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4)

(一)

居士】第一个格鲁派居士的三个问题,法师辨析已经很清楚,在下姑妄多言几句以为参考:

“其一,嫖客妓女…。”菩萨可以化成嫖客和妓女度人,那是“内密菩萨行”,也是属于菩萨天行、梵行、圣行、婴儿行、病行中的“病行”。但当度人时,即是嫖客或妓女,不可自称菩萨。请问藏密上阶双修行人:行淫行时,也自称是“淫人”了吗?

“其二,戒…。”戒律、清规是很重要,持戒之心值得随喜,但是,细分《大智度论》十种戒,不缺戒、不破戒、不穿戒、不杂戒、随道戒、无着戒、自在戒、智所赞、随定戒、具足戒,格鲁派所提倡的是哪种戒?如果允许高阶修行人破戒行淫,而严禁低阶位修行人修双身法,如何严格区分高低?请给出密教的教理依据来。如果没有确凿的依据,那就是盲目迷信,尊重您的信仰,互不相犯,也无需争论。

“其三,成佛…。”《广论》是次第分明,但是这个次第导入,必然的高阶是《密广》,是要实作上面提到的“淫行”才能完成的。无论如何辩解,双修是藏密的无上瑜伽,最高法门。如果认为只有高阶修行人才有资格讨论和实践双修,那作为格鲁派在家居士弟子又何必来质问别人?提问前能否把自己的矛盾先解决了?

(二)

法师】大乘经典如《华严经》《维摩经》等,其智慧是不思议解脱境界,其中涉及点滴非梵行表象的法义,是究竟诸法实相以后的圣位菩萨,通达一切境界,能不离诸法皆空的实相而示现摄受妻女,这是深位菩萨利他的特殊方便,实非凡夫及浅位菩萨所能测度。维摩诘居士“示有妻子,常修梵行”,此等境界不是任何教派的今人所能靠近的,妄学、妄解则是愚痴和狂妄的表现。

贤佳】感谢辨析示导!其中“示有妻子,常修梵行”是说在家菩萨吧?也就是说高位菩萨示现在家身,本可以有妻子而不违戒,仍然“常修梵行”,不会作淫行,是吧?

法师】是的。深位菩萨示显比丘时,必以清净梵行引领众生,以断淫怒痴等戒行是凡夫修行的正道,戒行是比丘的根本。圣位比丘绝无行淫之理与事。深位菩萨示现在家,于表象和妻子边可与常人无异,但于菩萨边则清净无染。这是法身大士们的自在神用,非凡夫可以思维测度,绝非凡夫和浅位菩萨可学可议。

贤佳】耶输陀罗怀孕罗睺罗,是释迦牟尼佛出家前以手指遥指耶输陀罗而使其有孕胎,没有行淫,是吧?

法师】指腹之说未必属实,不宜提及。不好乐淫事则必是菩萨的基本特质。佛陀之有罗云,正是要表达佛陀于一切法得自在的法义,同时令具爱染的凡夫生起解脱的信心。属四摄法中的同事摄,与众生同处爱欲的淤泥中而解脱自在。

贤佳】感谢指点!我查到了有佛经明确说释迦牟尼佛与耶输陀罗没有淫行,是指腹使孕,如《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卷上)说:“太子虽纳,久而不接,妇人之情欲有附近之意,太子曰:‘常得好花,置我中间,共视之,宁好乎?’瞿夷即具好花,又欲近之,太子曰:‘却!此花有汁污瘀床席。’久后复曰:‘得好白氎置我中间,两人观之,不亦好乎?’妇即具氎,又有近意,太子曰:‘却!汝有污垢,必污此氎。’妇不敢近。傍侧侍女咸有疑意,谓不能男。太子以手指妃腹曰:‘却后六年,尔当生男。’遂以有身。”《过去现在因果经》(卷二)说:“王语太子:‘我昔既闻阿私陀说,及众相师,并诸奇瑞,必定知汝不乐处世。国嗣既重,属当相继,唯愿为我生汝一子,然后绝俗,不复相违。’尔时太子,闻父王言,心自思惟:‘大王所以苦留我者,正自为国无绍嗣耳。’作是念已,而答王言:‘善哉!如勅。’即以左手指其妃腹,时耶输陀罗便觉体异,自知有娠。”

