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30)

(一)

居士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9b5473f0100ei9s.html

在五明佛学院亲历天降舍利 (传喜法师讲述)

2005年12月15日传喜法师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弘法会

https://www.meipian.cn/1xc5s3g

传喜法师法会:地涌舍利 喜报瑞祥

贤佳】您相信那是真实无欺的吗?

居士】网上论坛有这么说的,也有那么说的,没有亲身经历实在是搞不清楚状况。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靠信或不信就跟赌博一样了。您有过什么亲身经历吗?这位传喜法师倒是还在,您接触过吗?

虚云老和尚《年谱》里也有很多件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您应该看过,您相信吗?

网上论坛发的东西,很多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发的,很多没有署名,也没有视频证据,真假实在难辩,双方各执一词,到后来变成人身攻击。没有看到佛教界的大德出来表态,很多都是普通人在那里发表自己的看法。现在视频技术这么发达了,可否采访一些佛教届公认的大德,让他们发表一下意见呢?做成一个汇总视频节目,看看他们怎么说。

贤佳】藏密三昧耶戒开许杀、盗、淫、妄,如《密宗道次第广论》卷十四说:“此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并认为佛会慈悲妄语虚构,所以他们所说的内容不能简单照字面理解,对其虚实宜应谨慎辨别,尤其涉及名利信敬时。

关于藏密宁玛派宣扬的“天降舍利”,可参阅文章《没能“虹化”的活佛【晋美彭措】》(http://www.bskk.vip/thread-3010836-1-1.html),文中说:“法会期间,天降舍利(我和同去的都没感到是天上所降),我捡了两颗并要了一颗。没想到,拿回经鉴定是人工所造而并非舍利。后来去色达,也经历了所谓的‘天降舍利’。我发现,有的喇嘛并不在地上去捡、去找,而是一口袋一口袋提着,我花了5元钱就买了一大把。当然,我把这些外道的东西全仍了。”

虚云老和尚是敬重比丘戒律的,没受藏密三昧耶戒,我相对比较相信他所说是真实的。

佛教界大德对藏密的评论可参阅《高僧大德联手发表声明说藏密男女双修不是佛法》

http://www.bskk.vip/thread-3058148-1-1.html)、《高僧大德对西藏密宗的态度》(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752ae70100ui6j.html)。

居士】《一个学佛者所看到的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虹光化身”和“天降舍利”真相》,

此文章作者是什么人呢?见过天降舍利的人应该有很多人,只有这么一个人这么说吗?是否也可能是妄语呢?还有其他人证吗?

贤佳】宜多了解并综合审思。

可参阅论坛帖子《有关密宗法会之天降舍利的问题》(http://www.bskk.vip/thread-226069-1-1.html),第8楼跟贴说:“这种人造‘舍利’,藏地有卖的,以前5块钱一斤。现在应该涨钱了吧。”第12楼说:“法会上降舍利的时候都是用帷幔遮盖的,然后取出来,宝贝一样地被信众分抢,拿回家宝贝一样供奉着,真实成份就是树脂还有化工配料,是工业化的批量生产。”第72楼说:“所谓的‘天降舍利’,其实是他们有一个发射器,每逢稍大一点的所谓‘法会’,就分派专人向会场发射!!有关系的给点钱,可以拿到半麻袋都没有问题!!”

我就此问题咨询了一些人,他们的回复供参考。

一位法师说:“依我看是假的,就是这些邪教最喜欢故弄玄虚。另外,我看过一篇写晋美彭措去世的文章,里面说很多舍利其实都是人造的,几块钱一袋。我还看过舍利制作的专利文件照片。我把这两个找一找,发给您。当然,从论证来说,以这两个还不足以说明他们的报道就是假的,只是作为辅助吧,本来佛弟子的关注点也不应该放在这种事情上面。”

“《佛教圣物‘舍利子’为何物?缘何其制作方法也可申请专利?》(https://mp.weixin.qq.com/s/E4n7gAcxfJJISit8t-0f-g)。

“《关于晋美彭措法王的生卒年的困惑》(http://www.lvdumu.cn/mobile/club/show-6998.html),他们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自己编造所谓的受记,最后年龄对不上了。可见,什么天降舍利等事情也要打上大大的问号,因为他们大妄语成性。

