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一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三十一
(20200802)
(一)
【居士(原宁玛派)】藏传的历史,除了黄教,其他教都是出家人可纳“空行母”,比如之前取消身份的那位色达阳智,他的“空行母”就是喇荣的觉姆。
“藏传佛教宁玛论坛”2020-07-13微博:
https://m.weibo.cn/3296685302/4526189668010317
(摘录){宣扬别人的恶行,也等于自己作恶。过多评论他人、说人是非,不但有损自己德行,也会因此与人结下怨仇,祸延及身。所以,一个德行好的人,听到是非后会闭口不言,不妄加评论,更不会到处传扬。————索达吉堪布}
索达吉就是这样堵人嘴的。永远没有人揭露这个大上师,那汉人不是永远前赴后继的上当下去吗?亲朋好友、美女弟子、共财眷属,养起来是没个头的。
【贤佳】附佛外道邪师惯于用此说法堵人之口,自护邪恶。照其说法,经律中释迦牟尼佛常呵责邪见外道、恶行比丘,那么便不是“德行好的人”了。
【居士】《你在五明佛学院学到了一些什么,有什么收获?》(知乎网2016-07-25)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204273
(摘录){我前往学院坐在索达吉堪布座下,在法王“宗派之间不要自赞毁他”的伟大法音回旋中,听多了禅宗最多相当于心部而界部、窍诀部远高禅宗的唏嘘,甚至金刚身不坏也不是成就而虹光身才是成就,茅头直指汉地历史大德,质疑所有人的证悟。
参与法会跟着听课,说吃素是外道戒,我怀疑吃素。说吃肉有功德,我开始吃肉。又说吃素才有功德,我又从无比的心虚中恢复吃素。他们在任何改变中都能挑出汉传佛教的错误和不堪。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说话的资格,我高兴地改用藏文名字,疯狂地崇拜藏语(因为藏语是超过梵文的全世界最完美的语言),我藐视着隐隐作痛的乡土,以及使用汉语说话的汉僧。至此,汉经已毁,汉宗已绝,我再也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是汉僧并承认自己原本曾是汉传佛教的一员了。}
【贤佳】很好的资料!这还揭露出索达吉堪布广说他人过失,搞双重标准,言行相违。
【居士】《一位比丘写给前依止师及其弟子们的一封公开信》(2011-04-20)
http://blog.sohu.com/people/!ZndoXzAwMUBzaW5hLmNvbQ==/171120946.html
文章还说晋美法王腿烂了!
【贤佳】文章说“依止师”也给女弟子发淫秽短信、逼淫,被信徒解释为被人盗发、慈悲摄受等,与学诚及其信徒非常类似。
【居士】是汉人自己没学好,还是藏传佛教根本就是附佛外道?佛教是救人的,在这些人手里成了害人的了,到底是人的问题还是法的问题?!
上次有居士说“多杰羌”有传承,所以清定可以给他磕头,这是很可笑的。索达吉就是这么教的,说他自己有清净传承,他念了你听了,就算你也有了。不看人品吗?不看修行吗?不看所作所为吗?