另外《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不退转品》(卷第327)说:“是菩萨摩诃萨虽现处居家,而常修梵行,终不受用诸妙欲境。虽现摄受种种珍财,而于其中不起染着。又于摄受诸欲乐具及珍财时,终不逼迫诸有情类令生忧苦。善现!若成就如是诸行状相,当知是为不退转菩萨摩诃萨。”可见已登不退转地的高位菩萨即使示现在家身,也是常修梵行,不会行淫。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无相无得品》(卷第377)说:“是菩萨安住静虑波罗蜜多,能引一切三摩地门,能引一切陀罗尼门,能得殊胜四无碍解,能得殊胜异熟神通。是菩萨由得殊胜异熟神通,决定不复入于母胎,决定不复受淫欲乐,决定不复摄受生乘,亦复不为生过所染。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善见善达一切法性皆如幻化;虽知诸行皆如幻化,而乘悲愿饶益有情;虽乘悲愿饶益有情,而达有情及彼施设皆不可得;虽达有情及彼施设皆不可得,而能安立一切有情,令其安住不可得法,依世俗理,不依胜义。”可见已得殊胜异熟神通的高位菩萨,通达诸法如幻,“决定不复受淫欲乐”,因此绝不会受所谓男女双修的“大乐”。作男女双修的“欢喜佛”像更是荒谬,是极其下劣丑谤佛陀。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四)说:“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诸菩萨摩诃萨为要当有父母、妻子、诸亲友耶?’佛告具寿舍利子言:‘或有菩萨具有父母、妻子、眷属而修菩萨摩诃萨行;或有菩萨摩诃萨无有妻子,从初发心乃至成佛常修梵行不坏童真;或有菩萨摩诃萨方便善巧示受五欲,厌捨出家,修行梵行,方得无上正等菩提。舍利子!譬如幻师或彼弟子善于幻法,幻作种种五妙欲具,于中自恣共相娱乐,于意云何?彼幻所作为有实不?’舍利子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佛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为欲成熟诸有情故,方便善巧化受五欲,实无是事。然此菩萨摩诃萨于五欲中深生厌患,不为五欲过失所染,以无量门诃毁诸欲:欲为炽火,烧身心故;欲为秽恶,染自他故;欲为魁脍,于去、来、今常为害故;欲为怨敌,长夜伺求作衰损故;欲如草炬,欲如苦果,欲如利剑,欲如火聚,欲如毒器,欲如幻惑,欲如暗井,欲如诈亲、旃茶罗等。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以如是等无量过门诃毁诸欲,既善了知诸欲过失,宁有真实受诸欲事!但为饶益所化有情,方便善巧示受诸欲。’”

可见低位菩萨可能在家有妻子而实行淫欲,而高位菩萨通达诸法如幻,即使示现在家有妻子,也不会行淫。而且有菩萨从初发心直至成佛都常修梵行,藏密有说必须修男女双修法才能成佛,显违经义,是荒谬颠倒的妄说。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四)明确说:“若染色欲,于生梵天尚能障碍,况得无上正等菩提?是故菩萨断欲出家修梵行,能得无上正等菩提,非不断者。”

法师】罗云出生的因缘,不同经论记载不同。罗云出生后佛陀才示现出离王宫的记载,我认为更有说服力。难陀示现贪着爱欲,舍利弗、目犍连童真出家,迦叶示现有妻而无染,佛陀示现与常人一样受欲生子,这可以表达菩萨的不同境界。若说佛陀无染欲出家,外道会说:“我们无法成佛,无佛陀殊胜戒品故。”对此经论中有辨析,可惜我阅后即忘出处了。

《华严经》梵行品中的法义已经说清楚了,我们认为的身体与言行,在通达深般若的菩萨境界中,是身非身,非持非犯。第一义中,无淫怒痴。以此高度,深位菩萨永无犯戒可能,当然也无需淫乐之必要。

于世俗谛,不同阶位的菩萨持与犯的标准当各有不同。证入第一义之前,以渐趋严净为正行。通达第一义后,以能自在深入不同的染境为方便。《维摩经》“六师堕处,汝亦随堕”即是此义。这是我的理解,可以讨论的。

我不认为以上法义可以作为双修的理论依据。藏传佛教源自印度佛教后期传统,是佛教与印度教高度融合的产物。哪些是佛教,哪些是印度教的,需深入辨析。双修如有合理性的话,一定是针对过不了男女色欲障碍的钝根人而言的。

别家的事情管不了,汉传不受染污才是努力的目标。感谢法师的引证,把法义辨明是汉传佛教的当务之急。

上所说双修可能的合理性,是指其出现的原因,以及不能被藏传大德们集体否定的原因。其非佛所传,非是佛法,这是基本正见,无需讨论的。

(三)

居士】您一定要看看下面的这个视频:

