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批虽批藏密滥象而崇信藏密邪法的南怀瑾

揭批虽批藏密滥象而崇信藏密邪法的南怀瑾
(20200826)
【居士】《2008年学诚拜访南怀瑾对话音频揭示的内幕》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41201669176455
(摘录){《2008年学诚到太湖大学堂拜访南怀瑾录音(35分钟完整版)》
https://pan.baidu.com/s/17OXS0umRMUI4dzqgsVKNIw 提取码:o87o
这个音频是学诚到苏州太湖大学堂拜访南怀瑾时的记录。学诚事件刚爆发的时候,有人用这个音频来佐证学诚的劫,南怀瑾早已预知。重点想表明南怀瑾是大德,能够提前预知学诚的遭遇,让他50岁前退位以全高僧大德之名,同时以学诚事件来佐证南怀瑾的未卜先知,有神通。但所有人都忽略了这段音频(从28分开始听)所呈现的严重问题,南怀瑾受人请托,以自己的名望地位插手杭州佛协事务。从音频中,杭州佛教协会当时要处理公务,让某人交出什么来,而南怀瑾却让中佛协的官员学诚插手杭州佛教协会事务,让杭州佛教协会不要再管。这不是赤裸裸的以权谋私吗?南怀瑾的背景,日常法师也是随学他的,南怀瑾自己说是藏密大阿阇黎。日常、学诚、南怀瑾这些人都与藏密渊缘深厚。从2008年这个音频看,学诚还没当会长,音频里对南怀瑾毕恭毕敬,如小学生一样言听计从,南怀瑾一提要求,就立马答应下来,这是奴才像,哪里有什么高僧大德风范。学诚上门拜访,也不会是无缘无故,南怀瑾还说佛协会长不通世法,这明明是暗示学诚要通世法,这是佛教大德吗?学诚后来不在佛法上进境,完全成为腐败的僧官,难道不是与这些人同流合污、互相侵蚀的结果?这个音频,其实正好证明了,真正的南怀瑾、学诚,根本不是什么大德、高僧,不过是利用佛教资源、人脉、权威、地位、名望,狼狈为奸,为自己及属众谋取利益的坏教、坏法之人。对外无论他们如何口灿莲花,哪怕有点鬼神通(修藏密的“利益”),能够预言,也不过是《楞严经》里的邪魔一类罢了。这个音频还提到西藏驻京办等等,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在官场上,以宗教外衣、“大德神通”,腐蚀了多少人?龙泉寺体系,作为学诚的属众,当初经手了许多中佛协的事。有法师说过,龙泉寺顶半个中佛协。学诚利用会长职务干的坏事儿,这个共业慢慢受吧,也难怪摆脱不了。}
(弱水*)南怀瑾倒也是反对别人学藏密的,还说所谓密也没有什么密。
(西去*)了解南怀瑾要了解光华系财团,他是教主。老人是深怀社会治理教旨主义的。
(Z居士)10多年前有朋友推荐买过他很多书(复旦大学出版),看书里大讲东坡肉怎么烧好吃,烟瘾很重,就放下了。他其实以道为主,兼儒、释。
(Y居士)据说专业人士不认可他的国学著作。辩护者说,二十几本书,只有三本自己写的,其他是弟子通过他的讲话整理的,所以难免有错谬。出版前不审稿?有错谬就是弟子的问题?
