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之二

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之二
(20200911)
(一)
【极乐寺尼】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
【贤佳】是的!今生信护邪师邪法,来世会有什么果?
【极乐寺尼】您的前世因是?累生累劫的因是?您现在造的来世果是?业自造自受,因果恒相续……
【贤佳】现在遭遇邪师邪法,随学多年,是前世种了邪师邪法的因,但也种了正见因而现在有缘有力醒觉。现在揭批邪师邪法,是种未来值遇正师正法的因,也种自己正见正行的因缘。
【极乐寺尼】您现在所说的是正?不是邪?
【贤佳】您看我说的邪在何处?
【极乐寺尼】您总认为您说的是正的,跟您不一样即是邪的。
【贤佳】除此之外,我说的内容还有什么您认为是邪的?
【极乐寺尼】都是意测,嗔心所显。
【贤佳】对“师父”讲法的辨破,如《〈觉悟之道〉系列开示辨析》(http://www.mzhy.org/20180716-2/),您看是意测吗?您能具体辨驳吗?
【极乐寺尼】这个更是:您总认为您说的是对的。
【贤佳】除了这种盖帽子话,您能具体指明法义问题吗?
【极乐寺尼】若具体说明,最后您还是认为您说的是对的。
【贤佳】可以依教依理辨析,岂可暗昧自以为是。
【极乐寺尼】教理只是您的工具,以便证明您看的那个角度是对的。
【贤佳】不依教理作工具,您依什么辨别邪正?
【极乐寺尼】《华严经》:“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有嗔恨心,怎么能正?
【贤佳】您凭何判定我忘失菩提心?又凭何判定我起嗔恨心?另外法义正邪岂由心态决定?心态平和的世俗人乃至邪教徒所说岂都是正见?若说有嗔恨心就所说法义不正,那么有贪欲心、痴心是否所说法义就不正?那哪个凡夫能说正的法义?可参看《答疑:依法不依人要求知见第一,后论发心》(https://mp.weixin.qq.com/s/Q3zTMH-HPPzzyekD5c8jKQ)。
【极乐寺尼】只是执着文字,文字般若非实义。提婆达多的示现是有菩提心?
【贤佳】背离文字般若岂有实义?提婆达多是大菩萨,岂无菩提心?
【极乐寺尼】是您的观点?
【贤佳】《灵峰蕅益大师宗论·水心持金刚经跋》说:“自五祖以《金刚般若》印心,此经遂为世宝,然世人依语生解,一味荡相明空,大失‘无住生心’之旨。经云:‘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于此章句,能生信心。’又云:‘发菩提者,不说断灭。’噫,只此二语,可思矣!盖无住超凡外之着有,生心超二乘之沉空,无住则十界俱非,生心则十界俱即,遮、照同时,生、佛不二,中流、两岸,一齐坐断。当知文字般若(万象万行,与音声、点画,同名文字般若),与观照、实相非一非异。如此受持,可救空宗之失矣。”(卷第七)
《灵峰蕅益大师宗论·灵岩寺请藏经疏》又说:“一切如来,从无言说道,方便说法。一切菩萨,从语言三昧悟入无言,言说性空,是真解脱。若离文求理,即暗证痴禅,非正法眼藏也。予本弃儒学佛,亦妄谓单传之道实出教外,一味作蒲团活计,一切经论置诸高阁。后见真寂、博山等耆宿,反照古今得失,方知末世禅病,正坐无知无解,非关多学多闻,与唐宋学人厥证相反。‘依文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善知识语,诚不我欺!‘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儒宗实语,亦于此益信。乃发心遍阅大藏,备采众药,自疗疗他。”(卷第七)
《大方等无想经》说:“提婆达多所有境界,实非声闻、缘觉所知。大婆罗门!如来世尊,常所称赞‘黄头大士’,即是提婆达多比丘。六群比丘,亦大菩萨,提婆达多与共同行,云何得名地狱人耶?如栴檀树,栴檀围绕;如香象蹴踏,非驴所堪,还是香象之所能忍。大婆罗门!如来、世尊大香象王,亦复如是,所说深义,非是二乘之所能知,还是香象诸大菩萨乃能受持。”(卷第四)
《大宝积经》说:“佛言:‘善男子!若无提婆善知识者,终不得知如来具有无量功德。善男子!提婆达多是善知识,共我诤胜,现作怨家,得显如来无量功德。善男子!提婆达多善友知识,在于宫内语阿阇世王令害如来,时王故放护财象王令灭如来。善男子!如来见象即调伏之,尔时无量无边众生见象调伏生奇特心,即生正信归依三宝,所谓佛宝、法宝、僧宝,显三宝故。善男子!如此之事应如是知。’”(卷第二十八)
【极乐寺尼】提婆亦欲迫害佛陀,以五百人投石器击杀佛陀而未果。又于耆阇崛山投下大石,虽为金毗罗神接阻,然碎片伤佛足而出血。
【贤佳】可再读思先前分享的经文。
【极乐寺尼】《大唐西域记》卷六室罗伐悉底国条载,玄奘曾于祇园精舍废址之东,得见提婆生身堕于地狱之大坑。
【贤佳】再读思先前分享的经文。
【极乐寺尼】不同时期造的业不一样……
【贤佳】再读思先前分享的经文。
【极乐寺尼】有看一点《法华经》相关的阐释等……地狱、涅槃一如?
