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
(20200904)
【居士(女)】(20200829)近两天发的微文揭露藏密邪法:
偶尔想起没出事前,德S对我的帮助照顾,那时觉得他是很慈悲的师父,我很信任他。可是,出事后完全变了,他可以践踏欺虐任何一个他睡过的女人,强制她们接受淫乱,否则遭罚。心地变残忍冷酷绝情,完全没有曾经师父的慈悲宽爱了,仿佛从佛变成魔。只要不沾染藏密,高僧还是有功德的,但是一旦藏密淫修,看看他们迷惑错误得像什么样:持戒贞洁女佛子不愿堕于淫乱,就认为她头脑不开放,要去打压诬陷,伤害她百般痛哭悲伤,仍认为女人顽固可恨。女佛子因信任师父,被奸破戒失身,本就痛苦,他们还四处散布谣言说女佛子勾引和尚,想让佛教界所有人排斥她、拉黑她。女佛子还有善良,去撤案给他改过机会,他们居然去各政府相关部门疏通好关系,说女佛子诬告,完全没有这回事,警察查不属实撤的案,僧人从来都是好品行,女佛子再宣布僧人负面信息、诽谤僧人,将受到处罚,最好闭嘴!!用金钱与强权抹杀事实,让女佛子天大的冤枉,失身佛门,被僧奸淫后,还被污说成女佛子诽谤诬告僧人。这不是佛法,这是残害众生的魔法!没人能劝动淫僧,他们心目中的“活佛”教导他们淫乱、虐杀,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贤佳】很好的揭批!
【居士】(20200830)藏密相似法,假借佛教理论干坏事,却没多少人反省。这是我发的微信文章,希望能不被相似法迷惑:
在寺庙破戒,造地狱业,严重损耗自身福报,自己都灾难重重,还有什么能力去保佑别人?别人沾到你不倒霉就算好的。藏密邪法喜欢自我安慰麻醉:“我是高僧,我破戒时不起心,就不会有恶报!我破戒是为了佛教事业发展:我睡女人,是为了度她们进佛门,脱离社会给佛教添人才;睡有钱富婆,是为了让她们专心挣钱捐寺庙,做功德,护持寺庙发展……”表面看是无懈可击的理论!寺庙女人间争风吃醋,打架吵架争宠不断。寺庙女人把握僧人把柄,都想坐到僧人头上,个个想当寺庙女主人……导致后期很多乱象。
我宣扬了某些僧人的过恶,让其尴尬难过,痛恨我了。没关系,你现在扫皮,比去地狱永无出期的好。若不曝光出来,能改吗?这两年来,有几个念头想改佛门淫乱的?头脑迷糊,分不清正邪,受藏密邪法污染的僧众可能很多,毕竟学诚会长带的头,大家跟着学。温水煮青蛙,淫乱业积多了,直接堕地狱了。佛门淫乱,会产生很多乱象。为大局安定点,曝光难堪,算是起到警诫的贡献,消点业。若能如我抵制藏密危害,那才算赎罪。少说我揭露僧过,你们破戒不改,藐视戒律,佛门没毁你们手里算好的,你们算啥佛子,破戒早该还俗去的。我曾经犯僧俗淫戒,深知其害严重,曝光阻止其危害,你们敢曝光么?全国性的问题了,瞒什么瞒?还“密”什么“密”?
【贤佳】很好的辨析揭批!
【居士】(20200831)藏密邪法是反佛教的。佛教教导:慈悲清净、和谐仁爱、光明正直,为众生付出,种善因得善果,众生一体都具平等佛性。藏密邪法教导:冷酷、污染,杀戮、打压,欺骗、邪妄,为自私成就残害众生,造恶因得恶果,“我是‘活佛’,百姓都该因我的意志去牺牲”……所以,这种反社会、反伦常的邪法,常出现逼迫人死、逼疯众生的惨象。因为被洗脑的,认为是高级密法,所以都私下传递着邪恶的力量,不认为在做坏事。结果修得最后让众生疯癫、死亡,他们认为是众生业障重,干扰他修法。残害众生没有一丝怜悯,还要习各种诛杀咒术害死他人,在佛门做出滔天罪业,邪恶到底,堕地狱到底,残害百姓到底,他都认为在遵循上师教条,在修高深大法。《密宗道次第广论》教导与九个年轻女人乃至幼女同时行淫灌顶。藏密三昧耶戒有教令规定必须杀人,不杀就犯戒(《论藏密的“黑帮帮规”及可笑与可怕》http://www.mzhy.org/20191027-05/)……完全是反伦常、反社会安定的邪法,赞叹鼓励各种恶行,让人迷失心智,做恶为能,最终害人害己,苦了众生。
【贤佳】很好的揭批!
