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2)

(一)

居士(格鲁派)】请教法师三个问题。

其一,娼妓和嫖客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三)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佛子,此逝多林一切菩萨,为欲成熟诸众生故,或时现处种种严饰诸宫殿中,或时示现住自楼阁宝师子座,道场众会所共围绕,周遍十方皆令得见,然亦不离此逝多林如来之所。佛子,此诸菩萨,或时示现无量化身云,或现其身独一无侣。所谓:或现沙门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苦行身,或现充盛身,或现医王身,或现商主身,或现净命身,或现妓乐身,或现奉事诸天身,或现工巧技术身。往诣一切村营城邑、王都聚落、诸众生所,随其所应,以种种形相、种种威仪、种种音声、种种言论、种种住处,于一切世间犹如帝网行菩萨行。或说一切世间工巧事业,或说一切智慧照世明灯,或说一切众生业力所庄严,或说十方国土建立诸乘位,或说智灯所照一切法境界,教化成就一切众生,而亦不离此逝多林如来之所。”

请教法师:菩萨为欲成熟诸众生故,可不可以示现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菩萨犯戒吗?

其二,戒

《菩提道次第广论》引《瑜伽师地论》  “先于尸罗清净故,便无忧悔。无忧悔故欢喜安乐。由有乐故心得正定。心得定故能如实知、如实见。如实知见故能起厌。厌故离染。由离染故便得解脱,得解脱故证无所作究竟涅槃。”

《菩提道次第广论》赞叹《菩提道灯论》作者阿底峡尊者 “尊入声闻乘门已,护戒如釐牛爱尾”。传说雪山上有种釐牛,特别爱护自己的尾巴,如果尾巴挂在了树上,一定要设法解开才离去,哪怕猎人正在追杀,也不会为保命把毛挂断。说明尊者对每一条戒律的守护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宁舍身命,也不会犯戒。

您觉得阿底峡尊者和宗大师重视戒吗?他撰写道次第就是要蛊惑人心,导人入地狱吗?

其三,成佛

末学认为,《菩提道次第广论》最可贵之处让我们清楚地认知道成佛之路的架构和必然步骤(次第)。您在全面否定道次第之后,请问您现在觉得成佛之路应该是怎样的?成佛的“可能性“我们都知道,但成佛的”现实性”(具体路径)您肯定是找到更好的了。希望您能详细谈一谈,还特别希望听到您谈谈您上座实修的心得。

贤佳】1.一位法师帮助回答:“严格持守五戒,发起比较稳固的世俗菩提心,进而求受、学习、持守菩萨戒,答案自然就明白了。”所引文说示现“妓乐身”等,未说示现示现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您能找出经文依据看看吗?虚妄推测或见风说雨可能成为诽谤的,岂可粗率?

2.一位法师帮助回答:“别人的心意无从揣测。只是《菩提道次第广论》明显是导向《密宗道次第广论》,而《密宗道次第广论》违背佛戒,依照修行,一定堕落三恶趣。”您认为带戒作实体男女双修不破戒堕落吗?格鲁派何以禁止比丘实体修男女双修法?五世、六世达赖喇嘛是想实体修男女双修法吧?岂非想破戒?您怎么看?

3.一位法师帮助回答:“依照《菩提道次第广论》不能成佛,因为其空性的见解只相当于‘析空’的程度。末法时代,比较稳妥和应机的方法是持戒念佛,求生极乐世界;用座上修的方法提升往生极乐的信愿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辅助。在这个基础上可以随分随力地学习和实修大乘经论。”我个人有时座上念念佛,谈不上特别心得经验,常怀惭愧,老实持戒,广读经典,求生净土修行成佛。

居士】1.“严格持守五戒,发起比较稳固的世俗菩提心,进而求受、学习、持守菩萨戒,答案自然就明白了。”这句话是在回答哪个问题?我的来函中并未就“妓乐身”而证成佛示现“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只是请教问题:“菩萨为欲成熟诸众生故,可不可以示现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是在讨论,并未一定说如此。佛的本生故事中,有当船长因救人而杀人公案。谢谢您的提醒“可能成为诽谤”,请教法师造成“诽谤”业,需要几个条件?

