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20)

(一)

法师】关于双修之出家众观想修,《楞严经》四大清净明诲:“淫心不除,尘不可出。”菩萨戒之心地法门,心念之微细处都不放过,何有观修此?

贤佳】是的!对于男女双修法,格鲁派说“出家众只能用观想的,否则破戒”,此说法胜过许可僧人实体男女双修,但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因为观想作男女行淫,虽然不正破重戒,但是犯大淫戒的方便罪(期作实体行淫的方便预想)或等流罪(不预备作实体行淫而仅作意想),是犯戒的。说实体行淫破戒,而观想行淫无罪,如同说杀人有罪而意想谋虑杀人无罪,是违背基本戒律、业果原则的,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不仅比丘戒、菩萨戒是这样的,居士五戒中的不邪淫戒对意想也是结罪的,如《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说:“优婆塞不应生欲想、欲觉,尚不应生心,何况起欲、恚、痴结缚根本不净恶业。……若发心欲行淫,未和合者,犯下可悔。若二身和合,止不淫,犯中可悔。”

很多非专讲戒律的佛经也说不应起淫行意想,如《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净戒波罗蜜多品》说:“其染欲者,非清净行,应当远离五欲淤泥。然此贪欲,诸苦根本,六波罗蜜之大障也,复能烧灭菩提之心。……乃至梦中不应思想,况觉悟时而行欲事。……菩萨摩诃萨应当远离五欲境界,亦为有情说欲过失,复令众生离欲邪行。”(卷五)

《大般涅槃经》说:“云何名为净戒具足?善男子!若有菩萨自言戒净,虽不与彼女人和合,见女人时,或生嘲调言语、戏笑,如是菩萨成就欲法,毁破净戒,污辱梵行,令戒杂秽,不得名为净戒具足。复有菩萨自言戒净,虽不与彼女人身合、嘲调、戏笑,于壁障外遥闻女人璎珞、环钏种种诸声,心生爱着,如是菩萨成就欲法,毁破净戒,污辱梵行,令戒杂秽,不得名为净戒具足。复有菩萨自言戒净,虽复不与女人和合、言语嘲调、听其音声,然见男子随逐女时,或见女人随逐男时,便生贪着,如是菩萨成就欲法,毁破净戒,污辱梵行,令戒杂秽,不得名为净戒具足。复有菩萨自言戒净,虽复不与女人和合、言语嘲调、听其音声、见男女相随,然为生天受五欲乐,如是菩萨成就欲法,毁破净戒,污辱梵行,令戒杂秽,不得名为净戒具足。”(卷三十一)

《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其最上第一辈者,当去家、舍妻子、断爱欲,行作沙门,就无为道,当作菩萨道奉行六波罗蜜经者。作沙门不当亏失经戒,慈心精进,不当瞋怒,不当与女人交通。斋戒清净,心无所贪慕。……(居家)欲度脱身者,下当绝念去忧,勿念家事,莫与女人同床,自端正身心,断爱欲,一心斋戒清净,至意念生无量清净佛国,一日一夜不断绝者,寿终皆得往生其国。”(卷三)

(二)

居士(格鲁派)】1.对于双修本身,我自己不了解,也没有修学的想法。目前社会上打着密宗双修招牌的基本是骗色骗财,不是真正佛教。汉地也基本不具备这样修行的导师和社会环境,不宜提倡甚至容许这样的修行。不过在特定的时代和社会不适合修行的法门并不等于是错误的法门。由于某些人滥行此法,进而批判双修为邪行,再进而否定整个密宗,就有过度放大的偏颇了。

2.XC本来是汉传的僧人,并没有受过密宗的传承。无论是日常法师,福智的其他法师,还是藏地的其他法师,应该都没有给他传授过双修的法(根据现有公布的信息)。XC的案例,应该准确地确定他的所犯戒条。我想法师可以用比丘戒就可以来衡量判断。XC受到日常法师和福智僧团等藏系佛教的影响,并不能将XC邪行作为密宗双修的例子。

3.日常法师到印度请法,XC延请日常法师以及福智僧团传法,都是由于汉传佛教的式微,教理体系以及传承的中断,因而从相对传承和教法体系还保持完整的藏系获得支持。无论是日常法师、福智僧团、雪歌仁波切等,最初也都是抱着弘扬佛法的目的来大陆的。后来的种种变迁,有正见不足、邪力侵入、戒基不稳的诸种缘由,不宜简单解读为由于推行密教的恶果。

4.目前否定宗大师建立的教法是极为不恰当的。我和法师最初也是在能海法师传承弟子任杰居士的讲法处相识的,我们都受益于能海法师从藏地传来的教法。中国各地,特别是五台山,能海上师的传承还是中坚力量。否定宗大师,就是破坏佛教的和谐,树敌于千百万的佛弟子,于教于社会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应该鼓励有利于进步理性的教内争论,但是应该杜绝恶意粗暴的否定和抹黑。

