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20200706)
(一)
【居士(原龙泉寺义工)】《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自在罗汉2020-06-26)
https://mp.weixin.qq.com/s/UxMhpsG-EREl7BNbtKFyKA
这是刚才在一位原寺里常住的朋友圈看到的。按文中“解脱形象”这一“真理”,是不是连破戒犯法的“出家人”也要恭敬?我一信佛居士凭什么恭敬坏乱佛法的假和尚真魔头?
文中说:“反倒是在家人要明白,福报是出家人给的。供养三宝,是三宝给我们福报,花钱盖庙塑佛像,是自己给自己培植福报。”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延续了龙泉寺相似法的思维逻辑,常住居士所吃所用都是学成给的?难道不是居士成就了所谓“出家人”的弘法功德相互成全的吗?否则为什么寺里某法师说要感恩魔的存在,因为成就我们解脱道业?
前面说“在家人要明白,福报是出家人给的”,后面说:“供养三宝,是三宝给我们福报,花钱盖庙是自己给自己培植福报。”那么我的福报到底是花钱盖庙培植来的,还是出家人给的?或者作为一个在家居士,福报的来源仅仅是靠花钱盖庙和出家人给的吗?世间不信佛的人福报是谁给的?或者我们的福报来自何处?福报到底是什么?我特别想知道出家人是通过什么方式把“福报”这种摸不着看不见、概念化的东西“给”到居士的?
文中又说:出家人的福报,是释迦佛给的。释迦佛用一毫毛的功德,就足够让天下所有出家人吃饱住好了。”对,释迦佛的功德的确无量无边,可为什么同样信佛修道,佛陀能把福报给出家人而不能给居士?对于学佛修道来讲,不是应该无分别吗?
类似这样的说法听多了内心是矛盾的、纠结的、分裂的、崩溃的,在寺里所有疑问得不到令人满意的答案,直到重新回到社会大环境里才幡然醒悟,福报不是任何人能说给就给的,要靠自己内在慈悲发心、外在勇于付出才能得到。无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凡是持戒修善的行为遇到刚好需要的对象才是培植福报的根源。

【贤佳】您的辨析很好!其文章题目“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是相似法。按照佛法,任何人都不可轻慢,在家人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出家人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在家人,否则带戒为恶,罪业更重。作为出家人,特别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在意别人是否轻慢,乃至要求他人不可轻慢,岂合“舍离骄慢”的出家之道?
其文章内容也充满相似法,可对照经律来看:《大方等大集经》说:“佛告王言:‘大王!若有富伽罗具造诸恶,于三恶趣不能勉离,如是之人受他田宅、园林、象马、车牛、资生之具,如此之人非佛弟子、非沙门、非释子,于三世佛法中是大罪人。……是故,大王,若有欲得自利利他者,于彼破戒人所不应拥护。何以故?若有供养彼恶比丘,失人天善根,断三宝种,堕诸恶趣。’”(卷第三十四)
《佛藏经》说:“破戒比丘以他财物自养其身,我说此人为重担者。所以者何?行者、得者应受供养,破戒比丘非是行者,非是得者。是故,舍利弗,破戒比丘当于百千亿万劫数割截身肉以偿施主,若生畜生,身常负重。所以者何?如析一发为千亿分,破戒比丘尚不能消一分供养,况能消他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舍利弗!破戒比丘着圣法服,犹尚不应入寺一步,何况得受一饮之水乃至床榻?何以故?舍利弗!如是恶人于天人中是为大贼,一切世间皆应远离。”(卷第一)
《大般涅槃经》说:“若声闻僧中,有假名僧,有真实僧,有和合僧,若持戒、破戒,于是众中等应供养、恭敬礼拜。是优婆塞以肉眼故,不能分别,喻如彼人不能分别雪山甘药:谁是持戒?谁是破戒?谁是真僧?谁是假僧?有天眼者乃能分别。迦叶!若优婆塞知是比丘是破戒人,不应给施、礼拜供养。若知是人受蓄八法,亦复不应给施所须、礼拜供养。若于僧中有破戒者,不应以披袈裟因缘恭敬礼拜。”(卷第六)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第五)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道宣律师撰钞,元照律师撰记)说:“〖钞〗《涅槃》云:‘……若优婆塞,知此比丘破戒受蓄八法,不应给施,又不应以袈裟因缘恭敬礼拜。若共僧事,死堕地狱。’《十轮经》说,据不知持犯者,并须恭敬。又《涅槃经》穷终极教,不用亦得,以护法故,小小非要。〖记〗《涅槃》了义,废前不了,故云‘不用’。‘以’下出废所以:《涅槃》护法事重,《十轮》为存俗信,故云小小。”(卷中)
他不感恩居士的供养,认为是来自佛给予的福报,乃至认为是自己给居士培福,实是邪见。
如《成实论》说:“虽从业生报,要须加功,然后得成。如从得谷业有谷生,然要须种等,尔乃得成。”(卷第七)
《大智度论》说:“知恩报恩者,有人言‘我宿世福德因缘应得’,或言‘我自然尊贵,汝有何恩’,堕是邪见,是故佛说菩萨当知恩。众生虽有宿世乐因,今世事不和合则无由得乐,譬如谷种在地,无雨则不生,不可以地能生谷故言雨无恩。虽所受之物是宿世所种,供奉之人敬爱好心岂非恩分?”(卷第四十九)
更多辨析可参看:
辨破藏密的业果观念》《辨破学诚体系鼓励出家的相似法
“师父”破戒害人、败坏佛教,他不肯举治、揭批,实违佛法,却牵扯佛法来要求居士恭敬供养,惑上加惑,难免堕落,可怜可悲!