《母亲邪淫,儿女遭殃,母女同台血泪忏悔》(慈光溪流2018-12-18)

https://mp.weixin.qq.com/s/TLhSdSiPWjlHSduM6BkCJA

震惊!看看这个邪淫家族的惨痛经历,因为邪淫,这个家族7个儿女命运悲惨至极。富家小姐出身,留学苏联,当过厂长的母亲因为邪淫,感召精神病、虐待狂、劳改犯做老公,被严重家暴几十年,得了老年痴呆,这个继父还强奸继女。其三女儿一个早亡,死相恐怖至极。另一个女儿,出轨邪淫,得癌,还患性病及多种妇科疾病,面瘫,其老公出轨姐姐乱伦,女儿忧郁症呆傻,她本人多次自杀未遂。大哥强奸妇女,多次蹲监狱,车祸。四女儿被老公严重家暴,儿子想杀父亲。全家贫穷下贱,被人耻笑,看不起……。以及一家人力行忏悔、改过,带来巨大变化。全面展示了邪淫的惨烈果报,和真诚忏悔改过的惊人力量。

那个分享老师说,她以后宁可死,也绝不邪淫。

佛让我们持戒,是为了保护我们,以后不因破戒遭受痛苦。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慈悲。传统文化教育有其可取之处。

您把这个发给那些至今执迷不悟的,要修藏密的人看看,他们就没话说了。这个视频太震撼了,比给人说1000句“要持戒,不能邪淫”都管用。

贤佳】信奉藏密的人认为男女双修是高端修行,“与一般男女性行为不可同日而语”,不认为是邪淫。

居士】比一般邪淫的人更恶劣,不但自己邪淫,还教别人邪淫,教唆的对象是居士和出家人,性侵的是比丘尼,毁坏佛教形象,断人善根。

贤佳】是的!藏密还将大便做成“甘露丸”,当作妙药、神药给人吃,也是将极下劣翻作极高妙。这些是将极端异常滥同极品超常,打破人的常规理智,使人觉得“不可思议”,加上附会佛法,妄语狡辩,使人信受尊崇,极具迷惑性和破坏力。

居士】地藏论坛一位师兄说:“曾有一位我们一起受梵网菩萨戒的戒子,给她非常非常详细认真负责地多次反复说了邪教的教义 、法理、传承、伪戒、行持及其欲证圣果者绝无是处,但其还是义无反顾地跟了邪师。而且,这样的例子绝不是一个、二个、十个、八个,很多很多!这是最痛心的!”

《莫把邪说当佛法!须知“非法说法、法说非法”即为谤佛,亦是灭法,乃地狱业!》

http://www.bskk.vip/thread-2717324-1-1.html

(四)

居士】请看下面这2个真实邪淫案例。我至今看了1000多个真实因果故事,其中很多是邪淫,我没看到有一个人说邪淫过得好,相反都是特别倒霉不顺,家庭、工作、身体都出问题。一旦沾染邪淫,自己想戒除都非常困难,就像戒毒一样困难,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所以,藏密喇嘛教让原本的好人,居士、比丘、比丘尼双修邪淫,还说这是修行,让人意识不到它的害处,这简直比黄色淫秽光盘视频还害人,比毒品还可怕!而且更糟糕的是,断人善根,害人法身慧命,让人下地狱。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它的危害了!

《女高材生手淫六年的果报》(慈光溪流2018-12-23)

https://mp.weixin.qq.com/s/BV17Kr8tBGDc3SFg_faexA

《我的邪淫生涯,始于色情光碟,止于地藏经》

http://www.bskk.vip/thread-3073453-1-1.html

(五)

居士】某个居士用的是流氓逻辑吗?流氓行为既成事实后辩解说他没有耍流氓的心。唉!每天应对纠正某些人荒唐的思维辛苦吗?

贤佳】相似法加妄语狡辩,如同“皇帝的新装”,很能迷住“聪明人”,辗转影响相信、羡慕“聪明人”的人,如同瘟疫传播,需要耐心救治。

(六)

法师】喇嘛教徒与佛争功:《如果没有遇见您,我现在会在哪里?》(https://mp.weixin.qq.com/s/H1OXKzhaNDQ1MIHFj-FT4w)

《狮子吼佛简介》(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8a30bd000102vy5y.html )、《佛陀和莲花生大士对大宝法王噶玛巴的预言与授记》(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202/12/974066_532263873.shtml),到底谁是狮子吼佛?喇嘛教里面,格鲁派说宗喀巴是未来的狮子吼佛,噶举派说噶玛巴是狮子吼佛,诸如此类的在喇嘛教里面比比皆是。号称“文殊化身”的晋美彭措这两天又变成了阿弥陀佛的化身。

以五明佛学院为代表的宁玛派在内地影响也特别的大。其教主莲花生的传记荒诞不经,其著作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一样淫秽不堪。索达吉他们互相指认为圣者,大力推行不是佛法的“四皈依”,欺罔、控制善良的汉地信众,如癌细胞一样地扩散,挤压真正佛教团体的生存空间。

支持法师继续揭露喇嘛教,护教护国护民!

