个指标,就是你的戒定慧及身心状态是越来越增上还是下堕,人是越来越轻安还是躁动,是越来越解脱还是束缚,是慢慢出现幻听幻视、失眠还是越来越身心自在,慢慢你自己会知道。然后你再反推自己的知见对错,然后再调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罪从心起将心忏。
【贤佳】我很安稳。知见正邪判断应依经律,首先是戒。律中明判“行淫欲非障道法”的知见是恶邪见。实践不能只看今生肤浅的身心状况,还看后世和究竟,应依经律深判。您所说判定知见正邪的标准是相似法,外道也可如此使用。
以下供参阅,欢迎批评:
论达赖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
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二
与空见相应者必定随顺梵行,慈悲喜舍,净法与人,决不会自做、教做男女交合的非梵行(梵天未断淫欲烦恼,但绝无男女交合之行,称为梵行;若主动男女交合,不论有无淫欲烦恼,是为非梵行)。如《持心梵天所问经》说:“行在闲居,若处旷野,而常具足于四梵行,此乃名曰行游于空。设令复处讲堂棚阁,紫金床座,敷具重叠,而不遵修于四梵行,此则不曰游于空也,用不晓了行之所致。”(卷三)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舍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卷四)
《佛说阿阇世王女阿术达菩萨经》说:“有言‘罗云是佛之子,从父母胞胎中生’者,是为谤如来。菩萨于妻子、国城不以乐色故,菩萨离爱欲,于世间法无所沾污。……大海中求火尚可得,菩萨贪淫、瞋、恚不可得。王当知是法,尊者罗云为化生,不从父母胞胎生,所化现皆佛威神。菩萨随习俗而教化,护一切痴意,如幻现形,一切所作常不离三昧。”
《过去现在因果经》说:“尔时太子闻父王言,心自思维:‘大王所以苦留我者,正自为国无绍嗣耳。’作是念已,而答王言:‘善哉!如敕。’即以左手指其妃腹,时耶输陀罗便觉体异,自知有娠。”(卷二)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不退转品》说:“是菩萨摩诃萨虽现处居家,而常修梵行,终不受用诸妙欲境。虽现摄受种种珍财,而于其中不起染着。又于摄受诸欲乐具及珍财时,终不逼迫诸有情类令生忧苦。善现!若成就如是诸行状相,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卷第三百二十七)
《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说:“居家菩萨当净修梵行,心不念习淫欲,何况受?”
《大方广三戒经》说:“在家菩萨住在家地成就三法,种是善根,终不受于五欲之乐,乃至得于无上正道。迦叶!是在家菩萨受持五戒,不向他人赞五欲乐,不诱引女人,勤修自业,起如是心:‘我今不当亲近女人,此终不欲五欲之乐,乃至得成无上正道。’……以此诸善根,速舍五欲乐,常有于多闻,为众生说法。生起大悲心,求于菩提道,是故闻是已,生贤善妙欲,终不亲近欲,速疾转法轮。”(卷下)
龙树菩萨《大智度论》说:“世间中有五欲第一,无不爱乐。于五欲中触为第一,能系人心,如人堕在深泥难可拯济,以是故诸天方便令菩萨远离淫欲。复次,若受余欲,犹不失智能,淫欲会时身心慌迷,无所省觉,深着自没,以是故诸天令菩萨离之。……欲使菩萨从初发心常作童真行,不与色欲共会。何以故?淫欲为诸结之本,佛言‘宁以利刀割截身体,不与女人共会’。刀截虽苦,不堕恶趣,淫欲因缘于无量劫数受地狱苦。人受五欲尚不生梵世,何况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或有人言‘菩萨虽受五欲,心不着故,不妨于道’,以是故经言‘受五欲尚不生梵世’。梵世无始众生皆得生中,受五欲者尚所应得而不得之,何况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本所不得而欲得之?以是故菩萨应作童真,修行梵行,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梵行菩萨不着世间故速成菩萨道。若淫欲者,譬如胶漆难可得离。所以者何?身受欲乐,淫欲根深。是故出家法中淫戒在初,又亦为重。”(卷三十四)
如果有谁说通过实践男女交合(男女“双修”、“乐空双运”等)而证道,推翻以上经论所说,必是妄说,定非佛法,是为邪师。
【居士】很多不懂佛法的学者写文章批判佛教,我们佛弟子看了只是笑笑。不是吗?你目前的文章主要得到部分没有闻思过《广论》的人的认可,你可以和五明佛学院的人辩论一下,因为他们是内行,也在学《广论》,教理和论辩都擅长。你和他们的辩论有利于见到真理,真理越辩越明。汉地绝大多数人都不懂,能慈悲劝你的人对《广论》和藏传的了解也有限,也没有那么多教理来说服你。
【贤佳】您能依佛法辨析我引经论述的问题吗?我与五明佛学院的法师辩论过,如下记录: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二(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辨破藏密男女双修法和依师法的辩论记录之三(贤佳与宁玛派法师)》
您看我的辨析是否不是佛法?是否不合理?您能帮助那位宁玛派法师回辩吗?
您先前说:“关于双xiu这个话题,比较中肯的说法是那是在家修行人在入圣位后才能修的法。”但五明佛学院的法师说:“大成就者萨绕哈巴,历史上他是龙猛菩萨的亲教师,给龙猛菩萨传比丘戒之前,就已经接受了那位箭女,带着箭女作为明妃,并且还唱了一个道歌:‘昨日之前非比丘,今日之后真比丘。’”
您先前的说法出自哪里?与五明佛学院法师的说法不冲突吗?哪个对?
