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三)

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三)
(20200815)
(一)
【居士】法师请阅:
《周武灭佛,远祖挺身护教,不顾生死》(丛林狮子2020-08-11)
https://mp.weixin.qq.com/s/B2WTkmzBLeq82lsvWG1bTQ
【贤佳】他在这时期发这文章,是混滥事况,将政府依法规治理佛教商业化的违规滥建(还兼有官商腐败整治等)暗指周武帝的全面毁灭佛教,如同将医生手术切割病人癌变器官指为杀人。且又标题特说“远祖挺身护教,不顾生死”,暗引信众“不顾生死”激烈护像、对抗政府,误害信众,增败佛教,非常可悲!
【居士】您这样批评他,他可狡辩说,只是发了篇与慧远大师有关的文章而已,没说造像的事,您的批评是主观臆测。
【贤佳】他先前发文章护像,现在在诤论时期发这文章,“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狡辩无妨,让公众看看其狡辩。

(二)
【居士】有关秦岭“三面观音像”的背景资料:
1.秦岭生态案件里面涉及了大量违纪、违规、违法行为:
《事关秦岭生态,西安去年已问责68人,其中厅局级12人》(新京报2020-07-11)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20/07/11/747733.html
(摘录){7月10日,十三届陕西省委第五轮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专项巡视整改情况公布。2019年,全市共查处秦岭生态环境领域违纪违规案件56起,追究问责68人,其中厅局级干部12人,处级干部7人,科级干部8人,科级以下41人;党纪政务处分62人,其中党纪处分51人,政务处分11人;组织处理6人,移送司法机关8人。}
2.“三面观音像”所属“鹏豪大观园”项目监管官员被查处:
《失察失管别墅违建项目等 西安长安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振军被双开》(人民网2019-07-19)
http://sn.people.com.cn/n2/2019/0719/c226647-33162335-2.html
(摘录){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购物卡;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出让农村集体土地,违规为“秦岭山水”“青华度假村”“世纪科教城”项目核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对“紫薇山庄”“鹏豪大观园”等别墅项目违法建设问题失察失管。}
3.“鹏豪大观园”被拆除,恢复生态:
《打赢秦岭保卫战|滦镇鹏豪大观园违建别墅项目复绿》(长安号2018-10-27)
https://www.sohu.com/a/271706842_99999352
(摘录){秦岭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进入全力冲刺阶段,长安区聚焦重点难点加大攻坚力度,全面恢复生态,目前鹏豪大观园违建别墅项目复绿工作即将完成。}
新闻图片里能看到“三面观音像”地处生态恢复区域内。
4.政府高层领导的相关决策指示:
《陕西省委书记去了趟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拆除现场》(新京报2019-11-08)
https://news.sina.cn/gn/2018-11-08/detail-ihmutuea8295725.d.html
(摘录){胡和平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重要批示指示,全面做好彻底查清、彻底排查、彻底整治、彻底查处、举一反三、建立长效机制各项工作,真正还秦岭以宁静和谐美丽。他反复强调,要把秦岭违法建筑问题整改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从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的高度推进专项整治工作。
位于沣峪口的紫薇山庄项目原有90余栋违建别墅,现已全部拆除并恢复植被。胡和平还来到鹏豪大观园项目实地检查,要求按照宜林宜草的原则做好复绿工作、尽快恢复生态,切实巩固好专项整治成果。}

(三)
【居士】《秦岭北麓违建破坏的是什么?》(2020-08-11)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36733481831327
(摘录)秦岭北麓违建,破坏的何止是生态环境,破坏的也是法制环境。十几年后,最后一哆嗦,还破坏了许多佛弟子的法身慧命。因果错综复杂,影响深远,作为出家人,要参与世俗事相,岂能不慎之又慎?
《西安官场现形记(上)》(渔夫财经2020-07-30)
https://mp.weixin.qq.com/s/6ypp8Ye9bYEWCoyiJ19Aiw
《西安官场现形记(中)》(渔夫财经2020-08-02)
https://mp.weixin.qq.com/s/UPUQwzmV9_ZsbWJhFOVmbw
《西安官场现形记(下)》(渔夫财经2020-08-05)
https://mp.weixin.qq.com/s/lP0RRXP2E4iBneC7sXNUtQ
《西安官场现形记(终结篇)》(渔夫财经2020-08-09)
https://mp.weixin.qq.com/s/SbnQ3YATZVdX7zWbUUalpw