(七)

居士】因为我周围的佛友都是学习藏传的,今天我想请教一下关于我们汉传佛教对一些问题是怎么界定的。

我原来是五明佛学院下设的菩提学会的学员,在家自修。今天开完会之后,我就有点害怕,跟大组的组长师兄打电话说报退,我会继续学佛,但是不想再参加学会的学习了。大组的师兄表示理解,但是师兄跟我说了一件事儿,说如果我背弃了以前所发的“生生世世不离师”的誓言,舍弃一位上师就舍弃了所有上师。上课的时候听过上师讲舍法的等流果非常严重的,学习一个法本是不能中途而退的。所以想请教您,我们汉传佛教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说法?

贤佳】汉传佛教没有这样要求的。以佛为师,以戒为师,宜应生生世世不离如此之师。

(八)

居士】《奇!外地的龙王求助北京的学诚法师》(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6c11b70102z5lo.html),前两天保“学”人发的,神话学诚。这都学成什么佛教了,神神叨叨的。

贤佳】藏传极重依师,有圣化、神话师长的传统风气,福智团体、龙泉寺体系也效学此风。

居士】学诚最大的毒害也是留下一个体系,把人精神控制、搞废。

贤佳】是取学于藏传而加以发挥开演的相似法洗脑教育及组织管理的体系。其相似法由我们的交流辨析渐渐厘清,其精神控制的组织管理有待打破。

(九)

居士(宁玛派)】我感觉格鲁派的居士在对牛弹琴,请您把我的真实想法转发给他:这种驴头不对马嘴的辩论,会让别人觉得整个佛教徒的混乱思维,严重缺乏智慧。就像川普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对峙一样,一方觉得另一方不可思议的愚蠢,一方还在隔山探水。我建议国家宗教局举行一场藏汉佛教面对面的讨论,而不是一种纯粹业务天文学家编故事般地自以为是的浪费时间。

贤佳】您从何觉得是“对牛弹琴”、“严重缺乏智慧”?

居士】转发给格鲁派居士

贤佳】如同骂人粗语,宜稍详说明理。

居士】格鲁派师兄,我知道您是想帮大家,可是情况您看到了,他们根本看不懂您的论题,或者根本不看您的论题,只一味地绕着自己的见解往下聊,让我想到了失去孩子的祥林嫂。这个时候,发邮件解决不了问题,即便您费再多的笔墨,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张废纸。要想走出这个魔咒,需要您把琴弹给人,甚至是懂琴的人听。那样整体艺术修养提高了,您的普济众生的目的达到了,您关心的道友自然上路。好比您对一个盲人说,梅兰芳京剧如何如何和梅葆玖不一样,没有视觉判断力的人仅能从腔调上和您强词夺理,那样艺术的理论水平会下降,整体艺术素质会下降。就我目前的经验,我和一些不信佛的人讲因果,他们能通过各种心理学、哲学来狡辩因果的存在,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自己的逻辑是矛盾的,他们心里清楚,可还是觉得那是他自己思考的失误,不是他的理论的错误。其根本原因是他们对佛法根本没有学习,仅凭世间的什么“佛在心中”“烦恼即菩提”“生活就是修行”等等这些佛系格言,就说自己懂佛法了,不用专门学,修行也不是不吃肉啊、不喝酒啊,等等。面对这样的情况,要么不辩论,要么彻底辩论。贤佳法师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他们说这个命题不对,但是根本没有对这个命题的学习,就开始收集他们的不对的证据,从来没有看看这个命题得以成立的证据。我闻思过《广论》,但对《广论》没有偏见。我是出于想让大家要么停止辩论,要么彻底辩论。这样转来转去没有实际意义,一个多月了,没进展啊。

贤佳】这样如同骂街,没有意义。那些辩论的问题您引理据帮助他辨析吧,或者您请教高人帮助辩论吧。

居士】根基深浅,唯佛能知!如果觉得能量不够,就善心回向正法久住。

贤佳】您知根基深浅吗?何以这样“理直气壮”地跟我辩论并要劝阻他人?

居士】佛教不是教育,是修行,修自己心,做利他的事。自称自己是菩萨,却恨不得将学诚马上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想法是恐怖的,这种想法赶紧舍弃吧!他虽有过失,但依然是未来佛。弥勒出世,他是谁?

