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设为禁书的建议

将《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设为禁书的建议
(一位居士20200824)
有师兄说:有些僧人,本来是学汉传佛教的,去读个佛学院后,成了汉喇嘛。不少佛学院有《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课。
我微信里有个在读佛学院的,本来他对藏密的印象不好,读了佛学院后,现在就尊崇藏密,一口一句“宗喀巴大师”。
汉传佛学院将《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作教材,是目前汉传佛教界被藏密邪法渗透的一个极重要因缘,是目前汉传佛学院存在的重大问题。因为采用这两本书做教材,内地汉传佛学院成了藏密传播学院,很多从佛学院毕业的学僧被培养成了汉喇嘛、汉喇嘛住持、会长、院长,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学诚、济群。尤其是学诚当了佛协会长后,更是利用手中特权,强力推广《菩提道次第广论》,这也是《广论》在内地汉传佛学院和寺院如此流行的重要因缘。学诚为什么要强推《广论》?原因很简单,推广《广论》,就等于推广了藏密邪法,可以广摄“奴才”和财色。虽然对于汉传佛学院和寺院的汉僧来说,除了《广论》,还可以接触、学习到很多汉传佛教经典,但是《广论》就如同导入牛奶中的一滴毒药,会把整瓶牛奶染污、毒化。
《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内容与《广论》差不多)一书存在严重问题,如宣扬反智精神控制的“四皈依”依师法,铺垫邪恶的男女双修法,崇讲邪谬的应成派伪中观见等。具体辨析可参看:《〈广论〉十宗罪—龙泉寺将汉传导归〈广论〉乃全面灭法之举》(https://mp.weixin.qq.com/s/-UGHfq4U0oGeY1_0BjsHVg)、《一些交流讨论(20190909)·(二)》(http://www.mzhy.org/20190909-02/)、《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http://www.mzhy.org/20200802-3/)。
允许这两本毒书在内地流通、传播,必然导致藏密深广渗透内地汉传佛教。如今,藏密邪法已普遍渗透内地汉传佛教界,没有学修《菩提道次第论》的汉传佛教寺院和佛学院已非常少见了。这已对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公民身心健康和财产安全、汉传佛教的存亡构成严重威胁。可参看:
《广东佛学院尼众学院竟然还在学〈菩提道次第略论〉》(http://www.mzhy.org/20190921-04/)、《论佛学院老师知见对培养僧材的重要性》(http://www.mzhy.org/20191015-09/)、《由“赏花人”评破杭州佛学院教师,谈当今汉传佛学院存在的问题和解决之道》(http://www.mzhy.org/20200324-07/)、《对峨眉山佛学院聘用汉喇嘛导师的忧思》(http://www.mzhy.org/20200802-7/)、《揭批崇扬藏密的重庆佛学院院长道坚法师》(http://www.mzhy.org/20200816-05/)、《对闽南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http://www.mzhy.org/20200823-4/)、《揭批黄石广法禅寺智达法师特崇藏密依师法》(http://www.mzhy.org/20200823-7/)、《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http://www.mzhy.org/20200823-8/)、《汉喇嘛掠影》(http://www.mzhy.org/20200726-2/)、《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http://www.mzhy.org/20190917-03/)、《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http://www.mzhy.org/20200204-04/)。
值得庆幸的是,藏密邪典虽多,但翻译成中文并且广为内地所接受的书却不多。《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是其中影响最大、流通最广的。如果能把这两本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一起设为有毒禁书,禁止出版、流通和网络传播,就等于从基础掐断藏密在内地的传播。内地汉传佛学院自然也就不敢再采用这两本书做教材,佛学院毒教材问题自然也迎刃而解。内地汉传佛教寺院也就大体不敢公然弘修、流通《菩提道次第论》和其它藏密邪法。同时,也盼望有关部门能加强对打着佛教幌子,以依师法、男女双修法控制他人,骗财骗色的违法犯罪活动。由此可能有效遏制藏密在内地的渗透与传播,消减藏密邪师邪法对国家民众的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