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

关于揭批藏密问题正当性的交流讨论
(20200919)
(一)
【居士(龙泉寺体系)】藏传佛教事关民族团结、国家稳定,还有民族感情。如今中印边界冲突,内部团结尤为重要。诋毁诽谤藏传佛教,就是在挑拨离间,做印度人喜欢的事,很容易把党和国家几十年来为民族团结作出的努力抹杀。所以你表面上说的是汉传、藏传佛教之争,实则会引发更大的对立和矛盾。作为一名爱国爱教的佛教徒,既不能同意你分裂佛教,更坚决反对你分裂国家,帮着印度政客搞乱中国。请悬崖勒马!
【贤佳】您的提示很好!请您具体指明我哪一句话是“诋毁诽谤藏传佛教”?另外,印度挑衅中国的前沿部队是印度特种边防部队(SpecialFrontierForce,简称SFF),是藏独分子,由达赖喇嘛和美国中情局组建而编入印度军队的,不知您是否知道?达赖喇嘛在众多藏密信徒心中是观音化身、精神领袖,您是否知道?您怎么看?
【居士】攻击藏族同胞的信仰,就是挑拨离间,就是分裂国家,威胁国家安全。
具体说几点:你诋毁藏传佛教经典,《菩提道次第广论》等,是不是诋毁藏传佛教?!你诋毁宗喀巴大师等,是不是诋毁藏传佛教?!你鼓动攻击藏传佛教修行者不是素食,是不是诋毁藏传佛教?!你还煽动政府和信教群众,进一步制造分裂,简直是在给藏独制造借口和口实。宗教、民族、政治、外交问题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和平稳定发展局面来之不易。你志大才疏,胆大心粗,傲慢固执,这些问题远远超出你的见识和认知水平,你也没有学习能力和接受的心胸,以固执己见为骄傲,不以建设为功,常以破坏为能,崽卖爷田不心疼。别人种树十年、百年,被你一根火柴付之一炬,反而得意忘形。西藏稳定来之不易,那是多少人、多少钱、多少时间的投入,修铁路、保护寺庙、扶贫、援藏。我身边的援藏干部就很多,真心付出奉献,千千万万个孔繁森流血流汗,千千万万工程兵埋尸荒野,不可估量的投入,换来了西藏的稳定和发展。岂能不去调查,不结合实际,万里之外鼓动唇舌,复制粘贴,群发邮件,破坏团结的长城,做民族团结的蛀虫。
我在新疆时候,看到一句标语,质朴简单,但是字字千钧:“不利民族团结的话不要说,不利民族团结的事不要做!”希望你引以为戒,不要再说不利于民族团结的话,不要再做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事。你没有这个本事理解,更没有资本为后果负责。种树你没有参与,烧山以后一片焦土,你也是等别人擦屁股,也不会负责。
【贤佳】众多藏族同胞被藏密邪师邪法迷惑,被敛财渔色,被煽动分裂、暴乱。揭批藏密邪师邪法,“离间”藏族同胞与藏密邪师的关系,并令汉族同胞远离藏密邪师邪法的惑害,即是维护国家安全,也是救护藏族同胞和汉族同胞。
可参看:《藏密四皈依的经济学:以非法四皈依破掉正法三皈,继续享受农奴的供养》(https://mp.weixin.qq.com/s/vnuKHja8jZGsUg43sf_eUA)、《关于如何看待藏密文化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0925-04/)、《关于信仰自由与暴乱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505-5/)、《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三》(http://www.mzhy.org/20191112-06/)、《对藏密的总体看法:革除弊端,利益藏民》(https://mp.weixin.qq.com/s/lSaPZ8ngXWe5LA2-5rRUcA)、《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五》(http://www.mzhy.org/20200906-05/)。
我如实如理地揭批藏密邪师邪法,您何以说是“诋毁”?请您具体说一说我哪一句揭批是不如实、不如理的?
