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二
(20200809)
(一)
【居士(原宁玛派)】“知乎”上的内容不少:
《藏传佛教自诩的上师是大成就者是不是炒作?甚至是造假?》(2017-04-17)
https://www.zhihu.com/answer/157658798
《朋友学佛,怎样才能让她变回正常(我也很无助)?》(2019-07-31)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2066645
过午不食这个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不适用藏传佛教的戒律,索达吉经常晚上坐在法座上吃东西,很得意的样子。
【贤佳】沙弥戒中就有不非时食戒(过午不食),如蕅益大师《沙弥十戒威仪录要》说:“若体弱不能持非时食戒,宁退作近住男,勿挂虚名日日招破斋罪。”藏密格鲁派祖师宗喀巴著《菩萨戒品释》说:“护他心者,谓为令在家等,先未信者发生净信,已净信者令倍增长,制不饮酒,断非时食,及掘地、触火等,应如声闻于此修学。若不学者,非但违犯别解脱戒,亦违菩萨律仪,犯恶作罪。”(第四卷)可见藏密也是有不非时食戒的。但上师对戒律有完全的解释权、修改权,杀盗淫妄都可大开,何况轻小的不非时食戒,所以不足为怪。可参看《从“上师戒”看藏密根本非佛教》(http://www.mzhy.org/20191112-05/)。早年龙泉寺一位法师坚持过午不食,崇学藏密格鲁派,后来独自离开龙泉寺,去一座著名格鲁派寺院学习,一段时间后回到龙泉寺,说那里午后吃东西像喝水一样。他总结经验说:学戒要依上师。意思是不能依律典上说的为准,要依上师说的、做的为准。

(二)
【居士】民间反邪联盟,已经把佛教也列入邪教名单,这主要是喇嘛教打着佛教旗号,乱搞男女双修造成的恶果。藏密男女双修,在中国已经遍地开花了,我已经掌握不少聊天文字证据,有些是参与双修的女信徒亲口承认,现在就差视频、图片、录音等物证。尤其是大城市最多,一般是在私人住宅秘密进行,也有在藏地寺庙进行。人数少则两人,多则不限。没办法,阻止不了了。
【贤佳】应深广揭批男女双修,整治藏密邪师邪法,既是安民利国,也是维护佛教。可参看《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http://www.mzhy.org/20200204-04/)、《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http://www.mzhy.org/20200802-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一》(http://www.mzhy.org/20200802-5/)。
【居士】对于社会上的卖淫嫖娼、聚众淫乱、色情直播等犯罪活动,公安机关打击相当严厉。对于喇嘛教的男女双修淫乱,不知道公安机关为什么无人去管治?
【贤佳】可能涉及尊重宗教信仰、民族团结的顾虑,且相关法规、政策不明,所以大多不敢管治、不好管治。

(三)
【居士】拍案说法(001亚青活F案):佛教领域不是法外之地
《格来加措诈骗罪一案刑事裁定书(玉树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0月1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03-23)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207239ea3af649d39cdaab8701290421
(摘录){被告人格来加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未经相关宗教部门批准并取得“堪布”及“活佛”证书的情况下,以制作并对外散发印有“堪布格来加措”和“活佛格来加措”字样名片及照片的方式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不特定被害人钱财,且诈骗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堪布”或“活佛”身份要严格依照《宗教事务管理条例》规定的流程和渠道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并由宗教部门颁发相关证书及经政府有关部门认证批准后才能取得。故被告人格来加措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是经所在寺院通过举行正式的宗教仪式后取得的“堪布”和“活佛”身份,且有亚青寺院活佛出具的转世活佛文书为证的意见,与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从被告人制作并向不特定信教群众发放印有“堪布格来加措”和“活佛格来加措”名片的这一举止可以看出其主观具有虚构虚假身份并使对方因此陷入认识错误的主观故意,并且从2013年至案发期间在杂多县境内举办“西沃”“才吉”法会共8次,收受信教群众供奉的钱款高达268000元,足以证明其主观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目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格来加措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以上案件,解决了一些问题,比如:亚青寺认定的“活佛”、“堪布”身份管用吗?受害人被洗脑,受骗了也不报案,对于以宗教身份诈骗的僧人就不能法办?被洗脑的信众供奉财物,就能洗白不是诈骗?
亚青寺等寺院认定的“活佛”、“堪布”非常多,冬瓜印子不管用。“堪布”、“活佛”身份需要在依法律规定在宗教部门得到合法的资格认证。这一案例的意义,至少大家能够先把一堆假“活佛”、“堪布”给排除了,以假活佛、假堪布身份搞活动,收取供养,大家就要警惕了!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龙泉寺学诚早已破戒,仍以僧人且属高僧大德的身份行走江湖,龙泉寺有一个单独的供养师父的项目,许多信众供养钱款,学诚的丈室布满收受的各种供养财物。如果不是虚构学诚乃高僧大德,玄奘或弥勒菩萨等转世,那些供养学诚的人会拿钱、拿宝贝甚至以卖房子供养吗?他们难道不是被骗的受害者吗?

(四)
【居士】《拍案说法(002嘎尔谢俄活F案):佛教领域不是法外之地》(2020-08-04)
https://m.weibo.cn/status/4534215817561646
(摘录)以“活F”的身份,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信众很好骗对不对?回想我学密的时候,对这法王、那上师的吹嘘、吹捧、神话,都是我遇到的藏密粉儿的介绍,他们哪里有什么证据呢?都是以盲带盲、以讹传讹、助纣为虐的帮助骗子坑人害人罢了。

(五)
【居士】《自治区公安厅召开党委(扩大)会议》(西藏公安2020-08-04 )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534298320699602
(摘录)要继承和发扬“老西藏”精神、“两路”精神,进一步深化平安西藏建设,加强公安驻村工作,提升基层治理效能,正确处理好“管肚子”与“管脑子”“要我稳定”与“我要稳定”的关系,教育引导家人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理性对待宗教、淡化宗教消极影响、过好今生幸福生活。

(六)
【居士】《十一世班禅:宗教要与时俱进,不断提升中国化水平》(微言宗教2020-08-06)
https://mp.weixin.qq.com/s/cGWzRMIfuVHn8Ci22VXEtg
(摘录)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赴藏考察团座谈会在拉萨举行,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在会上表示,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宗教界人士应与时俱进,服务时代,适应时代,不断提升宗教中国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