(四)
【居士】《高鹏案件详情,1981年即被判刑三年》(静心看佛2020-08-08)
https://mp.weixin.qq.com/s/6NRhiV8RnNKKYoeLIYolcA
(摘录)大家静下心来认真想一想各种事实:观音像是违规建筑;观音像出资人多年来持续犯罪被判刑四次;观音像维护人果宣法师多年来持续诈骗。
最初发表反对意见的李LA教授,不知道他跟果宣等人有什么关系,但在网上能找到李LA在2014年带领一个团队访问观音禅院的报道。
绝大多数人,是被极少数人带节奏,如果你们细心观察,这极少数人里,很多是喇嘛粉。

(五)
【居士(原宁玛派)】索达吉还想拿“三面观音像”说事儿,不敢明着说,吃过“口招”苦了,老实了很多,几次说“三宝的所依”什么的。
【贤佳】三宝以理体三宝为本,住持三宝为末,佛的常住法身是真实究竟皈依处,无常的佛像不是真实究竟皈依处。具体经律文据和辨析可参看《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二)·(三)(四)》(http://www.mzhy.org/20200809-10/)。
佛的法身首先是戒身,藏密教徒塑画、供奉双身像是对佛菩萨戒身的严重侮辱,可能胜过恶心毁坏佛菩萨像,如古人说“士可杀,不可辱”。如果有人将藏密教徒或其父母的“双修”状况塑画成像(拍照)展示于人,他们不觉得耻辱吗?岂可将佛菩萨置于那样的耻辱之地!所谓敬护佛菩萨像岂非虚浮乃至诈伪?

(六)
【贤佳】(20200807)我考虑将此戒律辨析(《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二)·(六)》)请教常J法师,请他反驳,就此深辨,不知您是否方便帮我转为请教?
【居士】常J法师,我加了他微信,但他不愿邮箱交流,应该是怕您全部公开那种方式。只希望明面上交流,也不知怎么明面。如果不行,就算了吧。
【贤佳】随缘吧。如果方便,还请转报常J法师,我敬佩他对教理的通晓和对藏密邪法的辨破,乐意交流切磋,得其指教启发,会尊重他的意见,不会强硬公开交流内容,上次对李教授交流讨论内容的公开是因为其欺诈性煽动言论可能较严重损害佛教整体利益,是特殊情况不得已而如此,通常不会如此。
【居士】好的,一定转达他。
(20200811)上次常J法师说要写文,这就来了。您可明文辩论。
《处变革时代护持信仰的初心 览教典文字甚解如来的真义》(常J法师2020-08-11)
https://mp.weixin.qq.com/s/Qv4Iv0zRY2nfJ5wWZmFOgQ
【贤佳】文中所说关于“三面观音像”的事况和态度以及戒律的主要观点,在我先前分享的《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http://www.mzhy.org/20200802-6/)、《从滥护非法违建看如何爱国爱教(续二)》(http://www.mzhy.org/20200809-10/)已辨析过了。对我学解程度、行为分寸的批评,可作为策励、参考。“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不以言举人,不因人废言,我提供我的了解、认识供大家参考,大家多闻阙疑、集思广益吧。欢迎他以后继续批评,我乐意具体问题具体辨析,粗泛的批评、误解的批评也欢迎,但不一定回辩。
【居士】既然不同意私下交流,可直接写文辨析。他是前辈,批评几句不用往心里去,没私心就好。
【贤佳】是的。他那文的主要观点在我发布的文中已辨析过了,我不想重复辩了,留给读者思而得之吧。欢迎他以后继续批评。

(七)
【居士】《从“三面观音像”看如法造像的重要性》(2020-08-12)
https://m.weibo.cn/6618852954/4537151360337908
(摘录)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身无洁净,心唯涉利,致使尊像虽树,无复威灵。”“三面观音像”建造之初的因缘就是作为旅游投资项目第一期设施,目的也很清楚,吸引普通游客和信众,收取门票和刺激旅游消费。
商人基于牟利目的而建造的佛像,作为牟利工具,心唯涉利,由此所赋予的,是一种世俗的想法,而不是法的内涵。所以,政府法规禁止商业投资造露天佛像,而只能由佛教协会、寺院自筹资金,这是随顺佛教造像要如法的内涵呀!这种规定应该也是制定法规时听取了佛教界的意见,否则怎么会这么随顺佛教如法造像的要求呢?
这次事件,让我认识到如法造像的重要性,非法造像难免会有非法的后果,从法律层面如此,从佛教因果层面也如此。佛像必然表法,恶魔或魔使者诈现佛像诳惑佛子,非表法,乃灭法。而不如法造像,不合佛意,失法后果难免不好,也难怪于“护像事件”难以令所有佛弟子归心一处,而反对拆除一方的言论,对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和法律定性的诉棍(法盲)逻辑,又煽引了许多佛弟子嗔心造业。这可能正是“并由违背世出世法,现在未来受无量苦,皆由失法之所致”吧。

