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九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九
(20200905)
(一)
【极乐寺尼】地狱未为苦,而不了自心最为苦也。
【贤佳】那您如何离心苦?
【极乐寺尼】若证悟者,从自己心中朴实做将去,逼拶到山穷水尽处,忽然一念顿歇,彻了自心。
证悟,亦有深浅不同,若从根本上做工夫,打破八识窠臼,顿翻无明窟穴,一超直入,更无剩法。此乃上上利根,所证者深。
【贤佳】您有何心苦?
【极乐寺尼】您无有心苦?
【贤佳】安乐小苦,不愿护邪师邪法而进您认为“未为苦”的地狱。
【极乐寺尼】您有认得自心本来面目?
【贤佳】有信解,非体认。信自心妙明真净,信持戒安乐顺道,不曲护邪师邪法。
【极乐寺尼】忽然一念顿歇,彻了自心。
【贤佳】曲护邪师邪法,何能顿歇痴心妄念?
【极乐寺尼】不识自心,法镜外照即是邪
【贤佳】您这“法镜”是内照还是外照?岂非是邪?
您曲护邪师,蒙昧因果,乱说禅法,实为自欺。
道宣律师《净心诫观法》:“始入道门,未修戒定,越学空宗,佛不随喜。积世鄙夫,辄持国玺,王若见者,必当重罚。”
【极乐寺尼】忏悔!您亦自心所显……
【贤佳】阿赖耶识非一,非是自心决定一切,莫滥说唯心而堕邪妄。可参看《关于“新兴宗派”的交流讨论之二·(二)》(http://www.mzhy.org/20200714-06/)。“师父”所讲唯心教义多有错谬,多是反智愚弄,宜应明辨。可参看《〈大乘百法明门论讲记〉系列开示辨析》(http://www.mzhy.org/20180716-7/)。其讲禅法也多错谬,可参看《〈觉悟之道〉系列开示辨析》(http://www.mzhy.org/20180716-2/)。
【极乐寺尼】您总认为您是正的,跟您不一样即是邪的
【贤佳】不一样的不一定就是邪的,可有正邪、是非、大小、偏圆等差别,宜应具体辨析。前述辨破“师父”开示的文章,您具体看看哪一条辨析得不对,您可为“师父”的法作辩护。
【极乐寺尼】福报不够
【贤佳】什么福报不够?

(二)
【居士】最近有跟一位极乐寺比丘尼联系上,她虽然也了解到学诚犯戒的事实,但是仍然愿意留在极乐寺修行。末学总结了一下,极乐寺出家的人要想离开这个体系,非常不容易。在她们面前有三座大山要翻越:
第一,极乐寺前两批出家的,以贤B法师为首的,当年在龙泉寺做完了学诚一百本博客书,对学诚文章、开示,发愿建立教法等烂熟于心。极乐寺后面出家的,大多通过短小的学诚微博开示学习佛法的,早出家的极乐寺尼用学诚过去讲宏愿、发心等开示就能安抚她们“好好发心”留在极乐寺。
第二,极乐寺前两批法师里有很多人把日常法师对《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讲解听了很多遍,“常师父”的很多话倒背如流,单就《广论》依师法就可以让后面极乐寺出家人不敢不服从。
第三,出家后,极乐寺前面受了戒的法师要学习戒律,戒律对她们的束缚,末学认为在极乐寺的出家众也不敢擅自离开极乐体系吧。
这三座大山天天摆在极乐寺出家众面前,出家生活也不轻松,一天结束后,第二天又开始了,她们的修行都上了发条,即使自己认清学诚犯戒事实,由于人在体系内,想离开那个维护学诚说假话的极乐体系,想必非常不容易。再加上但凡关于学诚犯戒之事,她们被倡导不听、不看、不信,谁信谁就是背叛师父、背叛体系。这样的话,她们只能甘心情愿继续在极乐体系呆着。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们看清学诚犯戒事实、看清极乐体系本质?