我先前问您关于达赖喇嘛的问题,您何以避答?请您直接正答:您如何看待达赖喇嘛?
【居士】你别把自己当观世音了,菩萨救人不是你这个救法。最后搞得民族分裂,影响国家稳定,你负不了责。藏族同胞朴实虔诚,不需要你教化拯救。你还是管好自己身语意,莫做佛教叛徒,莫当民族罪人,虚心修行,切莫贪功图大,对准有名望的高僧开炮揭批,对准民族国家大课题下手,而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
拯救、教化藏族同胞不是你的责任,也是你负不了的责任。国家推行义务教育,普及科学文化知识,信教群众也走沿着藏传佛教中国化的方向,爱国爱教,不负如来,不忘国恩。你的教化拯救,完全是一厢情愿,也是在帮倒忙。就是现在说的高级黑、低级红,给国家民族宗教团结帮倒忙,瞎添乱。
抱着拯救、教化藏族同胞的想法,也是愚蠢傲慢的,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大明白,高人一等。从你的邮件里,看到的是以偏概全、浅薄和偏激,对藏传佛教历史一知半解,对教义理解也似是而非。这个模式的解构方法,套用到基督教毁基督教,套用到伊斯兰教毁伊斯兰教,套用到儒释道任何一家,都能整得鸡飞狗跳。世间乱象,多出见浊,你的见解,就是浊中之浊,还自以为清明。
虚心,虚心,再虚心!
【贤佳】我是凡夫,但是是国家公民,且是佛教徒,您关心国家安全、佛教发展而作论说,为何我就不可以?古人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虽人微言轻,亦可仗义直言。我无位无权,所说仅供参考,“刍荛之言,明者择焉”,不对之处欢迎批评,但应如实如理,而非粗泛扣帽子。我先前反问您的问题,您能具体回答吗?
【居士】凡夫不等于就可以胡说八道,更要谨记国法教规。
【贤佳】是的!您拿着一堆帽子扣我,其实信护达赖喇嘛,您这符顺国法教规吗?
【居士】扣帽子是你的一贯做法,尤其是扣政治帽子,而实际上,你群发诋毁藏传佛教的邮件,才是打着挽留教化藏族同胞的名义,分化撕裂民族团结。请尊重藏族同胞,尊重他人信仰,尊重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利,尊重他人为民族团结、国家稳定作出的贡献,也尊重自己,不要游戏文字、搬弄经典挑是非。佛陀讲法传圣教,初心是救度有缘众生,开示悟入佛之之见,绝不是给你党同伐异,搬弄是非,撕裂民族关系,分裂国家提供理论依据。回看两千年佛教历史,哪位出家人不停攻击揭批他人?祖师大德有这样示现过么?你的德行学识超越了祖师大德,可以持续煽风点火救众生么?
【贤佳】我先前请您具体说一说我哪一句揭批不如实、不如理,您不说。我先前问您关于达赖喇嘛的问题,您也不答。您可以请任何一位藏密仁波切或堪布,乃至任何一位藏族同胞来代您回答。我的交流讨论开放接受质疑、批驳(我分享的邮件有发给很多藏密久修者),尊重所有人的发言权利。

(二)
【法师】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希望政府怎么处置你师父呢?死刑?你看看你鼓动的这些无脑之人一天都在干什么?或者是想消灭了佛教?然后扶基督教上位?
藏传佛教主要流行于西藏、云南、四川、青海、新疆、甘肃、内蒙古等省、自治区,藏族、蒙古族、裕固族、门巴族、珞巴族、土族群众普遍信仰,人口700多万。藏传是有700多万信徒的,而且也流传了几千年。政府正在引导藏传佛教中国化,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你想鼓动政府消灭这700万人?
不行你就还俗去算了。你举报你师父破戒是有功劳的,但是现在又在祸害佛教。
国家有宗教法律的,哪个邪师搞邪法,信众也会举报的,都21世纪了,他们又不是傻子,你醒醒吧!