“《给宗教局领导的一封信》(http://www.lvdumu.cn/mobile/club/show-5356.html),这篇建议信写得不错,有理有据。”

一位居士说:“《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虹光化身’和‘天降舍利’真相》(http://www.bskk.vip/thread-3028037-1-1.html),再加上下面这篇就能说明问题,有舍利并不代表修为多高:《喇嘛教的喇嘛及什么老人死有舍利就能说明喇嘛法义正确吗?请看经典和法师开示》(http://www.bskk.vip/thread-148723-1-1.html)。”

一位法师说:“天降舍利是否真伪我没有亲自经历过,不敢随便下结论,再者我对这些‘舍利’宣传实在是没兴趣。不过我知道市场上各种‘舍利’满天飞,说明群众有需要,同时也表明广大吃瓜群众包括所谓的信佛人士对佛法教理缺乏基本认识。我要表达的重点是:学佛的人应该把重心放在戒定慧三学、四谛、缘起中道上,其他的包括所谓的‘舍利’等等都是特别次次次要的!当然政府官方公布的有根据的佛祖舍利如佛指舍利、佛牙舍利除外,这些舍利可以朝拜,但真正努力的方向仍然是法身舍利!其他的所谓舍利当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据我所知,假的多多啦。”

一位居士说:“弟子认为应依经论之理判断,而不应以‘异象’为标准。确实如居士所说,所引文章不一定靠谱,居士所引也不一定靠谱,那么在事相上,真实与否尚需研究。但即使事如实,就一定代表有真实的随顺佛法的修证功夫么?弟子认为理上的问题更关键和重要,之前讨论中在理上提到的点已经很多很多了,欢迎这位居士针对理上的要点详细辨析。”

(二)

居士】关于“天降舍利”一事,目前我还没听他人怎么说起与讨论过,所以并不太清楚。刚才看了您与那位居士的邮件对话,我感觉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可能啊?五明佛学院那边总是暗示法王如意宝是阿弥陀佛或文殊菩萨再来。我时常在想,可能这都是以法王如意宝为根本上师的信众们的一种美好愿望吧?毕竟藏地总是有很多神奇的故事,莲花生大师、阿底峡尊者、宗喀巴大师、密勒日巴尊者、毗卢遮那译师等,他们传记都是很神奇的。我不能说他们的故事全部都是杜撰,我尊重自然界中神奇的现象与我未知的人的特异功能,但对这些我也时常抱着怀疑的态度。

关于神通,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佛经中有没有详细的记载说修行人可以显示神通的?亦或说不能显示神通的?也许法王如意宝是在显示一种神通?感觉藏地有很多奇奇特特的法门。这究竟是附佛外道还是什么?末学才疏学浅,真的有些疑惑。

贤佳】按经律所说,菩萨在度化众生的特别必要机缘宜应显示神通,小小机缘不应显示神通,特别末法时代应谨慎。可参阅先前分享资料里引述的《楞严经》所讲。

藏密特多宣扬神异招揽信敬,藏汉僧俗信众多被蒙蔽,有的也随学以神异忽悠人,宜应谨慎明辨。

居士】我最近在看《六祖坛经》,之后打算看《楞严经》。

贤佳】随喜!《楞严经》里细说五十种阴魔,特别契应末法时代。

(三)

居士】人的一生呼吸间短暂,要做一番事业极其艰难。您在交流内容中有根有据指正藏传的偏邪而招来不少人的攻击。当然这些事情找宗喀巴大师去辩论是不可能了,但是藏传不是有传承吗,您何不找现在藏传教界国内有影响力的人物,展开公开的辩论呢?另外在学诚事件上我国政府并没有因为什么背景影响力而包庇谁,事关更多汉藏同胞等无辜信众的利害问题,您是否应该请示国宗局对目前佛教内不合乎佛法的内容给予纠错改正呢?应该向哪个法师学佛,哪些法师的讲法不符合佛法能否明示?