【贤佳】再读思先前分享的经文。离经一字,即同魔说。
【极乐寺尼】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贤佳】佛经岂是“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极乐寺尼】您亦梦中所显……
【贤佳】地狱也是梦中所显,您大概不怕堕入吧?
【极乐寺尼】不能入地狱,境界亦未圆满……
【贤佳】邪见邪行堕入,岂是福智自在能入?您这种混滥知见,难怪信护邪师,是难免堕地狱的。“师父”破戒作恶而不认错忏悔,必堕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您认为是境界圆满而仰慕乐效吗?
【极乐寺尼】您总认为您看得角度是对的……烦恼无明皆在自己心中……
【贤佳】烦恼无明中的凡夫也可有正见正行,依正见正行渐渐治除烦恼无明,岂可因有烦恼无明就不辨正邪乃至盲目信护邪师?您认为我看的角度有何不对?
【极乐寺尼】不明实相。
【贤佳】不明实相,也可有基本正见,并正信正行。您滥用胜义谛否定世俗谛,不仅不明实相,连世俗谛缘起相也不明,实为类同野狐禅的邪见,也如同藏密观空而可男女双修的邪见,难怪不以“师父”淫乱为过而坚定信护。与师同愿同行,长居地狱而不违实相。
《菩萨善戒经》说:“愚痴之人,说诸法空,则得大罪。若有说言大乘经中一切法空,亦得大罪。不能善解大乘空义,生憍慢心,言‘我善解’,随其自心妄想思惟,为人广说,亦得大罪。……是故大乘经说,若不解空,甚于痴人。何以故?愚痴之人,说‘色是我’,至‘识是我’,有‘我’见者,不坏佛法;不解空义,永坏佛法,破失灭没。生‘我’见者,不至三恶;不解空义,为人广说,当知是人必到阿鼻。有‘我’见者,不谤三宝;妄说空者,诽谤三宝。说有‘我’者,不诳众生,不谤实性,不妨法性,不妨众生获得解脱,不教他人毁犯禁戒;不解空者,谤一切法,不解实性,不解法性,妨于解脱,与多众生作恶知识,自不持戒,教人毁禁,常乐宣说无作无受,令多众生增长地狱。以是义故,名为远离无上佛法。……云何名为真解空义?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一切法中无有性故,是名为空,法亦不空,是名解空。如是解者,不妨于义,不谤三宝,是名正解,无有错谬。云何正解?如色说色,乃至涅槃,分别无有种种相性,是名色空;以色真实流布于世,是名不空。以是义故,说色一法亦有亦无,解是二故,亦法亦空,终不于中妄生计着,是名真解空义。是故大乘经中说偈:一法有多名,实法中则无;不失法性故,流布于世间。”(卷第二)
【极乐寺尼】嗡 牟尼牟尼 嘛哈牟尼耶索哈
【贤佳】这是来自藏密的咒吧?您以为多诵诵咒,就可以消灭邪见邪行的罪业,就可以继续邪见邪行而不堕落吗?
【极乐寺尼】您说的都是对的……
无有感恩心,用什么法都是邪,人道未正故……
【贤佳】是的!您信护邪师邪法,增坏佛教,是不念佛恩。且加重“师父”的罪业,是不念师恩。不悯护被逼淫乃至发疯的同行,是不念同行恩。弃养父母,又不持戒报恩,是不念父母恩。佛道未正,人道也邪,何有正法?
【极乐寺尼】您出家也是被逼的?您的“心苦”也是被逼的?您说的都是正?其他都是邪?您是佛教的代表?