贤佳】学诚邪行破戒,会堕地狱长劫受苦,坚持举治,遮止恶行,促其悔过,不是将他打入地狱,而是挽救他,减免未来地狱罪苦,也是警诫、救护其他人。

《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卷第五)说:“有众生犯四重禁,虚食信施,诽谤、邪见,不识因果,断学般若,毁十方佛,偷僧祇物,淫泆失道,逼略净戒比丘尼、姊妹亲戚,不知惭愧,毁辱所亲,造众恶事,此人罪报,临命终时,风刀解身,偃卧不定,如被楚挞,其心荒越,发狂痴想,见己室宅男女大小一切皆是不净之物,屎尿臭处盈流于外。……寻时坐火莲花,诸铁嘴虫从身毛孔唼食其躯,……地狱铜狗化作百亿铁钩竞分其身,取心而食。”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六):“是人今世恶业成就,或因贪欲、瞋恚、愚痴,是业必定地狱受报,是人直以修身、修戒、修心、修慧,现世轻受,不堕地狱。云何是业能得现报?忏悔发露所有诸恶,既悔之后,更不敢作,惭愧成就故,供养三宝故,常自呵责故,是人以是善业因缘不堕地狱,现世受报,所谓头痛、目痛、腹痛、背痛、横罗死殃、呵责骂辱、鞭杖闭系、饥饿困苦,受如是等现世轻报。……是人少恶不能忏悔,不自呵责,不生惭愧,无有怖惧,是业增长地狱受报。”

《大般泥洹经》(卷第二):“于佛法中,或有犯戒、作五逆罪、诽谤正法,于是众生皆当修习一子想耶?……如是,迦叶!我视一切众生如罗睺罗。……如王大臣执犯法者随罪治之,佛亦如是,有坏法人以理惩罚,令犯恶者自见罪报。如来常以自身光明安慰众生不恐不害,虽有众生不蒙光明而至死者,如来于彼不舍大悲。复次,迦叶!汝等若能善解如来微密义者,今当更说。譬如,迦叶!他方有诸比丘,持戒清净,道德淳一,威仪具足,彼方如来已般泥洹,诸比丘众无任持者,以彼众僧无大师故,无道之人恼诸比丘。时有国王好乐佛法,害彼恶人,或逐出国,以逐彼恶人安立正法故,获福无量。所以者何?罚其重过立大法故。又如人家生诸毒树应速剪灭,如是法中犯戒乱法,如害主奴,皆应逐出。若不逐出,当知是辈去我法远;若逐出者,是我弟子。……如来亦然,其有坏法犯戒之人,等视如子,慈悯教诫,欲令成就,坏法犯戒应当苦治,无有过也。是故当知,菩萨摩诃萨等视众生如一子想,修习如是平等三昧,心不怀害,是为菩萨长寿之业智慧自在。”

《菩萨地持经》(卷三):“伏取者,心正思维,自护烦恼,见余众生若有毁失,下犯呵责,中犯折伏,上犯驱出。呵责、折伏,为安乐彼及余众生。若驱出者,还听忏悔,既安乐彼,兼利余人。若不还悔,安乐余人:余人见彼犯罪驱出,因是自护。”

《菩萨地持经》(卷四):“应呵责者,呵责调伏。微过微犯者,以怜愍心软语呵责;中过中犯者,中语呵责;上过上犯,上语呵责。如呵责,折伏、罚黜亦复如是。软中过、软中犯,随时驱出,还令共住,为化犯戒及余人故,以爱益心,黜令出众。上过上犯者,不同住,不同食,乃至改悔亦不同住,以慈愍心故,不令彼人于佛法中多起罪过,亦为教诫余众生故。”

居士】万一他念头一转,由魔变佛了呢?地狱、天堂本源是心。

贤佳】举治他是帮助他止恶,促进他转念,何以说我是要将他打入地狱?

您知道他转念了吗?您怎么帮助他转念?怎么帮助他“由魔变佛”?

居士】对他要有善心期待,魔王在欲界,发起菩提心的人都超出三界,我们发愿发起菩提心,不要惧怕恶魔,而是等待时机救护他们。

贤佳】是的,已止其恶行,现在期待他认错忏悔。

居士】我们正向期待,他回头是岸。

贤佳】很多人受相似法、邪见和妄语的迷惑,还盲目地维护他,间接促使他不肯认错回头,所以还宜广泛揭破相似法、邪见和妄语欺诳,更好地促进他认错回头,也帮助受蒙蔽者。不宜拘执于简单期待,更不宜劝阻他人的积极帮助而滞误于他。

(十)

居士】看交流讨论,弟子是经常觉得头晕,好在您思路清晰,能让弟子捋顺许多。现在是坚定了,对学诚没有妄想了,之前总想他可怜,其实可恨也可悲。

贤佳】之前何以想他可怜?现在何以认为他其实可恨也可悲?

