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七)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七)
(20201030)
【居士(女)】(20201024)现又是言论说我小题大作,不就做个男女运动,哪能与其建寺弘法的事业相提并论?大事化小吧。从这个心态就看出,还是没引起重视,仍把佛门根本戒忽略。要知道:不是我偶尔状况,是常年很多女性卷进来;不是个别淫僧状况,是C市很多寺庙暗地都普遍存在的问题。他们这样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又是想侥幸逃脱的心理,一看就不愿改:男女睡一下,做个运动;女人要闹,女人有问题,思想放不开,大家让她放下执着就好了。
藏密邪法洗脑,对弱势群体迫害,还不准受害者有反抗意识,如同一群黑社会强盗,杀人害人,还标榜:“我在为你消业。”以前也遇到某义工头,看到强势黑社会欺负弱势群体,他说是帮助弱者消业。
【贤佳】藏密邪法的业果观念存在较大的偏差问题,损伤慈悲正义,牵人堕落恶道,可参看《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http://www.mzhy.org/20191202-03/)。
【居士】道J把H岩基金颁奖典礼弄到北京召开,在社会上拉拢权势:
《2020年度“H岩学术基金”颁奖典礼在北京召开》(凤凰网2020-10-24)
https://ishare.ifeng.com/c/s/v00418wJK3hHBlSuTpQfaDtBCen78H-_sHwo-_–guTMIb72oJqFImbSaqQ6-_6Z6xmyDlfj4EkNjEMzpgcXaGPSCsix8A____
这次H岩寺基金会联合开会的都是政法高管,还有宗教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看来道J在C市有势力不是徒有虚名啊。
【贤佳】(20201025)道J主导的H岩基金会出钱支持政法大学的学术研究,还做其它公益慈善,都是好事,过不掩功。但想以功掩过,乃至倚借功名更方便地作恶,终究自败,纸包不住火。正如学诚指导的慈善基金会做了很多利益社会的慈善活动。宜功过分开来看。
【居士】难怪邪僧挖空心思捞钱,他们扩大社会势力还得用钱去疏通。我今年上告民宗局和警局就感觉到了。谁不喜欢钱哪?希望藏密淫僧能够把大众的捐款用来做真正的慈善吧,真正是出于利益大众的出发点,不是拿钱买取社会权力。随喜赞叹他们做的公益慈善。
【贤佳】一方面行善,一方面作恶,不顺基本戒法,善行功业也挡不住身败名裂,后世堕落苦身领受不净果报,不如清净持戒,更能启迪人心、祥和社会,自己也清净安乐。
如《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说:“《羯磨注》云:‘经云:“有善男女布施满四天下众生四事供养,尽于百年,不如一日一夜持戒功德。”以戒法类通情、非情境故也。’《业疏》释云:‘初受戒时,已行三施尽众生界,故财有量不及此也。尽形不盗者,已施法界有情之财;言不杀者,已施法界有情无畏;即用戒法行己化他,即名法施遍众生界。财为局狭、集散之法,能开烦惑恼害之门,戒法清澄,故绝斯事。’……《羯磨注》续云:‘《论》云:由戒故,施得清净也。’《业疏》释云:‘《智论》云:若不持戒得财施者,多贪不净,以利求利,恶求多求,故使来世受不净果,如牛羊猪狗,衣食粗恶。若持戒者,既绝恶求,清净行绝,乃至佛果。’”
【居士】邪僧哪有心思行善?只是借佛教假相,实则扩张社会势力,本质不是为修行度生的。他们拿着信众的钱财,买通社会势力来维护他们淫乱邪修,所以邪法内部盛行,外界也难以制止。这就是佛陀所说: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用在佛门的钱来做慈善事业,有了功德福报,用以护持他们暗地破坏佛法,扩大负面影响,暂不得惩治,皆因还有福报护佑。
【贤佳】“万恶淫为首”,淫欲粗重,善行皆污。
【居士】(20201026)藏密淫僧暗地对佛门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不是他们做点法会功德福报就能挽回的:
你们做功德,回向给受害者,就可以免罪?你们作为有名望的住持,倡导寺庙淫乱,那股榜样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从僧众腐化到信众,正修佛子遭受冤屈,不是你们一点功德回向就可以化解的。如果你们还有良知,想消业的,除非忏悔,抵制佛门淫乱,广传藏密邪法危害,挽救迷惑的信众回归正道,少一个人堕地狱,就消你们一份业。回向贿赂我没用的,我不要跟你们同流合污,也不要你们好运相赠。
【贤佳】违背戒律,心术不正,所做法会没多少功德,回向没什么效用,多是作秀、捞钱,自欺欺人。
【居士】(20201030)我把德S、道J的信息发到几个佛教群,被踢了。很多受害女佛子的呐喊,在淫僧当道的佛门显得苍白无力。该告的部门也告了,淫僧还是好好的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我们女佛子这么多年来都活该被奸淫吗?为什么佛门淫乱那么猖狂,无法制止?C市佛教界究竟是怎么了?德S大半年前奸淫了杜D,寺庙内部曝光被压下来,我不知情,没有提防,德S还猖狂地来奸淫我。我朋友圈曝光快一年了,德S、道J还是好好的。淫僧为什么可以随便奸淫女性不受惩罚?