如果不是南和学的光环,音频听起来,就是官场那一套话术嘛。但因为是这两位明星,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就难呀。
(Z居士)那里面写的吃肉、抽烟恐怕是别人代写的了,总之看到这些不太相应,书都送给不学佛但喜欢他书的人了。后来没再接触他的东西,所以也不了解他的国学。直至前年听他预测学诚录音,觉得神通方面挺厉害的(道家也有神通的吧)。
(Y居士)确实抽烟,还有为他抽烟辩护的文章。外道也有神通,但如果不持戒,恐怕还是鬼通的多。藏密鬼通的多,他修过藏密的嘛。而以他的人脉,学诚的底细能瞒过他?也有可能知道学诚的底细,让他别玩了,见好就收,提了个50岁,蒙对了。如果学诚是真的修行人,想必他也不会让学诚走后门。
(Z居士)外道当然有神通啦,所以才能吸好多粉呢。民国时流行扶乩,堂堂江苏省教育厅厅长、中央大学校长江易园跟了印祖那么多年,结果迷上扶乩了(他喜欢听好话,那些乩童就专挑赞叹话说),后来印祖与他断交了。几年后请人带信还想亲近大师,大师问他:“还扶乩吗?”说还扶,大师说:“那不用来见我。”
【贤佳】宜将录音的文字版也发布供读者直截了解,因为可能很多读者没耐烦听录音。
【居士】从28分钟开始听,没几分钟。听录音,更能理解那种官场上的话术腔调。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41469967524570
(摘录){2008年学诚拜访南怀瑾对话音频中,南怀瑾批评的中佛协会长是谁?2008年,学诚拜见南怀瑾,南怀瑾说佛协会长不通世法,他所谓的世法,就是例如让学诚违法违规办事儿,学诚得给他面子办事儿,对吧?显然,当时的中佛协会长不会给他这个面子。那这位会长是谁呢?一诚长老。
出身于云居山的一诚长老,显然没买南怀瑾的账。而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学诚,很买南怀瑾的账,对于南怀瑾这样一名白衣,卑躬屈膝,且对于南怀瑾批评教内大德长老一诚法师,显然也是认可的。这些对话,真正的高僧大德之间怎么会出现?真正持戒的学佛人之间都不该有!南怀瑾有恭敬僧人吗?连大德长老也不恭敬嘛。而贵为出家人的学诚(中佛协副会长)能对南怀瑾(白衣)言听计从,必然也是有所图的。学诚早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了,利用手中权柄谋私利的事儿,外界岂有不知?只有体系内被洗脑的人才会傻傻相信他是大德。很讽刺的是,直到今天,不肯面对事实真相的人很多。最讽刺的是,号称云居山信众的人,还要为学诚洗地。而学诚,在面临南怀瑾诟病云居山长老一诚法师时,欣然认可。}
有居士留评论:
(光*)关于南怀瑾先生,若了知、洞达其见地甚少,劝君最好谨慎造作口业。退步讲,如果人家真是我们无有能力认得出的菩萨呢,那我们不造了谤毁贤圣人的业了吗?只是一个建议,望海涵!
(Y居士)菩萨会走后门干涉佛协事务?不过谢谢您善意的提醒!佛陀的教法,不会允许走后门违法违规办事。一诚长老是佛教高僧大德,南怀瑾一介白衣,难道不知道恭敬僧宝的道理?一诚长老不通世法,这不是坏事,却被他诟病批评。
(光*)个人认为,真正的出家人,应该既懂世法,又懂出世法。世间的规矩,有大有小,有善、有恶、有无记,有可破、有不应破,所以守不守世规,应看是否能究竟利益有情众生,所以劝君谨言慎行。
(Y居士)出家人能为的世法,也是要遵循善恶因果的道理,不是违法违规办事。南怀瑾让学诚插手杭州佛协公务,这是行善?
还有人评论:“了解南怀瑾要了解光华系财团,他是教主。老人是深怀社会治理教旨主义的。”他还转发了藏密信徒批评南怀瑾的文章:
《关于南怀瑾》(林聪2020-03-04)
https://m.weibo.cn/7481375433/4539992070431782
南怀瑾搞了个光华教育基金:
https://www.baidu.com/sf_bk/item/光华教育基金会/4835539?ms=1&rid=10916941514429950171
法师您如何看南怀瑾让学诚干涉杭州佛协公务?如何看居士评论呢?