2.我的问题是:您觉得“护戒如釐牛爱尾”的阿底峡尊者重视戒吗?您可否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3.一直随喜您的谦逊(或许只是表现出来的)。您对您本人成佛这件事还有没有信心?您的“随分随力的学习和实修大乘经论”说法看起来,显得底气很不够,很不够。作为一个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人,一个有利益众生离苦得乐,愿肝脑涂地,虽万死而不悔的行人,自己信心都不够,很不好。

贤佳】1.那位法师是提示要踏实学戒并持戒,才能明白戒的开遮持犯分寸。我不敢说菩萨可以示现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即使经中有相关说法,也应是化现,不会真实作娼妓、嫖客、屠夫和侩子手等行淫、杀生。最好您找到相关经文看是怎么说的,是否有说以此类身真实行淫、杀生。佛的本生故事中作商主杀人,是为救护对方和众多人且不得已偶然为之,不是能用其他不杀人方法而轻率用此杀人方法,更不是将此作为经常的修行方法,否则破菩萨戒。即使是不得已而做,具备菩萨戒开缘,是不犯菩萨戒,并非不犯别解脱戒(五戒、比丘戒),因为别解脱戒中无此开缘,佛也因作商主杀人而示现金枪(刺脚)之报,岂可理直气壮地常做?另外切不可将此事例推广到出家菩萨淫行,《瑜伽师地论·菩萨地·戒品》说:“出家菩萨为护声闻圣所教诫令不坏灭,一切不应行非梵行。”(卷第四十一)

若因无知或邪见而说高位菩萨在并非不得已救人机缘下而有杀、淫等破戒之行,便是违背实际而以罪行诽谤菩萨。

2.阿底峡尊者的言论是显示重视戒,能由此证明僧人作男女双修不破戒吗?学诚法师安排僧人成立戒律研究班,编写很多戒律书籍,并给佛学院等讲戒律讲座,有长老称赞他“戒珠朗彻,学海冲深,对戒律问题深入研究,并积极行持”,是否也可以说他重视戒?是否由此可以证明学诚法师性侵比丘尼不破戒?

3.感谢提策!

居士】1.我是尝试就事谈理,而不是就理谈理,否则容易掉入知见稠林,根本无法谈。

“往诣一切村营城邑、王都聚落、诸众生所,随其所应,以种种形相、种种威仪、种种音声、种种言论、种种住处”,既然“随其所应”,若是众生为蛆,是不是得应之以蛆的形象音声?若众生为妓女,经年累月呆在妓院,忽然有因缘可以得度,菩萨当如何度化?可不可以示现嫖客?

这里不是为XC行淫找借口,您不要想当然。讨论的是菩萨和菩萨行。XC还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佛不得已偶然为杀,为什么就不犯菩萨戒?法师可否从教理上细细讲讲“不得已偶然为”就不算犯?免得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不知如何处置。

2.我请教的问题中并未谈及“双修”,(个人以为,您和我都不具备谈双修的条件),可否暂且搁置这个话题?

以您的观察,XC在修行之路上应该算在哪个层次?您推测阿底峡尊者和宗格巴大师各在哪个层次?

尝到禅悦滋味的行人,会一有空就玩手机吗?一个耽着欲邪行的人坐得住吗?

3.末法乱象很多,根本还是戒,以戒为师。我所了解的是,五戒的戒体从皈依得,对业果法则起深忍信…。那烂陀寺大论师阿底峡尊者到了藏地,被人称为“业果喇嘛”、“皈依喇嘛“,是在强调戒,以戒为师。帕彭喀大师被藏地称为“日轮”,也是在强调戒,强调实修。日常法师能打动我们的,除了教理知见,就是戒的随顺行持,从转意乐的观功念恩,到落实生活点点滴滴的善行实践。

若是您肯搁置我们不具备条件的密宗,您还是会发现宗大师也是那么地重视戒!

贤佳】1.菩萨自有智慧能力请她出来或请其他人度化,或等来生再度化,何必一定着急示现嫖客?即使示现了,见面度化,也不一定要行淫。即使要行淫,也可先舍戒,何必带戒而作?菩萨尊重佛戒并有智慧善巧和无限生命的耐心,岂会着急粗率用违戒方式度人?宗大师《菩萨戒品释》也说:“总修梵行即最胜之利他,舍此更无增上利他。设见别有增上有情义利,须犯别解脱根本罪时,当舍学处而作。”(卷四)