《中国佛教协会新修订规章制度汇编·藏传佛教寺庙主要教职任职办法》(http://m.zhihuisiyuan.com/zongjiaozhengce/4180.html),看看中佛协章程中对于藏传佛教的治理措施,他们比你想得周到。
【贤佳】您的提示很好!我无位无权,所说仅供参考,开放接受批评。您说我祸害佛教,是指我揭批藏密邪师邪法吧?您认为藏密四皈依依师法、男女双修法、诛杀法、三昧耶戒是佛法吗?您认为达赖喇嘛、“大宝法王”、索达吉堪布等算是佛教“高僧”吗?
【法师】①藏密四皈依依师法: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复作是念:‘今日之恩,莫不由我先师和上慈哀教授、智慧方便功德力乎?南无(归依)我师!南无我师!南无波若!南无波若!’”
《大智度论》:“菩萨因师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云何不信恭敬供养师?虽智德高明,若不恭敬供养,则不能得大利。譬如深井美水,若无绠者,无由得水。若破憍慢高心,宗重敬伏,则功德大利归之。又如雨堕不住山顶,必归下处,若人憍心自高则法水不入,若恭敬善师则功德归之。复次,佛说:‘依止善师,持戒、禅定、智慧、解脱皆得增长,譬如众树依于雪山,根茎枝叶花果皆得茂盛。’以是故,佛说于诸师宗敬之如佛。问曰∶‘恶师云何得供养信受?善师不能视之如佛,何况恶师?佛何以故此中说于诸师尊如世尊想?’”
《佛说般舟三昧经》:“欲学是三昧者,当敬于师,承事供养,视当如佛。视善师不如佛者,得三昧难。菩萨敬善师,从学得是三昧已,持佛威神于中立,东向视见若干百千万亿佛,十方等悉见之,譬如人夜起观星宿甚众多。菩萨欲得见今现在佛悉在前立者,当敬善师,不得视师长短。当具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不得懈怠。”
可见“视师如佛”的四皈依,在汉传经典中也有其依据,至于如何确定善师,则需另当别论。
②男女双修法是崔谭瑜伽,与解脱烦恼、生死无关,而且是犯法行为,这个是需要政府依法整治的。要对藏地喇嘛进行长时间的引导,非一朝一夕可改变。
诛杀法也就是巫蛊邪术,没有任何作用,无非装神弄鬼罢了。解放西藏时,喇嘛的神通在解放军面前不起任何作用。文革时喇嘛也遭批斗,什么神通都使不出来,无非糊弄人罢了。
三昧耶戒是印度传过来的,个人认为需要改造。
③达赖喇嘛、大宝法王、索达吉堪布等,他们的心灵鸡汤文章适合净化社会,他们的人品则另当别论。对于政府,他们则是维护西藏安定的重要力量。
综合来看,藏密需要改造,藏密的信教群众有700多万,这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像萨满教,那个比藏密还邪,但是在中国依然存在。基督教的变种组织在中国也好多,他们也有男女双修等把戏。大陆还有潜在的轮子功分子,他们也有这种术。只要是个宗教,就有一定的糟粕,这个都是需要改造的。汉传也是历代高僧改造的结果。你看看禅宗,那是佛教中国化的样板。
其实不光是宗教,在社会上的一切人事物,都有其利弊的存在,这是个客观事实,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
修行,把自己搞成一个极端左化的分子,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很累。
重点,对于藏密的改造,在国家、在政权,一切“歪门邪道”在“坚船利炮”下就是纸老虎,然而现在是和平年代,让政府去跟700多万人对着干,那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只能慢慢引导了。国家需要的是安定,而不是动乱。
再说僧人问题,自古以来,汉、藏僧界就很乱,有真修实证的,也有恶劣不堪的。你看看《六祖坛经》,五祖传衣钵给慧能,结果五祖的众多门徒就追杀慧能,难道是五祖的德行不够?那可是在唐朝啊,就已经乱成那样了!