【贤佳】若是杭州佛协办事不公正,他请作为中佛协副会长的学诚帮助协调、处理,那么大体可以,但程序可能不当,因为宜先向省佛协反映、求助,除非已向省佛协求助而无效。若杭州佛协办事非是不公正,他请作为中佛协副会长的学诚帮助协调、处理,便是走后门借势压人谋利,属于世法中的黑法,违背佛法。
那位居士的评论可作为参考,省思是否大体如实了解所批评的对象,是否判断基本如法如理。应具体人事具体分析,不应以此通泛的疑虑作为不批评的依据,否则法轮功信徒也可以此来劝人莫批评李洪志,尤其藏密信徒多用此类话来维护藏密喇嘛,多是明知辩论不过而想掩饰此“小节”的烟雾弹。
“守不守世规,应看是否能究竟利益有情众生”,藏密正是以此大开佛戒、大违世法,如慈诚罗珠《慧灯之光》说:“在发菩提心以后,作为大乘菩萨,除了那些眼下虽有利益、却后患不绝的事不能做以外,凡是利益众生的事,无论大小巨细,无论采用何种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由此拉萨暴乱、港Du“违法达义”乃至双修幼女、诛杀异己等,都可以说是“能究竟利益有情众生”而成为高上的“菩萨行”。更多辨析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731)·(六)》(http://www.mzhy.org/20190731-02/)、《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http://www.mzhy.org/20191202-03/)。
【居士】即便杭州佛协处理公务有问题,当事人也应当走法律程序处理,请托到南怀瑾这里,想必想利用他在佛教界的人脉资源和影响力,所谓走后门。南怀瑾并没有说杭州佛协公务处理有什么问题(不公正或不依法依规),而是让学诚直接让杭州佛协不要管。再加上他顺势批评时任中佛协会长的一诚长老不通世法,这种话术就是告诉学诚要通人情世故。但难道世法就是托关系、走后门吗?他作为白衣,能够这样对待出家人吗?同时,正如您所言,杭州佛协处理公务有问题,还有省佛协。其实不仅是省佛协,还有杭州市宗教局、浙江省宗教局、中佛协、国家宗教局,总有法律程序可以走。当事人不走正当程序,转而请托南怀瑾,南怀瑾听当事人一面之辞,就敢让学诚直接不让杭州佛协管,这可不是请学诚监督杭州佛协依法办事。这样的行为是一介白衣,利用中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个人权力,直接越级插手下级佛协宗教事务处理。这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不经法定程序依法调查,如何能认定杭州佛协有问题?而南怀瑾的指令,直接让学诚制止杭州佛协,这种行为不具有合法性。在佛协体系职权范围内,在依法治理宗教领域方面,甚至在国家行政体系、司法体系等,程序合法是必须的。冤假错案的纠正,都要经过必要的司法程序,岂能找人情托关系直接打招呼放人呢?南怀瑾的行为,才是不通世法,不愿意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而愿意接受请托,帮人说情走后门。他所谓的世法,不是什么世间的善法,而是把世俗的歪风邪气带进佛教领域,传播给本该遵守佛法戒律的出家人。而对遵守国法、戒律,不循私情的中佛协会长一诚长老,批评为“不通世法”。他这种行为立场,对于尚不熟悉(可能有求于他)的学诚,毫不掩饰地下达指令,驾轻就熟的,不知道私底下利用自己的身份、名望、人脉资源,干了多少这样的私相授受呢!所以,没有什么好为他辩护的。
【贤佳】此事情况不明,只能判断程序不合法,不能确定是大问题。
【居士】世俗层面,程序不合法是严重的问题,程序合法是很重要的事情。世俗层面,党纪、国法都不允许走后门托人情。诉讼案件中,难道当事人有理,就能走法官后门吗?走后门托人情,势必影响公务处理的公正性。学佛人能这么做?戒律的遵守,有个公案,比丘在香蕉树下饿死,因为没有人给他授与。香蕉树有可能是有主的,有可能是无主的,他为什么不推断香蕉树是无主的(实际上有可能是野生无主的)而自行取食呢?因为事相上,有主、无主难以判断,遵守程序(有人摘下来供僧食用)是肯定不犯盗戒的,所以比丘护戒而死,生于天道。而南怀瑾替人走后门,委托学诚制止杭州佛协履行公务,既然事相(究竟是杭州佛协有问题,或当事人有问题)难以判断,从当事人请托走后门,其程序不合法一事,南怀瑾就该拒绝,更不该让学诚插手。即便南怀瑾请托,学诚也该依法拒绝,岂能事情都不清楚,爽快答应?