【贤佳】藏密既有法的问题,也有人的问题,可参看《对男女双修法的辨破及对藏密信徒的劝谏》(http://www.mzhy.org/20191112-04/)。
【居士】特别赞成汉藏不可以这么混淆。您看看这些被揪出来的,有的人基础也不差啊,比如学诚,做人的底子应该有的吧,可见法有大问题。千万不能这么混淆瞎搞了。
《了义炬(朗诵版)——令速获加持之上师瑜伽(五)》(噶举他兴上师2019-06-30)
https://mp.weixin.qq.com/s/iY9ck_AvlZfJ2T6xoYcv8A
(摘录){达成虔敬之道的四个部分:
一、看到上师有过失的样子,要反省那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佛陀怎么会有过失呢?无论上师做什么,就让他做吧!就算见到上师做不净行和说谎话等等行为,要想着这些都是调伏弟子的无上方便法门。毫不怀疑上师能透过这样的方式令很多有情众生成熟解脱,这是比其他那些持戒清净的人还要殊胜上百、上千倍的。这不是在做欺骗狡诈的行为,而是没有错误的圣妙行为。尤其,当上师责骂我们时,要想那是在消除我们的恶业。当上师责打我们的时候,要想着这是在驱赶我的魔障。特别是要想:“上师对我的慈爱有如世间的父亲对孩子一样,不是虚假的朋友,而且恩德浩大。”上师表现出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或是不注意我们的样子时,要想到那是因为我们自己业障不清净,是在帮助我们净除业障。侍奉上师的身、语、意等让上师欢喜的方法,都要努力去做。总之,第一点是不去思维上师的过错。
二、噶举祖师曾说:“具德上师仁千宝,所做一切皆善妙,一切作为皆功德。纵行杀人屠夫业,此皆惬意亦善妙,定是慈悯众有情。纵示邪淫破戒相,能增功德生功德,悲智双运之表征。纵以妄语欺他人,乃以种种方便语,引众生至解脱道。纵行劫掠偷盗事,亦使他财成资粮,息止众人之匮乏。如此意义之上师,辱骂即是威猛咒,必除恶缘与障碍。设若责打即加持,一切成就由此生,令虔敬者心欢喜。”就像这样,要知道上师所做的一切都是功德。
三、在修持对上师虔敬时,不去顾虑是否今生让上师欢喜,不去期望是否能够得殊胜成就。不管上师是否慈悲摄受,不管是否获得成就,自己所能做的,除了虔敬没有其他。要决心断除期望和疑惧。
四、我们的上师,是直到我们证悟菩提以前的寄托与希望。此生、来世以及中间这些时候,无论生起什么祥瑞的大小功德,都是上师的恩德。自己要能获得任何法上的功德,都取决于上师。因此,一切身、语、意的作为,都要是为着侍奉上师。甚至只是祈愿上师长寿且事业广大,也要永远不离柔顺敬慕的心。
若能按照以上的四种想法去依止上师,自心不可能不成熟解脱。
应用的方法:一、要做到上师的任何命令;二、要完成上师的任何心意。这两点就包含了一切。}
【贤佳】这依止上师法真是透彻!身心完全彻底役控。
【居士】不学不知道,一学知这不如法。学诚就是没走灌顶的程序。
【贤佳】学诚受过晋美彭措摸顶传授破瓦法,还头上插草,有照片为证。可参看《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之二·(三)》(http://www.mzhy.org/20200526-5/)。他是聪明人,对藏密依师法通达活用,“契理契机”用于汉地,至今死忠者众多。
【居士】我现在也很抑郁,跟《揭破龙泉寺体系的依师法之二·(一)》里居士说的两条抑郁原因完全一样。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再修学佛法。喇荣那个地方危害真的挺大的,很多不好的东西是那里输出的。
【贤佳】宜适当广阅汉传正统经律,少欲知足,随顺持戒,孝敬父母,念佛修善求生净土。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1222)·(十四)》(http://www.mzhy.org/20191222-02/)、《戒律答疑讨论之十九·(九)》(http://www.mzhy.org/20200428-09/)。
【居士】藏传佛教到底是怎么判定的?比如说大宝法王确实转世了十几世,庄严也有智慧,几岁就能认定其他同门的转世,也认定正确。怎么解释呢?宁玛自己说的九乘,最高,最适合末法,即身成就,怎么看?想从藏传的历史,是否有贡献,主要传法者的行为、是否成就,系统考证,现在没心情。
