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一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一
(20201023)
(一)
【居士】听说龙泉寺当年大学生禅修,要大家蒙蔽双眼,结果有人意外下楼梯摔死,有此事吗?
【贤佳】是的,2015年12月份的事,但不是下楼梯,而是一位义工在楼顶平台被人拉着(蒙眼)盲目翻过护栏摔到楼下而亡。龙泉寺僧团依学诚的指示推卸责任,引起较大公愤。
【居士】禅修为什么要蒙眼睛?这是什么逻辑?从古至今没见过禅修蒙眼睛,人蒙眼睛岂不是成了瞎子?这个太夸张了!
【贤佳】就是让人自认无明如同瞎子,练习放下自我,完全信赖依靠他人,是心理训练,名为禅修,实是龙泉寺体系“依师友”法的特别训练,也即藏密依师法的延伸。藏密依师法本是反智控制,正如“蒙眼禅”。可参看《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http://www.mzhy.org/20200920-04/)。

(二)
【居士(原龙泉寺义工)】关于二贤举报“师父”一案,我个人的观点分三个阶段:
一、事件之初,我基于对贤启法师的长久观察与研判,以及在龙泉寺时期对“师父”的观察与研判,我选择信任贤启法师的道德品质,对“师父”诸多言行保持谨慎与理智对待,并尽可能通过各种渠道为二贤法师发声,最终导致被龙泉寺秋后算账“清理门户”亦在所不惜。
二、国家宗教局实锤举报“事件”后,我对“举报”事件保持沉默至今。既然铁证如山,又何须多言呢?
三、自疫情发生之后,我四投无路,自修又力量不足,于是常常反省,要是贤启法师还在就好了,我越发意识到善知识的重要性、清净道场的重要性。举报“事件”中明明铁证如山,为什么贤启法师却要“闭关”?于是对中国佛教产生了一种警觉与审问之心:
1.佛法、佛教、中国佛教,值得弟子全身心托付终生的,到底是什么?
2.佛弟子的责任与义务是什么?
3.谁又对佛弟子负有责任与义务?
我对佛教了解越深,失望越大,观过严重,又苦无力量来转变心念,祈请教导!
【贤佳】皈依三宝,正皈依法,依法不依人。自己对自己负责,不依赖他人为自己负责。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广阅经律,以戒为师,随力修道,护教利人。深识五浊,信愿净土,期于长远,必定成佛。
如《大宝积经》说:“自为洲渚,自为归处,法为洲渚,法为归处,无别洲渚,无别归处。”(卷五十七)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第三十六)说:“于我现在及我灭后,汝等自为洲渚,自为归依,法为洲渚,法为归依,无别洲渚,无别归依。何以故?若我现在及我灭度,若依法者、乐持戒者,于我声闻弟子最为第一。”(卷三十六)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说:“应离恶知识,亲近善知识。善知识者,能说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法。善男子!汝能如是,不久得闻般若波罗蜜,若从经卷闻,若从法师闻。”(卷第十)
《佛遗教经》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犯。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稳功德之所住处。”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说:“学道一要真为生死,二要具足刚骨,三要开发见识。无真实为生死心,饶你有志气力量,只作世间豪杰,断不能为出世圣贤。无真实刚骨,饶你要出生死,决被情欲牵、熟境迷、利名移夺、魔患埋没去。无真正见识,饶你怖生死,勇猛直前,必被邪师恶友引诱,轻安少得萦惑,或堕光影门头,或坐知见窠臼,乃至或以味禅为功德,或以空寂为家乡,极胜亦流入二乘权曲境界,无由直趋菩提。……既离爱网,专求出要,必应甄别邪正,洞明权实,了悟顿渐。若不遇真师匠,唯应读诵大乘,深求至理,不依文解义,不离经穿凿,法法会归自己,处处体认心性,自于真宗渐堪趋入。傥遇明师良友,不问圣凡,但具正见知如来秘密藏者,即可依之人。……真为生死,固不得远师友妄自师心,亦不得单恃夹持,不深自操履。必有善财之志趣力量,方能收百城知识之益;有常啼之坚固勇猛,方能受法上菩萨之经。苟无出格超方手段,但欲如葛依松、蝇附骥,正法时或可济事,丁兹末运,鲜不空过一生者。况葛可依松,松不能俯就于葛,蝇可附骥,骥不能停待于蝇,进退深思,宜如何努力以无负此为生死心也?傥必谓力弱胆怯,不堪致远,更听一偈:‘昼夜弥陀十万声,毕生莫起宗教想;直送心归极乐邦,莲蕊珍池立地长。任他笑我是愚夫,行尺从来胜说丈;他年蓦上愿王舟,善财、常啼同抚掌。’”(卷第二)

(三)
【居士】时至今日,龙泉寺还在私下偷偷开各种课,网络共修,不断地洗脑信众,让更多的人冥顽不化,可怜至极!昨天我无意中看到“仁爱慈善”的人又在转发龙泉寺“龙泉之声”微信公众号里的学诚法师“开示”。我特地关注了一下,那里边的文章止步于2018年8月。看情形,大有等待学诚翻案的样子。好一大帮学诚铁粉!
【贤佳】是很可悲!宜应继续揭批,随缘随力促进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