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七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七
(20201018)
(一)
【居士】《有没有双修是一个问题,而双修是不是佛法是另一个问题》
https://m.weibo.cn/status/4553710234239762
(摘录)我一直认为:有没有双修是一个问题,而双修是不是佛法是另一个问题。教义再大不能大过法律,双修女人违法犯罪,有法律管着,用不着多操那种心。也不用争议莲花生、宗喀巴有没有双修过,时代不同,从法律角度毫无意义;即使现在仍有喇嘛在私下搞双修,民不举,官不纠,有女人自愿当喇嘛的性奴,别人也管不到。但,把双修说成是佛法就不行!那是附佛外道在破坏佛法,前面是事,这则是理,是正法法义问题,容不得半点混滥,必须认真对待。不要被喇嘛粉们混淆视听、偷换概念。简单讲:你爱双修不双修,我们不关心这个,有法律呢,要论的是“双修是不是佛法”。这是正见的试金石。管他什么莲花生、宗喀巴、DL喇嘛、阿底峡,任何人违背佛说佛制戒,就非佛子;把双修当佛法,不是魔摄,那就是斯文败类!

(二)
【居士】https://m.weibo.cn/status/4559192523802437
(摘录)好比水往低处不需要你去赶它,如果水往高处走,就得靠挤压赶。如今很多所谓的修行,实际就是往下走,走到哪?下三途。比如喇嘛教双修。
当有人听到可以吃酒肉、双修,还可以发财法等等,很多人都自觉地往下走。你要让他们坚持念个十年佛吃苦,是不可能的。这就是走下坡路,不需要人去赶,自己就跑去了。
修行越往上走,应该欲望越少,人离欲望越难,需要赶着走。而落入欲望里则不需要赶,继续吃肉、双修,是自己主动往下走。
有人会说,啊呀,欲望里也可以修啊。这种逻辑好比说戒毒的人天天吃毒品来戒毒一样。修行本来是要远离欲望,好比戒毒首先是远离毒品才对,愚痴人才会以为欲望里能修,吸毒能戒毒,天天赌博能戒赌一样。所以他们就像水一样自动向下流,还自以为飞上天了。

(三)
【居士】请看下印祖这段开示,好像藏密就是用这个套路吸引信众的吧?那么多藏密信徒,包括龙泉寺的高知比丘、比丘尼们,被蒙蔽这么多年,无非就是被所谓的“立一秘密不许为人说之道”而不敢深究,甚至您揭批了这么多事实,他们至今都不承认学诚犯罪以及藏密邪法对广大信徒和社会的祸害。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节慧竹居士书》
〖原文〗世间愚人,每好自立门庭,窃取三教之语言,立一秘密不许为人说之道。由其秘也,人莫知其内容,故皆如苍蝇之逐臭而投之。由其未授道前发咒也,故致愚人死也不敢违背。世间一切外道,仗此二法,遍布天下,莫之能灭。使彼等无此二法,则无一外道能存立于世间也。汝等幸出邪途,归于正道,当敦伦尽分,恪遵佛法。
〖白话〗世间愚昧的人,每每喜欢自立门庭,窃取佛、儒、道三教的语言,建立一个秘密不许为他人讲说的邪道。由于这是秘密,外人不知道其中的内容,所以都如同苍蝇追逐臭味一样飞投而去。由于他在没有授道之前要发毒咒,所以导致愚痴的人到死也不敢违背。世间一切外道,依仗这二个方法,遍布天下,不能除灭。假使他们没有这二个办法,那么没有一个外道能够生存在世间了。你们有幸出离邪途,归于正道,应当敦睦人伦,竭尽己分,恭谨遵守佛法。(如诚法师 译)
【贤佳】是的,还立人所不能达识的秘密境界,说高境界可双修,说上师是佛,质疑、批评便堕落,诳惑他人仰望而不敢质疑。

(四)
【居士】https://m.weibo.cn/status/4560370369300449
(摘录)雪相法师为喇嘛教站台,为四皈依诡辩,最后居然敢公然为男女双修打马虎眼!算得上知见不正,作为天台宗人其行不可思议,似有被魔摄的征兆。

(五)
【居士】《当作狮子吼,勿在法上讲人情》
https://m.weibo.cn/status/4560383228782933
(摘录)祖师们制定的仪轨,能随便改么?除非你有那证量。可证量这东东,是内自证境界,旁人没那证量也看不出来,所以佛教江湖上骗子如麻,各个自谓得上人法,活佛、上师满天飞。反正你也看不出,未得谓得、未证言证,讲几句心灵鸡汤,说几句人生哲理,就会有人捧臭脚。一般敢反对的人少:出家人之间顾全面子;在家的自己不阅经藏,就等填鸭,必然诚惶诚恐,哪敢质疑?且师是僧宝,毁谤三宝,那罪过可大了!为什么是位法师不管知见对错都有一帮信徒,道理在此。
尤其近些年喇嘛教在汉地泛滥,学那玩意能学成啥果子先不论,但首先要学的是依师法,上师一切都是对的,不容质疑与反驳。说明白点:不能有自己思考和辨析的空间与自由。俗话就是洗脑嘛!现存于世的多种神鬼外道,束缚人的手法如出一辙。
本来汉地千年文化薰陶,现在又民主开放,封建残余经新中国几十年已扫荡殆尽,照理不应有人再信喇嘛教的那种妖魔怪论,可挡不住有些汉人喇嘛帮忙站台鼓吹,像四皈依这种明显外道个人崇拜的东西,也被诡辩成了佛法。那明眼的人可以思考下:这些人非要改佛三皈依为四皈依的目的是啥呢?他们自己就是所谓的“上师”,到底有没有个人私心?
法师的责任就是弘法和护法,弘传佛陀正法,同时对于破坏佛法的邪知邪见不能坐视不管,必要时一定要做狮子吼,揭露狮子身中虫,这才算合格的法师。佛法中并没人情可讲,在法的问题上讲人情的,乃蒙昧师。

