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师刘尚林的藏密根源

揭露邪师刘尚林的藏密根源
(20200909)
【居士】“澎湃新闻”昨晚发了一篇文章,我认为写得很好,分享给您:
《“癌症晚期,治好了就是大师的功劳”》(澎湃新闻2020-09-08)
https://mp.weixin.qq.com/s/lNLsz_FSSU5G7ixeuQqgCg
【贤佳】您认为好在哪些地方?
【居士】文中所举的几个跟着这位邪师“刘尚林”学习的例子,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源于自身或家人生病了,得了癌症,走投无路,然后接触到了“刘尚林”这里。生病走投无路是契机,走入后无穷无尽地洗脑使他们的队伍发展壮大。由于进入其中的人可能平时辨别邪正的能力就比较弱,甚至有可能是学识与见识也不算太高,所以容易被民间的迷信风潮所蒙蔽,从而将附佛外道看成真理,把“刘尚林”看成救命稻草。
而“刘尚林”正是利用信徒迷信他的心理,从而继续发展新的信徒,以编织自己的邪教帝国,从中谋财得利。文中说“刘尚林告诉学员们:辟谷是为了排毒,因为人吃鸡鸭鱼肉,会产生怨恨,怨恨就是毒素,只有通过辟谷才能排毒。为了不产生毒素,日月峡的学员都吃素。不过,张丽记得,有一次,她去日月峡看母亲,看到刘尚林在吃猪肉、鱼肉。她问母亲:‘为啥刘大师能吃荤?’李翠花告诉她:刘大师是现世活佛,他可以自己化解(毒素)。”看到这里,如果一般不了解佛教与道教的人,还可能觉得“刘尚林”说得很对。其实他是迷惑人的说法,不让别人吃荤,自己却吃荤,美其名曰“自己是现世活佛”,这种欺骗,我们不在其中之人看起来是可笑至极,可是对于那些被洗脑的人来说,这些话或许就是真理,因为那些被洗脑的人深信“刘尚林”是佛。
总体看下来,受骗者老年人居多,可能“刘尚林”的目标群体就是老年人,可能他认为老年人有退休金、有存款。要不然老年人也喜欢买保健品,每年老年人因买保健品被骗的例子,大大小小的新闻总是不断。而对于老年人来说,买保健品肯定比活人、活佛的救治来得更快,所以一心扑到“刘尚林”的日月峡这里。还有所谓的保健操,“刘尚林”利用了大众现在生活条件提升后更注重身体保养的这一特点,而从健身保健的角度,吸引人进入他的团体。
“文后附有患者联系方式,但记者拨打了电话,或无人接听,或号码不存在,或接听的不是本人。事实上,这种虚假宣传的方法,刘尚林很早之前就开始使用。张丽记得,2000年,外婆被车撞了,胳膊骨折了。在骨科医院治疗完后,母亲坚持带外婆去了日月峡。外婆喜欢吃肉,在那里不习惯,经常嚷着回家,她住了三个月就回去了。某一天,张丽在母亲那里看到一本小册子,里面有一篇以外婆名义写的感谢信:‘多亏了刘尚林,帮我发功、灌顶,才把我的骨折治好了。’她说,外婆去日月峡之前,已经在医院治好了骨折。感谢信是冒名写的。”
如此骗子群体,还能有30万信徒,也真是末法时代才能看到的奇特现象。这和当初的法*功,和韩国、日本等地的邪教,总体来说差不了太多,只是他还没自称教主,可能是中国的国情受限的缘故。这要是在国外,早就发展成更大规模的邪教了。
我相信这样的群体,在中国一定还有,就是还没出事,所以还没被公布于大众眼前。我想也正是因为正法不兴,所以才让越来越多的邪师钻了空子,东拼西凑一些混合理念迷惑大众。希望大众警觉、警惕!不过很难,共业所感吧,但呼吁提醒是应该的!
【贤佳】很好的辨析!这位邪师邪行的基调是藏密邪法,如文中说:“自称噶举派第41届传人。”其言行也表现出藏密邪师的常见特征:自许是“佛”,凌越戒律,肆意妄语,注重色身,奴役信徒,多方敛财。
【居士】这里我也看到了,但我觉得刘尚林纯属骗子。我认为他只是借用了藏密的外衣,希望通过宗教,尤其是神秘的藏传佛教,来给自己的外衣贴金吧。毕竟对于一般不懂的人来说,大家还以为活佛是很高很高级别的修行人。我记得“大宝法王”噶玛巴也才是噶举派第十七世活佛,这个刘尚林所谓的“噶举派第41届传人”,我觉得太假了。但也不能排除他私下受藏密影响,因为就像您说的,他的所作所为,很像藏密洗脑与控制信徒的那一套。
【贤佳】您看报道文章中“学员练功磁带”的照片,有《大藏密》《莲花生大士祈祷文》《密勒日巴尊者心咒》等,大多明显是藏密内容。更多辨析可参看《关于附佛外道、邪教的交流讨论之四·(五)》(http://www.mzhy.org/20200630-06/)。
他的言行并不违背藏密教义,藏密教义允许“一切说妄语”,允许不择手段,吃肉喝酒、敛财渔色等都是允许乃至要求的。可参看《辨破藏密吃肉、双修狡说》(http://www.mzhy.org/20200906-02/)、《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616-05/)、《辨破宗萨仁波切的邪说》(http://www.mzhy.org/20191015-05/)、《辨破藏密宁玛派的“方便说”》(http://www.mzhy.org/20191116-04/)、《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830-6/)、《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http://www.mzhy.org/20191202-03/)。只是他骗人手段粗糙且意外出了人命而被举治。若说妄语宣传、多方敛财的程度,“大宝法王”、晋美彭措“法王”、学诚更胜于他。而他没被举说滥搞男女关系,这是他稍不同于藏密“法王”的地方,但总体大同小异。
【居士】是的,看到了文章中的图片。看来确实和藏密有关。只是被拜访者很少提及藏密修法,而多是从康健理疗被欺骗的角度叙事。如果记者能够再深度挖掘,估计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藏密对此团体的影响。
【贤佳】是的。
【居士】“大宝法王”、晋美彭措“法王”因为是藏地人,所以比刘尚林更具藏传“种族”先天优势。而学诚受过教育,从青年时就被培养,再加上学诚本身聪慧、好学,自然骗人的招数更胜一筹。如果不是被举报,不知道他还会继续害了多少人的法身慧命呢!
对学诚来说,被举报真的是好事!是在帮助他,阻止、消减他的恶业啊!一般都说师父是弟子的恩人,可我认为谁能帮另一个指出别人不敢指出的错误,那个帮助指出错误的人,正是这个犯错误人的恩人!
而对于那些不敢指出学诚错误的学诚弟子,看似是在维护佛教的整体平稳,看似是在维护龙泉寺僧俗二众的稳定学修,其实是在掩饰恶业,也实是加深损害学诚。学诚有那些弟子,也实在是他的不幸!那些弟子也太不慈悲了,一点也不体谅学诚要去地狱受苦,这是所谓的“大孝”吗?能够救学诚,也能够救他们自己的,绝不是藏密,而是佛陀所说之正法啊!
【贤佳】都很可悲!背后祸害的根源是藏密邪法,应该大力揭批,堵消毒害。
【居士】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