【居士】(20200903)万恶淫为首,只要沾染上淫乱,必是奸佞之徒。最初发现德S寺庙淫乱,我跪地不起,同住几位僧尼逼迫德S给我下跪,叫我原谅他。德S做样子给大家看,跪一会儿。过后德S在*洞,仍当所有参访外地僧众的面,在菩萨像前,众目睽睽下从一丰满女居士胸部擦过去。女居士在看佛像,背后就是空地,德S偏要从其胸部擦过,这得带坏多少外地僧众!过后我下山又批评德S:和尚不能淫乱。德S只喜欢表扬,不喜欢批评,把我拉黑。J佛山就是他的势力范围,我奈何不了他,我只有报警。警察严查两天,德S、道J四处询问破解方式,高人指点,必须我撤案化解。J佛寺尼姑来电哭诉德S已吩咐好后事,他自杀,J佛山将挂漫山白绫。还有师兄开车载德S到我家楼下说情,请求撤案。我知道德S不会改,但看到别人哭诉,我也怕害死僧人,强行去撤了案。警局是不想我撤案的。我善良给僧人改过机会,可我放过的却是财狼。他们认为我惩罚了他们,扫他们颜面,对我怀恨在心。德S手下郑LL还有道J联合,去N川区警局、民宗局动手脚,然后统一口径:案子已撤,警察查不属实撤的案,一切子虚乌有,僧人品行良好,我在诽谤僧人,影响N川区形象!他们真的还认为这样的僧人是好人吗?
藏密教导诛杀法,对曝光反藏密者杀,可见修内心残酷。佛门出现大量冤案,斗不过淫僧在社会上的强势力,无法还受害佛子公道,导致很多佛子在佛门疯癫、自杀,痛恨佛门。现在明白什么叫万恶淫为首。看德S那些淫僧,品行差得令人发指,陷害忠良,他还认为他好聪明,手段多、关系广!这些被邪法迷惑的淫僧,造作恶因恶业,果报最终都会回到他自身!去年准备捐J佛寺100多万的女斋主摔下桥死了,今年准备捐2000万的斋主横死了。2000万拿他行恶,得贿赂多少官员,得养多少淫乱女人,得打压多少被奸淫的女性……所以,出资2000万的斋主倒霉啊,想做“善事”,死得更快。
【贤佳】很好的揭批!
【居士】僧人原本是传播清净正法,净化人心道德,淳良社会风气,度众生岀离轮回。看C市某些“高僧”,擅长与政府各部门关键领导拉拢关系,擅长观察各部门跟他的联系,大多心思在争取社会权势,扩大他们活动范围,所以他们寺庙奸淫女佛子,没有谁动得了他们。
昨天*问我是否有帮凶组织,我回答就我一个人,他说我胆子真够大。他又主动问我上告资料是否我一个人写的,我说是的。他告诉我,他们现在查都不查了。现在看来的确C市各部门没查了,死灰开始复燃,*法师批评我不大气,道J又开始出来主持法会了。
【贤佳】藏污纳垢,包庇邪师,不是大气,是秽气、邪气,更应揭批。
如《华严经》说:“菩萨摩诃萨以法施等诸善根门如是回向,以此善根令一切众生悉得诸佛无尽法门,分别解说诸佛法门,摧灭一切外道邪论,令辞理穷屈。”(卷第二十一)又说:“应勤救护恶见众生,令超邪径住正见故。……应勤给施种种法药,除灭众生烦恼病故。……应勤摧伏外道邪论,不令异见损众生故。”(卷第三十二)
《大般涅槃经》说:“若有比丘随所至处供身取足,读诵经典思维坐禅,有来问法即为宣说,所谓布施、持戒、福德、少欲知足,虽能如是种种说法,然故不能作狮子吼,不为狮子之所围绕,不能降伏非法恶人,如是比丘不能自利及利众生,当知是辈懈怠懒惰,虽能持戒守护净行,当知是人无所能为!”(卷第三)
《瑜伽师地论》说:“诸菩萨略有五种相似功德,当知实是菩萨过失。何等为五?……五者,宣说建立像似正法,广令流布。又诸菩萨略有五种真实功德。何等为五?……五者,开示正法遮灭一切像似正法。”(卷第二十八)
又《瑜伽师地论》说:“当知如是五种胜利有五种业。……四者,菩萨能正除遣所化有情随所生起一切疑惑,护持如来妙正法眼令得久住,于能隐没如来圣教像似正法,能知能显,能正除灭,当知是名善入如来密意言义胜利之业。五者,菩萨能摧一切外道异论,精进坚牢,正愿无动,当知是名大乘胜解、不可引夺、不从他缘胜利之业。”(卷第三十六)
【居士】我去寺庙学佛积德,尊重僧人师父,用心供养和信任,德S居然来把我当他修行的供体,这是对女性极大的侮辱!