【居士】佛法是讲闻思修证,尤其注重实修的,世智辩聪者写的论文再华丽,佛弟子并不赞可。你不妨闻思修《广论》到那个阶段后,用自己的修证功夫来验证到那个阶段,双x如不如法?
【贤佳】法轮功信徒也可如此说,说您实修法轮功后才能批判法轮功,合理吗?
您说要用实修验证“双修”是否如法,那您要实践吸毒才能判定吸毒是否有害吗?您要实践破戒才能判定破戒不如法吗?
佛法以正见为首,知见不正,实修证邪。古印度性力派有双修法,有其实证,岂是佛法?
另外,《广论》本质是附佛外道法,岂可为凭?
藏密的所谓修证成就多不合佛法,多是外道“成就”,或是妄语欺诳。可参看《修藏密不可能破见惑证果,藏密成就标准不符合佛说》
https://mp.weixin.qq.com/s/9nhkAlA_LQ_ts17CR0X_5A
【居士】我相信你的智慧没有我之前提到的闻思修《广论》的祖师大德智慧高,他们都是有修有证的公认大德,在高度上你望尘莫及。从古至今在闻思修《广论》和支持《广论》的出家人人数上,你更是望尘莫及。从智慧上、修证功夫上、根器上比,你更望尘莫及。难道他们鉴别力真的不及你?三个望尘莫及,足够你悬崖勒马。谤法必然障碍解脱!
你发心是好的,但是知见错误,方向错误。你应该把心力和大好生命用在解脱上。生死事大!没时间给你戏论了。我每天闻思修功课很丰富。我只想奉劝你:放下!
【贤佳】他们的智慧比得上李洪志吗?李洪志可是主佛、元佛。您何不学修法轮功?
您所说的没有引据一句佛经言教,都是依人不依法,根本偏差,岂不省思?
《广论》的问题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909)·(二)》
另外可参看:《关于藏密高帽子的辩论
《莲花生——祸害千年的大魔头》
http://www.bskk.me/thread-2956919-1-1.html
《密宗在历史上坐大千年的原因!》
http://www.bskk.me/thread-2695954-1-2.html
《藏传密宗,千年之恶》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95486021812486
喇嘛教的邪教特征及其社会危害剖析
邪法害人,现世迷乱,后世堕落,岂不事大?引经述事,痛切陈言,苦口婆心,何不警思?
您不必信我之言,但可适当广读佛教经律,以经为则,以戒为师,莫要一味埋头于上师言教而不肯稍出,否则与迷信李洪志的法轮功信徒何异?

(四)
【居士】看到这句——“《广论》的源头是著名的玄奘法师的《瑜伽师地论》”,是真的吗?
【贤佳】是滥说。《广论》的源头是阿底峡的《道炬论》。《广论》只是窃用了《瑜伽师地论》的一些内容,而宗喀巴认为《瑜伽师地论》宗宣的唯识宗义是佛随顺外道的妄语。
【居士】“宗宣的唯识宗义是佛随顺外道的妄语”,我看您驳斥过,也跟身边几位居士说过,他们很惊讶宗喀巴不但倡导双修,竟然还胆大妄为地说唯识经典是“佛随顺外道的妄语”。
【贤佳】他没有直接说这句话,但表示了这个意思,如宗喀巴《入中论善显密意疏》说:“如是说有阿赖耶识者,说彼识是一切法之种子依,名一切种子,唯大自在常住,阿赖耶识无常,是其差别。以是多生习外道见者,要说有阿赖耶识方能调伏也。”又说:“诸唯识师于上述中观宗心不忍可,不依佛意,唯随自分别建立宗义。……唯识师唯获衰损,不能证得增上胜道。……决定不能证得解脱。……故唯识师皆是转入歧途者也。……如是彼诸论师,多闻圣教,终难了解此甚深义,除中观宗,由见他宗解说胜义之理,未得佛意,唯由臆造,如同宣说有人我之邪教。”
相关的辩破可参看《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
其实《瑜伽师地论》对格鲁派所宗奉的应成派伪中观见有悬破,如《瑜伽师地论》说:“于大乘中或有一类恶取空故,作如是言:‘由世俗故一切皆有,由胜义故一切皆无。’应告彼言:‘长老!何者世俗?何者胜义?’如是问已,彼若答言:‘若一切法皆无自性是名胜义。若于诸法无自性中自性可得,是名世俗。何以故?无所有中建立世俗假设名言而起说故。’应告彼曰:‘汝何所欲?名言世俗为从因有自性可得,为唯名言世俗说有?若名言世俗从因有者,名言世俗从因而生而非是有,不应道理。若唯名言世俗说有,名言世俗无事而有,不应道理。’又应告言:‘长老!何缘诸可得者此无自性如是?’问已,彼若答言:‘颠倒事故。’复应告言:‘汝何所欲,此颠倒事为有为无?’若言有者,说‘一切法由胜义故皆无自性’不应道理。若言无者,‘颠倒事故诸可得者此无自性’不应道理。”(卷七十五)宗喀巴说是批判其他外道见,轻松带过。详细辨析可参看《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