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转世”

论“转世”(20210109)
(一)
【居士】《外交部: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活佛转世,都应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习五一2020-12-29)
https://m.weibo.cn/status/4587385310413867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历史定制和原则》(李德成 《人民日报》2020年12月31日第07版)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12/31/nw.D110000renmrb_20201231_2-07.htm
(摘录)美国当地时间12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通过的所谓“2020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该法案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胡说所谓“转世的人对他在何处如何重生以及如何确认转世,或是否需要十五世达赖喇嘛,拥有唯一的合法权力”,诬蔑中国政府依法管理活佛转世事务是“侵犯”所谓藏传佛教徒的“宗教自由”。众所周知,活佛转世事务绝不是单纯的宗教内部事务,更不是别有用心者所宣称的是转世者自己“拥有的唯一合法权力”,而是国家主权、政府权威、宗教原则、信众情感等的综合体现。活佛转世制度历经几百年的发展演变,逐步形成了一整套严谨而又严密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主要包括转世灵童的国内寻访、认定、坐床等,其中对有影响的大活佛采取金瓶掣签认定和报请中央政府批准继任已成为历史定制,国内寻访的历史传统也早已成为活佛转世不可更改的重要原则。

(二)
【居士】论“转世”
https://m.weibo.cn/status/4591230644649993
(摘录)“佛本无生,岂有转世?”(乾隆《喇嘛说》)转世制度就是糊弄鬼众的游戏。中央政府当然知道真正的佛法中并无“佛转世”一说,无非是尊重藏族人民的宗教感情、历史习俗,这是一种包容和博大的胸怀,主要从国家团体统一角度考虑的。从佛教法义出发,从佛陀本怀而论,先了脱自己生死,才能度众生。南传、汉传皆无转世,不合法义故。转世有两种:一种是六道众生逐业而来,另一种是已了生死的菩萨乘愿再来。后者,不管你多大的菩萨,只要住世,也没一位敢承认自己是转世菩萨,不能泄佛密因故。所以,历来说的某人是某位菩萨转世再来,皆为身后之论。只要自认是菩萨,就不能住世,必须得离开。这是佛在《楞严经》中所说,真正的佛子没人会违此制。佛更不会转世,只是化身示现,且贤劫千佛,释尊早已预授记,有一定顺次。这千佛以外的任何佛,在娑婆出现,假的无疑。

依佛法论,凡夫无法控制自己转世投胎;未了生死的二乘圣人,转世也非其愿,乃不得已而转世;已了生死的阿罗汉、大菩萨,根本也无需转世,以万千化身即可度众生。

故,哪有什么活佛、死佛?这就是个佛教笑话!历代西藏的“活佛”“法王”,必须中央政府认证才算数,是一种历史制度,是“活佛”“法王”们为获取世俗权力地位继承的合法手段而已,无干真正的佛法。

有句俗话:给个棒槌就认针。当元朝赐予噶举“法王”位时,美得屁颠屁颠,拿这吹了几百年。现在新中国政府当然也有权力对此予以认证,顺理成章。那么说,菩萨来去自由无需批准啊?对!问题是不用批准的人家也无需转世,号称转世的,你本来也生死不自由。说明白点,业障鬼子一个,非要装成圣者转世,政府出于尊重部分人民的宗教信仰,赏你个脸认证下,别不知道兜着!应该懂得感恩,爱国家,拥护政府,这才叫报国土恩。

至于政府赐予“藏传佛教”之名才几十年,“喇嘛教”叫了几百年,这事暂时就不揭老底了。不过在佛教四众看,“转世”算不算佛法那是另一回事,另当别论!
南传阿罗汉尽此报身不受后有,再来此世度生是化身。汉传,在达到不退转地前,皆需求生净土。印祖以“三生石”的故事举例,说明修禅宗即使能知转世去处,仍不能了生死,转世属无奈之举。可见,所谓发愿转世,最低限能了自己生死才算数,才有资格说成是自愿的,但那样也用不着转世了,化身即可。更不要讲佛会转世,那就成了谤佛。
每个人都是转世,但实属不得不转,因出不了生死轮回。讲自己是某某佛菩萨转世,乃是对佛法的无知,对信众的欺骗,即附佛外道。

(三)
【居士】“南传阿罗汉尽此报身不受后有,再来此世度生是化身”,*居士问这段话对不对。我觉得“阿罗汉尽此报身不受后有”应该是对的,但“再来此世度生是化身”可能不对,印象中阿罗汉是自了汉,不度众生的。