并非简单自许“不得已”而已,可查看大悲商主杀贼的故事中所说商主是如何长时思察而找不到其他方法的。而且是对方造重大恶业的事缘,两害相权取其轻,非一般恶行事缘。菩萨不得已而用此逆行方法是以怜悯心、惭愧心而做,不是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地做。如《瑜伽师地论·菩萨地·戒品》说:“菩萨见劫盗贼为贪财故欲杀多生,或复欲害大德声闻、独觉、菩萨,或复欲造多无间业,见是事已发心思惟:‘我若断彼恶众生命堕那落迦,如其不断,无间业成,当受大苦。我宁杀彼堕那落迦,终不令其受无间苦。’如是菩萨意乐思惟,于彼众生或以善心或无记心,知此事已,为当来故,深生惭愧,以怜愍心而断彼命。由是因缘于菩萨戒无所违犯。”又如宗大师《菩萨戒品释》也说:“此谓正受菩萨戒已,如理修学菩萨学处,具菩提心爱他过己,除杀生等更无救他方便,菩萨于此为利他故乃可开许,非开一切大乘之人。若仅能学菩萨律仪尚不开许,况诸自许大乘不护律仪,纵有相似悲心及菩提心,定不应作。……于彼有情见有大利,无余方便可得之时,如理善护菩萨律仪,具足尔时所说发起,当审观察有犯无犯。以此唯是诸佛境界,最极微细,损益重故。”

2.阿底峡、宗喀巴大师的层次不好说,不因言举人,传记传闻也难说是否编造。其著作菩提道次第,有参考价值,但是是偏狭的。可参阅文章《略述天台判教与格鲁判教之优劣》(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10871460102yxzf.html?from=qudao&wm=3049_b111)、《依〈教观纲宗〉,明确月称与宗喀巴把〈中论〉的“四性推简”解成“藏教”析空》(https://mp.weixin.qq.com/s/oTlX0FB_RYj-ohMtQzwucA)、《菩提心的四种层次:兼评宗喀巴〈广论〉“析空教”菩提心的偏狭》(https://mp.weixin.qq.com/s/y7eo4VVZcr4vzaCuLElhdA)。

男女双修法并非高深大法,只是嫁接佛法而诈作高深的外道邪法,严重破坏佛戒。赞许男女双修法则是恶邪见,属于破见,是严重问题,不宜含糊容许。可参阅文章《三论男女双修成佛纯是异想天开》(https://mp.weixin.qq.com/s/0PuYqi58eFvShTqVPJRd6w)、《客观审查〈广论〉中“双修决不合佛法”》(http://m.sohu.com/a/245291864_187974)、《关于宗喀巴的事,给汉传諸护法一个交代:破见,胜过破戒》(https://mp.weixin.qq.com/s/9cJ6wH3_0oteGVQzH_bcSg)。

(二)

法师】《藏密之金刚萨埵忏悔法及百字明之本质,实是趋向鬼神堕落之法!》(http://www.bskk.vip/thread-186153-1-1.html),本帖以陈建民的书为证,揭破喇嘛教金刚萨埵忏悔法和“百字明”的本质。

《藏密外道论》卷五(https://mp.weixin.qq.com/s/d0z1nbPNdEefe6nE6D7aHQ),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喇嘛教自造的《莲花生传记》恰恰说明莲花生只是一个旁门左道。

(三)

居士】补充两个百科词条供参考: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97%8F%E4%BC%A0%E4%BD%9B%E6%95%99

https://baike.sogou.com/v149641.htm?fromTitle=藏傳佛教

(四)

居士】《陈健民——喇嘛教无耻“上师”》(https://bbs.tianya.cn/m/post-647-31530-1.shtml)

《略说密宗双修明妃的下场》(https://m.douban.com/note/645179285/)

《一位北京空行母的血泪控诉》(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3c4f6410102dz9y.html)

不知为什么,我只要一看藏密的资料,人就不舒服,头晕,难受。开始以为是喇嘛粉作怪,但现在发现,即使不在地藏论坛,在网上随便搜索藏密,看帖也难受。但即使难受,只要一听佛号,就马上好了。您在看藏密资料,尤其是它的经典或其邪师开示时,建议一边看一边念佛,或放佛号,以免有不好的影响。

(五)

居士】看了交流讨论,那位格鲁派居士的言论,实在经不起推敲,但读后令人感触很深。

如果要藏密从内部自反,自清自净,为双修法所导致的严重恶劣社会影响负责,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或许只能寄希望于汉传佛教的僧俗,为目前藏密导致的大乘佛教信任危机而发声,澄清教理教义,厘清戒律规范,莫将藏密混同佛教,让我等无所适从!

