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四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四
(20200704)
(一)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我儿子被洗脑的时候,是班导贤s法师发邮件教唆叫我儿子与父母使劲闹,或问身边的人、同学借钱逃跑,最后贤#法师汇了我儿子两千元路费,跑到了龙泉寺并火速剃度出家的。二位法师明知道,我曾同时写信给学诚法师和贤#法师,表明我们父母不同意儿子出家的。为了达到出家修行的目的,他们却做了与邪教组织一样性质行为来逼迫父母,已造成了受害家庭的创伤,我们这些独生子女家庭类似“失独家庭”一样的悲剧。现在我儿子还认为学诚是被诬陷的。他们种下的因,用什么方法来让我们孩子回归家庭,来减少我们家庭的痛苦?!
【贤佳】我转给贤s、贤#法师。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好!我一直放不下他们的所做所为!
【贤佳】勉强不来,耐心随缘尽力挽救吧。您也多保重身体。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两位法师有回复结果吗?
【贤佳】贤s法师没有回复,贤#法师回复说:“唤醒大众的工作,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龙泉寺沙弥的母亲】学诚被举报快两年了,儿子还在龙泉寺系统被洗脑中,没有一点觉醒的意识。迫切希望政府部门能尽快依法治理,做反洗脑工作,挽救更多受害家庭的孩子回归家庭!

(二)
【极乐寺尼的母亲】龙泉寺没定成邪教,一些部门就以“信仰自由,成年人了”来回复我们这些可怜的父母,欲告无门啊!龙泉寺体系披着合法宗教的外衣,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旗号,胡作非为,蒙骗国家的治理,成了法外之地!我们真的没办法了!
看到那位居士的建议:“建议寻求法律援助,以探寻从民事法律途径挽回损失或获得赔偿,以给龙泉寺—极乐寺及下院以法律震慑,让他们知道寺庙不是法外之地。如果获得法律的支持,从民事赔偿方面惩诫这个体系‘道歉、赔偿’,我想他们才会真正尊重法律,并能够依法行事。”(《关于仙游极乐寺被取消宗教活动场所资质的交流讨论·(八)》http://www.mzhy.org/20200526-8/)
我也想试试寻求司法这条途径是否可行。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我们这些父母也都进入老年,生病是难免的,身边连个子女都没有,想起来也是很可怕。不管如何艰难,还是想把孩子找回来!
【贤佳】您们的困苦确实应该解决,我会继续揭批,共同努力。
【极乐寺尼的母亲】感谢您的理解、同情和支持!我相信随着国家法治社会的建立,不会有法外之地。还需要各方配合。龙泉寺体系的藏人由来已久,使父母找不到孩子,活不见人,扰乱社会安定,而且变换手段对抗社会,真希望有关部门依法行政,整体治理,做反洗脑工作!

(三)
【原极乐寺尼】末学在读李圆净编辑的《梵网经菩萨戒本汇解》时,在“持犯集证类编”一章中读到下面经典摘录,联想到了XC。也是看到这些文字,才了解XC所犯重戒(并且如果无惭无愧、无悔过心的话)会有多么深重可怕的果报。这样他终将面临的正如下面《四分律》引文所说:“毁戒之人,老死临期,恶境现前,追悔无及。”下面分享摘录的内容:
《阿含经》:无戒之人,当生三恶道中,比丘戒律成就,威仪具足,犯小律尚畏,何况大者,是谓成就第一之法。弊魔波旬,不得其便,犹如彼城高广极峻,不可沮坏。
《佛藏经》:破戒比丘,当于百千万亿劫数,割截身肉以偿施主。若生畜中,身常负重。所以者何?如析一发为千亿分,破戒比丘尚不能消一分供养,何况能消多种。
《四分律》:破戒有五过。一,自害。毁戒之人,身口意业,悉皆不淨,常受贫穷,善神远离。二,为智所诃。毁戒之人,诸善比丘皆悉诃责,而常畏避,如恶死尸。三,恶名流布。毁戒之人,三业不淨,与不善人共住,善人不喜见,不善之名闻于远近。四,临终生悔。毁戒之人,老死临期,恶境现前,追悔无及。五,死堕恶道。毁戒之人,既亏梵行,全无善因,福尽苦至,即堕恶道。
《涅槃经》:发露悔过,不覆不藏,罪则微薄消灭。
【贤佳】是的!可怜可悲!那些为了自己现世利益,坚持维护XC,打着XC旗号拢摄人心,实是障碍XC发露忏悔,增长XC的罪业,使XC更加深重受苦,是非常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
【原极乐寺尼】末学现在更能明白为什么以前说对XC的举治和劝他忏悔才是对他的真慈悲了。
末学有点疑惑的是,那些为了现世利益“消费”XC的人,他们不知道XC的果报会这么惨重?其实稍读一点佛经就可以知道的。是他们愚迷无知,还是不深信佛语?(要是深信佛语的话,也不敢做那些欺诳事呀!)
【贤佳】XC崇信藏密邪法,认为以“慈悲心”、“菩提心”作杀盗淫妄无有罪过,且有众多“殊胜法门”可快速净罪,自然无所畏惧。且以前XC利用他们发展名利事业,他们也借此得名利恭敬,深广互相“消费”。所以他们现在自然延续以前的心习,继续“消费”XC,以为无有罪过,或者认为轻松易净,而不畏堕落。
【原极乐寺尼】刚好今天看到《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里说:如果犯重罪但是不失正见、有惭愧心,那么业轻;而如果犯轻罪而带邪见、无惭无愧,那么业重(大意)。因此更明白为什么说“破见重于破戒”了,也更理解您之前批评非时食等问题为何那么激切了,记得您有句话大意是说:无惭无愧犯戒岂是形式上作个忏悔仪轨就能轻易清净的?那体系里的人如果知见不改的话,都是有可能堕落的呀!若还执迷信护XC,堕落的可能性更大。
【贤佳】XC不仅破人梵行,也自破梵行,且带邪见,还说相似法破坏律制,无惭无愧,所以罪业非常深重。随护邪见破戒恶师的罪过也是非常深重的。如《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说:“有无惭憎,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诱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筏舍、戍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善男子!如人死尸,膨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玩,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卷第五)
【原极乐寺尼】这段经文的形容真是再贴切不过了。末学有个感受,觉得对于“随护邪见破戒恶师”,体系里有权势者主动这样做且不说了,那底层的大量清众、常住义工因为被蒙蔽而不知真相,是“被动”随护,由此被牵引种堕落之因,岂不是太“无辜”了?您怎样看?
【贤佳】他们罪业稍轻,也是可怜可悲!他们多在世俗遭受磨难困苦,难以安身安心,怀持佛法信敬,寄住佛门组织,不料出了火坑却入水坑,没有能力和勇气审辨“信仰”、返回社会,所以选择相信“旧法”、随护“旧主”,终将随着破船沉没而葬身海底。这是宿业所牵,也是情见蒙蔽。我们宜继续提醒、呼吁,随缘多方提供帮助,给他们明智、勇气和方便“弃船逃生”。
【原极乐寺尼】末学亲身感受到,揭批和呼吁的作用是有的,至少能帮一个是一个!