居士】上周Z师兄找我,主要跟我说对于双修不作认同了,以后也绝不会修此法。看来都是需要时间的,何况我等凡夫。唉!

学诚就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您看他多会用人啊!让您作戒律师真是“智慧”!对于我们这样的找到道场和师父就是回到了心灵的家,当初那份感动不是其他能比的。可当信仰坍塌(之前就有预兆似的),正视道德考验的时候,人又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良心,继而就会怀疑自己,推翻自己,打破自己……。这种心情是很痛苦的,毕竟人生哪有那么多时间重头再来?但我从一开始就相信举报的真实,因为《严正声明》,因为学诚的态度,更因为相信您的人品和严谨。

我为什么之前总觉得他可怜呢?

那天贤C法师问我对学诚事件还有放不下的吗?我就说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受骗,何时受骗的。他问我“你认为师父骗你?”我说不是那个意思,是想不明白学诚怎么会受骗。

会认为他从小就茹素、念经,甚至打佛七,出家的意愿也很强,难道他天生就邪恶吗?当广化寺方丈期间,偌大一个庙,他是很会管理的。去年他们学僧会交流,明心阁见面后又在三慧堂安排了分场,我负责小禅堂的拍摄,当时是贤D法师和Q、H。听他们的倾诉能感受到20多年来的艰辛与无奈等,还会特别让人想到“随众”是第一修行。还有后来那么多职位,那么多官衔,都是他自己愿意当的吗?一个人要变换各种角色应对纷繁复杂的人事,期间圆老和赵朴老相继圆寂,谁来给他指点教育呢?我就会认为他要面对教内教派,又要面对政府,着实不易。也许不知不觉就被哪位势力官员或活佛喇嘛忽悠了,与之前圆老讲的持戒念佛相背离了,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学诚打着重建汉传佛教修学体系的牌子,让龙泉寺全体学《广论》,而没有其他经律论,几乎是摆设。山上山下都是围着“依师”转,并美其名曰“铁门槛”。本来大多数人挺好的,淳朴善良,结果越上位名利心越重,不明事理的下位就奴性和无奈,间接扭曲了人性。而当对《广论》溯本追源,却是让人大跌眼镜,甚至急火攻心。

二、本来有几大部组和基金会觉得挺好的,可以满足接引不同根基的信众,但因急功近利办法会、搞接待,使部组原本许多好的性质改变,衍生出许多无谓的争执和是非,至少我在的部组有些是主管人故意制造的。由此可见,学诚用人之心险恶。

三、因为学诚的“依师”凌驾于三宝之上,自然蒙蔽了许多人(事迹太多了),自己觉得就是个瞎子——根本的还没做到,他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坑了那么多高材生、善心人士。

他这种可恨是披着慈善的外衣,混淆视听。

出了事了,那几位大弟子对政府点头称是,对他不闻不问,对信众继续洗脑,这不都是他培养出来的?

贤佳】XC是有才智的,初始也应是有好心的,可能偏差的根本在于信受相似法、邪见,由此面对名利欲境的侵袭及众弟子依师法的抬捧而贪慢纵长,越来越膨胀偏邪。

居士】对对!相似法。没有佛学根基和灵性真是不好辨别。对于“名利”都会说,也知道,一沾染太不容易了,有位同行就说自己都发觉不了。我们以前听“身居高位染境如洪水”“对内示现清净比丘身,对外示现可说宰官语”,觉得不可思议,都想像不到的境界。大傻子一个!

一是我头脑一般,对于那么多纷繁复杂不能短时间捋清楚,尤其没想到会有常师父、DL甚至到宗喀巴的事,以为XC就是XC的事;二是以前在家对家人态度时好时不好,我妈就说“你们学佛的人不是慈悲为怀嘛”,我就希望自己平等善良待人,所以无论法师还是居士,尤其以前引导和帮助我的,就想找个理由为其解释。请您包涵谅解!

弟子说他可怜、可恨、可悲的话语不偏激吧?

贤佳】能理解,确实复杂而不易明识。可说可怜、可悲,不宜认为可恨。毕竟今生有恩,过去生也应有恩,只是客尘烦恼所害,而佛性常存。业相如幻,变化无常,未来相遇相助,不应生恨。

(十一)

居士】(12月23日)今天是阿弥陀佛圣诞日,如果不是师父出了这样的事,我应该还在龙泉寺过着常住生活,虽然不是那么理想,但总比世间清净,还有我喜欢的早晚殿。这样的因缘又忆念到了师父,内心好痛!师父是在看守所吗?他现在还好吗?万恶的藏密邪法!邪法就是邪法,正法可以自利利他,邪法就是这样地自害害他!出家修行几十年的师父、常师父都没有抵挡住它的毒害,纷纷落马,真是太悲哀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即便宗喀巴大师没有认识到他所传承的是邪法,但至少没有将双修法付诸实践,难道几百年之后的我等末法众生真的根性如此好?好过像法的“大德”?师父和常师父为什么要如此铤而走险?他们留给了我们怎样的伤痛?需要多久才能弥合?