佛教历史上有五次灭佛的法难,你可以百度百度,看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建议你考虑问题全面一点。
【贤佳】您对藏密男女双修法、诛杀法、三昧耶戒的辨析很好!但将藏密四皈依依师法滥同汉传三皈依依师法了,而藏密四皈依依师法是藏密邪法的基础根源,学诚等汉喇嘛引进藏密多是看中此法善能精神控制。具体辨析可参看:《论汉藏“视师如佛”法的差异及藏密的邪谬》(http://www.mzhy.org/20191011-06/)、《再破四皈依——兼破对〈未曾有因缘经〉“南无我师”的邪解》(https://mp.weixin.qq.com/s/VXVYOhDePOmKSEjNxMBLIw)、《界诠法师崇扬藏密邪师邪法的证据·(三)》(http://www.mzhy.org/20200428-07/)。
藏密邪法对汉传佛教界的侵害是非常严重的,可参看《汉传本来戒为师,藏密来后师为戒》(https://mp.weixin.qq.com/s/vYhyEy8JDADEDP4odiVm3w)、《警惕淫欲知见吞噬中国佛教——杀人不见血的男女双修邪见已经洗脑中国大量出家人》(https://mp.weixin.qq.com/s/XgPZMROOKDHDz91xFXr8fw)、《汉喇嘛掠影》(http://www.mzhy.org/20200726-2/)、《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http://www.mzhy.org/20190917-03/)。
您说“达赖喇嘛、大宝法王、索达吉堪布,他们的心灵鸡汤文章适合净化社会,他们的人品则另当别论,对于政府,他们则是维护西藏安定的力量”,恐怕是说反了。达赖喇嘛是西藏动乱的罪魁祸首,而“大宝法王”、索达吉堪布崇扬达赖喇嘛,其妄说惑害社会。可参看《“藏独”大会中情局若隐若现德美与达赖共策西藏案》(中国网2008-04-18)(http://www.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08-04/18/content_14974364_3.htm)、《达赖集团企图分裂祖国的三大惯用套路》(环球网2016-06-30)(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JWd2e)、《论达赖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http://www.mzhy.org/20191108-04/)、《一些交流讨论(20190516)·(二十二)》(http://www.mzhy.org/20190516-02/)、《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616-05/)、《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十三·(一)》(http://www.mzhy.org/20191222-05/)、《辨破索达吉堪布防治疫病的迷信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23-03/)、《宁玛派信徒揭批索达吉堪布及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616-04/)。概识藏密邪师“心灵鸡汤”的特色和惑害,可参看《揭批藏密成就者净莲及藏密滥象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505-7/)。
关于灭法的因缘,可参看《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http://www.mzhy.org/20200204-04/)、《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http://www.mzhy.org/20200707-2/)、《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http://www.mzhy.org/20200830-2/)、《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三)》(http://www.mzhy.org/20200816-03/)。
您说藏密需要改造,您认为哪些方面需要改造?宜应怎样改造?
【法师】所谓藏独,主要是美国挑唆达赖喇嘛搞出来的,罪魁祸首应该是美国,有部纪录片有说明。改造藏密,可以参考尼泊尔,他们是以国家的名义废除双修法。我国,如果国家出台一项政令,让喇嘛们同意并推广,或许可以初步改造。不过,最终都是国家政权来决定的事,佛教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贤佳】达赖喇嘛何以信从美国的挑唆?他自己没有抉择吗?没有责任吗?即使他是傀儡,崇护这样一个煽动暴乱、分裂国家的傀儡,没有罪过吗?
尼泊尔何以能以国家名义废除双修法?是有人揭批双修、上书提议的。事在人为,岂可坐等天降?另外,国家废除男女双修法之前就不能揭批吗?如同国家禁止法轮功之前揭批法轮功就是不正当的吗?