【贤佳】您的分析很好!第三条不太准确。学诚滥开戒律,极乐寺体系依教奉行,首先学诚收剃女弟子就是违背律制的,让不受行两年式叉尼法就受比丘尼戒也违背律制,还让极乐寺尼独自出国留学,另一方面却扭曲偏解利用比丘尼的护独戒来控制国内的尼众,又倡导乃至逼迫尼众非时食,还倡导好心妄语,使得极乐寺体系为首者对内对外大肆妄语,更不用说学诚逼淫极乐寺尼而极乐寺尼少有违抗,实在是戒律极为滥坏。如果真正敬重戒律,应会想办法尽早离开此邪滥体系。可参看《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四 ——与L寺团体法师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80715-10/)、《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二·(五)》(http://www.mzhy.org/20200609-03/)。
她们的知见、信念已被扭曲,还有证件、钱财控制和人情劝说等,难以醒觉和脱离,可能只有政府宣判学诚并整治极乐寺体系才有大效。我们现在可做的是坚持揭批,随缘帮助,辗转触动、启发稍有理智者。
可参看《极乐寺教育的偏差及出家、在家问题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11-03/)、《试数极乐寺的罪过》(http://www.mzhy.org/20191104-03/)、《我离开精舍的始末》(http://www.mzhy.org/20191124-03/)。

(三)
【贤佳】一位居士与我交流讨论(内容如上),她说:“末学分析得还不够,感觉没有说清楚,比如有的人会误解:她们继续学习学诚开示挺好的呀。末学没说透彻,不过也不会写了,末学毕竟没有出家,没有在极乐寺修行过,只是对贤B法师和前两批出家法师大致了解。能不能请您把末学的分析给贤甲法师看看,请她也指正一下。”您怎么看?
【释贤甲(收到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尼)】随喜她的用心!末学觉得极乐寺尼众不想离开极乐寺的原因有多种情况,如她所说的受扭曲依师法或扭曲发菩提心法蛊惑的是其中一种。对于相信学诚犯罪(或半信半疑)而不离开的原因,末学补充以下两个方面:
一种是尼师本人在极乐寺正在拥有某种名利上的“优势”,使其不愿割舍。比如担任执事,拥有一般清众没有的资源或权力;比如极乐寺准备派其出国或外出参学进修,等等。末学亲身经历的一个事例是:在精舍时,末学已经因为短信事件而“休学”(不再参加外语培训),但极乐寺又迟迟不批准末学离开,让末学很苦闷,这时新来了两位准备去法国读书的极乐寺尼师,末学跟贤启法师介绍情况,法师说可以跟其中一位他比较了解的同学适当说说末学的遭遇,或许可以纾解情绪。于是末学跟她说了短信事件的大体情况,同学先是震惊,过两天后又认为不是真的。后来末学逃出精舍,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刚开始时那位同学情绪比较波动,感觉是她可能重新思考末学跟她说过的事了。再后来,那位同学出国读书好像是需要找人作推荐,她找到了贤启法师,贤启法师直接跟她交流短信事件,并说:“我有证据,你要不要看?”那位同学说:“那么说是真的了?”又说“我只是一个小蚂蚁”,不用发给她看,不希望自己出国之事受到影响。那位同学大学的专业是艺术类的,所以她对于去法国这个艺术之都留学非常希求,但这种希求和在世间追求名利似乎没有本质区别。
另一种情况是希望能够安稳学修,不想“惹事生非”,属于鸵鸟心态。末学在精舍时还跟另一位极乐寺尼师说过短信事件,那位尼师在出家前就和末学业缘非常好,末学考虑找她一起离开极乐寺,另找道场学修,因此联系上她,跟她说了短信事件。她感到非常震惊,觉得不可置信,但基于对末学的信任,也没有完全不信。她经过一番思考后,对末学说,她最近随众听学“师父”的讲法(那时整个龙泉体系,包括精舍、国外道场,每天早斋前都要共同听“师父”开示),很震撼于“师父”的修为,不敢相信他做了那样的事,所以还是想先留在极乐寺,如果“师父”确实是那么不堪的话,她也有机会观察,看看他最后会做出什么来。后来学诚犯罪的事实曝光,末学再联系她,想看看她面对“师父”不堪的铁的事实是什么想法,而她只含糊说,她相信末学是好人,其他的事她不想关心,网上的东西她也不想去了解(当时她做执事,使用手机很方便)。她还说自己的信心颇受打击,产生过还俗的想法,但即使是这样,她终究还是选择在极乐寺安然住下去。有时末学跟她交流一些外界对极乐寺的负面评价,她都是为极乐寺辩护,说她压根没看到末学转述的情况,又说极乐寺现在变化很大,不是外界传说的样子。例如会避重就轻说极乐寺在学习戒律,却不说同时也有在学《广论》和“师父”开示,这似乎能说明她内心深处认为学《广论》和“师父”开示是不好的,若认为好则不必如此遮遮掩掩。