(八)
【法师】除了拆,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寺院为什么有违章建筑?是政府不作为,还是佛门僧团恣意妄为?当下之中国为什么会谈佛色变?到底是什么人在危害佛教?又是什么人在恐惧佛教?又是什么人在利用佛教?是佛教危害了社会,还是社会侵蚀污染了佛教?是谁给了那些狮子身上的虱子以张牙舞爪的权力?当方丈是谁说了算?佛教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如果有,那应当如何让他存在?如果没有,为什么不直接关闭或者是封存?寺院的经费从哪里来?僧团最起码的生活来源又如何解决?佛教,被过度政治化,到底能够带来什么?佛教,没有了商业化,又当如何生存?请不吝赐教!
【贤佳】腐败的僧、官、商勾结,造成诸多滥象。就佛教来说,根本在于僧人腐败,不重戒行,自丧威德,自引外贼。现在国家大力反腐治贪,佛教界更应反腐治贪。宜应回归佛的遗教,真正依教而行,何用担心不能生存?
《佛遗教经》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蓄养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媟嫚,皆不应作。当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显异惑众。于四供养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应蓄积。此则略说持戒之相。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故名波罗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是故比丘,当持净戒,勿令毁犯。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稳功德之所住处。”
【法师】没有商业化的支撑,宗教如何自养?个人建议您多多思维。
【贤佳】佛教界需要怎样的商业化才能自养?僧人严谨依戒就不能生存吗?
【法师】自古以来,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盖常态也。想当初佛陀在世之日,也有六群比丘大行其道,提婆达多嚣张之时,更何况时至今日正值末法时代群魔乱舞之际。呜呼哀哉!望节哀顺变才是。《地藏十轮经》中尚有就算是假比丘也有十项功德在。望阁下体察之。
【贤佳】是的!包容而不纵容,更不自纵。《地藏十轮经》所说破戒比丘胜外道,是还有正见、有惭愧者。《地藏十轮经》强调僧事僧治,但僧不能治时,也可请俗治。