【贤佳】那话没错。钝根阿罗汉不入世间(无量诸佛无量劫中毕竟会“唤”其再入世间,但难再入,说为“不入”),利根阿罗汉很快回小向大,再入世间行大乘道。

如《楞严经》说:“若于舍心发明智慧,慧光圆通便出尘界,成阿罗汉,入菩萨乘,如是一类名为回心大阿罗汉。……穷空不尽空理,从不还天圣道穷者,如是一类名不回心钝阿罗汉。”(卷第九)
《楞严经直解》(明朝广莫法师)説:“于舍心之中发明无漏正智,慧光圆通遍达漏即无漏,不为尘界所拘,是故于此横捷出尘,成利根大阿罗汉,乃于界外初破无明,即登初住入菩萨乘矣。‘如是’下,结大心名,回声闻心向菩萨道,名回心大阿罗汉也。……真空之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空不二,是中道义,何有欣厌于其间哉!是故佛说不尽空理也。‘从不’下,明圣道穷空,谓从五不还天三果圣道,穷至于此,名为定性声闻,不回大心,钝机小果。然根虽钝,恰是无漏圣道,必不退于三界,亦无胜进之期,故称定性也。”(卷第九)
《阿弥陀经疏钞》(明朝莲池大师)说:“〖疏〗化导二乘执空不修净土者,良以乍得我空,即生耽滞,闻说净佛国土、教化众生,心不喜乐,故令回小向大,发意往生。〖钞〗‘乍得我空’者,小乘但悟蕴中无我,不知蕴亦是空,执境为有,唯欲避境趋寂,故闻净土化生,心不喜乐。如诸声闻,不见舍那神力,不与菩萨大会,以本不赞说十方佛刹清净功德故,古谓‘小乘无他佛之说,大教有刹海之谈’,斯名独善之流,亦号钝阿罗汉。是以教令回断灭心,修净土行。乃知诸佛菩萨,悲智行愿,如是广大,如是无尽,心不碍境,境不碍心,一切诸法本性自空,终日度生,终日无度。而单修禅定,不愿往生,是为大失矣。”(卷第一)

《大智度论》说:“问曰:阿罗汉先世因缘所受身必应当灭,住在何处而具足佛道?答曰:得阿罗汉时,三界诸漏因缘尽,更不复生三界。有净佛土,出于三界,乃至无烦恼之名,于是国土佛所,闻《法华经》,具足佛道。如《法华经》说:‘有罗汉,若不闻《法华经》,自谓得灭度;我于余国为说是事,汝皆当作佛。’问曰:若阿罗汉往净佛国土受法性身,如是应得疾作佛,何以言迂回、稽留?答曰:是人着小乘因缘,舍众生,舍佛道,又复虚言得道,以是因缘故,虽不受生死苦恼,于菩萨根钝,不能疾成佛道,不如直往菩萨。复次,佛法于五不可思议中最第一,今言‘漏尽阿罗汉还作佛’,唯佛能知。”(卷第九十三)

佛和圣位菩萨得法性身,依法性身随愿随缘变化示现色身,非是随业转世投生。
如《大智度论》说:“若菩萨初发心,乃至得无生忍,于是中间名身精进,生身未舍故。得无生忍,舍肉身得法性身,乃至成佛,是为心精进。”(卷第十六)

《大智度论》说:“问曰:菩萨有二种:一者,随业生;二者,得法性身,为度众生故,种种变化身生三界,具佛功德,度脱众生。故二者之中,今是何者?答曰:是菩萨是业因缘生身。所以者何?入诸禅方便力故,不随禅生。法身菩萨变化自在,则不大须方便。”(卷第三十八)
《菩萨璎珞本业经》说:“敬首菩萨白佛言:‘世尊!从初地至后一地,有果报、神变二种法身:一,法性身;二,应化法身。为何色相?为何心相?’佛言:‘佛子!出世间果者,从初地至佛地,各有二种法身。于第一义谛法流水中,从实性生智故,实智为法身。法名自体,集藏为身,一切众生善根感此实智法身故。法身能现应无量法身,所谓一切界国土身、一切众生身、一切佛身、一切菩萨身,皆悉能现不可思议身,国土亦然。……前三贤伏三界无明,而用粗业。何以故?当受生时,善为缘子,爱为润业,故受未来果,故名息用而不断爱用。又十一人亦伏法界中三界业果故。初地乃至七地,三界业果俱伏尽无余,八地乃尽故。从此以上示现作佛,王宫受生、出家得道、转法轮、灭度,亦现一切佛界。故无子爱三界之报,唯有无明习在,以大愿力故变化生。是以我昔天中说生不生义,业生、变生。佛子!圣位中二种业:一,慧业,无相无生智,心心缘法性而生无照,是名慧业;二,功德业,实智出有谛中,有为无漏集百万阿僧祇功德,故名为功德业。从初圣以上而现受生,以变易故毕故不造新,以愿力故住寿百劫、千劫,变化生一切。’”(卷上)