最初我对德S没有一点邪念,哪怕他喊我上床,我都还以为他真是跟我禅坐。见我对他没有破戒念头,德S居然用霸王强上弓来霸占我。我好冤,我好怨!我不是那种求淫僧宠爱的女人,为什么要盯上我?我是个清净求道,不邪淫,要找个正经男人成家的啊,为什么德S要来霸占我?德S称我是小朋友,连小朋友都要奸她吗?我如此敬奉J佛寺,却遭淫僧如此糟贱,遭受如此大的痛苦。我真的不是畜生,不能随便跟僧人淫乱,还当作儿戏。淫僧那套开放思想,做了就过了,我真很反感,接受不了。
从昨晚我哭到现在,情绪有些失控。我发群里,被移除,被C市佛教界主流封杀。学藏密邪法的人撒谎成性,任意掩盖事实真相,维护藏密淫僧威望神圣形象,所以导致后面更多女性轻易被奸,失去防备。
{〖群主〗阿弥陀佛!一夜之间诽谤僧众那么多语言就不怕报应?我在J佛寺住了那么久,寺庙僧众、居士们都是认认真真的诵经念佛,道心坚固的一僧团,人自己没智慧去分辨是非,造下谤佛、谤法、谤僧的罪业都不知道,悲哀! 心理有问题去C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看看,在这里瞎说一气只给自己造罪业,万法唯心造,自己好好读读《地藏经》吧!}
我把亲身经历发群里,这个学密的群主居然说我诽谤僧众。这位群主问都不问我当事人一声,马上就声明是我胡说。难怪在这些邪法师的包装下,我最初也是认为J佛寺僧人神圣如法,值得完全信任,导致我轻易失身佛门。
【贤佳】这个群里有明显崇扬藏密的内容表现吗?
【居士】是的,她是“五明佛学院”的,如群里(“释迦家族成员群”260人)内容:
{ (2020年10月10日)
〖R居士〗师父是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吗?
〖群主〗是
〖R居士〗那里是向往的圣地,希望能有福报去一次。
〖居士〗欢迎疫情结束后来朝圣!
(2020年10月17日)
〖群主〗《殊胜天降月天降日大放生》(慈悲海会2020-10-17)
https://mp.weixin.qq.com/s/y4ZXbs9wFpQ-NwH4S8-Rqg
堪布今天在秦皇岛放生的活动,随喜功德!此生能与菩萨同行行持菩萨行是最值得的事,愿大家健康长寿,平安吉祥!早日成佛!
(2020年10月20日)
〖群主〗《上师教言:整天谈论钱财食,这种人与动物没有什么差别!》(智悲解脱2020-10-20)
https://mp.weixin.qq.com/s/6pE_tM6ZzCI0UzPdkMGtrA
(2020年10月21日)
〖群主〗这印度南方的三大寺之一的甘丹寺的疫情,还有哲蚌寺和色拉寺两大寺合称三大寺,寺庙名称与拉萨的三大一样,因为教法是一个传承系统。目前这三大寺有近两万僧人,西藏人、蒙古人、台湾、香港以及东南亚各国、欧美各国的僧人均在南方闻思修行,同时他们也把佛法弘扬到了世界各地。
印度疫情严重,在金刚座认识的喇嘛(我的藏文老师)所在的甘丹寺已有200多人感染,周边康村也有50多感染的,防护预防资金紧张,生活也面临困难,敬请援助!没有众生的福田,哪有菩提的芬芳!}
【贤佳】确实是藏密信徒,她果断维护藏密邪师邪行,那就是“合情合理”了。
文说“在金刚座认识的喇嘛(我的藏文老师)所在的甘丹寺已有200多人感染”,但索达吉堪布曾说:“最近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按照莲师的嘱托,金刚铠甲心咒能有效预防和治疗浊世的各种瘟疫、恶疾。望大家每天念此咒108遍,争取念满100天。如是可以保护自己和他人,或许这比戴口罩、勤洗手更有用~”他们还有很多其他咒语密法、驱病“佛母”,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感染新冠病毒?这不是败坏“三大寺”喇嘛的声誉吗?