(九)
【居士】这事估计完不了,还会有诤议。他们会抓两点:一是像的表征作用,二是像本身无罪。必须证明违建像也违背佛法,也许才能说服一些人。
【贤佳】非法造像并非不违背佛法。如居士偷盗、欺诈等手段得财造像,出家人贩卖得财造像,都是非法造像,都有罪业,即是违背佛法。如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身无洁净,心唯涉利,致使尊像虽树,无复威灵。……并由违背世出世法,现在未来受无量苦,皆由失法之所致。”(卷下)另外,违背国家合理法规造像,即是违背佛说“不犯国制”“不违王制”的戒法。岂可说非法造像不违背佛法?
有人拿戒律中对比丘接受贼物的开许来类证居士不净资造像有福,是牵强、非善的。因为允许比丘接受贼物本是低标准的曲开,并非完全清净无过,如同小乘戒律允许比丘受食三净肉,不应作为大道高行。如唐朝法藏大师《梵网经菩萨戒本疏》说:“贼施物不应受之。贼为施故盗,即是盗缘也。若从他乞,即是教他盗也。故俱不得受。故《瑜伽戒》云:‘若知物是盗得,不取无犯。’义准若彼改过而施,计亦应受也。以悲心愍彼亦应受,但不从彼乞,恐更盗将施故。若小乘戒,但有主施皆受,故《十诵》云:‘贼偷物来,或好心施,或因他逐恐怖故施,得取此物。莫从贼乞,自与者取。得取已,染坏色而着。有识者若索,还他。’”(卷第二)
且小乘法开许比丘接受贼施物,是就比丘说的,并非说作贼的居士将脏物供养比丘就能得福抵罪。如果以此类证说居士非法得财造像、供僧有福无罪,滋纵居士非法谋财以造像、供僧求福,是牵强、非善的。何况小乘戒律开许比丘接受贼物时也不让接受国法所禁的,何不以此类证违国法的造像是不应“接受”的?
如果执说像本身无罪而坚决反对政府拆像,那社会违建(如秦岭违建的别墅)也可说建筑本身无罪(如别墅还可住人,甚至有的卖出去了),以此反对政府拆除违建,岂是合理?佛教、道教、基督教等所有宗教(包括传统宗教衍生的邪教)建立造像,只要像立起来,不论在林地、耕地,即使根本违规,也以像本身无罪而坚决反对政府拆像,是否合理?又社会上的违建(如秦岭违建的别墅),聪明者预知政府要拆时,请人在壁上绘制宗教画像,然后呼吁宗教信徒维护,政府就不能拆,是否合理?另外,那像在佛教徒心里能表征佛菩萨法身,同时像是恶人敛财的工具,且是非法违建而破坏秦岭生态和违反土地、宗教法规等,片面孤立看待缘起岂合因果法则和佛法中道?
再退一步说,按佛教经律表层文据不必拆像,但按公正的国法必须拆像(早先当地腐败官员的开许和保护是违背国法的),而按佛法戒律应尊重合情合理的国法,否则也是违戒有罪。而佛说戒法胜过佛像,岂可舍戒法而护佛像?那样佛菩萨岂喜?如《大宝积经》说:“虽有众生见我色身,不护其戒,何所得耶?如提婆达多,虽遇于我,犹堕地狱。若复有人,于来世中勤修我教,则为希有,如见我身无有异也。”(卷第一百二十)儒家《论语》也说:“君子易事而难悦也。悦之不以其道,不悦也。……小人难事而易悦也。悦之虽不以道,悦之。”
【居士】前面我写文说过,由于违建违法,牵连佛像挨这一刀,也是正视因果,这是条正当理由。他们认为是佛子则佛法大于国法,我以为这是错误的,至少历史事实是国法大于佛法。好比天道有天道规则,人道有人道规则,佛教并非改变世俗基本规则,只能顺应某道的基本规则去随缘度生。所以随顺国法拆违建,也是随顺因果。
另外,有人讲:应该去同政府努力争取,世俗法规并非固定不变。这个也是不正确的,一是缺乏公民法制观念,主观上已否定国家制定的政策,认为拆除违建本就是错误的;二是把像等同于佛法,护像即是护法。像只是相用,说有让人起恭敬心的结缘作用,那别人也可利用其进行敛财,难道不是作用?不能把像等同于法,即使有一定表征之用。欲求佛教的光大,仍需在法上努力,让更多人了解正法,而不是只会磕头求福,那样造多少像也是外在,执着无常不会永远。
引用成观法师《天台小止观》中一段:
{“就不但非佛弟子,且获罪无量。不捉金银财物:出家人,须安贫守道,不可妄贪营求。”
现在讲这个就变得很老古板了,因为现在出家人也都讲要有策略,要经营、要企划,企业的精神来办佛道、来做佛法,所以企业就越来越大。这是国际性的,国际性当然不会自己国际性,是用钱国际性,有钱才会国际性。不过那是一种陈念,钱固然能够令那个机构国际性,但是法不需要,一样可以国际性,不只是国际性,还是永久性,传承永久,但是用钱堆积起来的是无常之物,总会毁坏的。
譬如说你的佛寺盖得再大、再好、再辉煌,祇树给孤独园于今安在没有?甚至于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佛在那边讲的法都在嘛。譬如说虚云老和尚有几个很特殊的地方,第一个他的拜山,第二个就是他盖佛寺。他恢复禅宗的宗庭,因为禅宗的宗庭后来分为五宗,五宗的宗庭他都尽量把他恢复,恢复了好几百所,可是怎么样呢?你看虚云老和尚他在九十二岁写的年谱他说:“我以前拜山、盖庙,于今想来都是错的。”现在又流行朝山乃至于盖庙。你这个拜山,我觉得没有任何人能超过虚云老和尚。盖庙,我想也没有任何人能超过他,因为他盖的庙实在太多了。但是他讲那个时候还没有碰到文化大革命,你看他花了那么多心神,东西南北到处跑去募捐,恢复那些宗庭,结果红卫兵一来怎么样?都没了,都毁坏了,这些都白搞了。所以这个有形的它就是会败坏的、无常的,只有法才是常住。修行人应该不要在有相的上面着意。你的庙盖得再大,企业再大,分支道场再多,也都是无常的了。应该是着力在这法上的传承才是重要,从闻、思、修、戒、定、慧、经、律、论去努力。所以你看讲这个都很困难的事,安贫守道。在家人安贫守道已经很难,出家人现在这个花花世界也不是很容易,很多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