【贤佳】“师父”给极乐寺尼发性话题短信,您认为不是逼淫吗?您认为不是邪吗?我没资格批评吗?请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二)
【居士】《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九》(http://www.mzhy.org/20200906-11/),第一位极乐寺尼说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貌似禅和空的东西,现在在出家众里非常普遍(贤*法师也喜欢发这些),乃至影响到很大一部分知识分子居士。他们喜欢这种所谓高深莫测的文字游戏,也把自己置入到虚无缥缈中,使自己的精神一时处于愉悦状态,说得通俗一点,就有点阿Q的精神麻痹法,自欺欺人。我遇到很多了,开始也有受迷惑,后来看他们嘴巴上说一套,实际上跟说的几乎完全脱钩,就不信了。就像前几天跟*师兄聊的,说*和尚动不动就发脾气,明明*师兄没有错,最后还非要忏悔了结,有些居士美其名曰:“师父帮他消业障,师父考验你。”说千道万,都要落实到实际的。不能落实实际,你空了什么?禅了什么?观了什么?真是自欺欺人那!其实这些东西,《印祖文钞》里批驳的很多。
如《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慧昭居士书》说:“圆教初住菩萨,始能证其少分。唯佛方能圆满彻证。汝何人斯,敢说过分大话。须知见理纵能与佛齐,修持当遵普通事相,庶不致执理废事,落豁达空、拨无因果之无底深坑耳。”(〖白话〗圆教初住菩萨,才能证得其中少分。只有佛陀方能圆满彻底证得。你是什么人,敢说这样过分的大话?必须知道,所见的道理纵然能够与佛齐等,修持应当遵从普通的事相,才不致于执理废事,落入豁达空、拨无因果的无底深坑啊!)
*师兄还告诉我:以前听到一位法师讲的:“只要出了家,你就是睡在那里什么事都不干,你的功德都一直在增长。你不出家的话,就没有这样的利益。”难怪龙泉寺那么多高知出家,极乐寺那么多比丘尼背弃家庭,不认父母,认学诚而出家。
【贤佳】出家持戒,不违戒地暂时睡觉也增长功德,生病不得已而天天睡觉也增长功德。如果犯戒不发露忏悔,不论睡觉不睡觉,天天增长罪业,难免堕落。如《莲花面经》说:“未来之世,多有在家白衣得生天上,多有出家之人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卷上)《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逢辰居士书》说:“光出家五十五年,绝不说教人出家一句话。以今之人一出家,皆变作懒惰懈怠之类,此是上焉者。下之则破斋犯戒,无所不为。”
含糊质量,只说表相,如同伪劣产品滥作宣传,是为自欺欺人,自误误人。
【居士】现在教界多这样了,到处以假滥真、以凡滥圣。学诚之所以名气这么大,吸引了那么多高知出家,可能与当初流传他是玄奘法师再来的说法有关。如果不是被举报,佛教历史可能写的是“学诚法师是如同玄奘再来的高僧大德,一代佛教领袖”。过不了几年,《广论》和藏密将全面覆盖汉传教界,想想可怕呀!
印祖关于以凡滥圣的开示:
《与马契西书》
〖原文〗人生世间,须安本分。越分作为,及与赞誉,皆为招祸取辱之本。光一庸劣粥饭僧,汝为甚么为我作《传》,胆敢“以去圣时遥,真修日鲜”等四句下,便以我承之,令我得罪于天下宗教知识、贤士大夫?汝意谓说得好听,便为荣幸乎?不知以凡滥圣,罪在不原。汝亦曾看《楞严经》,何不知犯大妄语,其罪重于杀、盗、淫罪百千万亿倍乎?汝如此妄为,不但汝自己罪过得不得了,且令光现在受明眼人唾骂,将来受阿鼻地狱之苦报,无有出期。譬如庶民,妄称帝王,罪必灭族。良以大妄语能坏乱佛法,疑误众生。汝以此当架子摆乎?祈将其稿焚之,以后不得另有所述。我只要得生西方,要《传》做甚么。汝将谓由此便可留芳百世乎?而不知瞎造谣言之《传》,不但遗臭万年,且复受苦永劫也。若以吾言为非,则是魔王眷属,请从此绝。
〖白话〗人生在世,必须安守本分。超越本分作事,以及过分称赞美誉,都是招来祸灾、自取侮辱的根源。我是一个平庸低劣的会吃饭、不会修行的僧人,你为什么要为我写《传》,胆敢以“去圣时遥,真修日鲜”等四句话之下,就以我来承担,令我得罪于天下禅宗教下的善知识、贤人杰士?你的意思认为说得好听,就是荣幸吗?不知道以凡夫混滥圣人,这个罪过无法原谅。你也曾经看过《楞严经》,如何不知道犯大妄语,这个罪过重于杀、盗、淫罪百千万亿倍吗?你如此的胆大妄为,不但你自己罪过得不得了,而且令我现在受到明眼人的唾骂,将来受阿鼻地狱的苦报,无有出期。譬如平民百姓,妄称自己是帝王,这个罪必定是灭族。实在是因为大妄语能够破坏挠乱佛法,迷惑误导众生。你以为可以当着架子摆摆吗?祈望你将这个稿件焚毁,以后不要再写其他。我只要得生西方,要《传》做什么。你认为写个《传》,就可以留芳百世吗?而不知道瞎造谣言的传记,不但遗臭万年,而且又要永劫受苦。如果认为我的话不对,就是魔王眷属,请从此断绝来往。(摘自《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如诚法师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