5.法师的匡扶正义之心可敬可佩,但是法师是否具备足够的教量和证量,能够对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做出判断,本人存疑。从法师本人的修学路径,看不出来有清净的传承、系统的修学和证悟的境界。如果自己都不知正见为何物,不知正见建立的基本途径,不知谁持有正见,那又以何秉持正见?以何护教救人?怕是要正邪不分、以盲引盲、善心造恶行了。

以上作为我自己的最后陈述,之后就不回应法师关于这个问题的评论了。如果基本的出发点和评价问题的标准都不一致,是不能深入辩法的,多言无益。

还望法师三思。

贤佳】感谢提醒!我希望进行理性的教理辩论,事缘的复杂是第二位的,渐渐厘清。我先前已分享很多教理上的辨析。最近有居士提请在微博公开我的电子邮箱,我同意了,开放接受理性辩驳指误。

(三)

法师】《藏密外道论》卷二(https://mp.weixin.qq.com/s/-D5_YUTbT04V9AC1p4vIoA),这篇文章的主题是破四皈依。从中可以看出,喇嘛教宣称的“上师是三宝的总集,皈依上师不违背皈依三宝”的说法是骗人的。真实情况是他们把上师置于佛陀之上,伪造经典,妄说上师的恩德、功德超过佛。所以他们应该是“喇嘛教”,不是佛教。我们信奉三皈依的,把佛放在首位的才是佛教。

《十问五明佛学院丹增加措上师:你确认你的晋美彭措上师证量与佛等吗?》(https://mp.weixin.qq.com/s/TVtSeCQWWMxWTmExxaYYjQ),这篇是“净土赏花人”的文章,从教理上破斥四皈依。信奉四皈依的人是外道,是喇嘛教。

《喇嘛说》(http://www.bskk.vip/thread-2647009-1-1.html),乾隆皇帝御制的《喇嘛说》,一直还立在雍和宫。从碑文可以看出:

1、历来都是称为喇嘛教。(直到1980年以后才慢慢改为“藏传佛教”。)

2.所谓的活佛转世根本只是谣传,是西藏贵族为了维护统治创造出来的一个政治制度,所谓的转世法王也不是圣者再来。

《破斥无畏光明精舍主人邪见》(https://mp.weixin.qq.com/s/blARNC5t0JciaBZi9dOL_w),本篇文章考证出来,1982年开始喇嘛教才改称“藏传佛教”。其实喇嘛教不是佛教,和基督教、伊斯兰教一样,不是佛教。现在应该改回原名,我们佛教仍然与喇嘛教和平相处。

《尼泊尔宗教》(https://www.7nepal.com/about-nepal/nepal-religion.htm),这份资料很有意思,把佛教和密教、喇嘛教并列。想想也是,从外相上很难区分印度教、佛教、喇嘛教,都起源于印度,外在的形式上一定是互相渗透,唯从教理上以三法印来区别,从外显上以戒律来区别。佛说杀生、淫欲是障道法,那就铁案如山,与此相违背的宗教,长得再像佛教也不是佛教。

(四)

居士】《与一位女居士谈喇嘛教》(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381)

《女同修们请警惕邪恶的双修采补术!》(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3c4f6410102e1p2.html?md=gd)

下面这个帖子非常好,搜集了非常多的用于揭批藏密的佛经:《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http://www.bskk.vip/thread-2790758-1-1.html)

(五)

居士】看到藏密居士不依不饶的,我想发出自己做为佛教居士的声音:佛法是清净的,佛教是避免讥嫌的,双修这种方法实在是败坏佛教清净的声誉。别说是放在最高修法,哪怕是入门,哪怕是观想,也是佛教所不能接受的。如果非要附于佛教之上,做为佛弟子一定是不会容许的!藏密还把“上师”凌驾于三宝之上,要知道,佛的名号中有一个是“无上士”,在佛教中,没有高于佛陀的人。只就这两点,藏密肯定不属于佛教!想表达两点:一、藏密要附于佛教之上,肯定是不可以的;二、如果非要存在,可以自己另立门户。但做为佛弟子,我还是要提出自己的忠告:如果要解脱成佛,就选择佛陀亲口传授的修法老老实实去修,而非依这种后人杜撰出来的方法,按此法修,肯定不能成佛(佛陀总是希望把最好的给众生,契理又契机的方法都已经明示过了,里面没有双修法,特别还语重心长地告诫弟子,会有魔罗兴这种修法,让佛弟子明辨佛说、魔说);如果不想解脱成佛,只想“玩玩”,我只有痛心的份儿了,世间玩法那么多,何必选择这种辛苦的玩法?世间善法玩好了,还能留在人天,何必经历千辛万苦后再玩这种退堕法?佛菩萨希望众生都解脱成佛,可是各自有业力,都不能满佛菩萨的愿,何况我一个小小的佛教居士?我除了痛心、痛心又痛心,没有别的了。好自为之吧!

