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藏密男女双修法的存废

论藏密男女双修法的存废
(20210105)
(一)
【居士】《揭露藏密男女双修滥行汉地状况之五》文中有:“军人、教师、党员、公务员,在家、出家,都可参与男女双修,藏密教义不禁,现实多有,确实泛滥成灾。藏密教义明文优选十二岁幼女双修,未禁止更小年龄,现今多发的性侵幼女可能背后有藏密男女双修法泛滥的背景。许多落马判刑的贪官污吏喜欢包养情妇,有可能他们也是藏密信徒,藏密可以给他们的行为提供教义和技术支持,还可提供‘高僧大德’的‘加持护佑’。”
任何人都可能沾染藏密邪法,沾染以后更可能性侵幼女,更大概率包养情妇,但是并不是说性侵幼女和包养情妇也要归结于沾染藏密邪法,这样很容易让人感觉为了驳斥而驳斥,硬要把不好的现象都扯到修藏密上。

【贤佳】是不应强扯,但是很有可能,难以排除,因为现今藏密邪法泛滥,如您所说“任何人都可能沾染藏密邪法,沾染以后更可能性侵幼女,更大概率包养情妇”,宜应特别注意察治。

(二)
【居士】《关于西藏农奴的真实影像》(曲水在线2016-03-29)
https://mp.weixin.qq.com/s/BglAA-44143i9ALQmDWF4Q
《解放前的西藏,农奴没有任何自由,少女皮肤被做成人皮唐卡》(凡儿娱乐2020-10-16)
https://sa.sogou.com/sgsearch/sgs_tc_news.php?req=gNWjMh9kjpEtYgjReTdUXermh6RwMJxr1osBG9NM9zBmAOiSPjo7-e3yN8fuL72l
《西藏农奴的刑具剥皮图片,用农奴皮做的人皮唐卡图和方法揭秘》
http://www.xiqimi.com/mobile/news/show/137106/
《西藏农奴制度_搜狗百科》
https://baike.sogou.com/m/fullLemma?lid=68766275
纪录片《废奴》上集
https://m.v.qq.com/play.html?vid=r03013v3wdw
纪录片《废奴》下集
https://m.v.qq.com/play.html?vid=f03025bjl5x
纪录片《百万农奴站起来》
https://m.tv.sohu.com/us/338449465/179910325.shtml
西藏政教合一农奴制度,人民生活极端贫苦,身份低下,没有尊严,生命脆弱,没有保障,达赖喇嘛是最高统治者。这样一个残忍的宗教,怎么可能是佛教的分支?网络上有许多文章、图片、影视、官方文献真实揭批藏密喇嘛暴行的真相。藏密信徒该清醒了。

【贤佳】高层喇嘛对其残忍行为自许为慈悲、智慧,以其嫁接佛教的教义作普遍精神控制,被虐待者无处控诉乃至认命,所以维持千年,唯赖外力打破。近现代藏密却以其系统理论、美丽谎言、多彩文化广传汉地乃至世界,深心崇信者众,实为颠倒奇观,正是末法景象。如《瑜伽师地论》说:“若器世间所有第一胜妙花果悉皆隐没,诸不净物乍似清净,诸苦恼物乍似安乐,非安居所,非救护所,非归依所,如是一切是邪见增上果。”(卷第六十)

【居士】那些接受男女双修邪法的女信徒,实是可恨又可怜。明知是火坑,还要往里面跳,拉都拉不回,讲道理也不听,象着魔一样。现在除了依靠政府重视,尽快立法严厉禁止以外,没有更好办法拯救她们了。政府再不禁止男女双修,以后婚外情、乱伦丑闻将会更多。目前我已发现两件乱伦事例,婚外情更多。
藏密男女双修引发多种违法犯罪、社会问题,例如:婚外情、非法同居、聚众淫乱、乱伦、强奸、奸淫幼女、破坏军婚、同性恋,传播多种性病,败坏社会风气,扭曲道德人心,离婚率增高,伤害后代。

【贤佳】是的,如人抽烟、酗酒、吸毒,虽知危害,屡禁不止,何况被欺诳而不知危害。宜应大力揭批、整治。
【居士】男女双修,犹如吸毒,也会上瘾,只有政府立法禁止,持续严打,才能好转。光靠佛教度化,很难消灭这股歪风邪气。

【贤佳】是的,需要多方努力,共同整治。
【居士】毛主席在任时期,只是废除西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为什么藏密男女双修邪法没有废除?

【贤佳】可能那时不太了解藏密男女双修法的严重危害。

【居士】毛主席在任时期,男女双修法没有在汉地传播引发社会危害,而西藏人民历经千年洗脑控制,基本都能接受,不反对男女双修,所以没有废除,仍然保留。现在情况不同了,藏密男女双修法在汉地广泛传播,已经引发严重问题,不仅深层滥坏佛教,还滥坏社会伦理道德,引发家庭矛盾、官员腐败乃至谋财害命等,并多崇护分裂国家的喇嘛,所以现在是应该明确废除男女双修法的时侯了。

【贤佳】是的,不丹国就由政府宣布男女双修法为非法,虽然还有人偷着做,应是有较大的遏制。可参看:
《14岁当明妃的不丹佛母基米雅终于明白自己是被虐待,上书不丹国王请求废除双修法》(地藏论坛2012-5-20)
http://www.bskk.me/thread-2745411-1-1.html

(摘录){“开初是一种无私的奉献,后来明白我在被虐待。我从孟买社会学系毕业回不丹后,正逢多尔吉国王的民主改革,便向国王写了一个很长的‘终止密修和合(性交)大定’的奏章。”
“国王接受了这个谏书吗?”
“在60代末,废除了农奴制之后,政教合一解体,国王宣布‘和合大定’为非法。”
“那么,现在的不丹密宗还在搞‘和合大定’或者‘乐空双运’吗?”
“这怎么说呢?金刚们不敢公开地四处寻找貌美的12、14、16岁的女孩,可‘大乐’的事儿据我了解依然有,只不过搞得更加隐密罢了。你们西藏那么多寺庙,在搞‘和合大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