以前在J佛山才出事没多久,我成天咒骂德S淫贼,K法师来安慰我:“他这样做不是因为喜欢你吗?”J佛寺那几个跟德S淫乱的女人,哪个他不喜欢?起码有四、五个长期供德S泄欲的女性,哪个德S不喜欢?这么多女人供德S泄欲,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污染我?为什么僧人在寺庙淫乱这么猖狂,那些所谓的佛子都不去制止?C市佛教界的觉悟都毁在这些淫僧手里。
道J从小归依藏密“活佛”,又是C市佛协副会长,C市肯定很多寺庙被“密”,暗地淫乱。其他寺庙的和尚反感我曝光,多半也是犯戒之人,正修行人都抵制佛门淫乱破戒。反感我曝光的,就认为我被和尚玩弄,和尚不喜欢我,我在这里发脾气,争风吃醋,他根本不懂:佛门不能谈恋爱!这些假和尚,要淫女人,还俗去淫,干嘛非要进到佛门里来淫女人?拿着大众供养的钱,住着佛陀的房间,非在寺庙淫女人?这是造地狱的业!
据我所知,C市除了H岩寺、J佛寺,还有其他三个寺庙男女关系混滥,因与我无关,我少提。但别来对付我曝光,你在寺庙淫乱,早是堕地狱的业,根本早坏了。
【贤佳】淫僧自堕堕人,败坏佛教,败坏俗风,非常可悲!是应揭批救治。
《佛藏经》说:“破戒比丘以他财物自养其身,我说此人为重担者。所以者何?行者、得者应受供养,破戒比丘非是行者,非是得者。是故,舍利弗,破戒比丘当于百千亿万劫数割截身肉以偿施主,若生畜生,身常负重。所以者何?如析一发为千亿分,破戒比丘尚不能消一分供养,况能消他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舍利弗!破戒比丘着圣法服,犹尚不应入寺一步,何况得受一饮之水乃至床榻?何以故?舍利弗!如是恶人于天人中是为大贼,一切世间皆应远离。舍利弗!是败坏人即是怨家。如来悉听一切世间皆至我所,破戒之人如来手遮,非我弟子,何况一日住我法中?舍利弗!譬如死人、死蛇、死狗最为臭秽,清净诸天欲游戏时不应得见,若见则远。如是舍利弗!破戒比丘如彼三尸臭秽不净,智者远离,不与同事布萨、自恣。舍利弗!破戒比丘于我法中为是不吉,持戒比丘见此破戒即时远离。何以故?若破戒比丘手所触物及所受物,于持戒者则为毒恶。舍利弗!正使三尸臭秽满地,我能于中行四威仪,不能与此破戒比丘须臾共住。何以故?舍利弗!是为沙门中卑陋下贱,为沙门中朽坏弊恶,为沙门中秕糠,为沙门中垢,为沙门中浊,为沙门中污,为沙门中曲,为沙门中粗,为沙门中失圣道者。如是人等,于我法中出家求道而得重罪。舍利弗!如是之人于我法中,为是逆贼,为是法贼,为是欺诳诈伪之人,但求活命,贪重衣食,是则名为世乐奴仆。舍利弗!譬如黄门非男非女,破戒比丘亦复如是,不名在家,不名出家,命终之后直入地狱。舍利弗!譬如蝙蝠欲捕鸟时则入穴为鼠,欲捕鼠时则飞空为鸟,而实无有大鸟之用,其身臭秽,但乐暗冥。舍利弗!破戒比丘亦复如是,既不入于布萨、自恣,亦复不入王者使役,不名白衣,不名出家,如烧尸残木不复中用。如是比丘无有戒品、定品、慧品、解脱品、解脱知见品,但有具足破净戒品。不能出大微妙音声、戒声、定声、慧声、解脱声、解脱知见声,但出毁戒弊恶音声,与诸同恶俱出恶声。但论衣服、饮食、床卧,受取布施树木花果,为贵人使,及论国土吉凶安危、戏笑众事诸不善语,常于日夜伺求尘染。比丘如是身业不净、口业不净、意业不净,当堕地狱。舍利弗!是破戒比丘乐于暗冥,如彼蝙蝠,闻说正经以为忧恼。所以者何?如实说故。世间之人不喜实说,但乐顺意,如是比丘于说法者心不清净,重更为罪,增益地狱。舍利弗!是名破戒比丘五忧恼箭,必堕地狱。
“……如是痴人于我法中,便是屎尿臭秽不净,是人成就身口意业、命不清净故,命终之后堕在恶道,入大地狱。如是比丘,诸佛如来及弟子众常所远离,余好道者、求灭度者亦皆不近。舍利弗!譬如栴檀置不净器,同于不净,不复任用。如是,舍利弗,若在家、出家亲近是人,习效所行,亦破戒品,不久同恶,颜色毁悴,破失威仪,命终之后生地狱中。舍利弗!如是恶人诸佛如来及弟子众,并余求道好灭度者皆所远离。舍利弗!譬如栴檀置不净器,不复任用,如是,舍利弗,若在家、出家虽以涂身,犹杂不净。舍利弗!此恶比丘亦复如是,虽坐众中,着圣法服,然是比丘恶相犹现,梵行比丘见此不净,远而不近。见他远离,心则嗔恨,以是因缘死入地狱。舍利弗!是名破戒比丘六忧恼箭,必堕地狱。”(卷第一)
《佛藏经》又说:“破戒比丘宁当舍戒,不着圣人相袈裟覆藏罪垢,密作众恶,受人信施,舍利弗,以小因缘而于久远受地狱身。”(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