《华严经》说:“金刚幢菩萨观察十方、观察众会、观察法界已,入于字句甚深之义,修习无量广大之心,以大悲心普覆世间,长去、来、今佛种性心,入于一切诸佛功德,成就诸佛自在力身,观诸众生心之所乐,随其善根所可成熟,依法性身为现色身。……菩萨已到色彼岸,受想行识亦如是,超出世间生死流,其心谦下常清净。谛观五蕴十八界,十二种处及己身,于此一一求菩提,体性毕竟不可得。……诸法无生亦无灭,亦复无来无有去,不于此死而生彼,是人解悟诸佛法。”(唐译卷第二十八)

藏密“活佛转世”,还需他人找寻、认证,是世俗“方便”做法。早期藏密体系内部认证“活佛转世”,多有家族权势舞弊,所以乾隆皇帝制定“金瓶掣签”的方法认定达赖、班禅等大喇嘛“活佛”,较有效避免了家族权势舞弊及相关祸乱。

如乾隆《喇嘛说》(http://www.bskk.me/thread-2933429-1-1.html)说:“元朝尊重喇嘛,有妨政事之弊,至不可问,如帝师之命与诏敕并行,正衙朝会,百官班列,而帝师亦专席于坐隅,其弟子之号司空、司徒、国公,佩金玉印章者前后相望,怙势咨睢,气焰薰灼,为害四方,不可胜言。甚至强市民物,捽捶留守,与王妃争道,拉殴堕车,皆释不问;并有民殴西僧者截手,詈之者断舌之律。若我朝之兴黄教则大不然,盖以蒙古奉佛,最信喇嘛,不可不保护之,以为怀柔之道而已。其呼图克图之相袭,乃以僧家无子,授之徒,与子何异,故必觅一聪慧有福相者,俾为呼必勒罕,即汉语转世化生人之义。幼而习之,长成乃称呼图克图。此亦无可如何中之权巧方便耳。其来已久,不可殚述。

“熟意近世,其风日下,所生之呼必勒罕,率出一族,斯则与世袭爵禄何异?予意以为大不然。盖佛本无生,岂有转世?但使今无转世之呼图克图,则数万番僧无所皈依,不得不如此耳。……自前辈班禅额尔德尼示寂后,现在之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之呼必勒罕,及喀尔喀四部落供奉之哲布尊呼土克图,皆以兄弟、叔侄、姻娅递相传袭,似此掌教之大喇嘛呼必勒罕皆出一家亲族,几与封爵世职无异。……又从前哲布尊丹巴呼土克图圆寂后,因图舍图汗之福晋有妊,众即指以为哲布尊丹巴呼土克图之呼必勒罕,及弥月,竞生一女,更属可笑。蒙古资为谈柄,以致物议沸腾,不能诚心皈信。甚至红帽喇嘛沙玛尔巴,垂涎札什伦布财产,自谓与前辈班禅额尔德尼及仲巴呼土克图同系弟兄,皆属有分,唆使廓尔喀滋扰边界,抢掠后藏。今虽大振兵威,廓尔喀畏惧降顺,匍匐请命,若不为之剔除积弊,将来私相授受,必致黄教不能振兴,蒙古番众猜疑轻视,或致生事。

“是以降旨,藏中如有大喇嘛出呼必勒罕之事,仍随其俗,令拉穆吹忠四人降神诵经,将各行指出呼必勒罕之名书籤,贮于由京发去之金奔巴瓶内,对佛念经,令达赖喇嘛或班禅额尔德尼同驻藏大臣,公同签掣一人,定为呼必勒罕。虽不能尽除其弊,而较之从前各任私意指定者,大有间矣。又各蒙古之大呼必勒罕,亦令理藩院行文,如新定藏中之例,将所报呼必勒罕之名,贮手雍和宫佛前安供之金奔巴瓶内,理藩院堂官会同掌印之札萨克达喇嘛等,公同签掣,或得真传,以息纷竞。

“去岁廓尔喀之听沙玛尔巴之语,劫掠藏地,已其明验。虽兴兵进剿,彼即畏罪请降,藏地以安,然转生之呼必勒罕,出于一族,是乃为私。佛岂有私?故不可不禁。兹予制一金瓶,送往西藏,于凡转世之呼必勒罕,众所举数人,各书其名置瓶中,掣签以定,虽不能尽去其弊,较之从前一人之授意者或略公矣。……