想到还有那么多藏密学修者,要么不知,要么无知,依然在走同样的路,感觉他们就像养殖场里可怜的众生,等待他们的将是同样被宰的命运。已经有人打开围栏说出真相让其逃跑,可他们却偏偏不信,他们已经迷失于眼前好吃好喝的了,他们认定了主人是“真好”,任由知情者怎样讲述前者的悲惨遭遇。可悲啊!

不知道藏密邪法还要祸害多少“高僧”,殃及多少无辜!

(十二)

原极乐寺比丘尼】弘一大师《征辨学律义八则》中说: “问:‘非比丘学比丘律,可有圣教作证耶?’答:‘若欲觅求律中有制未得戒者必须学比丘律之明文,乃不可能之事,但可引文以证非比丘而学比丘律无有贼住之过失。又可引文以证已受比丘戒而不如法不得戒之白衣,虽在僧中闻正式作羯磨者亦不成贼住。依此义判:已受而不如法不得戒之白衣,或亦可以学比丘律,即在僧中闻正式作羯磨者亦似无大碍也。’”

末学当时因为对改变现状觉得没有希望,才参考弘一大师的说法来抉择:承认自己不得戒,但是先抓紧机会学戒。当时征求您的意见,您也认为可以。直到跟*法师有了联系,交流到“参加羯磨犯不犯贼住”的问题,*法师说:“不知未得戒,参加羯磨不犯贼住”,但是,“如已因未按次第如法受戒,被质疑未得戒,再参加僧诵戒等羯磨,则易正犯贼住,为受戒难缘,无再受戒条件。”这时末学才认识到,去正规寺院还要面临参加羯磨的问题。

现在末学不知道怎样抉择为好。去那个寺院,可能要以比丘尼身份正常随众学修。

请问法师怎么看待上述问题?

贤佳】可以跟那里的道场负责法师如实说明情况,能如实以沙弥尼身份随学是最好。

原极乐寺比丘尼】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寺院认为,受了比丘尼戒就应该按比丘尼戒行持,不能退回做沙弥尼。如果是您遇到这种情况,您会怎么办?

贤佳】本未得比丘尼戒,本是沙弥尼,不存在从比丘尼退回沙弥尼的问题。可陈述自己的认识,祈请谅解,申请如实如法按沙弥尼本位学行。即使保留比丘尼名位,也应依行沙弥尼法。勿被虚名势利误己法身慧命。这如法坚持会成为未来化解佛教界相关不如法问题的资粮和缘起。

原极乐寺比丘尼】前面邮件提到的,尼和尚授本法尼戒时不问“学戒否”“清净否”,这种情况是实有的,给末学授戒的尼和尚就是如此(这是末学事后了解到的,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其原因应该是:尼和尚知道我们没受两年六法,又反对XC法师无效,且无法拒绝给我们授戒,不得已这样做。但撇开这层原因不谈,尼和尚没这样问,那是否可以确定羯磨不成,更有理由判定我们不得戒?

贤佳】实际未清净两年学戒,而在羯磨词中牒说清净学戒,羯磨不成。前面不依律规问学戒情况,应有罪过,但是否由不问学戒情况而使羯磨不成,我不明确,您可查查律典相关内容,看是否有明确说法。

原极乐寺比丘尼】弘一律师《征辨学律义八则》段落,末学曾反复读过多次,对于此句“我等已受戒而不如法不得戒者,即属此类;虽于僧中闻作羯磨,亦仅判为不得满数、不得诃,决不云‘成贼住难’”,您认为意思是“受戒未得戒而以为得戒并随顺持戒者……参加僧团羯磨不犯贼住”,而末学的理解是:受戒不如法未得戒,后来知道不得戒了,这时参加僧团羯磨也不犯贼住。此文中没有专指是在不知道自己不得戒的时候,还是也包括了知道不得戒之后。是否就可以理解为:知道不得戒后参加正式僧团羯磨也不犯贼住?

贤佳】不好说,您说的是宽松理解,从严来做为好。

原极乐寺比丘尼】有人对于受戒不如法之尼众提出解决办法是:不重授式叉尼戒,但是按照式叉尼六法行持,两年清净之后去增戒。

末学觉得这个说法看上去也能说得通,但是会有这些问题:一是,没有正式受式叉尼戒和受了的相比,是否有足够的提策力来持守六法?二是,律典上说“缺戒更应与戒”,我们后来因非时食等问题都是缺戒的,然而不重新与戒,不也还是有缺漏吗?但对于确实两年没犯的人,是不是就可以这样去“增戒”呢?

