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闽南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

对闽南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
(一位居士20200819)
最近,群里一师兄聊天时说:认识两个闽南佛学院毕业出来的,一个男僧人,一个女僧人,在修藏密,男的还吃肉,胖胖的,女的磁场不好;闽南佛学院有《菩提道次第广论》课。
一下惊到我了。闽南佛学院是全国有名的重点汉传佛学院,网上一搜索,心都凉了:
《我所认识的密教(〈闽南佛学〉1992年第2期》(南普陀在线2007-03-12,浏览次数1611)
https://www.nanputuo.com/nptxy/html/200703/1814275182700.html
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闽南佛学院学僧,已修藏密几年了。通篇文章是对藏密教法、藏密“大德”——宗喀巴的褒扬与赞叹,甚至为藏密双修、藏喇嘛吃肉开脱、辩解,认为如法合理。学僧知见已如此糊涂,闽南佛学院的教师——方兴不但不纠正,还竟然支持、鼓励学僧写下此文,发布在院刊《闽南佛学》里。
《沩仰宗第十代传人任教闽南佛学院的济群法师与索达吉堪布的有关藏传佛教19问答》
http://www.oceantribe.org/xf/index.php?threads/27218/
原来和学诚一起在内地大力推广藏密《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知名汉喇嘛济群法师也在闽南佛学院任教。于是上闽南佛学院官网查看,发现济群法师至今仍挂职闽南佛学院,是研究生导师、编辑部主编。
那位方兴老师,是上海社科院研究员、上海佛学院副院长,在闽南佛学院教授《楞严经》。《楞严经》说:“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卷第六)讲《楞严经》的老师居然认可藏密男女双修等邪法!更可怕的是这位方兴老师居然还曾是上海佛学院副院长!(不知现在是否仍是。)请看:
《济群法师》
https://www.nanputuo.com/nptxy/html/200612/1814270848723.html
(摘录){济群法师——编辑部主编、研究生导师。现任戒幢佛学研究所所长,闽南佛学院研究生导师,并受聘为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兼职教授,厦门大学宗教研究所高级顾问、客座教授。}
《闽南佛学院历届离任老师一览表》
https://www.nanputuo.com/nptxy/view.asp?mid=32&nid=11833
(摘录){方兴:上海社科院研究员、上海佛学院副院长。讲授科目:《楞严经》。任职时间:1989—1994。}
《〈菩提道次第略论〉导读(〈闽南佛学〉第五辑释宏演)》(南普陀在线2011-03-03,浏览次数7200)
https://www.nanputuo.com/nptxy/html/201103/0316105973499.html
闽南佛学院讲师释宏演所撰《〈菩提道次第略论〉导读》,居然编入《闽南佛学》,并放在南普陀官网里。闽南佛学院的师资已经如此了,那课程和教材又如何呢?
《闽南佛学院课程》(2019-04-27)
https://m.douban.com/note/716115899/
(摘录){*为教材,其余为参考资料:〖预科课程〗《菩提道次第广论》,宗喀巴大师造;〖本科课程〗*《菩提道次第略论》,宗喀巴大师造,大勇法师译;《菩提道次第略论释》,昂旺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广论》,宗喀巴大师造;《菩提道次第略论科判表》,宗喀巴大师造;《菩提道次第论科颂讲记》,能海上师讲;《菩提道次第纲要》,衮却格西讲授;《菩提道次第略论入门》,如吉法师编述。}
《菩提道次第广论》被放入学院预科课程参考资料,《菩提道次第略论》被定为本科课程教材,还给学僧推荐了一大堆《菩提道次第论》相关书籍,不可谓不丰富。而《菩提道次第论》宣讲反智精神控制的藏密依师法,铺垫邪恶的男女双修法,还崇讲邪谬的应成派伪中观见,问题众多。请参看:《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http://www.mzhy.org/20200802-3/)。
一个汉传佛学院究竟是为汉传佛教培育僧才,还是成为藏密传播学院,最关键、最核心的就是看它的师资和教材是否夹杂藏密邪法。可参看:《论佛学院老师知见对培养僧材的重要性》(http://www.mzhy.org/20191015-09/)、《广东佛学院尼众学院竟然还在学〈菩提道次第略论〉》(http://www.mzhy.org/20190921-04/)、《揭批崇扬藏密的重庆佛学院院长道坚法师》(http://www.mzhy.org/20200816-05/)、《对峨眉山佛学院聘用汉喇嘛导师的忧思》(http://www.mzhy.org/20200802-7/)、《由“赏花人”评破杭州佛学院教师,谈当今汉传佛学院存在的问题和解决之道》(http://www.mzhy.org/20200324-07/)。
揭露的这些佛学院存在的问题是否已得到了纠正?没揭露的汉传佛学院是否就不存在类似问题?不一定。对教材和师资夹杂藏密邪法问题,如果佛学院自己不公开,有关部门和院外人士很难知道。为解决上述问题,建议:
有关部门宜强制规定,各佛学院对师资、课程、教材应公开透明,发布招生简章时必须同时将其师资名单(性别、籍贯、职务、所讲授课程等)、课程、教材(必修教材和选修教材都列出来)公之于众。由佛学院所在地有关部门和佛协登门检查,对隐瞒不报或弄虚作假者严肃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