(六)
【原宁玛派信徒】《呼吁年轻人反对藏传邪教(土登彭措教授)》(明慧洲2019-11-04)
https://mp.weixin.qq.com/s/oip-zNwRTbr8tdKMs1J1mw
(摘录){如今披着佛教外衣,四处招摇撞骗的所谓的喇嘛、活佛“传法布道”的骗人、骗财、骗色的事件愈演愈烈。其根源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印度和尼泊尔定居的藏胞中的喇嘛、活佛们失去在封建制度下的剥削生活,无法生存,于是他们重新寻找不劳而获的方法,假借宗教布道蛊惑信徒,有的将私生子认定为活佛,有的将自己的后裔册封为法王等手段来敛财。改革开放后,他们在国内故伎重演,致使这股邪气逐渐蔓延。这三十多年来他们披着宗教外衣,无恶不作,逐渐形成了有着黑暗势力的邪教,在汉、藏两地造成了极为恶劣影响并带来很多社会问题。
本次大声呼吁是,听说嘎举派喇嘛塔耶多吉的儿子要被认定为夏玛活佛的转世灵童,而与塔耶多吉常年为敌的噶玛巴五金称乃多吉为了嘎举派的共同利益而表示公开支持认定。如果事情属实,他们就是为了自己利益而不顾践踏佛教、妄议佛教、牺牲佛教,其性质就是他们宣扬自创的邪教而不是佛教!凡是懂佛教、有良知的人都不会答应。所以为了保护佛教的纯洁,我们要坚决抵制,决不允许玷污佛教。
二十一世纪是科学技术发展的时代,人们的认知因科学发现而发生着巨大改变,所以我们呼吁广大藏族青年知识分子们,你们应该理性的去看待事物、看待宗教,摆脱封建制度的奴役,建立起人人平等的自信。
总而言之,无论喇嘛、活佛大小,以及封建制度残余的家族后裔法王,只要他们假借佛法违背道德,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和抵制。目前自称是喇嘛、活佛的,他们的人品、水平都不如我们,都是江湖骗子,他们没有资格作为我们信仰朝拜的对象,反之我们可怜他们因无知而无畏。
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土登彭措}
这位教授写得很理性!

(七)
【居士】我浏览了几期交流讨论,有些想法:虽然我认同僧人应该单修清净持戒,有利于佛教的优良发展,但十世班禅有婚姻就很特殊。藏传佛教所谓的双修究竟在哪些范围之内是正常的,超出了是违背戒律的?徒弟的私欲和以讹传讹应该不是祖师的本意。既然藏族可以信仰藏传佛教,有的汉族人会认为也可以信仰啊。您在这方面有没有更具体明确的研究成果?全盘否定感觉不太合理。诚然,否定是阻止不良风气的一种方式。
【贤佳】您的思考很好!十世班禅是还俗后结婚生子的,其还俗在藏密历史传统上是特殊的,其结婚生子是平常的,不违佛法和社会伦理,理应得到尊重。双修的正常范围在藏密有多种说法,都不属于佛法,可参看《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19-03/)、《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906-12/)。佛教的说法是:“行淫欲是障道法”,相反的观点属于恶邪见。在家人夫妻常规性行为,是系缚生死轮回的杂染行,但不是恶业,是佛教对在家居士容许的。若将性行为本身变花样说为是修道,则是邪法邪说。可参看《辨破藏密依师法、双修法的辩论(贤佳与格鲁派居士)》(http://www.mzhy.org/20191210-03/)、《关于出家、在家及婚姻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331-05/)、《关于离欲断淫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11-07/)。藏密祖师基本都做男女双修,是被此法迷惑,可参看《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927-04/)、《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三》(http://www.mzhy.org/20201004-06/)。藏密夹带佛教内容,但主体不是佛教,藏族人可以信仰藏密,汉族人也可以信仰藏密,正如藏族人和汉族人都可以信仰西藏苯教或汉地道教,都应得到尊重,但不宜将藏密、苯教、道教等说是佛教,否则产生混滥,破坏佛教正信正行。可参看《辨破藏密基本教义》(http://www.mzhy.org/20201011-02/)、《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104-06/)、《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