请问您对这种解决办法怎么看?

贤佳】有善德,但不合律制,不够受戒标准要求。不得戒则应如法受戒,不名“增戒”。若是“增戒”,则是本已得戒,何必再行六法而受戒?

原极乐寺比丘尼】末学到新道场有一些日子了。到寺后,知客师问我:“是小众还是比丘尼?”我答:“受过比丘尼戒,但是受戒不如法,没受式叉尼戒就受大戒了。”对方说:“受过比丘尼戒,那就按照比丘尼看待。”我不便说什么,但努力避免与比丘尼师父对首作法,避免给比丘尼师父“护戒”,排班尽可能排在比丘尼的最后,等等。

有个问题请问法师:说戒时,末学打算与欲(请假)避离,记得您说,“但对首法”不是僧法羯磨,不会犯到贼住,“与欲”也是如此吗?

贤佳】是的,“与欲”是但对首法。

原极乐寺比丘尼】末学与寺里沟通,因对戒体有疑问,为避免犯贼住,请教诫及诵戒想与欲避离。寺里不建议与欲,说像我这样的情况很多,我可以选择正常参加,或者选择出界。我说我选择出界。

后来我考虑到,如果我一个人出界会犯“独”,所以请求寺里,我是否可以在寺院门外等候,这样稍好一些。寺里说请教诫时间较短,可以到寺门外等候,而诵戒时间较长,可到寺院对面的居士楼等候( 居士楼与寺院之间有通道,但居士楼不在结界范围内)。

请问法师,如果按比丘尼标准,我独自到居士楼避离,这样的避离方案可行吗?(我想按比丘尼标准从严持。)

贤佳】如果您方便在通道避等,不入居士楼,应该没问题。

原极乐寺比丘尼】又想到一种办法:请两位尼众送我到居士楼,然后她们离开去诵戒,请她们诵完戒再来接我回寺。这样呢?

贤佳】这种办法也可以。

原极乐寺比丘尼】今天请教诫,寺里两位比丘尼师父送我到寺门外,陪我一起避等。我原以为她们会回去正常参加请教诫,结束后再接我回寺,这时才知道,她们是为了给我护戒,陪同我一起出界的,她们也不参加请教诫。接下来诵戒,她们也这样陪护我。

这样一来,先前费尽心思所考虑的一切就都用不上了,但我觉得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并不白费,我还是收获了很多。我站在一个想持戒的人的角度,有这些感受:

第一,两位比丘尼师父牺牲请教诫和诵戒而给我护戒,让我非常感动。我进一步体会到,对个体的尊重和对戒法的尊重,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对个体不尊重的人,不可能真正对戒法尊重;一个对戒法不尊重的人,也不可能对个体尊重。这一点,在这个事件(XC事件)中已经体现得很充分了,如种种的妄语欺瞒,就是既不尊重个体,也不尊重戒法的典型。

第二,我更深体会到佛陀制戒的意趣。佛陀制戒每有十义,其中有二:“令僧欢喜”,“令僧安乐”。我在避离羯磨出界这件事中,因为持戒被尊重和保护,真实体会到欢喜和安乐。在这样一种氛围里,道场怎能不和合康宁呢?在感动之余,我就能生起对道场的归属感,真心想为道场、为大家付出。这种心情不是靠喊口号喊出来的,不是靠“批评教育”逼出来的,是因为道场对我有这样实实在在的造业,以真实的“做”(而非“说”)感染了我,让我自然而然产生回馈之心。

第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没有持戒的条件,其实有时并不是真的有那么困难,而在于自己愿不愿意尊重戒法,想不想持戒,只要自己愿意坚持,我们会感得他人尊重和护持,感得志同道合的同行善友,感得遇到正法道场。就算可能眼前没有感得,未来也一定因果不虚。例如我如果“随大流”,以虚假身份糊里糊涂参加正规僧团羯磨,倒是“方便”,倒是“省了麻烦”,但我昧了尊重戒法的正因,表面看是省事,实际是自欺欺人,乃至未来让人滥同效仿、以讹传讹,自己要担因果的。而现在虽然“麻烦”一点,但种了正因,就是给现在的违缘消业,以后或许不用再感此曲折的苦果。况且,自己真心坚持,他人未必就不理解支持,若遇到有缘有识之人,还能提供帮助。

当坚持过来之后,原来所认为的困境也就不再是困境。当然,后面的人生中还会遇到很多困境,但这样一点一点坚持,就是增上了。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