【贤佳】是的,在世俗层面是严重问题,但在藏密教法中,以目的、结果的善好,容许手段、程序的邪恶,其目的、结果的善好是自以为的,多是基于贪欲、邪见而偏私、邪恶的,但很能欺惑人心。例如学诚大搞违建,让弟子组织义工对抗政府,却说其违建只要佛菩萨认可就可以,惑人乱法,败坏佛教。
【居士】有个网站,宣传南怀瑾的:
《为什么说南怀瑾是最大邪师?》(2018-12-03)
http://www.shouhufo.com/zy/44.html?from=singlemessage
《徐晋如教授说尊南怀瑾必系文盲,是什么情况?》(2019-04-09)
http://www.shouhufo.com/pj/485.html
《南怀瑾是否与李素美、叶曼等在内的200多女人双修过?》(2019-04-13)
http://www.shouhufo.com/zy/501.html
【贤佳】细看文章的辩护,大多是从社会事业、人格信心来间接反驳,是信心型的维护,不是理智直接辨破,跟学诚的弟子为学诚辩护差不多,但可贵的是敢于将负面观点列出来,比学诚的弟子信心强。
【居士】围绕南怀瑾的遗物也展开了争端,太湖学堂的实际控制人没有交还遗物给南怀瑾的继承人。而且南怀瑾不同意发布的著作,一向听话的弟子在南怀瑾生前也违命出版。这些说明,附着于他之上牟利的人也不少。他讲的做人的道理或者佛法义理,在利益面前,他的弟子或属众也是不会遵守的。而学诚被查处之后,那些继续打着“政治迫害”旗号妄语引导信众的弟子,明着是维护学诚形象,实则也是利用他来巩固和继续体系的既得利益罢了。种下“世法”的因,就收获“世法”的果,无论生前生后。言传身教,身边的人更容易被熏习,这二人的亲近弟子们或属众,从他们身上学到的那一套,“世法”的成分是非常多的了。
《“南怀瑾先生遗物失踪”60天的回顾与进展》(2019-05-13)
http://www.shouhufo.com/zy/597.html
【贤佳】这里面是利益和欺诈,违背佛法,其“世法”也是黑道世法。
【居士】有人说南怀瑾是政治掮客,可能也不算错:
《南怀瑾一句话,李登辉就当了台湾最高领导人》(2019-03-28)
http://www.shouhufo.com/zy/399.html
大家还是需要全方位认识南怀瑾,不要把他当作佛教大德就好。作为世间人,客观上的善行还是有不少的,教育基金、修铁路、九二会谈等。反正学生很多,受其恩惠的人也很多。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41586862521928
(摘录){南怀瑾于世间的建树,究竟是追求什么呢?大家不要盲目崇拜一个人啊,五欲八风,他追求的世俗人生格局,自然不是普通人追求的。被奉为“国师”的人,也难怪学诚毕恭毕敬,也难怪走他后门的人多了。}
【贤佳】附件PPT《文化学者南怀瑾生平回顾》(https://pan.baidu.com/s/1lAZfoN9FwVXKjcu8ur_Bew 提取码:9uz5),是学诚2012年10月12日(南怀瑾去世不久)发给我和一些龙泉寺执事法师的。
文中说:“怀师认为人生的最高境界是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又引述南怀瑾的一段话:“政治、军事、外交都是没有善恶是非的,只有利害关系。怎么临时处理,要懂得应变。但是要注意,虽然没有善恶是非,但都还是有因果的。”这可能确实是南怀瑾的所求和行为原则。
另外,文中引述南怀瑾的话:“大家都说向我求法,我也没有认为自己开悟得道了,也没有认为自己在弘扬佛法,也没有所谓的山门,也不收弟子,几十年都是如此。所有我所知道的,在书上,都讲完了。你们自己读书发生这种见解,是你们自己上当受骗。”信徒可认为这是南怀瑾心无我执、法执的谦虚高境,也将责任卸光了,确实比较高明。宗萨仁波切也常类似谦虚自嘲,而倍受信徒崇仰。
【居士】宗教外衣、宗教事务成为宗教领域违法犯罪、兴风作浪的不法分子的保护罩,宗教外衣也成了政治钻营的通行证。就佛教而言,与佛教领域出现的一些商业化、黑社会化现象相比,利用佛教外衣混迹官场,诈现圣相,令政客以为是佛菩萨再来,有神通而生敬畏,进而言听计从,危害更大,不仅危害政治生态,亦危害真正的佛教,更甚者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当然,佛教领域的商业化除了资本搅动牟利,有些也是地方政府拉动经济的需要。更有少数官员为捞取个人利益,成为寺院商业化、黑社会化的推手和保护伞。所以佛教领域商业化、黑社会化现象的出现和屡禁不止,从某一个侧面也反应了权柄对佛教领域的腐蚀和危害。披着佛教外衣而追求世间名闻利养的僧俗与腐败官员相互勾结,附着于佛教领域谋取私利,对政治形象和佛教形象双重败坏,危害及影响都是深远的。