【法师】①达赖为何搞分裂,无非是因为新中国动摇了喇嘛们的特权以及统治地位,只要国家强盛,他们也就翻不起什么大浪。
②中国目前佛教徒最多也就是1亿多,也就是全国人口的1/14,剩下的不是无神论,就是对宗教有偏见的,然后你所谓的“揭批”,不正在演化成这样一种现象——“你说我是外道,我说你是外道,最后都成外道了”?外人一看佛教是这个样子,谁还敢信佛,最终的结果是佛教都是“邪教”,正如基督徒张恩友利用你扶基督教上位一样。
这就是我的建议,希望你全面考虑。不管再怎么说,决定权还是在于你,你要继续搞,谁也拦不住,那就随缘吧。
正因为你所谓的“揭批”,基督徒张恩友才盯上了你,利用你佛教人士的“自黑”来宣布“佛教是魔教,佛陀是魔王”,要把佛教消灭掉。佛教如果没有了,也就没有所谓正、邪法的存在了。你看不到基督教拉人入教的传教方式吗?佛教界的任何“丑闻”都会被他们大肆扩大,人一看佛教水深,“好了,佛教没一个好的”这种想法也就随之而来,最后也就没有佛教了。
建议您看清楚形势,最主要的,佛教消失了,也就意味着人天眼灭,也就没有了众生的福祉。更关键的,你的破邪事业也就终结了。
佛教作为一个宗教,作为这个社会的一部分,有弊端是很正常的,在古印度如此,在现代依然如此。
建议您看看《十诵律》,看看那些破戒的比丘,再看看佛陀的处理方式,望您能获取一些智慧。喇嘛教的双修法如果全国人都知道了,那么《十诵律》描写的内容也就会被人们知道。我以前遇到一个居士,他读了《十诵律》后就不信佛了,原因是该律书太“黄”,建议您读读看。
【贤佳】您认为等待国家强大就好,现在不应揭批达赖喇嘛及其信随者吗?
张恩友引据网络流布的藏密邪师邪行资料而说佛教是魔教,我作辨破,指明藏密邪师邪法非属佛教,正是保护佛教。如同法轮功自称是佛教,指明法轮功非佛教,正是保护佛教。您可再浏览我那文章辨析的内容。
《十诵律》我通读过,说有比丘淫行破戒,佛呵责而制戒。《善见律毗婆沙》说:“若诸长老,闻说此不净行,慎勿惊怪。是沙门惭愧心,应至心于佛。何以故?如来为慈悲我等。佛如此世间中王,离诸爱欲,得清净处,为怜愍我等辈,为结戒故,说此恶言。若人如是观看如来功德,便无嫌心。若佛不说此事,我等云何知得波罗夷罪、偷兰遮、突吉罗?若法师为人讲,听者、说者以扇遮面,慎勿露齿笑。若有笑,驱出。何以故?三藐三佛陀怜愍众生,金口所说,汝等应生惭愧心而听,何以笑?驱出!‘乃至共畜生’者,此是下极语,共畜生亦得波罗夷罪,岂况女人。”(卷第七)
看到佛呵责秽行而制戒,竟然由此不信佛,那也太粗愚了,您何以不能开导?另外,那比丘虽然秽行破戒,但没自称是高上修行,更没以此教人,这是胜过藏密邪师的。可参看《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830-6/)、《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19-03/)。
下面一篇辨析文供您参阅,请您引据辨驳:《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http://www.mzhy.org/20191112-05/)。
【法师】开导也没用,那个居士先受到南传“大乘非佛说”思想的毒害,已经深信不疑了,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张恩友其人,我仔细看过他的其他文章,他就是个基督徒,他借佛教丑闻来谤佛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教,目前还没有形成团伙。对于基督徒,你辨析什么都没用。最近的港独、港乱,就是基督徒带头搞出来的。
《第三届“一带一路与亚洲佛教文化论坛”在京召开》(微言宗教2020-09-15)(https://mp.weixin.qq.com/s/vGfPVMiMiPSMapINvf_S1A),你看看国宗局刚发的这则报导,依然有喇嘛参加。
【贤佳】可请那位居士阅读南传律藏《经分别》第一卷,里面讲了千奇百怪的破戒淫行(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N01/N01n0001_001.xml#pN01p0042a1402),看他是否认为是“黄书”。另外可请他看《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630-08/)、《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616-07/),请他辨驳。
张恩友已被辨破息谤了,可参看《辨析〈张恩友:“佛祖”乔达摩·悉达多是假佛〉》(http://www.mzhy.org/20200211-03/)、《再辨张恩友的诬蔑》(http://www.mzhy.org/20200428-04/)。
达赖喇嘛也参与了港独的煽动,可参看《达赖支持港独的言论和诈习辨析》(http://www.mzhy.org/20190820-03/)、《对香港事件期间达赖言行的思考》(http://www.mzhy.org/20190820-04/)。您看这揭批是否合适?
