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

辨破学诚体系的相似法
(20200827)
【法师】以下是一位居士与一位极乐寺比丘尼的交流,转发到我这里,里面提到菩萨戒不让说出家人的过失,还提到“好多经典”都说不要说师长过失,不知道是否断章取义?
{〖居士〗你连过去的朋友的一点看法都不敢面对,出家对你意味着什么呢?躲开这个世界吗?这个是佛法吗?你确定自己是在修行,而不是被蒙蔽,在逃避吗?我有那么可恨,值得你删除我?
〖极乐寺比丘尼〗当然不会舍弃啦,放心吧。对任何人都一样的,之前和同学说话有些重。删除qq,不代表舍弃。只是不想大家再这样造口业。
我现在的身份也不一样,不希望你对我观过、说不好的话,这样对你也不好,是不是呢?希望你能理解。
别说是说师长的过失,就是一个普通人有过失,都不该去传过失,更何况是自己的师长呢?这个在好多经典里面都有写到的。最近拜“梁皇忏”里面专门有忏悔这块,自己也做得不好。
对于你提到的法师,包括文章,包括其本人也都联系过的。心里早已清楚,也有数,毕竟也都出家这么多年,好多事情都经历过了。
所以我们都要放下了,再说过失确实对大家都不好,是不是呢?菩萨戒有一条不能说出家人的过失,罪过非常严重的,无论是比丘还是比丘尼。
为了整个中国佛教,包括教法的建立,可以这样去牺牲自己,从始至终,师长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样的心胸格局,这才是一个菩萨的行持啊!这种发心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
因为这样不断造口业,散播不好的信息,让佛教倒退很多年,这样的业多重啊。
在修行这条道路上,可以起烦恼,可以执着放不下,但正知见一定不要失去。
修行,并不是要求什么“自由自在”,很多时候都是随顺自己的烦恼罢了。
我们都好好思考,冷静一下。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无论怎样我还会把你当成好朋友,谁都没有放弃。师长也说了只要还叫“贤某”,就都是他的弟子,师长不会放弃和责怪任何人。所以,我们都不会放弃谁。只是我也要放下过去,想想未来如何努力。加油!}
【贤佳】她所说是相似法,其实掩护邪师,自误误人。释迦牟尼佛公开呵责恶行比丘,并非违背菩萨戒。比丘戒、菩萨戒也开许必要时宣讲恶僧过失,包括师长过失。比丘戒中“覆他粗罪戒”说不应覆藏其他比丘的粗重罪,这里没有对师长(和尚、阿阇梨)的开缘。菩萨戒中“不举教忏戒”说见他人犯戒,不应不举罪教忏,这里也没有对师长的开缘。只是说先应在僧团中举治,僧团中不能如法举治时则可对俗说而请俗治。
如《五分律》说:“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卷第三)
《四分律行事钞》(道宣律师)说:“一、众僧与师作治罚,弟子于中当如法料理,令和尚顺从于僧,设作令如法不违逆求除罪,令僧疾与解罪。二、若和尚犯僧残,弟子当如法劝化令其发露,己为集僧作覆藏、六夜、出罪等。……五、和尚有疑事,弟子当以法以律如法教除。六、若恶见生,弟子教令舍恶见、住善见。”(卷上)
《瑜伽师地论》说:“除十种事,若有苾刍于异人前宣说显示诸余苾刍坏戒、坏见、坏诸轨则及坏正命,当知此言非清净说。云何十事?一,于佛宝欲为损害或欲劫夺。如于佛宝,二于法宝,三于僧宝,当知亦尔。四,见由彼故坏戒、坏见,若坏轨则,若坏正命,品类渐渐增长广大,或闻或疑。五,见彼显示坏戒、坏见、坏轨、坏命等不正法,或闻或疑。六,欲令彼出坏戒、坏见、坏轨、坏命不善法处,及欲安置诸善法处。七,为护他心,勿使他人作如是解:‘是诸苾刍皆悉坏戒、坏见、坏轨、坏命,然相覆藏。’八,或有施主或邬波索迦或造寺主启白僧众作如是言:‘我不忍许诸有坏戒乃至坏命在此中住。诸苾刍辈,若见坏戒乃至坏命者,当告我知。’若诸僧众同闻此言。九,若有见他由此因缘内怀嫌恨,欲起无义,或闻或疑。十,僧众于此坏戒、坏见、坏轨、坏命污染他家行恶法者,无有力能治罚、驱摈,唯有一因,唯有一缘,所谓向他说彼不清净事。若因嫉妒,或因憎恚,或因财利,欲毁、欲恼、欲令损害,由此缘故向他说者,当知是名不清净说。”(卷第六十九)
更多文据和辨析可参看:《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214-04/)、《辨析“不说四众过”》(http://www.mzhy.org/20200802-4/)。
另外,她说“不想大家再这样造口业”,又说“不希望你对我观过,说不好的话”,她这是对大家观过,说大家的过失,其言行相违,自相矛盾。
且她说“我现在的身份也不一样。不希望你对我观过、说不好的话,这样对你也不好”,也是错解佛法,自蔽自误,可参看:《辨破“不见僧过”》(http://www.mzhy.org/20200719-3/)、《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http://www.mzhy.org/20200707-2/)。
她说“从始至终,师长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样的心胸格局,这才是一个菩萨的行持啊”,这是误解。2018年2月份,贤启法师将“师父”逼淫短信记录在龙泉寺执事群发布,“师父”知道后即否认,后又说贤启法师着魔。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4)·(五)》(http://www.mzhy.org/20181204-2/)、《一些交流讨论(20190605)·(一)》(http://www.mzhy.org/20190605-02/)。2018年8月1日龙泉寺执委会发布《严正声明》,为“师父”辩护,按照龙泉寺执事法师行事惯习,这样的大动作应是汇报“师父”得到同意才敢做的,且“学诚法师微博”上也发布了。8月中旬以后,“师父”被管制,就没有机会为自己公开辩护了。另外,按照戒律,被人依戒法举罪时,若有犯则认罪忏悔,若无犯则应明确申辩,不可默然不语或含糊打岔,否则犯“身口绮戒”。按世俗法律,默然不语,顽固抵抗,罪加一等。这不是平常的粗浮诽谤而可滥用“是非以不辩为解脱”的。如果“师父”是默然忍辱“认罪”,听凭撤职、管制,放手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弟子、信众不管,怎么会是“为了整个中国佛教,包括教法的建立”?这样如何有利于“整个中国佛教,包括教法的建立”?他这样的做法,让众多人“不断造口业,散播不好的信息,让佛教倒退很多年”,岂是慈悲、智慧?
她说“只是我也要放下过去,想想未来如何努力”,这很好!但她放不下过去的“师父”功德形象和所熏习的相似法,未来的努力也跳不出“师父”的相似法,大概只会是虚妄修道,虚受信施,难免堕落。可参看:《龙泉寺体系相似法、精神控制的相关交流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115-03/)、《极乐寺教育的偏差及出家、在家问题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0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