【贤佳】藏密教法允许“一切说妄语”,“大宝法王”狡诈,其师徒所说不必当真,可参看《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http://www.mzhy.org/20200616-05/)。宁玛派自说九乘教法,所谓“即身成就”是即身成魔而已。可参看《辨破藏密“即身成佛”》(http://www.mzhy.org/20190731-03/)、《辨破藏密虹身法》(http://www.mzhy.org/20191124-05/)。藏密祖师传记难免充满妄语欺诳,难以有效考证。可参看《辨破藏密宁玛派的“方便说”》(http://www.mzhy.org/20191116-04/)、《关于藏密名义的讨论》(http://www.mzhy.org/20191104-06/)。
【居士】反正喇荣的影响力可不是学诚能比的,跟“大宝”和宗萨一样的了。
【贤佳】不论影响力大小,邪师邪法都应远离,都应批判。尤其影响力大者惑害深广,应该大力深广揭批。
【居士】如果不是近距离长时间看到索达吉团体的所作所为,本来对宗萨和“大宝法王”还很有信心的,很爱看他们的开示。奇怪的是他们的开示都封掉了,包括达L喇嘛的、明就仁波切的,反而索达吉的毒鸡汤不封。索达吉用的人太坏了,一心搞钱搞利,嗔恨心也强。看了他们的样子,我就相信索甲仁波切弟子的那些公开信了。
【贤佳】能够狠心吃五甘露等屎尿秽物,自然能够狠心秽贱他人,“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同一教法,千年传承,高效生产。可参看《云何不饮食屎尿就是犯戒的行为——剖析慈诚罗珠喇嘛的蛊惑》(https://m.weibo.cn/detail/4529080769446554)、《一些交流讨论(20190731)·(一)》(http://www.mzhy.org/20190731-02/)。
【居士】甘露丸这个东西我也在思考。那些污物是表法的,净垢不二,而且我也亲自看到过甘露丸自己增生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比如贵州用童子尿煮鸡蛋,这个时候他们眼里的童子尿就是保健品了,不再是污物。再者用的成份少之又少,很多土里加不了一点,这个是我个人估计的。现在很多有藏药成份。
【贤佳】甘露丸增长并不代表清净,可能是邪鬼作用。童子尿煮鸡蛋的土俗如同以前时代女人裹脚,不必当作“正法”。可参看《辨破藏密甘露丸》(http://www.mzhy.org/20191214-05/)、《辨破藏密“清净观”》(http://www.mzhy.org/20200623-3/)。

(二)
【居士】当年法师揭露XC罪行,以自身经历证明藏密邪法的危害,很多喇嘛粉跳出来,认为只是XC个人问题,与藏密无关。可事实一再打这些人的脸:日常僧团的教主淫乱,十七世“大宝”奸淫女弟子,且都只是盖头一角。除了应具悲悯心同情受害者,更应该理智看待这些并不偶然的事件,根本是法的问题,远超个人的因素。

(三)
【居士】给法师看一个视频(喇嘛与居士聚餐),刚辽宁居士发来的。我们的对话:
〖S居士〗一个喇嘛教上师来了,高规格招待,能参加的还觉得很光荣,给我发过来炫耀。
〖我〗现在还敢公开来啊!各地卡得很紧。在寺院吗?哪个喇嘛?
〖S居士〗不知道,没问。昨天发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我〗现在国家规定不允许藏密到内地传法。
〖S居士〗反正是喇嘛。我发现他们都很壮实。别说国家不让,佛陀不让的事他们不是也做吗?
〖我〗也是的,不过,肯定是偷偷摸摸躲在哪个宾馆,肯定不能公开去寺院的,而且现在疫情期间,也真是胆子大!
〖S居士〗他们来都不住寺院,一般都住居士家或者酒店。能请到家里的居士还挺自豪呢!

(四)
【居士】《严厉打击!同一天,公安部、西藏都部署了这项任务》(北京青年报2020-07-28)
http://news.ifeng.com/c/7yTzec69UB6
(摘录)7月27日,在北京,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召开全国公安机关视频调度会。他要求,“要严密防范、严厉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捣乱破坏活动,深入开展反渗透反颠覆反分裂反邪教斗争,坚决捍卫国家政治安全。”
同一天,在拉萨,西藏自治区党委平安西藏建设领导小组会议召开。会议也提到,“突出反分裂斗争”。作为边疆民族地区,西藏处于反分裂斗争的第一线、主战场。
会议提到,坚决防范抵御西方敌对势力和达赖集团的渗透破坏活动,深入揭批十四世达赖和达赖集团的反动本质。十四世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也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