【贤佳】是的!这是非常大的危害和隐患!尤其是深崇藏密的“佛教大师”,依藏密教法本可妄语称圣(或暗示或默许弟子妄称)、不择手段,且有内在政治需求,必定寻机涉入政治,并多兼摄财色或名利,历史上的藏密“法王”、达赖等即是典型,学诚、南怀瑾则是汉人深崇藏密的“大师”代表。
【居士】不可否认,南怀瑾的人生很成功,也利用手中资源做了一些善行。但人生经营得成功,做人很成功,很多人欠他人情,不代表其学问造诣水平或佛法修证成就。他自己说:“你们找我学佛修道,我九十多岁了,还没找到一个真仙真佛,你们找我有什么用?不要迷信了。我那些书只是做学问而已,你们不要上当受骗,那些书中,《论语别裁》是中心。”其国学著作,从专业性而言,确实没有得到专家学者的认可。有篇为他辩护的文章写到:“实际上,出版南怀瑾著作一事遭到了包括朱维铮、王元化等在内的诸多知名学者的反对,出版社因出版‘垃圾著作’遭到质疑。复旦大学出版社社长贺圣遂曾经向媒体透露过当时的场景,他说:‘当时我只和朱维铮先生讲,中国像您这样的学术泰斗毕竟是少数呀。’他解释了南怀瑾作品出版的必要性,‘当时,多数学术著作为小众服务,但复旦出版社一直也在考虑满足社会更广泛群体的精神需求。南怀瑾先生的著述从商界成功人士、企业家圈子中开始流行,相信南先生的自由发挥亦满足了另一群读者的精神寄托和思考。’ ”而他视为中心的《论语别裁》,也是争议很大的一本书,如张中行文章:
《让人哭笑不得的南怀瑾——评〈论语别裁〉》(2008-09-28)
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4267474/
“另一位学者余世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南怀瑾的态度比较复杂。一方面他打通了庙堂和江湖,让普通大众对传统文化有了亲切感,为大众提供了一种入门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对传统文化的解读也存在着很多问题。”我觉得这个评价比较中肯,作为引发入门兴趣的书籍,只要读者阅读时加以甄别,参阅更严肃、专业的著作,帮助理解原典,还是能避免被错谬所影响。至于佛法见地和修证,他说:“你们找我学佛修道,我九十多岁了,还没找到一个真仙真佛,你们找我有什么用?不要迷信了。”我想他这是真话。作为一名杂家,他追求的人生最高境界:“怀师认为人生的最高境界是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但我看历史上佛教大德,无论僧俗,追求人生的最高境界,都是依佛言求解脱。而南怀瑾在金温铁路建成之后豪言要建一条“人道之路”,或许这才是他的“道”。而南怀瑾为了圆融儒释道,强行把儒家思想与佛法义理等同,只能说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这篇文章,或许能看到他真正的认知:
《南怀瑾:人性的真相 寻求内心平静 中国文化的中心》(2015-06-05)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e1c85450102w35l.html
同时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于国学学问,他不能被专业学者认可;于佛法的讲解,也存在一些问题;于自修和弘扬,会混杂藏密。佛法的本来面目,在他这里已经走样了。
以下是他的善行,供参考:
《世友居士忆南怀瑾:他就是现代版的维摩诘居士》(凤凰网2018-03-21)
http://ifo.ifeng.com/44914215/news.shtml
【贤佳】他对儒释道传统文化在中国的复兴弘扬,启发政、商、学界社会精英和众多年轻人对佛教产生兴趣和信敬乃至趣入学修,是有很大功劳的。我初始学佛也看过他的书,当时比较受益。他虽然有时批评藏密的滥象,但他对藏密教法尤其男女双修法直接、间接的实际肯定乃至赞扬,让很多人不敢批评藏密邪法和藏密“大师”,乃至用他的话来维护藏密“大师”和邪法,这是他很大的偏失,也可说是美中不足吧。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115)·(一)》(http://www.mzhy.org/20190115-2/)、《一些交流讨论(20190422)·(十七)》(http://www.mzhy.org/20190422-02/)。