(二)
【居士】《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自从我进入佛门以来,听到的全是这篇文章里的说教:不能说出家众过失,包括知见严重错误也不能说,如学诚犯这么大的错误也不能说,说了就要下地狱。这一理论确实很能吓到众多居士。试想:谁不怕下地狱啊?讽刺的是,似乎居士们都怕违佛犯戒,而僧人不怕违佛破戒。所以很多僧人娶妻生子,却堂而皇之地高坐方丈位,其实只是披着出家衣服的光头白衣而已,但谁敢说啊?(印光大师敢说,因为大师自己行持过硬、性格刚直,所以敢说吧)而且释放出来的理论是:出家人是金碗,在家人是瓷碗,金碗打碎了还是金子,瓷碗打碎了就彻底完蛋了;出家人再差都比在家人强很多倍。难怪现今那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出家的重大责任所在而纷纷盲目出家。我听到这些理论,不敢驳斥,但心想:那像学诚这个“金碗”现在碎了还是金子吗?真的如您所说,佛制定的戒律是包庇出家众的吗?那为何佛又预言末法时期会有众多魔子魔孙披着如来衣、住如来家破坏佛法呢?所以,同样是引用佛的经典,最好不要出于个人目的而断章取义,忽悠信众,应本着实事求是、真正为法而引导大众的无私之心,如此才能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贤佳】相似法迷惑人心,坏乱佛教,宜应深明辨破。如同癌细胞,大肆攫夺正常肌体营养,还肆意繁殖扩展、壮大力量,需要明识遏制乃至切割。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若有众生,伪作沙门,心非沙门,破用常住,欺诳白衣,违背戒律,种种造恶,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卷上)
《楞严经》说:“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己得上人法,炫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贪成菩萨道,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于残生旅泊三界,示一往还去已无返。云何贼人假我衣服,禆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无量众生堕无间狱。”(卷第六)
【居士】是啊!那还不让说,维持表面上的岁月静好,其实骨子里烂透了,作为佛弟子怎么对得起佛啊!再说欲盖弥彰也是一时的,迟早还是要暴露的。
【贤佳】是的,只能忽悠信佛的居士,教外人士可不受忽悠。到时毒疮败溃,不可掩盖,可能便是灭教之时,好坏同殃,玉石俱焚。如《(古今图书集成)释教部汇考》记载:“太平真君七年,诏诸州坑沙门、毁诸佛像及佛图。……按《(魏书)释老志》:世祖(武帝)即位,富于春秋,既而锐志武功,每以平定乱祸为先。虽归宗佛法,敬重沙门,而未存览经教、深求缘报之意。……会盖吴反杏城,关中骚动,帝乃西伐,至于长安。先是长安沙门种麦寺内,御驺牧马于麦中,帝入观马。沙门饮从官酒,从官入其便室,见大有弓矢矛楯,出以奏闻。帝怒曰:‘此非沙门所用,当与盖吴通谋规害人耳!’命有司案诛一寺,阅其财产,大得酿酒具及州郡牧守富人所寄藏物,盖以万计。又为窟室,与贵室女私行淫乱。帝既忿沙门非法,浩(崔浩)时从行,因进其说,诏诛长安沙门,焚破佛像,敕留台下四方令一依长安行事。”(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