如果方便,您以上文质问她,看她怎么回应。
【居士】我公布信息到“释迦家族成员群”里后,群主把我拉黑了。现在才明白学藏密邪法的大都是维护着表面的神圣,任意欺骗信众,撒谎成性的。过后看到另一个群的群主叫朗G,C市佛协的,跟道J一个辈份,教导信众对待舆论的态度是不听、不闻,练习收摄六根,保持沉默无作为就是修行好,就是教导信众麻木,继续护持寺庙淫乱。
{(2020年10月29日)
〖群主〗《别让流言蜚语污染我们的信仰》
https://mp.weixin.qq.com/s/11-t0w3kCosRlgoDRN22Gg
佛法功夫:有功夫的人,耳朵不听人的是非,眼睛不看人的善恶,人家毁谤我们,骂我们恶人善人,都当做没听到、没看到,收摄六根不外驰。只有那些没功夫的人,才整天窥伺他人的是非,斤斤计较。}
【贤佳】他说的是相似法。如《大般泥洹经》说:“文殊师利复于佛前而说偈言:‘于他善随顺,不观作不作,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如是,世尊说此正法亦复非为究竟之说。所以者何?众邪外道皆向泥犁,然佛世尊教诸弟子皆向泥洹若生天上,此则名为毁誉之说。如是种种不随顺说,云何世尊偈中说言于他善随顺?’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我所以说善随顺者,有因有缘。时阿阇世王害父王已,来诣我所,而问我言:“云何世尊为一切智、非一切智耶?若一切智者,提婆达多于百千生中于如来所常怀恶心,云何听使而得出家?”我即为彼而说此偈:“于他善随顺。”彼阿阇世王有害父罪而不自觉,如来欲使自省己过,令其罪轻,是故说言:“但自观身行,谛视善不善。”汝今云何见不随顺?若有持戒、修习慈心而观彼过,是则诸佛如来之法。欲令己身及诸众生悉皆安乐,是以应观他作不作,己身亦然,常作是观,是我弟子。’”(卷第六)
《瑜伽师地论》说:“有一类补特伽罗作如是说:‘世尊宣示称扬赞叹密护根门,由是因缘宁不视色,乃至于法不以意思。’而不系念观视众色乃至以意思维诸法。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又闻世尊宣示称叹和气软语,便作是言:‘受默然戒,都无言说,为极善哉!’如是亦名像似正法。 ……如是一切像似正法,应知皆是违逆学法。”(卷第九十九)
《大般泥洹经》说:“僧有三种,犯戒僧、童蒙僧、清净僧,于三种中坏犯戒僧及童蒙僧,不坏清净僧。犯戒僧者,愚騃凡夫顺犯戒者,不相检察,为贪浊故而共和合,是名犯戒僧;正使自身能持戒者,亦复名为犯戒数也。如是等僧不应行而行,若能化此诸非法者,名为法师。童蒙僧者,习行无事,钝根愚痴,设得利养,自供眷属,各各修立,不共和合,自恣、布萨亦复不与犯戒者同。若能化此愚痴非法,是名法师。如法律僧者,如是等僧众魔百千不能沮坏,若菩萨僧性常清净,彼二种僧是师。”(卷第二)
且他自相矛盾,如他说“有功夫的人,耳朵不听人的是非,眼睛不看人的善恶。……只有那些没功夫的人,才整天窥伺他人的是非,斤斤计较”,说这话即是看人的善恶、窥伺他人的是非,是贼喊捉贼。
他还说“骂我们恶人、善人,都当做没听到、没看到”,那么他这些话应该都当做没听到、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