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交流讨论(20181218)

(一)

居士(格鲁派)】感谢送来的这些讨论。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些观点是非常偏颇的见解,不宜用这样的方式传播。这些内容逻辑上基本上是:藏传佛教=喇嘛教(非佛教)=双修=邪淫=邪教。

这样的逻辑已经有很多人在广而告之了,包括台湾的肖平实。我个人的看法,以肖为代表的这些否定藏传佛教的偏颇见解,已经大大超过了教内的合理辩论范围,可以归为教外外道的见解,甚至可以归为邪见。

敬请法师斟酌。

贤佳】没有那样偏颇说。藏传教法有很多佛教内容,并非只有男女双修法,邪见邪法内容也不局限于只是男女双修法,可参阅以前分享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http://www.mzhy.org/20181202-2/)。因为男女双修法祸害大,且与学诚法师事件密切相关,所以突出讨论。

藏传教法包含藏传佛教、藏传密教。藏传佛教是值得敬仰和学习的,藏传密教是应适当尊重的,但应明鉴其偏邪而不混滥于佛教。

基本逻辑:男女双修法是外道邪法→将男女双修法嫁接佛法之上的藏传密教是附佛外道法→倡导“四皈依”而将喇嘛(上师)置于佛教三宝之上的藏传密教宜应正名“喇嘛教”。

您看这个逻辑哪里不恰当吗?

居士】这个问题的起因是XC方丈有邪淫。XC方丈本来不是喇嘛,他的破戒在汉传体系里可以做出决断,不需要把藏传佛教牵扯进来。他个人为自己的行为开脱,硬往双修法上扯,不应该作为否定双修法的依据。关于双修法是否等同邪淫,这个问题的探讨绝不是三言两语,非资深教内行者就可以判断的。双修法在藏系作为各宗认可的特殊修习方法,将其等同于邪法,也就将藏系各宗等同邪法,各宗大德等同于邪师。这个见解是引起极大争议,不利佛法和谐的。我观察到像肖平实这样被佛协定为邪教师的人,也是主要从双修法上来将整个藏系定义为邪法。所以对这个议题的探讨是要审之又审。

将上师作为三宝代表,是密续的特定见解,有其不共的因缘。在汉地弘传时显宗阶段就强调,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明显的,但是不能因此否定上师法。

所以对于双修法门和上师法都要辩证看待,过度推崇或者一棍子打死都是偏颇的见解。法师由于XC事件而产生较大的公众影响,在没有深入教藏辨析、广泛咨询大德意见之前,不宜把XC事件扩大化,损坏教内和合。这是我个人的浅见。

贤佳】XC承继日常法师(日常法师师承达赖喇嘛)推崇藏传教法,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其肆意淫行,众多尼众顺从,事发后众多人维护,很重要的因缘是认可藏密男女双修法。对男女双修法并非只是因其个人行为而否定,很多人已从教理辩破,可参阅我先前提到的《一些交流讨论(20181202)·(十一)》,并可参阅《一些交流讨论(20181102)》(http://www.mzhy.org/20181102-2/)。

宜应将藏传密教与藏传佛教作区分,然后谈佛教内部和合才是合适的,否则败坏佛教、变质佛教并祸国殃民,这样成何佛教和合?有何意义?将藏传密教正名为喇嘛教,与佛教相区分,可减少佛教信众和社会人士的迷误、困扰,也促使佛教界的清净和合,也不妨佛教界与喇嘛教和谐共处(如今国内诸大宗教共处)。

我作的交流讨论是开放的,接受理智的辩论。今时不明辨,待于何时呢?

居士】XC受日常法师影响,并不能说他就是日常法师传法弟子。日常法师拜见过达赖,并不能说他就是传法弟子。所以把XC的邪行归于达赖不合逻辑。

藏传佛教的特色和核心是密宗,把密宗归为外道就是破藏传佛教。密宗并不是西藏创立,而是莲花生、阿底峡等印度密教师带去的,东密、台密也都源自印度。否定整个密宗,就是否定后期印度大乘,这个决断的影响极重,还望三思。

如果法师将《菩提道次第广论》置于外道邪说范围,也就是和认同藏系见地的百万千万佛教徒为敌,这样的业果极重。如果法师不是有极为确定的证据和极为清楚的理路支持,建议审慎言行。毕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可能自己觉得是在匡扶正义,结果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贤佳】XC与日常法师的关系及日常法师与达赖喇嘛的关系可参看文章《学诚堕落实属必然  龙泉陨落幕后真相》(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4340726576693)。

宜应从理行上判别正邪,从教法上将藏传佛教与藏传密教区分,人事的复杂是另外层面,捆绑扣帽子不利于问题的认识和解决。还请从理行上理智辨析。

居士】这些事实基本知道,还有一层国内的政治介入还没有提到。佛法要在当代生存,一定要变革和适应,不过拿捏分寸很容易出错,特别是正见还基本未建立的时候。对于世间法与佛法纠缠在一起的当代乱象,结论应该极为谨慎。我自己是不敢贸然做出否定密宗的结论的。

贤佳】佛法“要变革和适应”,岂可混邪变质?岂可随俗败德?