(六)

居士】关于双修我也想从普通人角度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记得当初皈依的时候,师父(非学诚)告诉我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是佛法。这个要求其实非常高,我认为如果一个人能做到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双修从伦理来说完全违背公序良俗,从卫生角度看,容易传播性病、艾滋病,怎么看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如果这是成佛的一个“法门”,我觉得那完全可以去卖淫合法化的国家提供特色性服务,一方面可以双修,一方面还有经济效益,还同时可以满足他人的性需求,简直可以称得上“自利利他”了。可能有人会驳斥说双修和普通的卖淫嫖娼有所不同,有诸多仪轨和前提,但是淫乱就是淫乱啊!难道有仪式感的淫乱就不是淫乱了?以信仰之名行淫乱之实,只能让人感到颠倒,和佛教追求的明心见性完全背道而驰。不忘初心,有时候我们走得太远,就会忘记当初上路的目的了。

另外我发现有一套陈建民“上师”所著《曲肱斋全集》主要是讲藏密修行的,如果法师有需要,我可以找来电子版供您研究破斥。

贤佳】您看看网上是否已有人写批驳文章,若有,可直接提供大家参阅。

居士】比较系统的援引破斥陈建民理论的帖子:http://www.bskk.vip/thread-171511-1-1.html

《曲肱斋全集》双修需要实体明妃的原文援引http://www.bskk.vip/thread-2815001-1-1.html(《陈建民破斥假双修,主张一定要用实体明妃》)。

这几个月来我在网上看了龙泉寺体系各方的文章,真的觉得很困惑。单独的对一个活人强行观功念恩在我们俗人看来就是盲目崇拜,压榨法师、居士不停加班(当初深夜看完95页,我满眼就是“加班”两字)就是压迫,师父犯法用“忍辱”解释就是双标,双修明明就是淫乱。为什么这些事情加上好听的名字后就作恶作得这么理直气壮呢?《出师表》有云“陟罚臧否,不宜异同”,佛教也提倡众生平等,这些在俗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事情,在佛教组织里带装上大词后就变得高深莫明了。我真的很难接受这种价值观的扭曲。学佛终究也是一种学习,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为什么很多人学来学去却变得三观混乱呢?到头来自我麻痹,成为一个个的当代阿Q呢?

贤佳】那本非佛法,是外道邪法嫁接佛法,侵蚀佛教,毁教败德,祸国殃民,宜应深入揭破,正本清源,护教安民。

(七)

居士】我给那位小妹传的关于《百法》的辨析(她之前问我还要不要听),她说看得头晕,反正也不想学了,不看了,说看祖师大德讲的了。我问她通过这一个月对此事相信多少了,她说百分百,不然不会不去参加了。看了今天的交流讨论,她截了图给弟子发过来,是关于分不分别那段,说和小组骨干师兄们说的一样。学诚的“成功”洗脑,就这样滑落了善良的本性,迷失了生命的认知。

贤佳】从何说他们“滑落了善良的本性,迷失了生命的认知”?

居士】就如那位法师,以前是心地善良、为人朴实的人。其实很多人还真是这样,至少我遇见的是。此等事件,按照正常逻辑,人总要有一种明了真相的心态吧?不管心中对谁的依止或情感更多一些。重要的得对得起自己的生命和良知!但是没有。从开始的否定、怀疑到后来的无话可说,再到因无奈而无视,最后竟然说:“他们(指学诚和您)怎么样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自己继续学就是了……”所以依旧认为《广论》和学诚讲的《百法》是一辈子要学的,不敢看大家的交流讨论,更不敢听对于事项的分析。几名骨干足以影响几百人,因为大部分人朴实,但思辨力及福报都还不够。

贤佳】他们如此,可能还在于较深信从龙泉寺体系的某些法师。“上位”法师坚持维护学诚或“和稀泥”,这些信从的居士也会这样。

居士】对啊!骨干义工的思想大多从上位法师教导来的啊。以前都“对”,现在不对,岂不颠覆了自我?那还如何生存下去?不,应该说以后还怎么活啊!龙泉寺不重要,学诚不重要,讲的什么法不重要……,“我”的感受最重要!

贤佳】维护浮华的“自我”,其实很辛苦,终究难以护住,后有难以承受的大苦,不如放下浮华,随缘接受简朴,能得轻松安乐。或许此次事件最终能帮助他们有所省思和转变。

(八)

居士】我以前参加过“菩提小组”三四年,近期通过学习您的辨析,才把观念转过来,让我不再往深坑里掉,造业不会越来越重。但是末法,出家人都很难解脱,念佛也不是那么好念的,念佛好像得专心念,如果今生没有往生,那下一生堕落了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贤佳】由此惭畏,勤恳念佛,随顺持戒修善,远离杂染散乱。由此念佛和顺戒修善而净罪培福,来世即使不能往生净土,也可得生人天善道继续修行。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