贤佳】我分享的邮件有发给一些藏传“活佛”的侍者、堪布和很多久学者,有少量人回信与我辩论,我基本都分享了(除了少量无意义的虚浮盖批和不回应我的质问者)。我的手机号、电子邮箱已在网络公开,开放接受辩论,希望得到高人的辩驳指点。人法的邪正辨别,宜由自己坚持广闻深思,随顺持戒念佛培福养慧,不宜依赖他人的简单指定。

(四)

原极乐寺比丘尼】在外避难的近一年时间,末学虽然心里不敢舍弃持戒,但也因为种种原因而犯了很多戒。有因为缺乏环境条件而持守不了的情况,有境界强猛而自己缺乏智慧,没有守护好戒的情况,有受轻忽持戒人的负面影响而难以持守或产生轻忽心的情况,有护持的人不懂护戒的情况,也有自己不学无知、心力衰退等原因而松懈犯戒的情况。总体来说,受此重大事缘的影响是根本性的,其次是遇人不淑,否则,我犯的诸多戒是根本不会犯到的。我在头几个月得到的持戒方面的护持也是比较有限的,是因为自己尽力做了一点点坚持,感动了某些护持的居士,后来情况才有所好转的。

现在虽然暂时回到寺院,但还没有合适机缘条件向清净者发露忏悔(一是要隐蔽我的背景情况,二是因为不如法身份的尴尬)。对此,我只有寄希望于跟体系内有业缘和共识的尼众相遇后再作。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外境和原因,回想起自己犯戒的经历,末学都感到万分懊悔!想到自己没有护好佛的法,有时感到悲从中来,直想痛哭一场!

犯戒肯定不是好事,但它已经发生了,我就想,自己从这些不好的经历中究竟能收获什么?我的收获就是对戒律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认识,因为犯戒给我带来的痛苦或从中看到过患,让我比以前更加深刻了解了佛陀制戒的悲深用心,从而明白戒是不能随便舍弃或随意“开缘”违犯的。这可能是这场法难给我的最好的教育。如果我一辈子在体系内的“安乐窝”里不出来,我可能确实不会犯到很多戒,但可能也不会有如同今天这样深刻的认识。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尽相同,可能有的人不用经历这些,也能体会到同样的东西,但我业感已然是如此了。

末学前几天听一位法师开示说到:“有些人虽然持戒几十年,但是他对于佛制的一条戒给我们带来什么解脱的意趣,究竟有多少体会,其实也很难说。”我深以为然。就我现在的心态来讲,持戒的感受和一年前是非常不一样了。

可能这些心得是宝贵的,但末学还是常常感到很焦虑,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忏罪,心理包袱很重,也因此而不能真正安稳,可以说这是我现在最大的心结了。虽说忏悔也能得到清净,但总觉得跟从来没犯是不一样的。我甚至对于那些直接、间接令自己犯戒的人生起嗔怒心,难以释怀。末学觉得虽然前提是因为戒,但这种状态好像也是不对的,有惭愧心是好事,但是过分忧悲苦恼就不对了。

请问法师,您怎样看待末学的这段心路,以及对于解开这样的心结有什么建议?

贤佳】能有基本的敬戒心和惭愧心很好!道宣律师《律相感通传》说:“此虽犯戒,大途惭愧,内虽陵犯,外犹慎护,故使诸天见其一善,忘其百非,若见造过,咸皆流涕,悉加守护,不令魔子所见侵恼。”如果戒律有所违犯,心怀惭愧,积极寻求发露忏悔,但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没有合适的机缘条件,那么没有心过,罪业不增长,不会因此堕落。心不弃舍,可能不久会有机缘条件如法忏悔了。

