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200823)

一些交流讨论(20200823)
(一)
【居士】《苏州佛教还有更多严重的事?》(静心看佛2020-08-18)
https://mp.weixin.qq.com/s/TPLxdSSCjo8jbVBPY-Vdpw
(摘录)佛教界的乱象,其实已经很严重了,目前来看,佛教自身似乎无力制止这种乱象。我们真诚希望佛教能像中央大力反腐一样,能够及时清除腐败份子。

(二)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八)
(附件摘录)藏密淫僧的淫乱往往极为无耻、阴酷。藏密有时自诩破相,往往是执取“破相”相,落于邪相,特以违反佛戒、背逆俗理为高明,自诩“翻转原则”,既破佛法,又破世法,以极端异常滥同极端超常,使人觉得“不可思议”而自闭理智,所以能公开欺诳,横行少阻,流毒千年,害人无数,宜应大力揭破。

(三)
辨破〈不要诽谤密宗(五台山比丘果戒)〉
(附件摘录)禅宗祖师有的示现逆行,不会作为专门修法,而藏密将邪淫、吃屎等逆行作为专门高上修法,自行教人,是为着相邪妄(着于“破相”的邪相),其修行如蒸砂求饭,实是自欺欺人,正是《楞严经》悬记的魔说。

(四)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七
(附件摘录)邪法蔽心,惑害深巨!学诚、日常、达赖其实也是邪法受害者,又依邪法深广害人,牵人同堕。学诚的弟子若坚持信奉学诚、日常、达赖传授的邪法,难免也会害人。都是可怜悯者、应救治者。

(五)
揭批重庆罗汉寺、塔坪寺住持汉喇嘛智丰法师
(附件摘录)智丰法师本是汉传佛教僧人(汉传佛教教职人员),却成为有藏密传承的喇嘛,将本是汉传佛教的塔坪寺公开转为藏密寺院,又担任明面上的汉传佛教寺院罗汉寺的住持,在汉地崇扬藏密,如同“挂羊头卖狗肉”,以藏密违背佛戒的行为在社会上破坏汉传佛教声誉和社会安稳。

(六)
【居士】《揭批黄石广法禅寺智达法师特崇藏密依师法
(附件摘录)黄石广法禅寺微信公众号上有非常多宣扬藏密依师法的文章,令人不禁想起北京龙泉寺的《师父赞》,对师父的肉麻吹捧有得一拼,连插图也是来自北京龙泉寺的“贤二”动漫片。除了极度宣扬依师法,黄石广法禅寺的微信公众号上还有大量弘扬《菩提道次第论》的文章。看了这些,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北京龙泉寺!智达法师是否也打算步学诚后尘?

(七)
【居士】《对闽南佛学院崇学藏密的忧思
(附件摘录)一师兄聊天时说:认识两个闽南佛学院毕业出来的,一个男僧人,一个女僧人,在修藏密,男的还吃肉,胖胖的,女的磁场不好;闽南佛学院有《菩提道次第广论》课。闽南佛学院是全国有名的重点汉传佛学院,网上一搜索,心都凉了。

(八)
《关于藏密侵蚀南传佛教国家的交流讨论》
(附件摘录)泰国佛门已被密教渗透颠覆得差不多了。在泰国寺院里,米拉日巴的圣像高挂,各种精美的转经轮和咒语,比库们脖子上挂着硕大的念珠,持诵着巴利圣典中没有的密咒……许多人以受过灌顶为荣……尤其是密教的一些方术巫术,和东南亚本土巫术一拍即合。泰国僧门中人大概90%是不禅修的,这些僧人可喜欢修秘术了。

(九)
《如何对待错误(贤佳与常济法师的交流)》
(附件摘录)如果知道是错误的了,却不肯认错,任由自己错误的观点在网络流布,误导大众,岂无罪业?岂是正信正行?

(十)
佛弟子写文打赏、稿酬及经忏收费的交流讨论
(附件摘录)居士可以开设“打赏”,僧人不宜,迹同卖法得财之邪命。明码标价作经忏,如同买卖,迹同邪命,易引人讥嫌。但居士供养,僧众适当说偈、咒愿,是戒律允许乃至要求的。所以居士给供养,僧人给诵经、咒愿回向等,不算违律。但孜孜于此,专门招揽,便成卖法,同于邪命。信众有祈福、超度的需要,寺院随缘给做,接收信众的供养,可不算违律,但不要专门招揽、刻求钱财,且由净人或居士或未受戒的沙弥经手钱财,就相对清净。

(十一)
戒律答疑讨论之三十六
(附件摘录)宜应结合律典所说综合来看,因为戒律有部派差别(所宗经律不同)。

(十二)
【居士】《40天,我国10地发现新冠病毒!全部和海鲜肉类有关!让我们回头是岸!》(素食2020-08-16)
https://mp.weixin.qq.com/s/6YGDw5DsqPfWoZRAr1whsw
《医生吃素、医院开素食餐厅,他们说:我们不想病人越治越多!》(素食2020-08-17)
https://mp.weixin.qq.com/s/D9EjRHE6fCe0M70wu3W6Lg
《见过最多生离死别的医生:人生的荣华富贵,就是一坨大便》(素食2020-08-18)
https://mp.weixin.qq.com/s/F8wc3zG7sEKKZIzwdv2Qfw
《不用金钱,自给自足,隐藏在法国森林的纯素社区,是都市人向往的“世外桃园”!》(素食2020-08-15)
https://mp.weixin.qq.com/s/fojz4R_Qd2wM2FRC-E_1jg

(十三)
【居士】对有人说要“依明师系统学习”才能获得“真正的智慧理性”而“不是在斗诤中获得的”,不是很理解,想请教一下:
衡量“明师”的标准是什么?如果一生都找不到具德的“明师”怎么办?佛留下的经典算不算“明师”?经典里能否获取“智慧理性”?末法时期哪里可觅“明师”?示现人的“明师”如有不符合佛法之处怎么办?依还是不依?遇到正邪法需辨别时,佛弟子是依据经典如法辩驳还是任其流布?正常的以法辩明正邪算是“斗诤”吗?那菩萨戒里“菩萨见外道及以恶人一言谤佛音声,如三百矛刺心”怎么办?
【贤佳】能有明师依从学修很好,找不到明师时应自力依经典学修,且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不宜依赖有明师才肯学修,也不必依赖有明师才能建立基本正见正行。另外,即使有明师可依,也应以经为则、以戒为师,校核明师言行,深解明师意趣。辩论破邪并非就是斗诤,也并非依赖此中学修,自可读经、持戒、念佛等而学修,也不妨在辩论破邪中培福养慧而增进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