另外可参看:
《南禅七日03: 中阴身的存在及其投胎过程》(南怀瑾)
https://mp.weixin.qq.com/s/upelawonqGAxxpACORQz6Q
(摘录){西藏的密宗的黄教的创始的祖师宗喀巴大师,达赖、班禅都是他的弟子,他是吩咐他们生生转世,宗喀巴大师是中阴成就的,所以在中阴的时候自己认识了生命的根本,所以佛学名词叫做证入自性真如,就成就了,成佛了。}
《南怀瑾老师对密宗“男女双修”的评价》(地藏论坛2017-4-26)
http://www.bskk.vip/thread-3026685-1-1.html
(摘录){世界上一切宗教,哲学,大学问家对男女爱欲、性的问题,有两个路线:一是逃避的态度,一是挂门帘,背后什么事都干,当面不承认,还要挂上仁义道德的门帘。但是世界上却有两个宗教的宗派中,是面对现实,不逃避也不挂门帘,也不以道德及宗教情操信仰来压抑。这是密宗和道家的南派。
这个双修作起来,很恭敬的。布幔遮起来,两人在里面修七天七夜,他们双修有精卵的排泄吗?没有!他们已经把女性的卵、男性的精化掉了,都变成了菩提种子。这都是科学的大问题。外面的喇嘛围着,七天七夜念咒念经,打坐供养,香花供养。据说,修好了整个帐篷都不见了,只有一团五彩的光明。}
《喇嘛教邪魔上师,五教八教杂学杂说家南怀瑾邪说合集曝光!》(地藏论坛2019-8-20)
http://www.bskk.vip/thread-3100155-1-2.html
【居士】我其实也受过南师的影响,最初读《楞严经》,是看有微信号转发他讲《楞严》,但我当时只看了几篇,他讲太多内容,我也没太记住,就知道《楞严经》的智慧很深。后来看到叶曼讲与他学修的事情,觉得挺神秘的,也挺古怪的。反正都说他是大师,也就这么认为了。后来再想看《楞严经》讲解,他的就看不进去了,可能太啰嗦、发挥太多,就去看其他大师讲,没多久又被接引学蕅益大师讲的,所以比较幸运。看揭批藏密资料发现,原来他也学修、弘扬过藏密,就更不感兴趣了。但也没觉得他就是个坏人,面相比较慈和,言谈比较谦逊低调,很会做人,人格魅力很强。但他与学诚的音频,揭示了他真实的一面。他的处世,是有股子从容,这与他的经历有关,尤其见多识广,来往者非富即贵。但如果是真正随顺佛法的人,岂会去影响学诚的“僧格”成长?学诚2008年第一次拜见一位敬仰的大德,战战兢兢,结果受到的熏陶是世法和利益交换,对其影响可想而知。如果那时候,他是棒喝了学诚,学诚或许命运就不同了。而南怀瑾选择李登辉当总统,无论是随意,还是觉得他没背景好控制,结果是李成了台独的始祖。他说:“政治、军事、外交都是没有善恶是非的,只有利害关系。怎么临时处理,要懂得应变。但是要注意,虽然没有善恶是非,但都还是有因果的。”他提到因果,而不提善恶因果,这很像恶空见,或者如同另一种逻辑:一位军火商,知道打仗一定会死人,这是因果,但依然希望打仗,因为可以卖军火。他的心里只有利害关系,军事没有善恶是非,打仗也死不到自己头上。就算死人算到自己头上,也无所谓,为了利益,可以承受这种因果。可能是这种因果认知。他如鱼得水地从容生活,但依然是一种世俗人生罢了。如果想真正纠正他对别人的不良影响,需要全方位重新审视并认识他。许多人基于对他个人的崇拜,往往忽略或美化他言行存在的问题,羡慕或效仿他不拘一格的“修行人生”。
微博(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41586862521928)下的评论:
(光*)南泉斩猫影响也不见得完全正面啊。偶有弃小保大也无可厚非,但不作常法亦行。
【贤佳】“南泉斩猫”是特别机缘震情破见,不是繁琐成办人事。藏密信徒也多拿禅宗祖师偶尔震情破见的逆行来为藏密男女双修、诛杀法等专门邪法邪行辩护,其实是牵强附会、根本错误。更多辨析可看《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辩破·(六)》(http://www.mzhy.org/20190917-06/)、《辨破〈不要诽谤密宗(五台山比丘果戒)〉》(http://www.mzhy.org/20200823-2/)。南怀瑾录音所说事情体现的是为人做事原则问题,是对佛法、法规的观念和态度问题,并非只是那一小事上的正负影响或利益大小问题,而且那样笑谈成办、驾轻就熟,类似的事情应非“偶有”。他的众多观点和行为,宜应谨慎思辨,不宜滥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