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析宗喀巴的伪善及界诠法师的崇扬

辨析宗喀巴的伪善及界诠法师的崇扬
(20200930)
【居士】(CX居士在视频号上发界诠法师讲法视频并评论):
界诠法师讲宗喀巴大师不仅根本戒性戒不犯,轻戒亦不犯!顶礼宗喀巴大师!顶礼界诠法师!
《界诠法师〈菩萨戒讲义〉》
http://www.fodizi.com/fofa/list/9372.htm
(第二集26分40秒开始内容摘录){十五世纪初叶的宗喀巴大师,堪称西藏佛教史上大改革家。早起西藏佛教有点乱,僧伦有点乱,那僧侣道德生活进入低谷的时候,大师中兴。他解释月称大师《入中论》,他这么主张的:“非但不犯根本(根本肯定要有的)及性罪”,然后底下更重要的是下面一句,“即一切违越之轻罪皆远离也”,佛制的轻戒也要远离。因为当时僧团有点乱,宗喀巴大师出来这么清理。……强调律仪戒是后面的两戒,菩萨戒、金刚乘戒所依的根本依处。这是《广论》里面的,《广论》大家都学过,比较熟悉。}(注:2011年5月在平兴寺圆通殿对约两百僧人、十几位居士讲)
【贤佳】界诠法师是讲宗喀巴主张“非但不犯根本及性罪,即一切违越之轻罪皆远离也”,不是直接说宗喀巴“不仅根本戒性戒不犯,轻戒亦不犯”,但尊崇宗喀巴为大师,应是默许宗喀巴言行一致。其实宗喀巴言行相违,是伪善“大师”。
宗喀巴虽然说低级比丘不许做实体男女双修,但允许做观想男女双修。有些资料显示宗喀巴自身可能做了实体男女双修,破佛教重戒。可参看《宗喀巴可能实体男女双修的资料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23-04/)、《揭露藏僧双修状况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927-04/)。即使宗喀巴自身没有做实体男女双修,但宣扬做观想男女双修,是违犯轻戒的。可参看《辨破藏密双身像》(http://www.mzhy.org/20190812-05/)。
宗喀巴还宣扬“月称大师”的应成派伪中观见,说释迦牟尼佛说妄语,说唯识师“唯获衰损,不能证得增上胜道”,其实谤佛、谤法、谤僧,也是违戒的,犯比丘戒轻戒,犯菩萨戒重戒。如《瑜伽菩萨戒本》说:“若诸菩萨,谤菩萨藏,爱乐宣说开示建立像似正法,于像似法,或自信解,或随他转,是名第四他胜处法(根本重罪)。”具体辨析可参看《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http://www.mzhy.org/20180719-4/)、《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核心宗义)》(http://www.mzhy.org/20180719-5/)。
即使没有这些,他平常戴黄帽子并让僧众弟子戴帽子,是不顺比丘戒的。因为按比丘戒,天冷患寒时或其它有关病缘时允许戴帽子(覆头),平常不应戴帽子(覆头)。虽然律中说的是入白衣舍,平常在寺院中也宜遵循。另外,戒律说不应对戴帽子者(包括僧众弟子)讲法。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说:“时六众苾刍覆头入白衣舍,净信婆罗门等见覆头时作如是语:‘同无耻人及新嫁女。’诸苾刍闻已白佛,佛言:‘不应覆头入白衣舍,应当学。’……不为覆头者、不为偏抄衣、不为双抄衣、不为叉腰者、不为拊肩者说法,除病,应当学。”(卷第五十)《四分律》说:“不得覆头入白衣舍,式叉迦罗尼。……不犯者,或时有如是病,或时患寒,或头上疮生,或命难、梵行难覆头而走。”(卷第十九)
另外,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说:“此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卷第十四)宗喀巴是受了灌顶三昧耶的,所以除了前述公开可知的违背佛戒的情况,私下是否做了杀、盗、淫、妄等违背佛教戒律的行为,是很难说的。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http://www.mzhy.org/20200802-3/)、《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830-6/)。
界诠法师这样推崇宗喀巴,是被藏密的宣传迷惑了,不可凭据。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界诠法师崇扬藏密邪师邪法的证据及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428-07/)、《界诠法师崇扬藏密邪师邪法的证据及讨论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505-9/)。
界诠法师的名望被人利用来推扬藏密邪师邪法,很可惜!有必要适当澄清,但愿大家能依法不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