真正破坏佛教的不是明显的其他宗教,而是破戒恶比丘和混入佛教僧团的附佛外道。如《大宝积经》说:“譬如狮子,兽中之王,若其死已,虎狼鸟兽无有能得食其肉者。迦叶!狮子身中自生诸虫,还食其肉。迦叶!于我法中出如是等诸恶比丘,贪惜利养,为贪利所覆,不灭恶法,不修善法,不离妄语,迦叶,如是比丘能坏我法。”(卷第一百一十三)
《莲花面经》说:“未来之时有诸破戒比丘,身着袈裟,游行城邑,往来聚落,住亲里家。彼非比丘,又非白衣,蓄养妇妾,产育男女。复有比丘住淫女家,复有比丘淫比丘尼。……阿难!我之佛法非余能坏,是我法中诸恶比丘犹如毒刺,破我三阿僧祇劫积行勤苦所集佛法。阿难!譬如有人入于大海,至宝渚中,多取宝物置于船上,欲渡大海,于中沉没。佛之正法如彼宝船,当来破戒诸恶比丘多乐造作种种恶业,灭我佛法沉没不现。”(卷上)
《佛藏经》说:“恶魔于今犹尚隐身佐助调达,破我法僧,如来大智现在世故,弊魔不能成其大恶。当来之世,恶魔变身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为说邪法。”(卷中)
《法灭尽经》说:“佛告阿难:‘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噉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
《楞严经》说:“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销,受阴明白,于明悟中得虚明性,其中忽然归向永灭,拨无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现前,乃至心生长断灭解。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空魔入其心腑,乃谤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噉肉,广行淫秽,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谤,鬼心久入,或食屎尿与酒肉等一种俱空,破佛律仪,误入人罪,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贪求辨析。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先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虽未闻法,自然心伏。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现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绝’,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是等愚迷,惑为菩萨,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此名盅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着魔,得正知见。我今度汝,已出生死,汝遵佛语,名报佛恩。”(卷第九)
爱国爱教、遵纪守法的藏密“活佛”参加佛教组织活动是合适的,可参看《关于教义阐释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103-06/)、《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二十·(十一)》(http://www.mzhy.org/20200119-05/)。
我批宣行邪法、祸国害民的邪师,不批爱国爱教、遵纪守法的正智者。
【法师】《汪洋青海调研强调在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上做实功》(大公佛教2020-09-16)
https://mp.weixin.qq.com/s/FvvnnLTW7gxmddmfCm_MNg
看看这则新闻,国家也没闲着,他们正在努力改造藏传佛教,藏传佛教还是有希望的。
【贤佳】是的!文说:“多解决事关长治久安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上做实功、求实效,探索积累更多经验。”“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平台揭批达赖喇嘛、索达吉堪布等邪师,辨析其分裂国家、扰害社会背后的深层教义教规根源,正是随顺于此,可供藏传教界参考以重新阐释教义、改革教规而与社会主义社会更相适应。可参看《关于信仰自由与暴乱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505-5/)、《辨破宗萨仁波切的邪说》(http://www.mzhy.org/20191015-05/)、《辨破索达吉堪布的迷信妄说及藏密教义的邪谬根源》(http://www.mzhy.org/20191230-04/)、《关于教义阐释的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103-06/)。

(三)
【法师】触目惊心,积重难返,泥沙俱下,鱼目混珠,再这样下去,汉传佛教危矣!汉族危矣!中华民族危矣!如此揭示,力度不够,建议作一专业网站或博客。
【贤佳】何以说“再这样下去,汉传佛教危矣!汉族危矣!中华民族危矣”?
