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

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
(20200822)
(一)
【居士】(20200819)网友转发给我两篇文章,文中举报重庆罗汉寺僧人的行为令人震惊:
《重庆罗汉寺,假僧假道,宗教毒瘤大曝光》(巫溪网2018-8-8)
https://share.cqwuxituan.cn/wap/thread/view-thread?tid=711980
《喝酒吃肉!重庆罗汉寺假僧假道,宗教毒瘤大曝光(多图)》(天涯社区2018-12-20)
https://zxg4r7.smartapps.cn/pages/post/post?item=free&artId=6019546&pageNum=1
令人难以相信,网上又搜索了一下,查到还有其他揭批资料:
《重庆罗汉寺假僧人坐镇念佛堂算命骗钱十余年》(2018-12-22)
http://m.kdnet.net/share-13110857.html
有重庆市居士提供资料说重庆市政府部门作了调查:
《重庆市重拳出击,多职能部门联合整治宗教毒瘤》(重庆快讯2019-02-02)
https://www.023cq.cn/article/article_16972.html
(摘录){2018年7月底,重庆网贴吧曝光台有重庆网友曝光了重庆罗汉寺的诸多问题。
1.重庆罗汉寺僧人点杀活羊,吃烤全羊,喝酒食其肉,甚至广发朋友圈,宣传其“壮举”。
2.重庆罗汉寺僧人大摆筵席,喝酒吃肉,也广发朋友圈,宣传其“壮举”。
3.重庆罗汉寺五百罗汉堂,俗家人穿僧装,假冒僧人解签骗钱多年。
4.重庆罗汉寺任由算命先生入住寺庙,冒充僧人给信众算命骗钱多年。
5.重庆罗汉寺副监院释*,调戏*法师儿媳妇,被其男人看见,欲砍他,结果赔偿3万元,私了了此事。释*长期喝酒吃肉不说,还带动其师侄喝酒食肉的问题。
6.重庆罗汉寺众多僧人在外面养女人,有的还为其生子,有的还在结婚状态的问题。
7.重庆罗汉寺方丈释智丰,长期食肉,旗下弟子上行下效的问题。
此曝光后,引起了社会信众极大的不满和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8年8月14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文天平牵头召集相关部门,针对曝光台曝光的重庆罗汉寺僧人违反教规等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调查时间:2018年8月15下午14:00至8月17日。调查地点:重庆罗汉寺。调查对象:罗汉寺全体僧众及常住居士。}
重庆的居士说没看到公布调查结果,智丰法师现在仍然担任罗汉寺住持。网上搜索一下“智丰”:
《罗汉寺方丈释智丰破戒吃肉,导致上行下效!》(2018-12-22)
http://m.kdnet.net/content-1-13110864.html
(摘录){我在罗汉寺明察暗访是,听一个僧人和一个居士的谈话说道“网上曝光没有用的,方丈自己都吃肉,有时候还叫徒弟们去方丈室吃肉,方丈都吃肉,徒弟吃肉也正常”。还有一个僧人说道“我们师父是学密宗的,吃点肉有啥子问题,师父说的可以吃”。}
《智丰法师(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glKVj28H
(摘录){汉族,1988年10月在重庆罗汉寺出家,礼竺霞老和尚为剃度师,1990年在成都宝光寺受具足戒。1991年7月考入闽南佛学院。1998年8月,任重庆北碚区塔坪寺住持。2002年任重庆佛教协会副会长,2003年担任重庆北碚区政协委员等职。2006年7月30日上午,重庆市罗汉寺隆重举行智丰法师荣膺罗汉寺方丈庆典法会。}
智丰法师的弟子说:“我们师父是学密宗的,吃点肉有啥子问题,师父说的可以吃。”智丰法师真的学密?网络查资料,真的修藏密,有藏密传承,是汉喇嘛。
《北碚塔坪寺重庆唯一的密宗红教寺庙》
http://www.86sheji.com/wenhua/45.html
(摘录){1937年,中国近代佛学大师太虚法师以汉藏教理院的名义接管塔坪寺,并在此建立汉藏教理院分院。这大概便是塔坪寺与藏传佛教密宗结缘的开始。
几年前,塔坪寺开始了新一轮重修。由智丰法师,即现在的重庆市罗汉寺方丈,接管了塔坪寺,并主持重修工作。修复完毕后的塔坪寺,作为重庆唯一的密宗红教寺庙再次开放。
活佛喜饶俄热在2005年12月7日圆寂,根据活佛生前的意愿和藏传佛教仪轨,于12月17日在塔坪寺举行荼毗。}
智丰法师是一汉僧,怎么会与藏地活佛有了甚深因缘?