什么是正见?怎样是正见基本建立?谁有正见可来“拿捏分寸”?

对于当代乱象,是应谨慎结论,不可贸然,但岂可置身事外、不管不顾?如何自处?如何护教救人?

(二)

居士(某学院教“西藏佛教”)】双修的内容是在《密宗道次第广论》,而不是在《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广论》(pp.557-558)仅以两页略提“第二、特学金刚乘法”,而没有双修的内容。

跟双修有关的内容可见:宗喀巴大师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台北:新文丰,1996, 初版;1999, 初版三刷);克主大师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论宗秘论》(臺北:新文丰,1979, 二版;1997, 二版三刷),或妙音喜慧尊者著,释法音译,《密续地道建立》(高雄:妙音佛学会,2010)。

“无上密续”一般较为人垢病之处,在于男性修行者与女性修行者交合的问题。关于这点,在宗喀巴大师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台北:新文丰,1996, 初版;1999, 初版三刷,p. 445 )提及:“心远离(圆满次第的第三次第)智之外缘,虽如前引‘一切幻事中’等,要依明妃(即女性修行者或实体明妃)乃能生起。”以及妙音喜慧的《密续地道建立》(高雄:妙音佛学会,2010,p. 20)已经指出:“于此分位(圆满次第的第三次第心远离阶段),自宗诸善巧善士有认许:生起‘心远离’决定必须观待‘业印’(即女性修行者或实体明妃);有说:虽然生起‘究竟心远离’(心远离修至圆满),彼为所需,但‘唯心远离’(一般的心远离)则并不需要;有些教诫则说:一类无上密续的极为利根所化机,唯依‘智印’(即观想出来的女性修行者或非实体明妃)即得有力圆满地生起道,故于任何分位皆不须观待业印等等。”所以“男女双修”这个手段并非绝对必要。而要依止“业印”或“智印”,其目的主要是要引导身内的气息或风息“入”、“住”、“融”于中脉,让粗息转为细息,当气息或风息变细微时,心也会随着转变为细微,也就是要开发极细微的心,而藉由此极细微的心来现观空性。此即圆满次第的第四次第“义光明”的阶段,它才能发挥相较于显教的心更大的断除二障的力量,甚至能断除除下下品(细细品)的所知障而成佛。此“义光明”即佛的“智慧法身”的亲因。而与此“义光明”同时的细微风息,即所谓的“幻身”,此“幻身”即佛的“色身”的亲因。

从这里来看,一般的性行为跟此处所说的双修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且这个修法属于“无上密续”(包含“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两部分且缺一不可),必须具备特定资格(已经有出离心、菩提心及空性慧),经过灌顶及上师引导才能修。出家众只能用观想的,否则破戒。

根据克主大师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论宗秘论》(台北:新文丰,1979, 二版;1997, 二版三刷,pp. 15-16)及妙音喜慧的《密续地道建立》(高雄:妙音佛学会,2010,p. 13)的说法,即使本师释迦牟尼佛依显教大乘修至十地,若不转入密咒大乘,特别是“无上密续”,仍旧无法断除下下品(细细品)的所知障。

贤佳】文说“出家众只能用观想的,否则破戒”,《密宗道次第广论》或《密续地道建立》中有文这样说吗?具体是怎样说的呢?

萨迦派、宁玛派、噶举派等非格鲁派的藏密教派是允许僧人修实体男女双修法的吧?他们怎么不认为破戒呢?听说现在噶举派大宝法王有女朋友(《从大宝法王女朋友的传闻谈开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6617909828161),这属实吗?怎么看待呢?另外听说五世达赖喇嘛、六世达赖喇嘛想实体修男女双修法(《听南怀瑾先生说:佛教密宗“男女双修”》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601953/),岂非想破戒?怎么看呢?

(三)

居士】目前持“藏密男女双修是佛法”的法师和居士现在没有能力对“藏密男女双修是邪法”的论点及相应事实进行辩驳,只能笼统地拿“诽谤传承”等来辩驳,然后摆出应该专心修法、不宜辩论的姿态和论调。他们这种做法很有迷惑性。按照辩论来看,他们已经输了,应该承认“藏密男女双修是邪法”并远离,但是他们或许受蒙昧到已经没有承认的能力和勇气。

末学看到,现在藏密邪法从中国、美国等各地进行渗透,双破佛法和世法,扰乱出家人和在家人修行,引导众生走向堕落。国际、国内社会上出现各种乱象(比如思想腐化、社会各种性丑闻等),此邪法逃脱不了干系。

末学能力有限,但认识到值此举治大事因缘,对此藏密邪法一定不能姑息。如果不加举治,轻易放过,后患无穷,到时大家后悔都来不及。

(四)