揭批资料有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网站(http://www.mzhy.org/)、微博(https://weibo.com/u/6887020742)和微信公众号发布,关注人少,影响不大。有待更多人和媒体平台共同揭批。
【法师】我的意思是:如果再听任喇嘛教的歪理邪说在中华大地肆意横行,则危矣,一切皆危矣!
【贤佳】说藏密歪理邪说滥坏佛教,容易理解,何以说中华民族危矣呢?有人说我揭批藏密问题是破坏民族团结、危害国家安全,诃谏我老实修行,不要无知乱说。
【法师】做好自己的事情,由他们去说吧。

(四)
【居士(女)】跟您学习交流讨论这么久,我越发感觉到学诚体系以及藏密的危害巨大,而且贻害无穷。佛弟子中的主流是接受藏密的,自己的恶业感召,咱们都没有办法。比如跟您辩论的那位仙游极乐寺的尼师,随她去吧。
【贤佳】识知危害,善自防护,进一步随缘随力破邪救人,做一分自有一分功德意义,至少让邪师邪徒受挫,以免横行无阻、肆害天下。
【居士】八十年代的时候,因为家里离寺庙(藏密寺庙)特别近,我几乎每天都去寺庙玩,当时有两个喇嘛考南京栖霞山佛学院,让我父亲给他们辅导,我就认识了他们。他们是来自内蒙古的蒙古族喇嘛,是藏传格鲁派。那个年代,他们还都是很热情、朴实的,大概也是牧民出身,很单纯。现在早就是金刚上师了,据说也都有家眷,不守戒。幸亏我早就跟他们没有联系了,否则我也危险了。
【贤佳】他们也是邪法的受害者,需要揭批邪法,减少未来受害者。

(五)
【居士】Y居士:“H寺的法师以前跟我们的同事说:‘我在上班’,‘我跟我同事在一起’。就是在做早晚课,叫‘上班’。H寺的那个CEO,来过我们单位参观,一副黑老大的派头,听他们寺院的说也是有家眷的。”
有的什么法门也不学,就是学的“人民币法门”,我们这里很多是这样的。哎!随着社会物质生活的富裕,现在教界也是“与时俱进”,何处能觅清净出家僧呢?“少欲知足”确实是稀有的了。
【贤佳】这需要渐渐纠治,但相比于藏密邪师邪法来说,对社会、国家非是大危害,只是违背佛教正道,枉负出家和信众供养。藏密邪师高唱出离轮回,而骗摄人财,乱搞双修,乃至煽动暴乱、分裂国家,既违佛教,又乱世俗,是极大邪恶,应首先揭治。
【居士】是的,但对我们佛弟子来说,也是很伤感情和信心的,没办法,已经这样了,估计佛来也没办法,所以佛才说末法嘛。
从大局角度看,您所言有道理,藏密邪师邪法潜在的危害性极大。近几十年国家被邪教搞得很麻烦,如果不是学诚事件爆发,国家对这块问题大概也没有这么重视,真的不用几年汉传佛教界将会被藏密邪法覆盖不是传说,想想都可怕!当然汉传佛教界自身的腐败不振也是容易被侵入的重要因素。
【贤佳】随缘随力,功不唐捐,把握缓急,坚韧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