从这两种情况来说,她们不愿接受真相、不想离开,似乎还不是被动的选择,而是主动的选择。而主动选择的根本原因,两者一致的是:所追求的并不是修行层面的东西,似乎更多的是求安然度世,只是把过去在世间的物质和精神需求装上了佛教或佛法的套子而已。也由于此,她们对于“安然”的认识是目光短浅的,不能依佛法追求彻底、究竟的安然。
另外,觉得极乐寺有问题而已经离开极乐寺的人,也有很为学诚辩护的,乃至说学诚的问题只是“男女作风问题”而已,不能以此抹杀学诚对佛教的“贡献”。学诚已经破根本戒,在佛法中是“大海不容死尸”的“死尸”之属,把破戒之事潦草说成是“男女作风问题”,岂是学佛人应有的基本知见?所以离开极乐寺也未必就是出于正确识见,可能从还没出家开始对修行的理解就被先入为主地误导了,之后是很难改过来的——像这种误导,也恰恰是学诚对佛教的“贡献”之一。
关于说:“比如有的人会误解,她们继续学习学诚开示挺好的呀。”末学的看法是,这种误解是因为没有识知学诚开示的害处,如同喜欢吃肉的人会觉得吃肉“挺好”,但动物保护者、长期吃素者和学佛的人等会觉得吃肉害处很大,避之唯恐不及。如果能抛开学诚开示的迷惑,自己去读读经律原典,根本就不会认为学诚讲的法有什么好。如果剥离掉学诚的出家外相和名僧光环,只看文字,有些跟普通人讲一些带佛法味道的东西没什么区别。另外有些本来就不是他写的,用别人的署名可能“不值什么钱”,而用他的署名却可以受到吹捧,我们很多时候是被非本质的东西欺骗了。学诚开示的相似法的具体问题,之前交流邮件辨析得很充分了,末学就不画蛇添足了。
以上补充意见供参考。
【贤佳】您的补充辨析很好!可能她们很多人主观上不需要帮助,客观上是否需要帮助?您对她们有什么建议?我们和其他极乐寺体系外的人宜怎么对待和帮助她们?
【释贤甲】以末学的身份(一是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晚辈,二是对极乐寺拥护学诚的尼众来说是背叛“师父”的人),不敢说对她们有什么建议,就从我们可以做什么的角度来分享一下自己的浅见吧。
末学觉得,就像法师您现在这样一方面坚持在做破邪显正的工作,另一方面自己坚持依戒依法正道而行,是比较根本和理智的办法。虽然她们现在不愿听、不愿看,但是我们把辨析的工作做好,把相关的资料准备好,当有一天她们想听想看的时候,这些现成的东西马上就可以帮到她们,她们也可能会愿意来找我们交流。另外每个人“中毒”的程度不同,一些中毒轻的如果有缘看到这些资料,可能会先觉醒,先走出来,所以我们的准备工作是随时可能发挥作用的。
只是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像之前末学举的两个例子,似乎是“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这样一种类型,对于她们可能很难说做得了什么。而对于“真睡”的人,可能她们主观上不觉得需要什么帮助,但客观上是需要帮助的。总体来说,末学觉得不能强硬去扭转,否则会适得其反。例如一些国家已经明令取缔的邪教,很多信徒思想上、情感上在很长时间里都转不过弯来,对他们都没办法强扭,需要有技巧和耐心,甚至可能都不能抱着他们今生会“醒来”的期待。从理论上说,末学觉得我们可能只有依我们各自不同的角色(父母有父母的角色,同行有同行的角色,朋友有朋友的角色,等等)随缘关爱这些尼众,她们或许还有一点可能性会愿意听听我们的。
【贤佳】您的考虑很好!识知问题,不赞恶行,随缘善待,随力救治,不瞋不恼,不急不弃,如同医护、家属对待病人,是为理智的包容和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