居士】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您不仅在揭露学诚法师,也在揭露藏传密教。来自后者的压力要远大于前者。因为前者是对一个人的否定,后者是对一个教派的否定。适逢揭露学诚法师这个契机,涉及到了藏传密教,如能一并将附佛外道的藏传密教从正信的佛教清理出去,佛教将正本清源迎来全新的局面,必能解救一部分多年以来受蒙蔽的藏传信众,也能避免初学者误入歧途。

《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是藏传基础,如能准确破斥其邪见,一定会动摇整个藏传。这个事情短期内会有激烈争论,甚至会延续几年,法师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但无论几年,我个人认为,法师所为都是值得的,正信佛弟子都会支持您。但因此也会耽误您较多修行的时间,感恩法师舍己为人。

我个人认为,藏传密教不是佛教,如能剥夺其所贯的“佛教”名号是最好的,能避免他人受误导。直接称呼其“喇嘛教”更为合适。

(五)

居士】您检举了学诚,敲响严肃丛林纪律的警钟,同时阻止了藏密在汉地的泛滥蔓延、对汉传佛门正法的毁灭速度,也阻止了更多汉地学人误入藏密歧途,已是功德无量!没必要再和执迷不悟的汉地藏密徒子耗时费神地磨牙花子!静下心来把自己先证出来,可为佛门正法普及做更大的利益,您说呢?

贤佳】随喜思考和建议的心意!很多人会努力修证,我目前的业缘要做破邪的工作,其他人不方便做。过一段时间再看看情况。

(六)

居士】最近的讨论辨析越来涉及密宗藏密相关问题,而且弟子也看到修密的人对您的谩骂羞辱甚至有可能不择手段。弟子预感,或许辨析会引向更深的问题,再次提醒您万分注意安全!某些辨析或者适当缓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安全第一,切忌切忌!

贤佳】感谢提醒!什么样更深的问题?哪些辨析宜应适当缓一缓?

居士】密宗。

贤佳】“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相比于很多人丧命于男女双修法、诛杀法,以及相关的身心损害、后世堕落,我个人今生的身命、侮辱不算什么。

(七)

居士(龙泉寺还俗)】最近我电话联系到了在龙泉寺以前跟我一个班出家的同学,现在他已经是比丘,对话内容大致如下:

我:“举报材料你看过吗?”

贤某:“没有,这些都不能看,一看了心就分别,就有分别心。”

我:“那你不好好分别一下的话,怎么知道你走的道路是否正确?如果师父是善知识的话还好,但如果他不是呢?你又不分别,不就都弄错了?”

贤某:“我以为我妄想够多,没想到你的妄想比我还多,想这么多干什么?”

完全被洗脑的状态,无法沟通。

贤佳】有些积极看,有些拒绝看,这也是分别心。信某些人,不信某些人,认为别人妄想多,也是分别心。在此事上这样用“无分别”法,是自欺欺人的分别心,也是学诚法师教导基于“依师”“观功念恩”的“无分别”相似法洗脑的结果。

居士】可悲!实在是无法沟通!这位法师出家前是一个为人朴实、心地善良的普通人,曾与我业缘很好。但据了解,在龙泉寺体系內,因为各种原因,这位法师得了抑郁症,至今仍然药不能停。如此折磨,竟然依旧信任学诚法师和龙泉体系,可见洗脑精神控制毒害之深。

贤佳】是的,宜应深入揭破,护教救人。

居士】也让我深深地愤慨,当年好好的一个人,几年不见,如今竟然落得需要靠吃药维持。我们那么信任“善知识”,把前途命运都交给他,“善知识”就是这样照顾我们的?如今鉴于他的状态,我选择了暂时停止与他探讨,担心他在冲击下精神再度失常。

贤佳】所谓“善知识”,只是笼络人、控制人、利用人,并非照顾人。不必愤慨,宜增上愿行,随力修道,待缘救治。现前主体上揭破伪人伪法,促进大面事境转变,会间接影响、启悟他。

(八)

居士】看了那篇极乐寺尼妹写的文章,看哭了。龙泉寺和极乐寺自己不愿意醒来,谁能叫醒他们呢?这条路,注定坎坷啊!

(九)

居士】看了“一位极乐寺尼妹的质疑和心声”,觉得心绪很难平复:在当代社会中居然存在这样的洗脑行为与监禁式的管理,而自己居然曾经或多或少参与到这种造成他人失去人身与思想自由的活动中。现在回过头来反思自己在龙泉寺承担时的一些心路历程与所作所为,甚至觉得愧对自己接受过的教育。我之前看一些佛经里的故事,讲佛陀在悟道前,曾修行到了不同的境界,这些境界对于不同的外道来讲都已经究竟,但在佛陀看来,仍未真正究竟,可见修行处处是坑,本来想去西天,一不小心去了小西天,入了魔道。那对于尚未到达任何境界的凡夫,在接受和理解一种思想时,在保持谦卑心与敬畏心的前提下,保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同样重要。

贤佳】是的,尤其末法时代,宜应自依止、法依止,以戒为师。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