“若我朝虽护卫黄教,正合于王制,所谓‘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移其宜’,而惑众乱法者,仍以王法治之,与内地齐民无异。兹之降廓尔喀,定呼必勒罕,适逢时会,不动声色以成之,去转生一族之私,合内外蒙古之愿。当耄近归政之年复成此事,安藏辑藩,定国家清平之基于永久,予幸在兹,予敬益在兹矣。”

如今十四世达赖喇嘛在“转世”问题上搞花招,其实本是邪见凡夫,必定随业流转,根本没有正智能力决定“何处如何重生”,更没有能力决定不转世投生,其花招是外行笑话,实是他人棋子,临死被人利用,其实非常可悲!可参看:《论达赖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辨明达赖喇嘛邪说》、《达赖支持港独的言论和诈习辨析》。
现今佛法衰落,伪滥丛生,且有列强环伺,贼心者众,在涉及地区政治的喇嘛“转世”上更应有“金瓶掣签”、政府监督等方法防止舞弊,定国清平。

【居士】她是对这句话有疑惑:“再来此世度生是化身”,此说法不严谨。她说:“再来世间也是回小向大,那就是行菩萨道,应为三身而度化众生。我们都知道三身为一身,但说是不是就可以直接隐略说了?我不知道如此行不行?是不是严谨的?回小向大就是菩萨了,一定是三身,不然没法圆满佛果,成不了佛呢。”我搜到这段蕅益大师所说,应是从究竟意义上来说的:“三身,实非一非三,而三而一,不纵横,不并别,离过绝非,不可思议……同居土中示生化身,仍复即报即法也。”

【贤佳】您引用蕅益大师《阿弥陀经要解》所说很好!“同居土中示生化身”,因为佛的报身非凡夫可见,法身也非凡夫可见。释迦牟尼佛降生示现的三十二相身也是化生,称为胜应化身。其示现入住摩耶夫人胎中是化身入胎,示现从右胁降生也是化身出胎,于母身无损。佛无量功德所成的报身无量相好,地上菩萨才能见。

如《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说:“无得兴念:‘菩萨处胞。’勿怀斯意。菩萨大士不由精胎,所以者何?有三昧名曰无垢,菩萨大士以斯正受而自庄严,兜术天人谓菩萨没而无动摇,不睹菩萨游于胞胎。现处母腹而从胁生,弃国捐家,寻坐佛树,示勤苦行,普现悉遍无所不变,无有劳扰而无染污。所以者何?菩萨之瑞所化清净,是为菩萨善权方便。……其菩萨者,处众生上则第一尊,是则化来,诸天人民所不能及,是为菩萨善权方便。……何故菩萨从右胁生?若不如是,众人有疑,则谓菩萨因由遘精而处胎藏,不为化育。众必怀结,犹预难决,是故示现,令人开解。菩萨虽从右胁而生,母无疮瘠、出入之患。往古尊圣因时如然,所行无违,是为菩萨善权方便。何故菩萨母攀树枝,然后而生?设不尔者,众人当谓:‘皇后虽生菩萨,必有恼患,若如凡庶而无殊别。’欲为黎元示现安稳,母适攀树枝,志性柔和,则菩萨诞育,是为菩萨善权方便。”(卷上)
阿罗汉回小向大行菩萨道也是依变化身。

如《显扬圣教论》(无着菩萨)说:“声闻转依当知复有二种:一趣寂灭,二趣菩提。问:声闻无学永尽后有,云何能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答:依变化身住能证菩提,非业报身。”(卷第十六)

《入大乘论》(坚意菩萨)说:“问曰:云何住寿?答曰:阿罗汉无烦恼,与八住菩萨同,善修如意足故,能随意住世,乃至尽于生死。罗睺罗、宾头卢等尽住于世,为以此身住世,为更有余身住?若以实身而住世者,则无其义。若变化身住寿多劫,斯有是处。亦如僧祇中说青眼如来等,为化菩萨故,在光音天与诸声闻众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住,如彼天中声闻住寿多劫,当知此界亦有声闻能如是住。声闻无结能如是住者,当知八地菩萨亦能如是尽生死住。问曰:佛言弥勒菩萨一生补处,以是因缘当知菩萨有生耶?云何得名无生乎?答曰:言‘有生’者是戏论法。菩萨摩诃萨以方便力示现受生,非是真实。”(卷下)

藏密教法有说“虹化”可带肉身前往净土,那是想鸡立鹤群,是“敝帚自珍”的笑话。至于转世从母亲便道出生或剖腹产,并非高明,若想获得世俗权位,就应随顺世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