更有甚者,很多穿着汉传佛教僧服的出家人默许、称赞、修学甚至传播藏密教理。出事之后,藏密人士便极力与其撇清关系,更搬出一堆“大德”们来自证清白,还归咎于“汉传佛教式微”。这些乱象,实在给我们初机学佛的人很多迷惑。佛教不是要解惑吗?为什么反倒生出更多迷惑来?

前面也有讨论提到逻辑问题,是不是可以换个思维,从果推因?

目前的结果是藏密高阶位修行者所实行的、其教理依据《密广》明文开许的双修法引发或者导致了教界邪淫现象的泛滥,进而挑战社会伦理道德底线,最终导致大乘佛教整体声誉受损,初机信众信心破坏,教外人士诟病。

这样严重的后果,原因在哪里呢?难道不能以此来层层剖析,由果溯因,质疑其尊崇的双修法之教理根据吗?难道不能因此辨析其历史传承,深思反省,正视其偏颇与危害吗?难道不能给广大佛教弟子们一个确凿的答案,让大家安心修学大乘正法吗?

(六)

居士】为什么依然有人以“传承”为由质疑法师?法师一再说可以具体辨破,为什么还纠结于“人”?难道正见来自于“人”而非“法”?这种“人高于一切”的传承到底传承的是“佛法”还是“人法”?师师相承传递下来的能保证是原汁原味的佛法吗?滋养色身的食物馊了、坏了就该扔掉,为什么滋养法身的“法”就必须怎样变味都要保留?难道我们都要去考营养师才有资格扔掉坏了的食物?还是需要到专业机构检测才可以?

不是说完全否定传承,若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当然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但如果不加分别、全盘接受,“祖师”的过失会遗害数世,而这种拣择的依据应是佛法,而非某个人。

(七)

居士】上周我在龙泉国际上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荷兰禅师到访龙泉寺 https://mp.weixin.qq.com/s/CNSiC6I22OMvEZ4rQzhvyw 的帖文。思考着等日后学诚宣判后,不知道龙泉寺的未来、寺里的出家法师、极乐寺的比丘尼法师们、大批的常住、信众们等将何去何从呢?

觉得贤*法师根基很好,人又聪明,他本人也很喜欢人工智能这块儿,日后顺应时代的发展应该在佛教上会大有作为的。如果龙泉寺日后解散,像这些暂时被蒙蔽但又很优秀的法师们能去哪里呢?

贤佳】您有什么判断、建议吗?

居士】说实话我觉得现在的和尚就像个职业,寺院也越来越组织化、管理化和商业化。我对佛教团体的发展不是很乐观,我知道这追名逐利的背后,有社会过渡发展的因素。我也告诉自己不能对现今佛教的状况过分期待,即使佛法是好的,但毕竟世上没有一个组织或个人是完美的。

从北到南,从西到东,从汉传到藏传再到南传,每个地域的佛教都有每个地域的特点,但大体来说汉传的出家法师中追名逐利与往家里圈钱的多。汉传“大德”有家室的几位也都不是什么秘密了。而藏地的法师虽有道心,但大多被依师法、密法所迷惑,知见的偏离直接导致修行结果的偏离。

对于龙泉体系这些法师的未来,我觉得解散、再教育为上。

一、纵观现今佛教界,没有一位很有德行、很发心的法师可以担起这么一个大摊子。其他寺院的大和尚估计也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

二、现在龙泉寺中剩下的法师大多抱成了团,即使来了新方丈挑起这个摊子,大家也未必服从,后面怕是工作很难展开。

三、为了让受骗的法师与居士尽早恢复正常生活,相关部门应组织继续教育讲座,深化爱国爱教等教育,转变大家思想与知见。

听说明年国宗局打算推出新的《宗教事务条例》,说是要给每个寺院派一位监管人员。我觉得这样非常好。因为现在各大寺院缺少的正是监督机制,每个寺院的大和尚几乎在自己的寺院可以做到一手遮天。而寺院里面的其他法师督监等,即使发现了问题报出来,只要一个寺院的大和尚说这是错的,其他捧臭脚的法师就认为这是错的。但如何避免被派下来的人不被寺院收买,不会被其所同化而始终不忘初心,也并不容易。

寺院的机构很像古代社会,有种高度集权制的感觉。如果把寺院家族化,像日本那样也不是明智之选,毕竟我们的情况与日本不同。而将寺院公司化管理也还是做不到监管,因为宗教团体不用上税,这就成了问题。

希望相关部门能下决心生成一套专门对于寺院管理、监管的新制度,更方便监督,也让大众放心。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