持戒的根本是慈悯心、惭愧心,宜常省思策励,并广学戒法开遮和作持方法,随缘随力善巧持守,无论怎样都不应瞋责他人,不必责求他人。《萨婆多毗尼毗婆沙》说:“于一切众生上慈心得波罗提木叉戒。”(卷一)道宣律师《广弘明集·诫功篇序》说:“夫群生所以久流转生死海者,良由无戒德之舟楫者也。若乘戒舟,鼓以慈棹,而不能横截风涛远登彼岸者,无此理也。故正教虽多,一戒而为行本,其犹出必由户,何莫由斯戒矣!是以创起道意,先识斯门,于诸心境,筹度怀行其状如何。故《论》云:夫受戒者,慈悲为务。于三千界内,万亿日月,上至非想,下及无间,所有生类,并起慈心,不行杀害,或尽形命,或至成佛,长时类通,统周法界。此一念善,功满虚空,其德难量,唯佛知际。不杀既尔,余业例然。由斯戒德,故能远大。所以上天下地,幽显圣贤,莫不凭祖此缘,用为基趾。经不云乎?‘戒如大地,生成住持。’出有心发,是曰生也;圣道良资,是曰成也;法延六万,是曰住也;保任三业,是曰持也。诸余善法,盖缺此功;有入此门,便称圣种。乖斯妄立,是谓凡流,长没苦海,出济无日。”(卷二十七)

原极乐寺比丘尼】感恩您的解答,让末学释怀很多,也增加了对戒的认识。您提供的《广弘明集》引文很好,末学要多读几遍。

原来持戒的根本是慈悯心,这让末学感到眼前一亮,心胸开阔了一些。以前末学对这一点没有认识,持戒时纠结于自身的时候比较多。现在虽然有了新的认识,但体会也还不深。为此还想请问法师:

1.每一条戒都包含有慈悯他人的内涵吗?例如尼众的四独戒,我感到更多是为了保护尼众本身,而没有感到有多少慈悯他人的内涵。还是说,这里面也有一层意思是为了防护他人看到尼众单独一人而易于起恶念和产生侵犯,避免他人造重大恶业,也是慈悯心的体现?又如饮酒戒,也感到是重在保护自己,或者说首要是在于保护自己,由持这条戒而产生的对他人的利益(或说“慈悯”)是衍生的。还是说要本着既是自利又是利他的心来持这条戒(每一条戒)?

2.因为前面所说的知见问题(没有从慈悯心的根本出发去持戒),加上智慧善巧不够,我在与他人互动时,对他人的保护是很不够的。例如我在外面的那段时间,迫于无奈,得由在家俗众陪护(先后有过几人),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境界,因为不懂得善巧和她们互动,也包括自己长期压力较大,在实际生活的摩擦中,也曾多次引起过她们的嗔恼。我并不计较她们的嗔恼,只是担心:她们所对的境是僧宝,我害怕让她们造下重大恶业。她们为我付出实属不易,却因为我不善护念而让她们“火烧功德林”,我每每想起来也感到非常自责。

我事后也和她们反省交流,向她们忏悔自己的过失,为她们回向。跟有因缘的人说明,尽管我有过失,她也应该为不敬三宝的过失忏悔,对方能接受。庆幸的是,我也有一些好的行为对有的人有所感化,最终使她对三宝的信敬得到增长而非衰退,不知这是不是也能“将功补过”?

这第二个问题是,我的不善护念所造成的过失,上面所说的弥补方式是否可以,能够让她们免于造恶受苦吗?或者我还能做些什么?或是还有什么其他思维的角度?

贤佳】1.四独、饮酒等遮戒所制行为,虽然不是直接损人,但易使自己失去正念而引发染心恶行,可能导致直接损人。即使不导致直接损人,也可能引发他人的染心恶行,或引生他人的猜疑讥嫌,或引发他人效学放逸,是间接损人。即使无人见知(撇开龙天鬼神见知),自己易于失念放逸,丧失增上功德,不能使信众护持果报广大,亏负四恩,也是间接损他。真有慈悯心、正知见者,应会敬重戒律,尽力遮性等持。

2.是的,这样很好!应常忆念圣贤,思念利他,省发惭愧,自强修道。以惭愧心养护慈悯心,以慈悯心策发惭愧心。蕅益大师《灵峰宗论》说:“慈悲、惭愧,同称善心,因中乃可同修,果上方能同满。……有惭愧者方有慈悲,无慈悲者即无惭愧。盖由了达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观佛即心,是生惭愧,观生即佛,是起慈悲。尊崇本有贤善之性,随愿与一切众生性德之乐,轻拒迷真暴恶之习,随愿拔一切众生性德之苦。有一分惭愧,方有一分慈悲;有十分慈悲,方为十分惭愧。”(卷五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