《诺那活佛汉地法系伽因老人贺翁嘉寅传略》(2018-09-17)
http://m.pinlue.com/icontent/337238340351.html
(摘录){贺嘉寅(1910-2004),号伽因老人,为藏密诺那呼图克图门下密幢一系传人,赐法名伽因,密号不动金刚。贺翁早在1934年即于南京得诺那呼图克图传法,为宁玛第二十六代、白教第十代金刚上师,隐居重庆。
贺翁也有不少方外之交,如罗汉寺洪禅法师,该寺前两任方丈竺霞法师、大果法师,慈云寺惟贤长老,皆与其多所往来。竺霞法师弟子、现任罗汉寺方丈智丰法师当初也常来蓺兰堂找贺翁聊天挖宝。后来在特殊因缘下,智丰法师离开色达五明佛学院,经贺翁介绍投入新龙嘎绒寺喜饶俄热活佛门下学习,这是智丰法师后来接管北碚静观镇塔坪寺,乃至成长为今天罗汉寺方丈的源头。顺便提一下,既是知名佛教学者又是佛法修持者和密法传人的陈兵教授,曾在2003年11月(贺翁圆寂前不久)率博士生罗同兵等人登门拜访贺翁。
于2004年2月圆寂在重庆中山医院,荼毗时由今罗汉寺方丈智丰法师(当时住持塔坪寺)启缸、双桂堂方丈身振法师举火。门徒及子女后在双桂堂修舍利塔以便供奉,塔上刻智丰法师所撰塔铭并序。}
原来,智丰法师曾去色达五明佛学院学习,经人介绍投入新龙嘎绒寺喜饶俄热活佛门下学习。(《喜饶俄热仁波切(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ZIDGfCtf)
按藏密的教义,网上揭说的智丰法师和罗汉寺僧人的言行是合情合理的。可参看:《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http://www.mzhy.org/20191112-05/)、《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19-03/)。
但智丰法师本是汉传佛教僧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却成为有藏密传承的喇嘛,将本是汉传佛教的塔坪寺公开转为藏密寺院(《寻重庆唯一的密宗红教寺院》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30aa4370102e227.html),又担任明面上的汉传佛教寺院罗汉寺的住持,在汉地崇扬藏密,如同“挂羊头卖狗肉”,以藏密违背佛戒的行为在社会上破坏汉传佛教声誉和社会安稳。而且在藏地外随意弘传藏密,可能是违背有关宗教法规的。但愿有关部门能关注并妥善查处。
由于藏密教义的根本核心是邪法内容,如藏密四皈依、男女双修法、诛杀法、三昧耶戒等,修学藏密邪法大概率会导致严重破戒乃至违法犯罪,且易被藏密邪师精神控制而扰害社会、对抗政府,有关管理部门干部可能对此不太了解,宜应特别留意了解、监察、管治。可参看:《藏密违反如下国法刑律》(http://www.bskk.vip/thread-3083403-1-1.html)、《喇嘛教教义违犯国法事实俱在》(http://www.bskk.vip/thread-2817728-1-1.html)、《论藏密的“黑帮帮规”及可笑与可怕》(http://www.mzhy.org/20191027-05/)、《喇嘛教已被限制不准擅自到汉地传教》(http://www.bskk.vip/thread-2784731-1-10.html)、《诸多汉喇嘛倒向达赖的原因分析》(http://www.mzhy.org/20190917-03/)、《关于信仰自由与暴乱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200505-5/)、《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之三》(http://www.mzhy.org/20191112-06/)。
附:(2020年8月18日)居士拨打重庆市民宗委电话,询问重庆罗汉寺曝光事件查处情况:
{打通后,一位市民宗委的女性接的电话,她说网络报道有些事真实性有待考证,网络不止曝光罗汉寺,还有少林寺,很多很多寺庙的负面信息,不要过于相信网络信息。我说:网络报道2019年市统战部、市民族宗教委、市公安局都介入调查,都是权威部门,不可能报道假的吧?她说,没有说是假的,这些事都还在调查整顿中,还处于这样一个过程,暂时还没有结果公布出来。说她们已经开始着手整顿教内思想建设。我说网络报道是学密宗,藏密流毒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藏密双修奸淫女性,导致有些女佛子疯癫、自杀,应该制止,所以我问她们治理情况。她说密宗也属于佛教,但是在正规佛教寺庙不能出现这种状况,如果有,应该是犯罪,去报公安局处理。她问我是哪里信众,在哪个寺庙修行。我说我以前是J寺修行,发现他们学藏密,我也是受害者。她说:“罗汉寺、J寺都是政府部门正规合法开设,如果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你应该去报案。”我说我报案撤了案,不想害死僧人,只想他们改好。她说:“宗教信仰自由,你可以到其他寺庙修行,还有很多事情自己有自由权力。”估计暗指我品行不好才会跟僧人发生这些事。她说一切都要是事实,该公安局这些部门处理的。我说作为佛教弟子,我也是出自己一份力,为保护以后女佛子不受害,我才曝光,希望她也能够行使她的职责帮助抵制藏密。她说密宗是国家允许的佛教里的,她的立场不阻止密宗,但是在正规寺庙有违法行为,应该去报案,让公安部门处理。}

(二)
【贤佳】(20200820)有居士编写资料《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20200819)》(如上),请您转呈智丰法师看是否有偏差问题。
(20200821)智丰法师有什么意见或态度吗?此文将在网络发布。
【释觉X(重庆罗汉寺僧人)】此文子虚乌有。请不要在网络传播。
【贤佳】那曝光文章中有照片,也是子虚乌有吗?您们为何不将网络曝光文章举报删除?重庆市政法委等部门到罗汉寺作了调查,为何不公布您们清白?
一位重庆市的居士了解相关情况说:“那些曝光罗汉寺的网络文章绝对不是子虚乌有,过后有跟踪报道市统战局、市民宗局、市公安局都介入调查。这些权威部门联合公开调查,不可能对子虚乌有的事件如此重视。也没有谁敢把市公安局、统战局等部门联合调查的事,做出网络虚假报道。此报道发出,要我们广大佛教信众监督关注此事结果,我们在耐心等待市各部门给出调查结果而已。虽过去一年多都在调查,都没给出结果,作为信众也应像报道中所号召的:请广大网友和佛门信众关注及监督处理结果。”您怎么看?
那位居士又说:“这些修藏密邪法的,大都睁着眼睛说瞎话,跟学诚一样,撒谎骗人很专业。”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